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尘埃暂定

第四百三十八章 尘埃暂定

  深山中,原本芝仙遗骸本体所在的斜峰,已经整个陷入地下,原地就留下了一个不断冒出滚滚黑烟,直径几近百里,深也百里有余的大坑。大坑深处,红光隐隐喷涌,大量岩浆呼啸着冲上天空,带起滚烫的轨迹后又缓缓坠下。

  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宛如斗败的公鸡一样悬浮在岩浆之上,咬牙切齿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人的牙齿都是咬得‘嘎嘣作响’。畮矶老祖的半截身躯金光闪烁宛如黄金铸成,上面还有一尊卧佛虚影隐现,浓郁的佛气不断从他这半截身躯内涌出。大怒罗汉小腹以下的身躯已经变成了皑皑白骨,骨骼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绿气,不断散发出令人战栗的暴虐魔意。

  除了他们两人,以及漂浮在一旁奄奄一息的虎吼大师,身边再无其他修士。勿乞的绝户计太厉害,大地灵脉崩裂,好几条灵脉的灵气在瞬间爆发,除了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其他在场的修士被地心岩浆烧得干干净净。就连原本在场的几个天仙,也只是熬过了第一波的地火冲击,就在随后接踵而来的恐怖热流中化为乌有。

  什么大乐天宫、金阁寺,以及和安城周边大小仙门势力赶来这里的人全军覆没,就剩下了这两位孤家寡人相互怨毒的对望着,宛如斗鸡一样你盯着我,我盯着你。虎吼大师则是浑身经脉寸断,脊椎骨都被打断成了七八十段,离死也不过是一口气,可以将他视为死人了。

  两人之间的一片白云上,一团巨大的结晶体灵芝端端正正的搁在白云上,散发出诱人的紫色光晕。

  畮矶老祖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一口口的吐着血,他吐出来的血都是宛如七彩琉璃一样晶莹剔透的晶体,散发出一缕淡淡的檀香味。看到畮矶老祖这等狼狈模样,大怒罗汉突然放声大笑,但是笑了没几声,他的嘴里就涌出了大量粘稠漆黑,带着恶臭的血浆。

  两人以本源之力相斗,畮矶老祖身处大怒罗汉体内,两人正斗得开心,却被勿乞引发事先埋伏的暗子,将两人卷入了可怕的地心灵脉爆发的恐怖热流中。大怒罗汉内有畮矶老祖捣乱,外有灵脉爆发的威胁,两者相加,他当即受到重创。逼不得已,大怒罗汉舍弃了一部分精血,将畮矶老祖从体内放出。

  畮矶老祖就趁着大怒罗汉的镇压之力骤然减弱的关头,以歹毒魔功全力一击,打得大怒罗汉的**差点崩解,魔气侵染了大怒罗汉的身体,差点污染了大怒罗汉的舍利子,硬生生打掉了大怒罗汉好几个元会苦修的法力。

  但是大怒罗汉也没有让畮矶老祖好受,虎吼大师眼看大怒罗汉陷入危机之中,立刻豁出去姓命相救,以所有修为和精气做搏命一击,配合大怒罗汉绝地反击,给了畮矶老祖极其严重的打击。畮矶老祖刚刚重创大怒罗汉,刚刚从大怒罗汉体内冲出,正得意的时候,就被地心灵脉爆发的可怕能量狂潮卷入,然后大怒罗汉和虎吼大师联手攻击,畮矶老祖也被佛力佛光侵入身体,半截身躯都被佛力强行转化成了金色。

  畮矶老祖凶悍成姓,身负重创,他还不忘以苦修的第二魔神分身施展魔功重创虎吼大师,结果就拼成了眼下的模样。

  虎吼大师已经彻底丧失战斗力,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则是勉强维持着三十三品天仙的修为,但是体内精气也正在急速的流逝。若是他们再起争斗,怕是两人全部得丧身在此。

  干笑了一声,畮矶老祖指着那芝仙遗骸笑道:“我们被玉玅计算了!他们想要拿回这一郡之地的统治权。嘿,不能再打了,否则我们都有天大的麻烦。均分如何?”

  大怒罗汉看了一眼手掌心的一抹灵玉粉末,咬牙道:“中州左司天玉玅。嘿,这个仇,自然有人去找他慢慢计较。贫僧已经将这里的一切转告上师,这里的事情,不会这么算了。”

  擦干净嘴角的黑血,大怒罗汉沉声道:“均分就均分,你我立誓,里面的东西一定要公平分配,谁也别想多占一丝便宜。这等奇珍,贫僧要拿去供奉给上师,你休要动别的主意。”

  畮矶老祖横了大怒罗汉一眼,他冷笑道:“好像就只有你有师门一样?老祖的祖师,也会喜欢这等孝敬的。均分,立誓均分。谁敢多占一丝一毫的便宜,世世代代子子孙孙都是男做尼姑女做僧,个个都没屁眼,阴阳倒转,全他妈的生一群怪胎!”

  畮矶老祖的誓言恶毒,大怒罗汉脸蛋一抽一抽的,懒得和这魔道老怪在嘴巴上计较,干脆的发下了誓言。反正他是佛门修士,也不会有子孙后代,这个乱七八糟的誓言于他无伤。

  两人立下了誓言,立刻来到了那结晶体的灵芝本体边。大怒罗汉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柄不过巴掌大小的月牙弯刀,不无得意的说道:“这是贫僧三百轮回前,上师第一次为贫僧剃度所用的戒刀。此宝经贫僧三百轮回佛力灌注,已经不弱于寻常的中品仙器,正好用来劈开此物!”

  讥嘲的哼了一声,畮矶老祖歪了歪嘴,懒得和大怒罗汉多说话。

  毕恭毕敬的双手举起戒刀,低声念诵了几句,大怒罗汉周身隐隐有金光透出,慢慢的渗入戒刀。小小的戒刀顿时放出大光明,宛如一轮明月,驱散了四周的浓烟烈火,照亮了两人身周百里之地。轻轻的握着戒刀向下一挥,这戒刀不愧是大怒罗汉三百轮回随身之物,拥有了鬼神莫测的神奇力量,寻常仙器根本无法劈开的芝仙遗骸,被他轻飘飘的一刀斩断。

  一缕馥郁的浓香从芝仙遗骸内喷出,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双目放光,齐齐深吸了一口气。就觉得这香气走七窍、通百骸、奇经八脉内就好似有一道水银一样灵动的气流不断的流动,眨眼间他们就觉得浑身舒爽,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着淡淡的香气。

  “芝仙遗物,果然名不虚传!”两人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只觉浑身暖洋洋的,身上的伤处也不再觉得疼痛,他们浑身飘飘欲仙,好似就要凌空起舞,眼前也有不少幻象出现,都是他们平时入定时看到的至高魔境的奇异、或者无上净土的庄严气相。

  ‘嘭’的一声闷响,悬浮在二人面前的那团液汁突然炸开,粘稠的汁液喷出,全洒在了两人的身上。这粘稠的汁液恶毒无比,一黏在两人身上,就立刻循着他们的毛孔钻进了他们的身体,带着浓郁的香气开始侵蚀他们的血肉精气。让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惊慌的是,这液汁对他们**的腐蚀力是那样的强,他们的魔躯、法体都挡不住这液体的侵袭。

  而且他们吸入的香气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虽然不能让他们昏迷过去,却也极大的阻碍了他们魔元力和佛力的流动。他们本来就身负重创,一身修为十不存一,如今再被那液汁入体,被这奇香压制了修为,他们的身体上不断冒出大量的白色粘稠的泡泡,他们的肌肉一块块的腐烂,变成了阴寒刺骨的毒水。

  “剧毒!”大怒罗汉怒吼了一声。

  “化形**!”畮矶老祖显然对天地间的毒物有着极深的了解,他厉声喝道:“至阴腐体之物,哪怕是金仙之躯也挡不住!速速入岩浆,借助地心热力驱散**,否则你我仙体不保!”

  畮矶老祖愤怒的一把抓向了液汁中露出的那头白生生的芝马,大怒罗汉眼睁睁的看他伸手去抓,却也没有阻拦。畮矶老祖一把抓住了芝马,然后用力一捏,咔嚓一声,芝马碎成了无数白嫩嫩的碎片!

  “我干他母!”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同时放声怒骂:“玉玅,你好生辱人!萝卜,你居然用萝卜伪装芝马!混账东西,你哪怕用一头不成气候的芝马又如何?萝卜,你居然用萝卜欺辱我们!”

  畮矶老祖、大怒罗汉气得眼角直跳,两人怒吼一声,同时一头栽进了下方不断喷出的岩浆,艰难的向下沉了下去。地下火元力充沛无比,两人辛苦的吸收地下火力,艰难的驱散体内肆意侵蚀的化形**。这化形**歹毒绝伦,一时半会哪里驱除得干净。

  斜斜的躺在一旁的虎吼大师眼看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吃亏上当,顿时气得吐了一口血。

  “我佛慈悲,今曰我金阁寺一脉衰败了!”苦笑一声,虎吼大师低声说道:“贫僧这就转世重修,只望来世,依旧能得成正果,能再入清净佛土!”

  眉心一道七彩虹光冲出,佛光裹着一颗几乎粉碎的舍利子,慢吞吞的钻出了虎吼大师的身体。肉身粉碎,舍利也被重创,虎吼大师只能勉强动用残留的些许修为护着一丝真灵轮回重修,以他今生的根脚,来世也用不了多少年,就能重登罗汉位果。

  但是斜刺里一条青铜色的手臂伸出,一尊魔神傀儡从虎吼大师身边闪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虎吼大师的舍利子。狞笑一声,一团黑漆漆粘稠如墨的魔焰喷出,这尊魔神傀儡将虎吼大师的舍利子瞬间炼化,变成了一道强大精纯的力量融入了傀儡魔躯。

  勿乞的声音从魔神傀儡的体内传出,轻飘飘的宛如幽灵细语。

  “妙哉,和安城周边百万里内,如今是一片真空,正好让我大展拳脚才是!”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