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三十七章 顺利嫁祸(第一更)

第四百三十七章 顺利嫁祸(第一更)

  高空中,就见大怒罗汉盘膝而坐,他身上不时有一块地方血肉塌陷,露出白生生的骨头,但是眨眼间那块地方就有佛光缠绕,血肉迅速重生。如此三番五次,他的身体四处不断坍塌腐烂,不断在佛光中重生,宏大威严的梵唱声和尖锐凄厉的魔啸声在大怒罗汉体内不断传出,两者混合在一起,让人听了只觉得好似有锯条在脑子里乱转,让人难受得厉害。

  除了刚开始五个被大怒罗汉和畮矶老祖杀死的天仙,以及那些随行的修士,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和安城周边的仙门势力收到风声赶来此处。但是远远的看到那等怪异的大怒罗汉,这些后来的人都和勿乞以及其他修士一样,远远的隔着数十里看热闹,没有一个敢靠近。

  一些修为精深见识广博的修士,正在低声向身边的门人弟子解释这里面的玄虚。

  大怒罗汉这等怪异模样,看起来没有寻常仙人、修士争斗时那样,一出手就是万道雷火无边剑光,到处都是祥云奇光那样气势恢宏场面壮大,实则这样的争斗,反而没什么危险。

  除非像勿乞那样,有玉骨搜魂幡这样的强力仙器,对敌人做致命一击,让人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身陨魂消,天仙这般争斗,要不是极其倒霉的,一般都只是伤损肢体,还能留下囫囵姓命逃窜。只要回到洞府中小心修养数万年,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好汉。

  毕竟斗法也好,斗飞剑法宝也罢,双方隔开数十数百里出手,都有差不多的仙器护体,想要给对方致命一击,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都修炼到了天仙境界,除非像玉夫子和金先生这样的纨绔,哪个天仙一旦受伤,不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急速逃命的?所以天仙斗法,打得越热闹,反而越没有什么风险。

  反而是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这种争斗,看似无声无息,实则是真正豁出去了姓命。

  畮矶老祖全身魔化,化为一道魔光遁入大怒罗汉体内。大怒罗汉干脆的张开大嘴,让畮矶老祖融入自身。这是两人孤注一掷,放弃了不痛不痒的斗法、斗法宝,直接用姓命交修的一口元气争斗。

  大怒罗汉以佛门秘法,将自身化为一座小千世界,演绎太古洪荒无穷变化,想要一举困杀畮矶老祖。而那老祖则是在小千世界中一力的破坏各种规则,以魔道神通衍化无穷罪孽杀气,极力的要摧毁这个世界,让大怒罗汉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金阁寺的几个老僧围绕着大怒罗汉念诵经文,能够让大怒罗汉明澈心神,平添几分神力和畮矶老祖竞争。但是畮矶老祖在大怒罗汉体内,魔道功法又是以威力霸道凶险毒辣著名,故而也占了三分先手。两人如此放对,恰恰是打了个不分上下。

  渐渐的,四周又有几位天仙赶来。这新来的几位天仙,可就不是和安城周边的大小势力中的人物,而是在和安城开设商铺的那些仙门势力招来的仙人。这些天仙不知道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的威名,正一心的蠢蠢欲动,想要趁机占个便宜。

  就这时,远处一团白云飘来,一个身穿金色袈裟,手持金刚降魔杵的壮大老僧带着十几个小沙弥飞身而来。这老僧远远的喝道:“诸位仙友,此物与我佛门有缘,还请诸位道友坐观,今曰之情,我金阁寺未来定有报答!”

  勿乞心头一动,这位就应该是金阁寺的方丈了吧?大怒罗汉常年蹲在小无相佛土中潜修,这位俗称虎吼大师的金阁寺方丈,就是佛门在和安城周边的代表,是一个达到了三十品天仙修为,精通佛门各种降魔**,一心一意以杀济世的凶和尚。

  只听几声冷笑,刚刚赶来这里的三位天仙同时向虎吼大师迎了上去。他们齐声笑道:“与佛门有缘,这话这些年也听得腻味了。是否有缘,法力上见个高下吧!”

  这三位天仙两个三十一品修为,一个三十二品修为,和虎吼大师的修为有差距却也相差不大,三人联手,还是能稳稳的吃定虎吼大师的。当然,他们相互之间也不熟悉,更没有什么交情,之所以同时迎上前,也无非是个联手先对付最强的一个,然后三人之间再做决算的意思。

  虎吼大师担忧的看了一眼下半身全部化为绿莹莹的骨头,上半身却是佛气缠绕佛光荡漾的大怒罗汉,然后飞快的瞥了一眼斜峰下那团巨大的灵芝本体。当他看到那灵芝深处朦朦胧胧的白色芝马时,虎吼大师的两只眼睛骤然一亮,瞬间爆发的强光简直有如贪食的野狼看到了血淋淋的鲜肉。

  “善哉善哉,三位仙友既然执迷不悟,就让贫僧为三位指点一条解脱的捷径吧!”隔开老远,虎吼大师就丢出了手中金刚杵,化为一尊身高十丈的三头明王盘坐在自己头顶。明王身下是红色莲台,放出了百丈长红莲业火缠绕虎吼大师全身。虎吼大师更是大吼一声,随手扯下身上袈裟,露出了胸前一副活灵活现的猛虎下山纹身。

  随着虎吼大师的吼声,那猛虎下山纹身放出道道金光,不多时一头体型硕大,长达七八丈的吊睛白额猛虎从虎吼大师胸前狂奔而出,放声大吼着绕着虎吼大师盘旋奔走,一条长达数丈的虎尾抽打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啪啪’巨响。

  三名天仙面色一变,他们同时出手。一名天仙出剑,带起一道长达里许的三彩虹光直刺虎吼大师心口;一名天仙举起一柄雨伞,放出大片毫光护住了三人;最后一人则是双手握拳,掌心隐隐有雷光流动,不时发出清脆的雷鸣声。三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却凭借着天仙相互之间的那一丝感应,明白了对方最擅长的功法和招式,做出了精妙无比的配合。

  尤其是那手持雨伞的天仙,他的雨伞上射出一线白光,一个身形窈窕的美貌少女袒露着身体,在白光中载歌载舞。随着曼妙的歌声,四周有大量水汽不断涌向雨伞,在雨伞上凝结成了无数晶莹剔透的雪片。六角形的雪片相互堆砌重叠,在三个天仙身边变成了厚重的散发出浓烈寒气的冰盾。

  虎吼大师冷哼一声,不屑的摇摇头,他头顶盘坐的明王随手向下一挥,手持的降魔剑一剑斩在了飞来的剑光上,轻松将剑光震飞了数十里外。身边急速奔走的猛虎大吼一声,身形一闪,骤然向三个天仙扑了过去。这头大虎身形一闪,几乎瞬移一样冲到了三位天仙身边,一爪子重重的拍在了冰盾上。

  看似一爪,在勿乞看来,那猛虎在那一瞬间起码挥出了数万爪,而且数万爪的力量前后冲错交织,最终化为一爪拍出,一爪之中,集中了连续数万爪的巨大力量,这等奇妙的运劲法门,让勿乞都不由得一阵骇然。他自忖就是如今的魔神傀儡被这猛虎一爪拍中,怕是都讨不了好处。

  事实正如勿乞所料,这猛虎同样是金阁寺曰夜受佛力熏陶祭炼的一件上好佛器,后来又融入了一头白虎异种的魂魄,这才有了这件神妙的佛器。一爪击出,冰盾粉碎,白光中载歌载舞的少女呻吟一声,小嘴里突然喷出几丝寒气,显然已经被打得本源受损。

  三名天仙急忙闪避,却哪里来得及躲闪,猛虎一爪拍在了他们身上,打得三人骨断筋裂,同时向后飞出。这三人同时痛呼一声,再也不敢向虎吼大师出手,干脆的转身就逃。

  可是,不等他们逃窜,勿乞已经发动了他事先在地下埋伏的大阵。

  得到瞽目老人灵茶相助,勿乞全身的伤势已经好了九成,实力更是上了一层楼。他双手按在地上,浑身先天土元力倾泻而出,迅速沟通了地下那个只进不出,已经积蓄了巨大灵气的歹毒大阵。唯恐大阵的威力不够,勿乞还调动了后天土灵珠的力量,将其中浩大无边的土元力融入了自身真元,同时释放了出去。

  “元磁**!”

  勿乞低沉的哼了一声,方圆百里内的山峰突然一颤,所有山峰同时塌陷,平平的摊在了地上。地下巨量的土元力迅速转化为地心元磁之力,黑蒙蒙的光芒覆盖了地面,周边的引力骤然膨胀,眨眼间引力就飙升了上千倍。

  无论是大怒罗汉还是虎吼大师,包括三个正在急速奔逃的天仙,以及数十里内外观望的修士们,没人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所有人都是身体一沉,狼狈的被吸到了地上。‘咔咔’声中,地面不断下陷,眨眼间就陷下去了足足有数十里深。

  随后一声巨响,地下那座大阵轰然爆发,庞大的地下火元力奔涌而出,地火毒炎横扫四周,将吸入地下的所有人全部覆盖在了里面。天仙以下,所有修士瞬间灰飞烟灭。

  勿乞随手一挥,那几个青年人的尸体从育灵指环中飞出,他劈手打出了几道鬼神之道的符咒,让这些青年人的尸体带上了一层淡淡的鬼气,然后几道雷光劈出,劈得他们浑身焦糊。

  一把抓起昏迷不醒的柳逸,勿乞将柳逸丢在了那几个青年的尸体边,然后一脚震碎了柳逸的眉心,将他的大脑震得和豆腐脑一样。一道土元力打在柳逸手掌上,留下了浓烈的土元力气息,然后勿乞低喝一声扯呼,拉着嫪毐等人转身就走,眨眼间就用土遁之术跑得不知去向。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有两声疯狂的咆哮从深山之中传来。

  “该死的,中州左司天玉玅,好,好得很!”

  勿乞听到了这咆哮声,手指轻轻一弹,那小玉片上的禁制发动,一声雷鸣响起,玉片当即炸成了粉碎。

  带着一丝冷笑,勿乞暗自思忖道,这大怒罗汉和畮矶老祖身后,应该也有强力人物吧?

  玉玅啊玉玅,真想看看你现在是何等模样。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