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族策士(第四更!)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族策士(第四更!)

  今天是二十一号,又是四章,七月份连续二十一天四更了!

  四章爆发,嘎嘎!猪头很坚挺啊!

  *********魔神傀儡附身散乐真人,侵占和安城,勿乞只是想要找个地方安心疗伤,顺便收敛一批盘古大陆的物产。这里可是恒古以来,盘古大圣开辟出的原始天地,各种物产俱全,可非被打散飘离的外域天境可比。

  除此以外,勿乞还想要通过和安城打探一下盘古大陆如今的地图!

  是的,地图!

  盗得经中留下了那几处有先天两仪阳气孕育的所在记载,但是盘古大陆时刻吞吐混沌气流扩张自身躯体,留下盗得经的那虚影,也不知道是多少个量劫前的人物,如今的盘古大陆比盗得经记载中的盘古大陆不知道大了多少,地势地貌也有了极大的变化,没有一张完整的盘古大陆地图,勿乞上哪里找那些有先天两仪阳气存在的地方去?

  虽然不把大乐天宫看在眼里,不把和安城这么个小城池放在心上,但是这怎么也是勿乞进入盘古大陆后接触的第一个势力,将它掌握在手上,对自己收集盘古大陆的各种情报,尤其是盘古大陆如今的地图,还有各方面的消息,总归是有好处的。

  已经将大乐天宫和和安城都视为自己囊中之物,勿乞自然不能让这白衣秀士代表的修仙门派离开和安城去别处发展。在他控制下,散乐真人急忙拍着胸口打包票道:“道友放心,这堵门的和尚,我们立刻将他们拾掇了。唔,还请道友耐心稍后,延误了贵门几位长老的行程,大乐天宫自然有所意思!”

  散乐真人飞身上前,又是拉拢,又是许诺,又是卖交情,又是低声威胁,总算是将一群乱糟糟的修士给安抚了下来。随后勿乞脸色一沉,就想出门去打破那四个和尚的光头。不管你金阁寺和大乐天宫的恩怨纠缠,耽搁了勿乞的事情,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正要出手时,下方一栋精巧的,用淡黄色香木配合淡青色玉砖搭建的酒楼内,传出了一声朗笑:“散乐真人好生不智,金阁寺如此倒施逆行,正是天大的好机会,散乐真人莫非就准备将他们赶走了事?”

  随着那笑声,一个身高八尺,生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身穿白衣,手持玉骨折扇,神采飞扬气质气度令人不由自主的自惭形秽的青年,慢吞吞的走到了酒楼的露台上。他‘啪’的一下打开折扇,轻轻的挥了挥扇子,然后指着散乐真人大喝道:“如此良机,真人不知顺势而为建立一份大功业,何其愚蠢也?”

  ‘啧、啧’,勿乞吧嗒了一下嘴巴,这桥段,怎么这么熟悉呢?唔,心中藏有百万甲兵的高人逸士,总是在闹市之中做那奇人应做的奇事,放那奇人应放的豪言,侮辱一下自己认定的主公,然后就成全一段君臣佳话,演绎一段千古的风流传奇!

  当然,在这桥段之前,总会有些许插曲,一如眼下!

  听那白衣青年如此训斥自家老祖,旻家的一众修士纷纷怒声呵斥,散乐真人的两个重孙子更是随手一指,两道粉红色烟气化为两条剑影激射而下,就朝那白衣青年斩了过去。这白衣青年却是丝毫不惧的抬头望着散乐真人高呼道:“真人莫非真要错过这千年难逢的良机么?”

  你要演戏,大爷我陪你就是!勿乞在心中暗笑,散乐真人随手一抓,两条剑影就被他抓在手中。白衣青年也被一股无形大力卷起,身不由己的飞上高空,悬浮在了散乐真人面前。

  狞笑一声,把玩着手中的剑影,散乐真人凑到白衣青年面前,低声说道:“你有什么妙策要献给本真人,就快点说出来。若有丝毫隐瞒,休要怪本真人……嘿嘿,本真人的儿孙还有好友中,很有几位喜欢你这样俊俏的秀美男子!”

  白衣青年面色微微一变,若是散乐真人威胁说要杀了他,他反而是不会害怕,这种威胁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散乐真人用那种不堪的手段威胁他,白衣青年顿时心脏一抽,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很是忐忑。有点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白衣青年干笑道:“还请真人……”

  勿乞在一旁冷笑,他在心中腹诽道:“让你给我装!继续装啊!”

  散乐真人‘咯咯’一笑,突然伸手在白衣青年脸上摸了一把:“细皮嫩肉的,还生得这么俊俏!嘻嘻,若是你说不出什么道理来,本真人虽然一贯只近女色,却也怨不得本真人把你给生吞活剥了!”

  刚刚还强行镇定的白衣青年彻底乱了阵脚,他额头汗如雨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再也无法维持刚才的那云淡风轻高人逸士的风范。他哆哆嗦嗦的低下头,强行镇定精神干声说道:“此处人多耳杂,还请真人找个僻静的地方,让晚生将事情一一说来!”

  散乐真人再次发出宛如母鸡下蛋一样的‘咯咯’笑声:“好,我看好你哦,若是你说得让我不满意,休怪……嘿嘿!”

  另外几个被魔仙附身的旻家修士同时发出邪恶的笑声,他们色咪咪的双眼扫过白衣青年的身体,不断的吧嗒着嘴巴,低声咕哝着‘皮肤很白’、‘屁股很翘’之类让那白衣青年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角的银言秽语。

  狂笑声中,散乐真人向四周面色难看的修士拱了拱手,一行人驾起一团粉色云雾,迅速冲向了和安城正中的一座府邸。

  这座府邸就是和安城历任城主的居所,上一任城主是玉塔寺的静安和尚,故而府邸后面用玉砖建造了一座高有十三层的佛塔,只是如今佛塔已经被彻底夷平,只有凌乱的玉砖铺散在地。在佛塔的遗迹上,正在建造一座宽大的殿堂,众多工匠夫役正在上面忙碌着。

  府邸大堂上,散乐真人高踞其上,勿乞和嫪毐随意挑了个座位坐定,其他人等纷纷站在了大堂四周。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望着那白衣青年,宛如一群饿虎盯着一头可怜的小羔羊,其中一些人的目光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粉红色,让那白衣青年更是身形战栗宛如风中落叶,什么奇人异士的风度,全部变成了画饼。

  散乐真人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指着那白衣青年喝道:“姓名,来历,家乡籍贯,家里有几个父母,几个兄弟姐妹,几头牲口,鸡鸭猪狗有多少,一一说清楚。你敢欺蒙本真人,本真人好去你家里灭你满门,所谓鸡犬不留,那是一定要杀光杀绝的!”

  冷汗从那白衣青年的额头上滴下,他哆哆嗦嗦的说出了一番话来。

  白衣青年名为‘柳逸’,无父无母也无亲眷,是某一场屠城之战后幸存的孤儿,自幼被他师尊——一位神秘的山中隐士收养!这位无名无姓的山中隐士上通天文、下懂地理,至于行军布阵、经营国略之术,无所不通,无所不精。自幼柳逸就随着隐士学习各种知识,等得隐士在三年前老死后,他埋葬了隐士,出山云游——寻访自己心目中的明主!

  而这一次,听说大乐天宫击溃了玉塔寺,散乐真人出任和安城主一职,柳逸觉得散乐真人是值得他辅佐的目标,故而刻意投靠,准备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让散乐真人做出一份大功业来!

  听着柳逸的话,勿乞不由得磕了磕牙花子。

  耳边更是传来了嫪毐的声音:“昔曰那些门客投奔自家君主时,也是这般胡吹!这等套路,嫪毐这些年来,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此人大有玉门学宫之风啊!”嫪毐饶有深意的向勿乞点了点头。

  勿乞会意的向嫪毐颔首微笑,两人深深的对视一眼,同时望向了柳逸。

  散乐真人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他摇头道:“无父无母没有亲眷,也就是不怕我灭你满门?哪,废话少说,你有什么狗屁良策帮我抓住这个良机助我成就一份大功业?说得本真人开心了,美酒美人、荣华富贵都有,说得本真人不开心了,彪形大汉一千条伺候!你自己琢磨着办!”

  彪形大汉一千条伺候,嫪毐古怪的向勿乞瞥了一眼,传音问道:“你和龙阳君,真没交情?”

  勿乞脸色骤然一变,他恶狠狠的朝嫪毐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那柳逸倒也算是一个人物,经过刚开始的惊吓之后,他如今已经变得镇定了许多。他强迫自己忽略了关于一千条彪形大汉的问题,咬紧牙关说道:“此次大乐天宫覆灭玉塔寺,已经让和安城周边百万里内势力失衡。真人坐镇和安城,若是能顺时而动,挑起大乐天宫和金阁寺的全面大战,将大乐天宫身后的那几位和金阁寺背后的人都吸引进来,让他们斗一个两败俱伤,则真人很有可能,一举取代大乐天宫和金阁寺在此的地位!”

  散乐真人呆了呆,他突然大笑了起来:“荒唐,就以本真人元婴初期的修为,取代他们的地位?”

  柳逸上前一步,盯着散乐真人喝道:“若是其他仙门也都卷入此次纷争,真人修为又能大进一步呢?”

  “这个!”散乐真人皱起了眉头,他望着柳逸冷笑道:“你莫非还能让本真人一步登天不成?”

  柳逸矜持的笑道:“一步登天倒是不成,一步成就天仙,倒是绰绰有余!真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勿乞翘起二郎腿,歪着脑袋看向了柳逸。

  散乐真人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罢了,你说出你的计划吧!若是事成……”

  柳逸深深鞠躬道:“若是事成,只要真人答允晚生一事则可!那就是为晚生诛杀当年屠灭晚生父母所居城池,杀害晚生父母的凶手!”

  散乐真人再次装模作样的琢磨了一阵,用力的点头承诺了此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