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禅僧堵城(第三更!)

第四百二十七章 禅僧堵城(第三更!)

  一听那声音,嫪毐的脸色就骤然一变,他随手一点地面,刚才藏心和尚脱手掉落的戒刀化为一道青光飞起,就待向幽谷外斩杀那旻家来传信的子弟。

  勿乞随手一指,一个灰蒙蒙的咒文脱手而出,化为一道扭曲的宛如人脸的灰气射出,拦腰撞在了戒刀上,将戒刀打得偏出了七八丈远,一刀插在了佛殿的一根柱子上。勿乞向嫪毐笑道:“此乃佛门境地,菩萨您怎好放手杀人?”

  嫪毐双眼一瞪,梗着脖子说道:“本师乃杀生菩萨,专门以杀护卫人间正气!”

  啧,以杀人护卫人间正气?勿乞脖子上一片汗毛竖了起来,这话也亏你嫪毐说得出口。撇撇嘴,勿乞身体一动,十八条魔神傀儡悄无声息的从勿乞体内走出,化为十八道虚影飞扑而下,融入了散乐真人和火鸦道人以及另外几个修为最高的修士体内。蹲在大殿角落里,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旻华、旻娥七个男女,也被勿乞用醉龙香放翻后,被魔神傀儡附身。

  可怕的骨肉啃噬声从这些被附体的修士体内传出。他们的身体上冒出森森黑烟,不多时,他们就睁开双眼站了起来。站起来的人,外表依旧是散乐真人和火鸦道人,但是实则上,他们已经被魔神傀儡取代。

  这是大力神魔斗天诀中一种偏门的魔道秘法——傀儡附身夺魄**,被魔神傀儡附身,这个人的全部修为和精气神都为魔神傀儡纂夺,连同他们的全部记忆和知识也都被魔神傀儡接收。也就是魔神傀儡渡过了天界,化身魔仙之后,勿乞才知道他们还有这样的秘法。

  唯独这秘法的使用条件略微苛刻了一些,必须是对方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才能施展。但是有了醉龙香,散乐真人一伙都和死人无异,魔神傀儡附身,自然是轻而易举。

  眸子里几点红色魔焰闪了闪,火鸦道人随手朝虚空一指,那个火葫芦就摇摇摆摆的坠了下来,落在了他手中,火鸦道人摸了摸空荡荡的手指,干笑了一声,背起双手站在了勿乞身后。勿乞将火鸦道人的两个储物手镯内的所有物事都塞进了黑龙灵戒,然后将空荡荡的储物手镯递给了火鸦道人。

  散乐真人等修士也都从勿乞手中取回了自己空荡荡的储物法宝。除了随身应用的飞剑法宝,他们身上再也没有留下半点儿东西。忙完了这一切,散乐真人才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慌什么?乱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金阁寺的几个秃驴么?老祖这就回去,好好的收拾他们!”

  勿乞掏出几个玉瓶的药粉药水,调配出了一撮儿醉龙香的解药,让散乐真人给那些昏迷不醒的修士一人鼻子下面塞了点药沫儿,将这些人都弄醒了过来。

  一番口舌,散乐真人摆出了当家老祖的威风,解释说勿乞等人已经被他**力收服,所有人都愿意加入和安城旻家成为旻家的属下。然后散乐真人对着那些不知所措的修士就是一通破口大骂,责骂他们都是一群废物,怎么被藏心老和尚一声狮子吼就给震晕了过去,平白无故丢光了旻家的脸面。

  如此做作了一阵,这才将事情给囫囵了过去。免不得勿乞又得将刚才抢到手的储物袋之类的东西让散乐真人还给了这些修士——就当是他们被弄晕后掉进佛殿,被勿乞抢到手了就是。

  折腾了足足一刻钟,连同刚刚跑来报信的一个旻家的子弟一起,一行修士驾起云团,急速朝和安城方向奔去。

  藏心老和尚早就被勿乞这匪夷所思的手段弄得目瞪口呆,但是嫪毐这个活菩萨当面,勿乞又是刚刚帮助自己骤然提升了两个境界的恩人,藏心老和尚也就守嘴藏拙,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将守心小和尚留在禅院里打理那些家什,自己也殷勤伺候着勿乞和嫪毐,一路直奔和安城。

  禅院所在的幽谷距离和安城只有不到五百里,以前静安和尚做城主的时候,还经常来藏心禅院和藏心老和尚谈经论法。如今藏心老和尚得到大机缘,几乎一步修成金身罗汉,而静安和尚却已经身死魂消,被大乐天宫的修士打得魂飞魄散。

  远远望着和安城的城墙,藏心老和尚不由得沉沉感慨了一声。

  和安城,方圆十万里内最大的城池,是很久以前虞朝‘安乐郡’的郡府所在。后来修仙门派逐渐侵蚀安乐郡的基业,虞朝人皇的势力被逐渐驱逐出去,如今和安城已经是一座自治的城市。

  古老朴实的和安城被六水环绕,六条飘带一样的绿水冉冉从和安城周边流过,给和安城带来了肥沃的田土和优美的环境。城内所有的建筑都极其的古朴厚重,七成以上的建筑都是用巨大的雕琢整齐的巨石和数人合抱的原木建造,恢弘大气,有一种万年不移的厚重感。这些建筑物上雕刻精美的图案花纹,又给这些建筑增添了几分灵气,让这些建筑凭空多了一份生气。

  在这些建筑之外,大概三成的建筑则是极尽华美精巧,所谓奇技银巧之术,在这些建筑之中比比皆是。甚至有些建筑不惜耗费巨大,用各种法阵托起在空中,漂浮在离地百丈的云霞之上,金雕玉砌的楼阁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和那些古朴稳重的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些建筑,就是和安城被修仙门派掌握在手中后,由历代城主和往来的修仙之人搭建。

  今曰的和安城,不仅仅是安乐郡的经济中心,也是方圆百万里内大小修仙势力的贸易场所,其地位一如青崖仙坊。城内居住的凡人超过百万,而城内常驻的和流动的修仙之人,加起来总在数万左右。

  勿乞一行人驾云来到和安城附近时,恰恰看到和安城四个方向的城门口,都有一个高大的和尚盘膝而坐。在他们面前或者是一根降魔杵,或者是一根木杖,或者是一个钵盂,或者是一个木鱼,几件物事放出淡淡金光,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化为一道淡淡的金光,将整个城池彻底的笼罩在内。

  这一道金光看似极薄,却极其柔韧,城内好几个修士动用剑光法宝攻击金光,却被反震之力弄得自己吐血。大群修士呆呆的飞身在空中,看着这一片金光作声不得。城外想要进去城里的人不会受到金光阻碍,而城内想要出城的人,不论是凡人修士,都会被那道金光拦在城门口动弹不得。

  在四个和尚的身边,分别放了一口足足能装下千多斤水的大水缸。水缸就放在金光当中,时不时的有些凡人往水缸里丢些金颗粒、银锭、铜钱,乃至馒头包子油饼之类的食物,他们也就不受障碍的走出了城池。

  其中一个和尚的收获最多,他的那口大水缸里,已经存了小半缸的金银铜钱和各色食物,勿乞甚至看到,还有两个卤熟的猪头正眉开眼笑的躺在水缸里,也不知道是哪位妙人丢进水缸的。

  散乐真人没动,火鸦道人也没动,但是那四个和尚却同时隔着数十里地向这边看了过来。

  一声洪钟般佛号响起,四个和尚一起大喝道:“贫僧乃金阁寺山门护法僧,今曰特来和安城向诸位道友化缘重铸佛陀金身,还请诸位道友慷慨解囊,功德无量!”

  勿乞已经将自己的面容微微的调整了一下,他望着那四个和尚大叫道:“四位大师不是为了玉塔寺之事而来?”

  勿乞这是明知故问,金阁寺的和尚突然堵住和安城的大门,怎可能不是为了玉塔寺的事情而来?不仅仅是玉塔寺,金阁寺还被大乐天宫巧娘娘的入幕之宾们堵上了大门,寺内高手无法外出,这才导致了玉塔寺被大乐天宫血洗。金阁寺心中有怨气,故而在散乐真人接掌城主之位后找上门来添乱。

  也许是大乐天宫身后的那些人修为太强,金阁寺也不愿真正和大乐天宫扯破了脸皮,所以这四个和尚才只是堵住了城门,没有直接打进去。但是话说回来,像这四位大和尚这么做,和直接欺上大乐天宫的门,又有何异?但是他们没有动用暴力手段,大乐天宫如果做出了过激的反应,怕是金阁寺正好借机发难。

  毕竟巧娘娘的几个床榻之友只是堵住金阁寺的大门,而不是帮助她覆灭了金阁寺,显然要么是巧娘娘还不足以让她的姘头如此牺牲,或者就是金阁寺后台靠山也足够硬朗。现在金阁寺摆出了故意恶心人的架势来,就是要看大乐天宫的反应呢!

  沉吟片刻,勿乞大笑着问道:“和安城现任城主散乐真人在此,几位大师,不知我们可否进城?”

  一个大和尚深深的望了散乐真人一眼,颔首道:“进去可以,出城么,总要和我佛门结缘了才行!”

  勿乞心念一动,散乐真人突然冷笑起来:“都随本真人进去。哼,几个秃驴算得什么?先进城,再和他们计较!”

  一行人驾着云,果然轻轻松松的突破了金光屏障,进去了城里。

  四个和尚的目光扫过藏心老和尚,很是诧异于为何勿乞他们一行人中会有僧人存在。但是他们显然和藏心老和尚不认识,他们只是记下了藏心的面容,就任凭他进去了城中。盘古大陆僧道散修不知多少,散乐真人有几个做和尚的好友,也是理所当然的。

  刚刚进到城里,一群修为从元婴初期到金丹初期不等的修士就焦急的冲了上来。

  其中修为最高的那个元婴初期的白衣秀士指着散乐真人厉声喝道:“散乐,不管你们大乐天宫怎么折腾,耽搁了我们的事情可是不成。本门几位长老来此巡视,也被这些和尚堵在了城里,这是你们大乐天宫和金阁寺的恩怨,千万不要牵扯到我们身上!”

  抬头看看曰影,白衣秀士愠怒:“给你们一刻钟,若是本门长老还不能出城,以后本门所有的店铺,就全部转移去和乐城,让你们大乐天宫和那些凡人收税抽头去罢!”

  勿乞心脏顿时微微一抽,这可不成,这些修仙门派的商行跑了,他侵占了和安城还有什么好处?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