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嫪毐伪佛(第一更!)

第四百二十五章 嫪毐伪佛(第一更!)

  大火奔泻而下,赤红色的火焰眨眼间就变成了淡青色的烈焰,随后又变成了白色半透明的炽焰。幽谷内山石先是炸裂,然后是粉碎,最后干脆就被烧成了岩浆,围绕着金光覆盖的藏心禅院奔涌不休。

  绕是有佛力所化金光保护,禅院内的温度也是急速升高,不多时附近的几栋厢房都燃起了熊熊大火。再过了一会儿,那些枝条翠绿的菩提树也变得枯萎干瘪,猛不丁的,佛殿附近的几株菩提树已经被烤干了水分,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把,凭空又添了几分热力。

  “可惜,可惜了!”

  勿乞望着天空那个小小的火葫芦,不由得连连感叹实在是可惜了。那是和他体内的后天火灵珠一样,后天生成的灵物。看它的威势,应该是在火山口附近,吸收了地火精华而成的宝贝。可惜的就是,还没有等它彻底成熟,火鸦道人就忙不迭的将它摘了下来,炼成了随身的法宝。

  如果等这火葫芦成熟后再采摘下来,经过天仙级别的炼器大师精心炼制,起码也是上品仙器的水准。可是被火鸦道人胡乱折腾了一下,这火葫芦灵气全消,内中妙用全无,喷出的火焰威力虽然强大,最多相当于元婴修士喷出的本命真火,能有多少威能?而且喷出的火焰是无源的死火,一旦火葫芦被收起,火焰立刻消灭,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宝贝!

  “真是奢靡浪费,连打劫他的心思都没有!”

  苦笑一声,眼看藏心老和尚他们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只顾着不断的念佛诵经,力求压榨佛像中更多的佛力保护禅院,猛不丁的火葫芦内传出低沉的雷霆声,一道赤红色的火雷喷薄而出,宛如飞坠向地面的流星,重重的砸在了禅院上空的金色佛光宝幢上。

  一声巨响,禅院剧烈的颤抖着,佛殿四周的墙壁纷纷坍塌,碎砖烂瓦砸了下来,砸得藏心、守心身后的那些和尚头破血流,念诵经文的声音骤然停歇。五尊佛像放出的佛光骤然一暗,禅院上空的佛光宝幢被压缩到了只有丈许厚,佛光覆盖的范围也缩小了大半。

  佛殿后面的院子里传来了猎犬和其他一些牲口的惨叫声。叫声只持续了短短一瞬就骤然停止,禅院饲养的一些动物已经被大火化为灰烬。嫪毐咧咧嘴,低声骂咧起来:“这群死秃驴,养了一群好牲口,白白浪费米面,却不肯烧了一头让本王打打牙祭,实在是可恶!”

  勿乞斜睨了嫪毐一眼,他笑骂道:“人家救了你,还有这么多废话?”

  嫪毐悻悻然闭上了嘴,他懒得和勿乞打嘴仗,在他看来,和后生晚辈吵架,是有失脸面的。何况勿乞和他嫪毐有旧仇无交情,这次又被勿乞强逼着发下了那样的誓言,他心里是很不舒服的。所以嫪毐歪了歪嘴,盘膝坐在了供桌下,一门心思的运气调息,力求借助仙丹之力,迅速恢复实力。

  那火鸦道人也不过是元婴初期的水准,是嫪毐一口水都能喷杀的蝼蚁。那火葫芦不错,嫪毐很有兴趣将那葫芦抢下来护身。毕竟他储物戒指都被荆轲一击粉碎,全部依靠打劫那些贫苦的散修才凑了路费跑到盘古大陆来,嫪毐现在穷得眼珠子都发绿了。

  但是要抢下火葫芦,修为是一定要恢复的。哪怕不能恢复到巅峰状态,只要恢复到金丹初期的实力,嫪毐就有信心干掉这群散修。就散乐真人和火鸦道人的这点儿手段,完全不放在嫪毐的眼里!

  佛光遭受重创,守心和尚闷哼一声,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他口吐鲜血,低声对藏心老和尚叫道:“师傅,师傅,您一个人走罢。等您凝结了舍利莲台,就和道门元婴境界相当,您再回来为徒儿报仇!”

  藏心老和尚咬咬牙,他抬头望着空中肆虐的火焰,低声喝道:“守心,你带你师叔和师弟们离开。为师要留在这里。这是为师的魔劫,熬不过,固然飞灰,熬过去,为师有望成就金身罗汉正果!为师轮回三十世,机缘就在此时!”

  勿乞诧异的抬头看向了藏心老和尚,他还是轮回三十世的高僧?看他的修为也不过如此,看样子他前面二十九世的修为也就是马马虎虎。

  却看到藏心老和尚纵身而起,跳到了正中那尊佛像的莲台上,伸手对着佛像的两只眼睛重重的插了下去。只听得‘吱吱嘎嘎’的机括声响起,佛像骤然向一旁挪了过去,露出了莲台下一个黑漆漆的地道口。

  嫪毐惊讶的睁开了双眼,他压低了声音嘀咕道:“这……这是江湖道上的手段!当年本王,却也经历过!”

  ‘江湖道’?多熟悉的名字啊!勿乞低头从供桌下钻了出来,抬头望望佛光宝幢,这佛光能屏蔽外面人的视线,倒也不害怕散乐真人发现佛殿中的异变。勿乞探头探脑的对着那地道口望了一眼,突然失笑道:“藏心大师,您这佛殿里面,居然还有逃生用的地道么?”

  藏心老和尚干笑几声,双手合十低声叹道:“老僧惭愧,三十世轮回,今世之前连续六世,嘿,嘿嘿,老僧都是山贼、大盗的出身。这一世依旧皈依了佛门,但是,这保命的手段,依旧忘不了!”

  他低头望了一眼地道,然后低声喝道:“守心,速速带人离开。那火鸦妖道法力也不过普通寻常,他的烈火烧入地下不过十丈,为师这地道经过这数百年的加工,深入地下足有里许,一路通往六百里外和安城郊的安乐村!你速速带人离开!为师今曰不死,曰后定然去找你!”

  藏心老和尚还是山贼、大盗的出身?勿乞凭空对这老和尚起了几分亲近之意。

  那守心小和尚却舍不得自己的师傅,他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抱着老和尚的两条腿,哭哭啼啼的就是不肯走。勿乞看得一阵心酸,不由得摇摇头,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

  “唉,你们救了贫道一命,贫道自然要有所报答!”勿乞叹了一口气,从黑龙灵戒里掏出了一大包大概一斤左右的醉龙香。他将醉龙香交给了藏心老和尚,沉声说道:“这是贫道平曰里四处云游,采摘珍稀灵药配置的上好迷香,将它们洒到禅院门外,那大火将它点着,香气弥漫整座幽谷,上面那些人,全部得乖乖的束手就擒!”

  守心小和尚大喜,他忙不迭的抢过勿乞手上的药包,乐颠颠的向佛殿外奔去。

  藏心老和尚则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勿乞,一对老眼上上下下的对着勿乞打量个不停。勿乞‘嘿嘿’一笑,一对贼眼飞快的瞥过藏心老和尚的腰带——那里鼓囊囊的,正是藏心老和尚收藏随身物品的暗袋。

  高手对话,不需要言语,稍微的一个举动一个眼光就能让人明白对方的身份。

  藏心老和尚‘嘿嘿’一笑,向勿乞合十道:“难怪道友被人追杀!”

  勿乞干笑几声,故意恶心藏心老和尚道:“彼此彼此,难怪大师在此藏心!”

  大殿角落里歪着的旻华眼看勿乞将醉龙香交给了守心和尚,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老祖宗,小心啊,这群秃驴和几个杂毛道要用迷香害人!老祖宗,当心啊!”

  勿乞和藏心老和尚同时望了过去,两人随手艹起手边最方便的东西,重重的砸向了旻华。

  藏心老和尚抓起来的,是敲打木鱼的木杵,手臂粗细的木杵带着一道厉风呼啸而去,直插在了旻华嘴里,憋得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勿乞抓起来的,是人头大小的木鱼。他随手丢出木鱼,重重的打在了旻华的小腹上,旻华痛得浑身抽搐,奈何木杵插在嘴里,他吸气也吸不得,呼气也呼不得,差点没活活被一口气憋死。

  守心和尚已经奔到了佛殿外,大火已经逼迫得佛光距离佛殿正门不到十丈。守心和尚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醉龙香包就往佛光外一丢,轻轻巧巧的将药包丢出去十几丈远。

  大火炽烈,药包落在火焰上,眨眼间就被焚烧殆尽,无形无色的烟气迅速扩散开来,眨眼间就覆盖了整个幽谷。正悬浮在佛殿上空放肆大笑大骂的一种修士只是在醉龙香散发的烟气中停留了不到一弹指的时间,就好似喝醉酒的野鸭子一样,直挺挺的从高空坠落。

  藏心老和尚放声大呼‘善哉’,然后一把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柄三尺长明晃晃蓝幽幽的戒刀。他一掌按在身边的佛像上,五尊佛像上喷涌的佛光骤然停歇,三十几个修士‘噼里啪啦’的摔进了佛堂,没有了半点儿法力支撑的他们都摔了个头破血流,更有好几个在供桌、佛像上撞断了手臂,勿乞都听到了他们骨头断裂的声音。

  “你们这群杂毛道人!”藏心老和尚艹起戒刀,怒气冲冲的走向了昏迷中的散乐真人:“今曰老僧要降妖除魔,铲除尔等一众妖道!”

  勿乞无所谓得看着藏心和尚就要破戒杀人,散乐真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宰了就宰了吧!

  猛不丁的,一轮佛光从供桌下喷涌而出,嫪毐盘坐在一尊粉色莲台上,宝相庄严的飞腾而起。

  偌大的大欢喜宝轮化为瑰丽的金色悬浮在嫪毐身后,宝轮上没有那些天魔女,只有无数的飞天若隐若现,更不时有若有若无的诵经声飘然传出。

  “藏心,且慢!那些妖道,吾还有用处!”

  嫪毐低沉的喝道:“藏心,我是极乐佛土大智大勇大仁大善极乐欢喜菩萨化身,这数月来,特意化身落难道人考验于你!你与本师有缘,可愿归入本师门下?”

  勿乞翻着白眼,再也没有了言语。

  藏心老和尚却早就五体投地的跪倒在地,他哆哆嗦嗦的大叫了起来:“大智大勇大仁大善极乐欢喜菩萨,小……小僧宁愿皈依!”

  ‘当啷’,藏心老和尚手中的戒刀落在了地上,蹦蹦哒哒的跳到了勿乞脚边。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