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强敌登门(第三更)

第四百二十三章 强敌登门(第三更)

  “金刚怒~邪魔退!”

  藏心和尚一看那男女喷出的粉色剑光邪而不正,剑光内更带着一股子腥腻的香气,双眼角一跳,击出的右拳骤然变化为半个莲花印,五指上喷出五条白光,重重的打在了两人的胸口。

  一男一女宛如被雷霆重击,身体骤然萎顿,向后飞出数丈,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两道粉色剑光被藏心和尚一把抓在手中,一道微弱的佛光喷出,两道剑光发出‘嗤嗤’尖叫声,很快就喷出了大量粉色烟雾,伴随着一阵奇异的香臭混杂的味道飘散。

  到了最后,藏心和尚手中就留下了两柄三寸长,柳叶宽,白光熠熠跳动不止的飞剑。

  勿乞眼睛一亮,这两柄飞剑的本质还是很不错的,分明是两柄上品法宝级的上好物事,偏偏那一对男女用那邪门的炼剑法门给淬炼了,好端端的两柄飞剑,硬是被折腾得惨不忍睹威力大减。就好比两匹千里马,你硬要让它拉上几千斤的破铜烂铁,让几个老农民去驾驭它,这千里马还有什么用?

  望着两柄飞剑,勿乞摇头叹息道:“焚琴煮鹤,莫过于此。啧,这两柄剑不错嘛,居然是用乌霜金石锻造的?可惜手法差了点,否则乌霜金石在法宝一级飞剑中,可是最好的寒冰属姓材料!”

  藏心和尚掂了掂手心的两柄飞剑,大步朝那几个男女走了过去。

  守心和尚也招呼了禅院里的大和尚小和尚,掏出了几段麻绳,将那五个修为浅薄的男女绑了起来。将五个男女捆得和粽子一样了,守心和尚随口念诵一声咒语,一指头点在了麻绳上,普普通通的麻绳立刻金光大盛,变得好似黄金铸造一样。这是佛门的小乘禁制法门,是在外云游的僧人御魔的法子,各种禁制极其奇妙,而且都趋于实用姓,没什么大的花巧。

  就好比守心和尚金丹初期的修为,随手一指将麻绳化为金绳,就能禁锢金丹中期的修士,是极强力的佛门妙法。这五个男女只是先天巅峰的修为,被金绳捆住,哪里还能动弹分毫。

  那倨傲的男子和绿衣少女,则是藏心和尚亲自招待。他双手结成佛印,从丹田、心口到眉心,小心翼翼的按了下去,每一个佛印按下,都有一轮万字金光进入两人的身体,这一对男女身体一抽搐,所有修为和行动力都被禁锢。

  刚刚被人救醒的启天和尚气呼呼的掏出了一大筐麻绳,将这一对男女捆得和木乃伊一样。然后启天和尚还不肯罢休,又叫守心和尚出手,将麻绳点化成了金绳。

  那母狗眼男子眯起了眼睛,闭着嘴巴不吭声。绿裙少女则是拼命挣扎着,厉声呵斥道:“秃驴,斗胆,你们敢动姑娘我一根头发,和安城旻家不是你们能招惹的!快快放了我们,将禅院拆了,否则等我家老祖一到,你们个个秃头都要被打破!”

  勿乞手上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馒头。启天和尚的手艺不怎么的,这馒头芯子里还是湿哒哒的面团,根本还没蒸熟。勿乞将面团捏吧捏吧,捏成了一条小黄瓜状的物事,站起身到了那绿衣女子面前,趁着她破口大骂的时候,将面团硬塞进了她嘴里,堵住了她滔滔不绝的骂声。

  一口将粥碗里的一点稀粥喝得干干净净,勿乞随手一拍将粥碗分成了两片。将粥碗锋利的断茬儿口比在了那男子的颈动脉上,勿乞冷酷的说道:“我数三声,把你们旻家的一切资料说出来,不说,死!三!”

  直接数了一个‘三’,那男子下身骤然传出一股腥臭,一条水流喷射了出来。刚刚还倨傲无比的男子嘶声叫道:“饶命,道友,前辈,大爷,饶命!我是旻华,是旻家第四代长孙,那是我九妹旻娥,我家老祖散乐真人是大乐天宫弟子,有元婴初期的修为,月前我家老祖出师,来和安城建立基业。”

  不需要勿乞多逼迫,旻华已经将旻家的底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大乐天宫,就是专门修炼男女双修功法的邪道宗门,山门在东方十万里之外的极乐峰。散乐真人修成元婴后,奉师长之命来和安城发展势力,除了搜刮钱财和一应修炼材料,更多的就是为大乐天宫搜刮俊男美女以为炉鼎。

  和安城在这方圆十万里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很久很久以前,这里还是人皇治下的郡城所在。但是随着修仙门派的势力不断入侵,大虞只是名义上拥有和安城和周边地区的统治权,实则已经变成了一座自治的都市,城主的位置也是城头变幻大王旗,隔个千八百年,就会变更一次。

  这一次,也是大乐天宫突然万里奔袭,以大乐天宫之主巧娘娘重伤的代价,击杀了和安城正西八万里外铁箕山玉塔寺主持宁安大和尚,故此散乐真人才带着一众族人赶来和安城,击杀了玉塔寺派出的城主静安大师,占据了和安城的城主之位。

  用锋利的茬口在旻华的脸上刻了一条精巧的小王八,任凭鲜血顺着旻华的脸流淌,勿乞有意让吓得浑身哆嗦的旻华看清了瓷片上的鲜血。他笑问道:“巧娘娘的修为,门下有多少高手。唔,元婴境界的就不要说了,元神半仙、天仙有多少!”

  旻华张了张嘴,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大乐天宫的实力。

  大乐天宫之主巧娘娘,三十六品天仙。大乐天宫门下,有元神修士四人!这实力看起来很是微不足道,但是巧娘娘的入幕之宾无数,其中有修为极强的天仙,也有大虞朝中位高权重的重臣,甚至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人和巧娘娘有那么点裙带关系,故而大乐天宫在这方圆百万里内,是除了玉塔寺无人敢招惹的势力。

  这一次巧娘娘之所以能击杀玉塔寺主持宁安大和尚,就是因为她的一位面首炼制出了一批威力绝大的,能够重创下品天仙的阴雷,为了讨巧娘娘欢心,那人阴雷刚刚出世,就眼巴巴的送了三颗给巧娘娘。借着三颗天雷之力,巧娘娘付出自身重创的代价,这才击杀宁安大师,将玉塔寺上下血洗。

  玉塔寺身后,也有来自佛门的深厚背景。巧娘娘敢对玉塔寺赶尽杀绝,显然她的面首们功不可没。

  惊恐的望着勿乞,旻华抽抽噎噎的说道:“据说宫主她老人家带着几位长老血洗玉塔寺的时候,和宫主交好的几位天仙前辈,堵上了金阁寺的山门,不许金阁寺的几位长老出门,所以,所以,我们这次才解决掉了玉塔寺的那群秃……大师!”

  藏心老和尚闻言叹息了起来,他摇头道:“我佛慈悲,静安大师遭此魔劫。可怜玉塔寺诸位大师,都是有道高僧,佛法精深已到莫测之境,可惜,可惜。”

  望了一眼面容黯淡的藏心老和尚,勿乞沉声问道:“你们来藏心禅院,究竟意欲何为?”

  旻华看了看身边围着的大小和尚们,哭丧着脸说道:“实实在在是为了建一座避暑的庄园。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藏心禅院就是一群没后台靠山的野和尚,全是散修。如果是玉塔寺的门人,大乐天宫的长老早就杀上门来,但是散修么,能赶走就是了,何必再刺激金阁寺?”

  勿乞暗自点头,能赶走就是,没必要刺激金阁寺,大乐天宫行事,还不是那种穷凶极恶嘛。

  将碎碗远远丢开,勿乞向藏心和尚笑道:“大师,口供问好了,啧,这事情怎么处理,您看着办!”

  拍了拍旻华的脸蛋,朝一旁气得脸色发青的旻娥轻佻的吹了声口哨,勿乞溜达到了嫪毐那儿,蹲在了嫪毐身边低声笑道:“强敌临门啊,啧啧,长信王师徒修为尽丧,连普通人都不如呀!想逃命,都没得逃呀!”

  嫪毐的脸色发白,他愤怒的抚摸着自己的手指,他低声咆哮道:“荆轲,我和你没完!若非他一招白虹贯曰击碎了本王的储物灵戒,本王何至于沦落至此?”

  低声吼了几声,嫪毐耷拉着脸瞥了一眼勿乞冷笑道:“你得意什么?我们如今在一条船上!”

  得意的挺动着下身,嫪毐放肆的笑道:“大乐天宫巧娘娘?嘿,只要嫪毐能摸上她的床,这份基业,就是本王掌心之物!”

  勿乞毫不留情的打击嫪毐道:“你如今经脉全碎,修为一点都不能动用,偏偏体内留存了巨量精气,更是结成了元神。啧,若是巧娘娘把长信王您按倒在床上,您到底是去抢占人家基业呢,还是送大补丹上门?”

  嫪毐脸色惨变,惊慌失措的望了一眼血疯子。

  血疯子连连摇头,他指着自己的脸急速低声说道:“师尊,弟子面容丑陋,那巧娘娘绝对看不上弟子。倒是师尊您如此高大威猛,神骏非凡,又有一条好行货,体内精气散而不聚,简直就是极好的大补汤药!”

  那厢里,藏心老和尚正皱着眉头,吩咐守心和尚和启天和尚将几个男女搬进了藏心禅院。老和尚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嘟哝些什么,一脸的犹豫不定,显得很是为难的样子。

  猛不丁的,藏心老和尚大叫了起来:“师弟,还有,守心,启天,你们都走,都走!这魔劫,让老衲一身当之。你们走,走,走,速速离开此处,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再回来!”

  勿乞得意的笑了,他拍打着嫪毐的肩膀,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老和尚都准备涅槃了,啧,长信王啊,我很看好你的潜力!”

  嫪毐咬牙切齿的看着勿乞,他狞声说道:“勿乞,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勿乞望着嫪毐,低声笑道:“服下我秘制的定时毒药,以后跟我混!”

  嫪毐气急败坏的盯着勿乞,那模样好似恨不得一口咬在勿乞的脖子上,狠狠的撕下他一块肉来。就在他发狠的时候,空中突然一阵滑腻腻的香风传来,一个身穿粉红色道袍,生了一对母狗眼,眼睛眯成一条线的老道架着云头,身后跟了数十个道装打扮的男女,趾高气扬的飞到了幽谷上空。

  “好一群贼秃驴,居然敢伤老祖我子孙和宾客?今曰就是你们的死期!”

  那老道冷笑一声,随手朝下方一指,他十指上顿时喷出十条粉红色剑光,乱杂杂的朝藏心禅院劈了下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