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插杆竖旗(第三更)

第四百三十九章 插杆竖旗(第三更)

  七天之后,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终于拖着重伤之躯从岩浆里钻了出来。

  盘古大陆的地脉极其稳固结实,虽然被勿乞施展手段破坏,但是地脉很快就开始自我调整自我回复,就这七天的功夫,坍塌的大坑已经逐渐恢复,就快要和四周的地面平齐。地心灵脉也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上,地下奔涌的岩浆也逐渐的凝固,形成了新的岩层。

  一点儿力气都没留下,眼下实力已经掉落到和元婴修士相当的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艰难的钻出了地面,真的是泪眼相对却又欲哭无泪。两人的皮肉都被化形**腐蚀一空,就留下了两具骷髅架子,畮矶老祖的骷髅是黑色的,大怒罗汉的骷髅则是纯银中泛着一丝淡金色。

  “玉玅!”畮矶老祖阴恻恻的冷哼了一声。

  “玉玅!”大怒罗汉愤怒的仰天怒吼一声。

  随后一道雷光突然在大怒罗汉的后脑勺上炸开,将重伤之后元气大损的大怒罗汉炸得一个趔趄,狼狈的向前踉跄着抢了十几步,好歹没摔倒在地。不等大怒罗汉清醒过来,又是数十道雷光不断落下,炸得大怒罗汉连声怒嚎,却哪里有力气挣扎得动?

  不只是雷光,十几道粉红色的剑光也乱杂杂的劈砍了下来,砍得大怒罗汉浑身火光四溅,却没能给他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只是剑光的劲头极大,大怒罗汉的骷髅架子被打得到歪歪斜斜的四处乱晃,猛不丁的突然倒在了地上,被剑光打得到处乱滚,再也站不住脚。

  畮矶老祖吓了一大跳,忙不迭的向后退了一大步。他和大怒罗汉此刻重伤,体内一丝半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皮肉都被化形**腐蚀一空,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一个元神境界修士都可能威胁到他们的生命,畮矶老祖如何能不心慌?

  化身为散乐真人的魔神傀儡大吼大叫着带着勿乞、嫪毐一行人御剑冲了过来,雷光剑光噼里啪啦的对着大怒罗汉一通乱打。散乐真人大声吼道:“老祖,还请帮弟子们一把,将这秃驴给宰了!七天前,就是弟子捡了个便宜,把金阁寺那秃驴方丈给宰了呀!”

  眼看是散乐真人带着几个大乐天宫的修士和旻家的一些族人杀了过来,畮矶老祖顿时一阵狂喜。他大声吼道:“乖孙孙们做得漂亮,帮老祖我干掉这秃驴,老祖重重有赏!”

  狂笑一声,畮矶老祖张开黑漆漆的骨架,团身就向大怒罗汉扑了上去。指骨重重的捅在了大怒罗汉的骷髅头上,溅起了大片的火星,畮矶老祖厉声喝道:“大怒罗汉,你这三百轮回积攒的念力,就便宜了老祖我罢!得了你的佛门精元,老祖就能屏退魔头,安然度过曰后的圣魔仙劫!桀桀,有了你这佛门精元辅助,老祖这点伤势算什么?速速给我!”

  大怒罗汉嘶声怒吼,他挣扎着想要反抗,但是勿乞一行人已经冲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对着他就是一顿乱打乱轰。此刻他体内一丝半点儿佛力都没剩下,就连驱动自己本命佛宝的力气都没有了,肉身又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佛门防御力强大的不坏金身已经化为画饼,他就连最后一点保命的机会也失去了。

  加上有一个修为不比他弱的畮矶老祖近身缠着他,大怒罗汉只是勉强挣扎了一刻钟,最终被畮矶老祖一指头击碎了他的骷髅,掏出了他三百世轮回修成的一颗拳头大小银光流转的舍利。

  勿乞一道雷光砸在了那舍利上,毁掉了大怒罗汉的最后一丝真灵,畮矶老祖贪婪的张口一吸,舍利顿时化为一道流光涌入他身体,在畮矶老祖的骨架子上镀上了一层厚厚的银光。

  佛门修士的佛门精元对于魔道修士有极大的好处,吞噬一个佛门高僧,起码能节省一个魔修数百年的苦修。畮矶老祖吞噬了大怒罗汉的舍利,那就等同于他凭空多得了一倍的修为。只要他施展魔功,逐渐的炼化舍利中庞大的精气精元,畮矶老祖说不定就能凭空增加数品的修为。

  加上佛门精元最擅长屏退各色魔头,畮矶老祖未来修炼时,魔仙们最头痛的心魔再也无法阻碍他分毫,他就能一力精进,迅速的提升境界和修为。魔道功法最是快捷不过,只要没有心魔侵扰,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仙人能比魔仙的修为提升更快。

  吞噬了同为二十四品天仙修为的大怒罗汉全部修为,畮矶老祖未来还真的金仙有望,也许能度过天劫成就圣魔仙的金仙正果。

  贪婪的畮矶老祖干脆砸碎了大怒罗汉的骨架子,将他的骨粉都吸入了他的身体。佛门修士的**也是千锤百炼的法体,集中了极其庞大的精元精气,大怒罗汉骷髅架内的佛门精元,大概也相当于他舍利中的两成左右,这数量就极其吓人了。

  佛门精元生机无限,畮矶老祖的魔功也是极其玄妙,吞噬了大怒罗汉的舍利和金身骨架,短短一盏茶的时间,畮矶老祖身上就重新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肌肉。猩红色的肌肉蠕动着,上面一丝皮肤都没有,看上去极其的瘆人。

  得意的挥动了一下手臂,畮矶老祖盯着化身散乐真人的那魔神傀儡狞笑道:“你叫……唔,你是大乐天宫的,那个什么?”

  魔神傀儡乖乖的跪倒在地恭声道:“弟子是大乐天宫散乐真人,如今是和安城的城主。”说着说着,这魔神傀儡就哭了起来:“老祖为弟子做主啊,宫主惨死,诸位长老也被打得魂飞魄散,大乐天宫的基业不存,如今弟子就是孤魂野鬼,以后定然受人欺辱呀!”

  畮矶老祖用力的拍了拍胸口,他大包大揽的叫道:“无妨,以后你就是大乐天宫之主,也就是老祖的义子。唔,你这就去接管大乐天宫的基业,宫内一切,任你生杀予夺。大怒罗汉已死,以后和安城周边,就是你的天下,你尽管放手施为就是,有老祖照应你,谁敢违逆,杀了就是!”

  吞噬了大怒罗汉的舍利,畮矶老祖的信心骤然爆棚。他随手朝地下一抓,将大怒罗汉留下的那颗储物戒指吸了起来牢牢的捏到了手中。沉吟片刻,畮矶老祖颔首道:“金阁寺一脉已经死绝种了,嘿,你带人去金阁寺搜刮一遍,所得之物都是你的。”

  急着要返回自己的魔宫去消化今天的收获,畮矶老祖匆匆叮嘱了几句,就迅速的离开。临走时,他还没忘给散乐真人一块雕刻了无数[***]魔头的令牌,吩咐他一旦有人敢去和安城找茬,就可以立刻呼唤畮矶老祖。

  一道乌云裹住了畮矶老祖,骤然间他化为一道黑光破空远去,虚空中就留下了他无比快意的桀桀怪笑。虽然没有得到芝仙留下的精气,但是吞噬了大怒罗汉,这足够值回票价了。

  看到畮矶老祖远去,嫪毐歪了歪头,低声骂道:“这老不死的,那秃驴的戒指,他居然也带走了?”

  勿乞深叹了一口气,也有点愤怒的点了点头:“这就是正统的魔仙应有的贪婪!啧,若不是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找个靠山暂时顶一会,还真想把他也给做了!啧,大怒罗汉的舍利对现在的我没用,但是对你还是很有好处的嘛!”

  从散乐真人手中接过那块令牌,勿乞用力挥了挥手:“但是,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可以安心的占据和安城了。嗯……”勿乞扭头看向了嫪毐,有点诧异的问道:“你不觉得,你还欠了一道手续么?”

  嫪毐越发诧异的看向了勿乞:“欠缺什么?”

  勿乞指了指天空:“你虽然境界修为到了,但是雷劫呢?你不今早渡雷劫,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扫了一眼四周,在场的除了血疯子就是勿乞的魔神傀儡所化的旻家人,勿乞伸手往眉心一抓,零零碎碎的抓出了八件闪动着奇异光芒的仙器递给了嫪毐和血疯子。“八件仙器,你们凑合着用吧。赶快渡过雷劫,我们就多了一个天仙级高手,控制一个和安城就不在话下了!”

  看着勿乞递过来的八件仙器,嫪毐和血疯子的眼珠都发绿了,师徒两急忙伸手,一把将八件仙器全抢了过去。嫪毐欣然看着手上的一套仙衣、一柄仙剑、一块仙盾和一条用来大范围擒拿对手的手帕,点头笑道:“如果你以后都是这样的大手笔,本王铁了心跟着你厮混又如何?”

  勿乞没吭声,你嫪毐知道轻重就好。那些正经的仙人都不见得有几件仙器呢,自己一出手就是八件,很对得起你了。天下能像勿乞这样一手拿出好几件仙器送人的元婴巅峰修士有么?绝对就他一个啊!

  有仙器相助,嫪毐渡过雷劫的过程真的是凡善可呈,没什么值得说道的。

  一行人返回了和安城,散乐真人立刻就指派自家族人,在城主府前架起了桌椅,竖起了一条高高的旗杆。旗杆上挂着一面长长旗帜,上面写着墨迹淋漓的一行大字——大乐天宫盛情招揽天下英雄!

  城主府正门两侧的墙壁上,一左一右的张贴了大幅的告示,上面标注了城主府招人的条件和福利:

  金丹人仙,月俸十块下品灵石,灵丹灵符若干。

  元婴地仙,月俸一百下品灵石,灵丹灵符若干,黄金白银若干。

  元神半仙,月俸一百中品灵石,灵丹灵符若干,黄金白银若干,美酒佳肴若干,更有豪宅美眷赠送。

  天仙……唔,大乐天宫庙小池浅,暂时不敢招揽天仙级存在。

  这公告一出,顿时和安城一片死寂。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