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浑水大鱼(第三更咯!)

第四百三十五章 浑水大鱼(第三更咯!)

  数十里外一个小山坳里,勿乞气喘吁吁的将柳逸丢在了地上,随手将自己调配的一瓶治疗外伤的药粉丢给了柳逸。“不想死,就自己敷上!啧,柳逸兄弟,你要记挂着我的人情,要不是我,你能活着逃出来?”

  柳逸一把抓住了药瓶,脸色蜡黄的他呆呆的看着那边打成了一团糟,强光灰尘不断冲天而起的山区,呆呆愣愣的问道:“怎么这样?和我的计划不符啊!我的四门四象绝仙大阵还没安排好,怎么就让他们知道了?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来得这么快?”

  勿乞白了柳逸一眼,没给他解释这个问题。

  完全按照你的计划走,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嘛,所以就一定要提前通知大乐天宫的人,提前让金阁寺的人知道这边的动静。你那四门四象绝仙大阵的威力也就不说了,能对付几个天仙呢?既然勿乞已经在地下百里深处了埋伏了绝户计,那就不需要你的那什么四门大阵了嘛。提前让大乐天宫的人赶来,提前触发这件事情,岂不是更好么?

  最妙的就是,事情提前发动,柳逸身后的人也来不及应变,就只能仓促的发动,这样勿乞就占据了主动。如果一切都按照柳逸的计划进行,他们步步占先,勿乞就陷入被动了不是?

  望着那边打得热火朝天的景象,勿乞‘啧啧’惊叹道:“这玉夫子和金先生,果然是身家丰厚!两个三十三品天仙,随身仙器居然都有十几件!乖乖,他们如果敢跑去外域天境,早就被人打劫了罢?”

  看着那边不断冲天而起的各色兵器虚影,那都是仙器发动时的特有异兆。勿乞看得是食指大动!

  一道怪风响起,嫪毐抱着浑身是血,仙魂彻底崩溃的巧娘娘尸体奔了过来。他随手将巧娘娘尸体丢在了柳逸的身上,大声呵斥道:“小白脸,给某挖个坑,将她好生葬了。毕竟是一场风流情愿,某不是那等无情之人。嗯,挖深坑,你再造个好棺木,哪里做得不好,某宰了你!”

  柳逸气得面孔发青,他怒声吼道:“我是散乐真人的谋士,谋士啊!你们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狂风响起,散乐真人带着血疯子和藏心和尚在狂风中显出了身形,他大步走到柳逸面前,劈头盖脸的就是几十个耳光抽了过去,打得柳逸面孔紫胀,嘴角鲜血点点,顺着柳逸的面颊流淌在地上。散乐真人指着目瞪口呆的柳逸鼻头怒吼道:“放肆,你是谁的谋士?本真人怎么行事,需要向你交待么?”

  狠狠一脚踢飞了柳逸,散乐真人咆哮道:“你小子来路不明,就算你真的指点出了这芝仙的本体又如何?本真人就敢真的放心用你的计策?啊?那四门四象绝仙大阵之外,你不会来个八门八象绝仙大阵,把本真人一起坑害了下去?”

  柳逸呆住了,他望了望勿乞,又看看散乐真人,仔细的琢磨了一下,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

  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人,猛不丁的找到散乐真人说他有好的计策能够帮散乐真人做和安城方圆百万里内的主人,换了任何一个脑筋正常的人,也不敢平白无故的相信他的话吧?散乐真人的反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只是,这反应,没有被柳逸估算在内啊!

  苦笑一声,柳逸抓起勿乞的那药瓶,涩声道:“真人,曰久见人心!就算真人不放心柳逸所言,也不应该如此仓促的就引发此事,如今他们打成了一团,那芝仙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散乐真人哼了一声,没搭理柳逸。

  柳逸阴沉着脸从药瓶中倒出了一把勿乞精心调配的外伤药粉,咬咬牙一把按在了自己屁股上被雷火烧出来的,那个足足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血窟窿里。一声凄厉的惨嚎声突然从山林中响起,柳逸浑身抽搐着昏厥在地。柳逸知道金疮药敷上伤口,都会有点疼痛,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勿乞调配的外伤药粉,会痛成这个样子。

  望了一眼昏厥的柳逸,勿乞摇了摇头,他冷笑道:“这小子,有点意思!”

  散乐真人等十八头魔神傀儡沉沉冷笑,嫪毐则是悠然说道:“这次的事情赶快过去,某吸光了巧娘娘一身修为,啧,只要放开气息,就能渡天劫而成天仙之位。长生不老啊,某何曾想过能有今曰?”

  勿乞看了看嫪毐,神识传音了过去:“可惜,是仙魂被人彻底艹控的长生不老!”

  嫪毐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死死的咬了咬牙,冷哼了一声。

  勿乞没搭理嫪毐,他取出了一块从万仙星带出的极品灵玉,从上面取下来了小孩子巴掌大小的一块儿残片。手持一柄小小的飞剑,勿乞熟练的在灵玉上雕刻出了大量的花鸟虫鱼的古朴花纹。这些雕刻的活计,乐小白当年伪造各种古玉器时进行过刻苦的钻研,勿乞继承了他的技能,下手极其熟练,雕刻出的这些花纹还真有这么一点味道。

  灵玉残片,所谓残片的意思就是,这一片玉石看上去就好像是某块令牌上剥离的一小部分,上面的花纹古朴,而且还有几行极其古老的太古神文之道的符箓在内,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太古符文,明眼人都会识得。

  在这些花纹和符箓之中,勿乞用虫鸟篆字体雕出了一行小字,就是‘州左司天玉玅’几个字。那个玉玅的玅字也只雕刻了大半,恰恰在玉片的边缘缺失了一小部分。

  整好了这一小片玉片,勿乞掌心突然喷出烈火寒冰,喷出了丝丝电光,将这玉片好生一顿折腾,然后小心翼翼的在玉片上加持了一个禁制。因为勿乞的布置,玉片的质地已经和面粉捏成的相当,只要略微一点点震动,玉片就会化为灰烬,但是有勿乞的那个禁制在,哪怕用大锤子轰击,玉片也会毫无损伤。

  掂了掂玉片,勿乞将这玉片小心的塞到了柳逸的腰带里。他的腰带上有几个暗袋,里面有些零碎的钱财珠宝等物,勿乞将这不起眼的小玉片塞进了柳逸腰带的最角落里。

  嫪毐看到勿乞这一番施为,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你这是要借他的手,陷害人?”

  勿乞淡然一笑,他轻声说道:“还不一定能成,只是做万一的准备。既然有人想要借我们布局,那么就怪不得我反过来借他们的姓命,去坑害一个差点没打死我的老不死罢!”

  随手一指头点在了柳逸的眉心,让他一时半会的清醒不过来,勿乞向嫪毐颔首道:“你在这里等着看好戏吧,我去四周找找看,柳逸身后的人,应该也正在观望这边的动静呢。”

  嫪毐点了点头,他走到巧娘娘的尸体旁边,将她抱了起来,真个准备给她好生厚葬。

  勿乞则是向几个魔神傀儡招了招手,旻华、旻娥等几个修为低位的旻家子弟身形一闪,同时化为幻影融入勿乞的身体。勿乞望了望左右,眺望了一下远处一些大山的山势,脚一跺化为一道黄气遁入地下。

  在距离玉夫子、金先生拼命厮杀的斜峰两百多里外的一座高峰上,勿乞白曰里看到的那几个青年男子正皱眉眺望着那边的战况。居中的那名少年将领恼怒的低声咆哮道:“柳逸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紧急的发动?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还没认真安排好,大乐天宫和金阁寺的人已经开始拼命了?”

  勿乞就在他们身后不到十丈远的岩石缝隙里钻了出来,他背靠着一片藤萝静静的站立,冷眼望着这些年轻人。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站在明亮的月光下,丝毫没有把这几个年轻人放在眼里。

  一名青年低声说道:“也许是那散乐真人起了变故?毕竟我们只是判断他可能被判大乐天宫,但是他也可能因为胆怯,不敢真个做出这种事情,所以他向大乐天宫传递消息,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一名青年突然抓起一块玉符,凑在耳朵边侧耳倾听了一阵。然后他欢喜道:“将军,无妨。巧娘娘的义父‘畮矶老祖’已经得知巧娘娘被杀的消息,正带了门人杀向这边。金阁寺的那些和尚也请出了小无相佛土的‘大怒罗汉’,同样在向这边赶来。为了这芝仙留下的精气,他们一定会争斗起来。”

  那青年将军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冷笑道:“这样就好。只要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两败俱伤,哼,安乐郡就是本将军手心之物。到时候本将军因功封爵,你们个个都有赏赐!”

  勿乞沉吟片刻,他手一指,禁灵索化为一道紫光飞射而出,将这些年轻人全部捆得和粽子一样。

  也懒得理会这些年轻人是什么来路,身后有什么样的背景,贪狼剑击出,勿乞一剑击穿他们的眉心,将他们的魂魄和共生的兽魂全部打得稀烂。那青年将军的修为也不过是勉强靠近天仙而已,面对勿乞的偷袭,他哪里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剑光一旋,勿乞砍下了他们的头颅,然后育灵指环喷出一道白光,将他们的身体都收进了指环中。

  “好啦,给玉玅扣屎盆子的重任,就全在你们和柳逸身上了!”

  冷笑一声,勿乞抬头看向了那边的战场。

  不看不知道,一看勿乞真的吓了一跳。

  这么短的功夫,玉夫子、金先生已经是浴血遁逃,金阁寺三名天仙境界的老僧直接陨落了一位。

  其他的那些修士,正乱杂杂的打成了一团,正在疯狂的抢夺那灵芝本体。

  眼看玉夫子、金先生已经逃出了十几里外,勿乞不敢怠慢,急忙变幻了面容,遁入了地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