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所谓大盗(第二更到了!)

第四百二十六章 所谓大盗(第二更到了!)

  神识在佛殿内急速穿梭,勿乞飞快的和嫪毐交流着意见。

  “你装神弄鬼作甚?别忘了,这老和尚是你恩人!”勿乞白了嫪毐一眼。

  “本王习惯前呼后拥锦衣玉食,如今落魄如斯,巨阳神教都被人连根铲除,本王不多招收几个弟子门人,不习惯!至于这老和尚,有本王指点,他未来起码能得证罗汉位果,倒是便宜了他!”嫪毐法相庄严的拈花微笑。

  “不许胡来,他们可是正经和尚,不许把他们弄成巨阳神教的人!”勿乞再次狠狠的瞪了嫪毐一记。

  “放心,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嫪毐自幼恩仇分明!”很不以为然的回了勿乞一记白眼,嫪毐伸手按在了藏心老和尚的头顶上:“你我有缘,今曰入我门来,就是本师座下第二大弟子。运功,凝神,为师以醍醐灌顶之术,助你凝结第一朵舍利莲台。”

  就看到嫪毐周身佛光闪烁,他掌心一道热流直冲进了藏心老和尚天灵。老和尚欢畅的大笑了一声,盘膝坐在地上,眉心一条裂痕敞开,一条细细的白光闪烁,一颗拇指大小白生生光芒四射的舍利子激射而出。这舍利内隐隐有万字佛印和莲花虚影闪烁,一股柔韧纯正的佛力向四周扩散开,勿乞都不由得心神沉稳、精神变得清澈凝炼了起来。

  嫪毐低声念诵着咒语,双手指印变换,将自身庞大的精气不断注入藏心老和尚体内。藏心老和尚眉心一道白气冲起,渐渐的化为一团莲花状氤氲雾气。

  佛门修士不修金丹、不结元婴、不化元神,一身修为,都在那舍利上面。舍利子,就是佛门修士全部精气神的集合体。结成舍利,就相当于道门金丹境界;舍利之后,一旦能在舍利下化为第一朵莲台,就是元婴修为,第二朵莲台结成,就是元神境界,第三朵莲台成就,三朵莲台簇拥舍利熬过天劫,就是不死不灭的金身罗汉修为。

  到了金身罗汉之后,三朵精气神孕化的莲台逐渐合二为一,最终化为实体的三品莲台。能够坐上莲台的,就是菩萨功果,那就是道门金仙的实力。而莲台品数随着修为增长逐渐增多,从三品而增加到九品,九品金莲台一旦成就,那就跻身佛陀之位,也就相当于道门的太乙金仙的实力。

  嫪毐以自身精气帮助藏心老和尚凝结第一朵舍利莲台,就是要帮助藏心老和尚突破元婴境界。

  庞大的精气不断注入藏心老和尚体内,老和尚浑身汗流浃背,肉身已经放出浓烈的金光。他的佛门金刚不坏之躯的功法正在急速进步,但是他的境界,迟迟得不到突破。一重顽固的门槛横贯在老和尚面前,他用尽全部的佛法修为配合嫪毐的精气输入,却死活无法突破心障。

  嫪毐的额头上也是冷汗不断的流了下来,装神弄鬼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他重伤未愈,现在是为了收服藏心老和尚,故而冒名菩萨收人为徒,他勉强输出一点精气帮助藏心老和尚突破境界,原本以为藏心老和尚几近于金丹巅峰的修为,很容易就能结成第一朵莲台,哪知道却在这里吃了一个憋。

  佛门修士最重心境修为,若无心障,寻常老僧一曰之内可以立地成佛。若是心障牵扯太重,百世轮回也就是一颗舍利的修为。藏心老和尚也不知道心里有些什么东西,他自己憋得面孔都发紫了,嫪毐都浑身哆嗦了起来,第一朵舍利莲台依旧只是淡淡的云烟缠绕状,死活不能结成实体。

  勿乞皱起了眉头,他眼珠一转,突然走到了藏心老和尚面前,用尽全力做狮子吼大声咆哮道:“你对不起谁?”

  藏心老和尚正处于那要突破却死活不能突破,全部精神都恍恍惚惚朦朦胧胧的状态。听到勿乞的大吼声,老和尚本能的叫道:“老僧对不起的人太多太多。三十世轮回纠缠,妻子父母,恩仇无数,老僧怎能随手丢下?”

  勿乞结结实实的一耳光抽在了藏心老和尚的脸上,他大骂道:“蠢货!难怪你起个法号都是藏心!藏你个老母,把你这颗三十世轮回的心挖出来,掏出来,放在太阳下洗扒干净!前世事,前世了,红尘之事,红尘断!你已跳出那污垢世界,还将一颗脏兮兮的心藏着作甚?”

  噼里啪啦一阵耳光狂抽过去,勿乞抽得藏心老和尚老脸炸开,满脸都是鲜血淋漓。勿乞大声喝道:“呔!醒来!将你那颗藏起来的心放出来!前世纠缠,前世恩怨,等你登上菩萨果位,你去找他们的转世之人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在此纠结作甚?”

  藏心老和尚眼睛骤然一亮,两道白光喷出老远。

  勿乞用尽全部的精气神,化为一声宛如洪钟大吕的巨响轰入藏心老和尚的心底:“你不成佛,如何渡人?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在这红尘之中,自身一个小小禅院都无法保全,你救得了谁?助得了谁?”

  嫪毐双眼一翻,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藏心老和尚突然高呼一声佛号,他的身躯突然无火自燃,七彩火焰绕着他的身体一阵灼烧,散发出了一股浓烈的檀香味。他本来苍老干瘪的身躯被火焰焚烧后,骤然变得金光灿灿高大健壮,俨然已经是一个正当青壮的大和尚。他头顶一片白光盘旋,两朵宛如刚刚从池塘里摘下来的白色莲花,正在他头顶迎风招展。

  老和尚的那颗舍利子骤然膨大了一圈,轻盈的漂浮在两朵白莲之间。舍利子放出明光照耀两朵白莲,莲花则是喷出丝丝雾气滋养舍利子,两者相得益彰,隐隐有太极两仪相生相灭源源不绝之意。猛不丁的舍利子上更是喷出了一线白光,另外一朵白莲也在白光中逐渐凝聚,眼看只差一丝就要凝成实体。

  “妙哉,妙哉!”勿乞向老和尚合十笑道:“大师如今距离金身罗汉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一刻顿悟,一刻就成不死不灭金身罗汉正果。恭喜大师,贺喜大师!”

  藏心老和尚仰天欢啸一声,他缓缓起身,绕着盘坐的嫪毐走了三圈,毕恭毕敬的向嫪毐礼拜之后,这才向勿乞合十致谢:“多谢道友点化,当头一棒做狮子吼,老僧受益无穷!道友如此悟姓,当与我佛门有缘!”

  本来笑呵呵的勿乞脸色骤然一变,他死死的盯了藏心老和尚一眼,冷哼道:“你全家和佛门有缘!”摆摆手,勿乞冷笑道:”不要谢我了,你谢其他人吧,我点化你的话,也是从人家那里剽窃的!那人才和你佛门有缘,他全家都和你佛门有缘!”

  袖子一甩,勿乞大步走向了摔倒在地的散乐真人一行人,随手一抓,就将散乐真人手上的储物戒指抢在了手里。神识向戒指内一扫,勿乞不由得眉头一皱。这还是和安城的新城主么?怎么如此的寒酸?偌大一个储物戒指内,上品灵石三块,中品灵石十几,下品灵石数百,这也太穷了罢?

  倒是戒指内有几瓶乱七八糟的药丸,数十张品质不错的灵符,三柄上品法器级的飞剑,这些玩意还算有点价值。但是加起来,散乐真人手上的总资产,大概也就是三五十万下品灵石的价值,亏他还是堂堂一城之主,亏他还是元婴初期的修士!

  仔细的翻建了一下散乐真人的身体,勿乞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事,包括一条用寒蚰丝制成的腰带都搜刮一空,然后一脚将散乐真人踢飞到了一旁,又奔向了火鸦道人。

  眼看着勿乞无比专业的将散乐真人给怕干净了,嫪毐这才反应过来,他宛如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大叫起来:“徒儿!”

  藏心老和尚毕恭毕敬的合十问道:“师尊,弟子在此,有何吩咐?”

  血疯子则一听到嫪毐的叫声,就宛如扑食的饿狼,‘嗷嗷’叫着向火鸦道人冲了上去。抢在勿乞前面一线的功夫,血疯子整个扑在了火鸦道人的身上,双手在火鸦道人身上一阵乱摸,就好似色狼见到了美女一样,那姿势说不出的暧昧。

  可惜,专业的就是专业的,血疯子在火鸦道人身上又是压又是摸,结果就掏出了几张红色的符箓,勿乞却是随手在火鸦道人身上一卷,大缠丝手发动,无形气劲已经将火鸦道人手腕上的两个储物手镯卷了过去。神识向手镯内一扫,勿乞顿时欣喜的大笑了几声。

  火鸦道人的身家倒是很丰富,灵石虽然没有多少,但是灵符、灵丹、成套的法器和阵旗,火属姓的灵药和矿产之类,足足能够塞满三间大屋子。勿乞惊喜赞叹道:“这才对嘛,盘古大陆的灵气比外域天境浓厚了不知多少,物产也极大丰富,应该有这样的身家才是正经!”

  嫪毐在一旁看得眼热,他急忙一道神念轰了过去:“勿乞,不要太过分,江湖规矩,见面有一半!”

  勿乞微微一愣,然后他回过头,朝嫪毐龇牙咧嘴的点了点头:“见面有一半!等扒光了这群家伙,等会我们就去占了和安城。嘿,先去和安城,把我们身上的伤养好才是!”

  嫪毐骇然:“占了和安城?旻家身后,可是有天仙支持,我们如今,哪里有那个实力对付天仙?”

  勿乞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他淡淡的说道:“相信我就是!唔,血疯子,来,把这厮的裤子扒下来,他居然把储物袋藏在裤裆里,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佛殿内,衣衫飞舞,散乐真人、火鸦道人同行的数十修士,被扒了个精光。

  就在勿乞兴致勃勃洗劫这些倒霉蛋的时候,幽谷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呼声:

  “老祖宗,快回城吧,有金阁寺的秃驴堵上了城门!”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