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登门强拆(第二更送到!)

第四百二十二章 登门强拆(第二更送到!)

  嫪毐啃着大馒头,喝着稀粥,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几个男女当中那三个生得妖娆风流的女子。以嫪毐的目光看得出来,这三个女子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不仅如此,她们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子风流韵味,似乎也修炼了一些和他嫪毐‘有缘’的功法。

  只不过,在嫪毐看来,这三个女子的法门太浅薄了一些。双修法门的最高境界,是外佛内魔,无论功法本质多么的邪恶霸道,皮相也要是宝相庄严的,那才达到了真正的最高境界!

  “三只小搔狐狸,不过,拿来疗伤倒是不错!”嫪毐舔了舔嘴唇,低声咕哝道:“为师两,徒儿你一个。”

  血疯子啃着大馒头,手肘轻轻的碰了碰嫪毐:“师尊,就咱们师徒如今的模样,杀鸡都是问题,哪里有力气抓人?”

  嫪毐沉吟片刻,他和血疯子同时扭头看向了勿乞。

  勿乞拎着储物袋,从里面倒出了一小堆的下品灵石。他一五一十的数着,果然是一百块下品灵石。但是这灵石的块头太小了些,品质上算得上是下品灵石,但是你见过只有枣核大小的下品灵石么?

  标准的下品灵石,那是成年人拳头大小,体积和重量还有内蕴的灵气都有一定的规范,这才是下品灵石。这一百块枣核大小的下品灵石加起来,大概就是一块的标准?

  这储物袋按理说也能值点钱,可是你见过实际拳头大小,里面的空间只有人头般大的储物袋么?这储物袋能装什么东西?拿到市面上去出售,这储物袋大概也就值个三五十两白银?

  干笑一声,勿乞小心翼翼的用拇指食指捻起一颗下品灵石,对那几个男女笑道:“几位……道友……前辈……仙长,这是下品灵石?哇,好精致的下品灵石啊!贫道贪狼,生平第一次见到打磨得如此精细入微的下品灵石耶!简直可以镶嵌在戒指上做宝石啦!”

  勿乞的话很损,几个男女呆头呆脑的没听出他言语里的嘲讽之意。刚才丢出储物袋的那男子高傲的背着手,冷声说道:“一百块下品灵石,一块不少,当然,也不可能多出一块来。我们和安城旻家圈下了附近长宽三百里的地,要建一处避暑的园林,这山谷,归我们了!”

  掂了掂那一百颗下品灵石,勿乞抓起馒头啃了两口,然后眼珠一转,高声大叫道:“藏心老和尚,有人抢你地盘来啦!人家用一百块下品灵石,要抢藏心禅院哩!”

  “干他姥姥,谁敢动我们藏心禅院?”闷雷般一声大吼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脚步声跺得天响,地面微微颤抖着,伙房里的那个胖大和尚瞪大双眼,怒气冲冲的抡起一柄切草的铡刀冲出了山门。

  气喘吁吁的站在山门口,这胖大和尚怒声咆哮道:“藏心禅院护法启天和尚在此,谁敢放肆?”

  银铃般的笑声从三个女子嘴里发出,其中穿绿色长裙的那女子随手一指,低声笑道:“好壮大的和尚,不知道是否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呢?”一指的功夫,启天和尚的腰带突然寸寸碎裂,裤子‘哗啦’一下落到了脚面上。紧接着他僧衣也突然裂开了十几条老大的缝隙,清风吹来,僧衣飘落,启天和尚袒露一身白银一样雪白的皮肉,呆呆的站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三个女子放声大笑,另外四个男子也齐声笑了起来,他们笑得前俯后仰好不得意,丢给勿乞储物袋的那个青年男子眯起一对母狗眼,歪着嘴对那绿裙女子笑道:“小妹的神通法力又有长进了,大哥都没看清你是怎么出的手!”

  其他三个男子则是忙不迭的对着那绿裙少女溜须拍马,将她的法术吹到了半天里去。

  勿乞和嫪毐对望了一眼,勿乞随手将那一百颗下品灵石揣进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打磨得这么精巧的下品灵石,实在是一件珍稀的玩意,人家身份差不多的修士,也扯不下脸皮来用这种玩意忽悠人。和安城旻家,看他们的行事作风,莫不是一个守财奴家族?

  眼前这七个男女,除了带队的那男子和绿裙少女是刚刚凝结了金丹,其他的人都还在先天境界晃悠。他们来时踏着的那一片云光,是依靠法器幻化的云头,并不是凭借自身实力凝聚的真正云彩。绿裙少女的这一指,在勿乞和嫪毐看来,也就这么回事,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启天和尚低头呆呆的看了一下自己肥大的肚皮,突然怪叫一声,丢下铡刀转身就跑。奈何他的裤子绑住了他的双脚,他刚转身一迈步,‘当’的一下就重重的砸在地上。启天和尚浑身肉浪剧烈的翻滚震荡,藏心禅院的大门‘嚯啦啦’一下震动起来,大门上的杂木匾额一抖,突然带着大片灰尘从大门上脱落,正正砸在启天和尚的后脑勺上。

  ‘呃,呃’,启天和尚吐着白沫晕了过去。

  勿乞和嫪毐又对望了一眼,两人带着血疯子,小心翼翼的退到了山门左边的护法金刚雕像下,一手抓着馒头,一口捧着粥碗,大口小口的往肚子里塞着食物。

  嫪毐低声叹道:“麻烦当头,本王如今经脉寸断,只能依靠这些世俗之物补充体力,每曰子午时分吸收点曰月精华疗伤回气。哎,这些和尚被赶走了,本王上哪里白吃白喝去?”

  勿乞伸着脖子吞了一口馒头下去,他白了嫪毐一眼,低声骂道:“别想在我这里吃白食。我差点被人一掌打死,一身修为也百不存一,啧,这和安城旻家啊,不好对付。这些和尚肯定要被赶走,你们师徒两自生自灭吧!”

  勿乞不会告诉嫪毐他身上有十八头魔仙级的魔神傀儡,不会告诉他自己的龙变经已经修炼到天龙三十六变的水准,肉身实力足以和寻常天仙对抗,更不会告诉他,自己的育灵指环内有一万个已经几乎要突破元婴境界的龙伯国人。

  既然这些东西都不会告诉嫪毐,那么勿乞也肯定不会告诉他自己的黑龙灵戒里有大量的灵丹妙药。呃,这些东西,为什么要告诉嫪毐呢?除非嫪毐发誓做勿乞的随从小弟,否则勿乞干嘛帮他?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几位施主,莫非是来我藏心禅院随喜么?”

  一声佛号响起,守心小和尚左手拎着一个大馒头,右手端着粥碗,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走出了禅院。他惊讶的看了一眼被木匾砸晕在地的启天和尚,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将粥碗和馒头好生放在门槛上,小和尚走到启天和尚身边,伸手抓起杂木匾额,脚下一片云光腾起,托着他飞到了门楣上,将匾额端端正正的挂了上去。

  收起云光落在地上,守心小和尚走下山门前石阶,向那几个旻家的男女合十行礼道:“莫非贪狼道友刚才所言是真的?几位是强行来夺取我禅院基业的么?”

  后面脚步声响起,藏心老和尚摇摇摆摆的拎着个大馒头,身后跟着几条膘肥体壮的猎犬,一路走了出来。老和尚看了看趴在地上赤身[***]昏迷不醒的启天和尚,幽幽的叹息道:“这几曰打坐之时,总是心惊肉跳,只知道有祸事临门,没想到是这么一码事情。”

  瞪了守心小和尚一眼,老和尚咕哝道:“这些施主不是来随喜的香客,是来拆房子的恶人哩!”

  勿乞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颗精致的下品灵石在手上丢了丢,他干笑道:“老和尚,这是他们给的一百块下品灵石,要拆了禅院盖避暑的园林哩!”

  深吸一口气,藏心老和尚望着七个男女沉声道:“几位小施主,老僧这里有当年和安城主签署的地契文书,这方圆十里的幽谷,都是藏心禅院的私产。老僧建此禅院,于此清修已有七百余年,一草一木,都是老僧亲手种下……”

  那绿裙少女怪笑一声,扭着水蛇腰上前得意道:“谁听你这老秃驴啰嗦?老和尚,你有几年不出山了罢?和安城现任城主是我们旻家老祖散乐真人,以前的地契文书全部作废!”

  随手向勿乞一指,少女得意洋洋的昂着头说道:“一百块下品灵石,买你这幽谷绰绰有余,你们这些秃驴占了大彩头了,还于心不足,那就是自找苦吃哩!”

  勿乞很配合的掏出那一把一百颗精致的下品灵石,展示给了藏心老和尚。

  老和尚呆了呆,他双手合十念诵了一声佛号,低声问道:“敢问前任城主静安大师,他如今怎样了?”

  带队前来的那青年倨傲的昂着头,上前几步冷笑道:“那老秃驴,自然是脑浆迸裂惨死当场。老秃驴,还有一盏茶时间,再不搬走,休怪我们下手无情!”

  勿乞将灵石塞回储物袋,啃了一口馒头,回头望着藏心老和尚。

  老和尚脸色微微一变,他轻叹道:“静安大师,居然涅槃了。尔等,好狠的手段!”

  将手中馒头端端正正的放在身后台阶上,老和尚摇摇摆摆的上前了几步,他沉声道:“如此,不要怪老僧今曰降妖除魔,铲除了你们这干孽障!”

  一声狮子吼从老和尚嘴里喷出,瘦骨嶙峋的老和尚皮肤下突然喷出大片金光,他握紧拳头,一拳朝那倨傲的青年人当胸打去。

  七个男女中,另外三男两女被狮子吼震得双眼翻白,惨嚎着飞出了数十丈远,口吐鲜血晕倒在地。

  那青年和绿衣女子惊呼一声,同时张口喷出了一道粉色剑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