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金刚伏魔

第四百三十三章 金刚伏魔

  大乐天宫气派很足。

  正中一辆长宽一丈三尺,外蒙白纱,内衬银狐皮,由三十二名窈窕美女抬起的云床。无数鲜花瓣飘浮在云床四周,香烟隐隐,香雾习习,轻纱不时随风舞动,露出云床正中一具若隐若现的绝美身影。

  云床前面,是三十六对拎着花篮香炉,一路抛洒花瓣,香炉中有紫色香烟不断升起的童男童女。云床后面,是七十二名生得英俊非凡,身穿整齐划一的白色紧身皮衣,身上肌肉一块块凸现的青年男子。再后面,则是一群形形色色,生得七长八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是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子银邪气息的修士。

  这些修士中有两个中年男子格外醒目,一个身穿绿袍,头戴绿帽,手上拎着一柄绿色玉质团扇,十指上绿莹莹的全部是翡翠材质的戒指,腰间玉带,脚下玉靴,周身上下玉光缠绕,端的是珠光宝气绿得好似一根大黄瓜的男子。还有一个身穿金袍,头戴金帽,浑身上下一水儿金黄,脖子上挂着十几条粗大宛如狗链子的金链,一身金光映得人双眼生痛。

  这一对儿极品人物站在那些修士当中,看人的时候不是用眼睛,而是用鼻孔。平时不看人的时候,他们的鼻孔就斜斜的对准了天空。那叫做一个趾高气扬,那叫做一个目中无人,那叫做一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那架势,怕是天庭大帝和虞朝人皇当前,也比不过他们。

  这两位,应该就是大乐天宫之主巧娘娘带来的两位面首了吧?

  两个三十三品天仙修为的散修,一个‘玉夫子’,一个‘金先生’,这两位在巧娘娘的面首当中,身家最为丰厚,修为也很是拿得出手,故而巧娘娘出门在外,跟随在身边的,向来就是这两位舍得花钱,舍得花大价钱,舍得花冤枉钱的冤大头。

  勿乞眯着眼望着玉夫子和金先生,一时间食指大动。从散乐真人的记忆中可知,这两位居然和虞朝的某些州牧有交情,私下里偷偷摸摸的在开采一些虞朝明令禁止开采的贵重矿脉,故而身家豪富,不仅仅修为了得,就连他们身上的仙器,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是绝对的上好货色。

  嫪毐身上的幽香引起了云床上巧娘娘的注意,她开口邀请嫪毐做入幕之宾,玉夫子和金先生的脸色顿时骤然一变。玉夫子冷声道:“巧儿,这小子生得壮大,可不要是银样蜡枪头,三两下就被折腾虚了身子!”

  金先生则是更加**裸的说道:“巧儿,亏了我们修为比你高了不少,这才能勉强消受得了你的手段,每年浪费在你肚皮里的法力修为也是不少。这小子怕是禁不起你一下采补吧?”

  勿乞低下头不吭声,刚刚化为散乐真人的魔神傀儡传回消息,他已经通过大乐天宫的秘密渠道,向大乐天宫传递了那芝马的消息。巧娘娘很是欢喜,而且迫不及待的立刻赶了过来,就是准备去那斜峰查探清楚。

  而城主府内,忠于前城主静安大师的一些仆役,也通过某些渠道,将消息放了出去。金阁寺四位护山大和尚相距不远,想必现在金阁寺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按照柳逸的谋划,等大乐天宫和金阁寺为了那芝马争斗起来时,和安城内其他仙门势力,也将得到相关的情报,到时候就有乐子看了。

  低头盘算着这些事情,嫪毐已经老大不客气的大笑了起来:“银样蜡枪头?在某面前,谁敢说自己是金刚不倒之躯?嘿,某嫪……劳千夜天赋异禀,岂是你们能明白的?”

  云床上白纱飘动,一道紫烟飘来,卷起嫪毐就往云床内送去。巧娘娘娇媚的笑声‘嗤嗤’的传了过来:“好人儿,那就让本宫好生考校考校你的功夫。若是你言过其实,可不要怪本宫下手无情哦?”

  白纱掩盖住了嫪毐的身体,但是他邪异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宫主放心,某只是害怕宫主经不起某的采伐,三两下功夫损伤了宫主的精元,那就是大罪了!”

  巧娘娘很是放肆的放声尖笑起来,笑声尖锐如刀,刺得人双耳剧痛。她大笑道:“哎哟,散乐,你倒是收了些不错的属下。嘻嘻,劳千夜?你这名字好生有趣,在本宫面前,哪个男子敢说他能艹劳一千夜呢?”

  云床内传来细碎的**声,大片云霞从云床下飘出,几个侍立在云床边的女子轻喝一声,众多修士簇拥着云床齐齐飘身而起,径直向南方飞去。一直向南方飞行了一千多里地,彻底脱离了和安城内修士可能的窥觑路线,玉夫子、金先生用神识向四周仔细的查探了好几遍,众人这才改换方向,直奔勿乞刚才布置妥当的斜峰而去。

  一路上,嫪毐和巧娘娘高呼小叫、大笑低吟,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不断从云床内传出来。奈何这云床,居然也是一件很难得的上好法器,外围白纱飘荡,带起大量白烟环绕四周,肉眼根本无法看透里面的动静,神识也无法透入。勿乞的周天神目倒是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的激烈战况,但是他对这勾当实在是没有兴趣。

  不……勿乞没兴趣,但是组成他灵魂的,属于乐小白的那一部分,对这一幕很有兴趣。

  周天神目悄然发动,无奈的勿乞僵硬的转过头,散发出淡淡奇光的双眼看透了白纱,看到了里面激烈得宛如七八头发狂公牛相互碰撞的惨烈战局。嫪毐和那姿容秀美,面容端庄宛如圣女的巧娘娘缠在床上,宛如两条大蟒一样缠得死死的,两人都在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吞噬对方,法力、修为、精血、精气,疯狂的吞噬抽取对方身上可能抽取的一切。

  两人的皮肤都泛起了诡异的粉红色,尤其是巧娘娘的皮肤更是透出了一丝异样的血色。她双眸翻白,浑身哆哆嗦嗦的不断抽搐着,嘴角也有涎水不断滴下。很显然嫪毐的巨阳神功比她擅长的采补法门强了不止一等,在这一场正面的较量中,巧娘娘全盘落入了下风。

  不仅仅是身体落了下风,巧娘娘的神智也已经被嫪毐控制。她低声的呻吟,大声的欢笑,一言一行,每一句话,都是在嫪毐的控制下发出的。

  云床边的玉夫子和金先生面孔扭曲难看,两人不时愤愤的看向云床,却做梦都想不到,他们心爱的人儿,已经陷入了散功的边缘,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她一身修为就会被嫪毐吸收得干干净净。

  刚刚跻身天仙之列的嫪毐若是得到了巧娘娘的全部法力,怕是再突破一品境界也是有可能的。

  摇摇头,勿乞强行打消了心头的那一丝好奇和绮念。他默默回想鄣乐公主的面容,将一颗蠢蠢欲动的心强行恢复了清明。他在心里暗笑,巧娘娘用这种风流阵仗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如今总算是碰到了嫪毐这个要命的克星。

  在散乐真人记忆中,大乐天宫所有男弟子都曾经是巧娘娘云床上的对手,每个人都曾经被她剥削过元阳真元。就以散乐真人而言,若非被巧娘娘强夺了大量的元阳,他也不会到现在才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为。

  “恶人总要恶人磨!啧,我只要控制嫪毐不让他祸害好人,那就是功德无量!”

  想到得意处,勿乞差点就合十为礼,顺口来一句佛号什么的。

  一行人飘飘荡荡的进了东边大山。

  这时候曰头已经落下,一轮明月正从遥远的天际升起。勿乞抬头望着那一轮明月,很是好奇以盘古大陆如此巨大的陆块,这明月要有多大,才能让地面上的人看得如此清楚。而这一轮明月拥有的明月精华简直是骇人听闻,月光刚刚洒落,众人的身上,就已经盖上了一层粼粼银光。

  勿乞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这盘古大陆,果然是修炼的福地,难怪各仙门要不顾危险阴侵虞朝国土。

  这里的明月精华,纯正,浓郁,比青崖星上勿乞用大阵聚集起来的星月精华强了数十倍不提,更是纯正得毫无杂质。只要将这明月精华吸入体内,根本不需要运功淬炼,就能直接转化为修士姓命交修的本命元力。

  玉夫子、金先生在进入山区后,就自觉的扼守住了队伍的一前一后两处要地。玉夫子在前开道,金先生在后面百里外殿后。沿途只要是可能藏人的地方,或者气息稍微有所不对的所在,都被两人射出的剑光扫了一轮,就连几只刚刚通了灵智的山鼠,都被剑光绞成了粉碎。

  如此谨慎的前进了一个多时辰,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勿乞白曰里刚刚到过的斜峰。

  玉夫子、金先生一起冲了上去,一把扯开了斜峰根部的藤萝,露出了那一颗巨大的结晶化灵芝本体。

  ‘哇哦’,大乐天宫不少修士都是识货的,眼看到这么大一颗灵芝本体,他们同时惊呼出声。

  玉夫子、金先生二话不说,同时飞出剑光对着灵芝重重一劈。‘当啷’两声巨响,剑光倒卷而回,差点没劈开了两人的身体。两人吓得急忙倒退了老远,玉夫子急忙扭头叫道:“巧儿,这可是芝仙遗骸,怎么才能打开?”

  巧娘娘没吭声,她和嫪毐正到了紧要关头,嫪毐顶在了巧娘娘的玄关上,巧娘娘的一身修为正在玄关口欲下不下,只要嫪毐再稍微加把劲,巧娘娘苦修数十万年辛辛苦苦积攒的一身仙力,都得变成嫪毐囊中之物。

  就在这紧要关头,头顶突然有一阵恶风涌下。

  勿乞头也不抬,转身就往后走,一边走他一边大叫道:“不好,敌袭!”

  就在那百忙中,勿乞还不忘了柳逸,他一把掐着柳逸的脖子,拎着他一起逃了出去。

  众人头顶,一尊身高百丈,通体呈青铜色,散发出一股子古老威严气息的金刚雕像正当头砸了下来。那金刚横眉怒目,手持金刚杵,面容栩栩如生,简直就好似真正的金刚降凡。

  金刚的头顶上,十八名身穿大红袈裟的老僧围成一个圈子,同时手掐金刚降魔印,齐声高呼道:

  “邪魔外道,也敢窥觑天地奇珍?此宝与我佛门有缘,邪魔速速退却!”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