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风之力(第二更到了!)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风之力(第二更到了!)

  临走坑了宝胜罗汉一把,勿乞笑了一路。至于宝胜罗汉是杀人灭口还是闻风远遁,这就不管他的事了。勿乞那一嗓子用足了力气,青墟仙关内外数百万人都听到了,宝胜罗汉能杀得了整个青墟仙关这么多人?

  嘻嘻哈哈的笑了一路,勿乞才将那储物手镯打开,神识向内瞥了一眼。

  这一瞥,勿乞的心脏都骤然抽搐了起来。青墟仙关镇守大将,这肥得流油呀!手镯中的仙石就是一大堆,其他就没有中品灵石以下的,全部是一水儿的上品灵石和极品灵石,上品灵石的数量就超过了五十万块!

  风青螥坐镇青墟仙关,往来之人都要被扒下一层皮,加上他在青墟仙坊内抽头、收税,以及别人孝敬的好处,这点灵石说起来,还真不算多。偌大一个青墟仙关,周边三百州的修士都会赶来这里进行交易,这每年的交易额得多大啊?

  可惜青墟仙关库房内的灵石,每隔三年就要给虞朝的国库上缴一次,若非如此,勿乞的收获还会更大!

  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手镯中的灵石、仙石,就比勿乞的整个身家大了近十倍了。一时间勿乞都觉得,他应该去虞朝官方设立的另外几处仙关、仙坊去试试水深水浅,如果方便下手,他还真想把那些仙关都给洗劫喽!

  吧嗒着嘴将所有的灵石仙石,还有其他堆积如山的珍贵物事塞进了黑龙灵戒,勿乞将这个储物手镯也让黑龙灵戒吞噬,彻底的毁尸灭迹。他身体一晃,身上的道袍、亵衣、靴子、袜子,包括头上扎着的发带都化为粉碎,黑龙灵戒一吐,一道崭新的月白色道袍穿在了勿乞身上,脚下也踏上了一双白鹿皮制成的云靴,头上戴了个镶金嵌玉的冲天冠。

  腰间扎上一条玉带,手持一柄灵玉雕成的玉如意,领子上插着一柄紫金做柄天蚕丝制成的拂尘,勿乞改换了一下容貌,就摇身一变,化为一个生得白净整齐的富贵道人。他默运玄功,将炼狱魔婴的魔气微微的外泄了一丝,配合上修炼玄**经注那假婴泻出的寒气,勿乞周身邪气森森、寒气逼人,加上一身的富丽堂皇,明眼人就会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招惹的。

  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勿乞驾起云光迅速向和安城方向飞去。

  快要飞到大湖岸边的时候,勿乞想起了来时碰到的那个风青舞。犹豫了一阵,勿乞绕了一个圈子,准备绕过风青舞他们划定的万里方圆的禁区,省得又碰到那个刁蛮女子,平白无故的惹一身搔。

  可是麻烦要找上门来,再闪避也没有用。勿乞远远避开了来时和风青舞冲突的那地方,结果绕路飞了三万多里地,刚刚踏上湖岸,勿乞的头顶就被一片阴影覆盖。

  惊讶的抬头一望,勿乞看到一只硕大无朋,翼展足足有十里大小的巨鸟正挣扎着飞过,巨鸟的大嘴张开,却无法发出声音,数十条粗大的铁链从它的嘴里伸出来,数百里长的铁链绷得笔直,正被远处的一群彪壮的龙伯国人拽在手中。

  数千名龙伯国人‘嗷嗷’大吼着,随着一个金甲大将的呼喝声喊着号子,用力的拉扯着铁链。长长的铁链绷得‘嘎嘣’作响,偶尔铁链相互碰撞,溅起大片的火星。每一个龙伯国人都有担山之力,但是数千龙伯国人合力,居然被那大鸟强行拖拽着,一步一滑的向勿乞这边奔了过来。

  很明显,那些龙伯国人不是大鸟的对手,数千人合力,还不如大鸟的力量大!

  勿乞惊呆了,头顶飞过的大鸟翼展十里,通体都是淡青色趋于无色的长羽。狂风围绕着大鸟急速盘旋,大鸟的身边被一层厚厚的罡风覆盖。大鸟的羽毛随着狂风轻轻摇动,尤其是尾巴三条长有十几里的长羽更是闪烁着夺目的青光,长羽一动,就是数十条高有百里的羊角旋风无声无息的平地而起。

  这大鸟这般大,那风如此的狂暴,但是大鸟飞行之时,大风席卷的时候,硬是没有半点儿声音。

  这鸟,这风,俨然就是这大气的一部分,它和它引发的大风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一方天空,融入了这大气,故而它飞行之时,大风翻滚的时候,没有半点儿声音传出来。大鸟每一次拍动翅膀,都有一种和天地宇宙隐隐契合的绝美韵味,让勿乞心脏一抽一抽的,隐隐好似窥视到了一丝天地的奥秘。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鸟大风!

  传说这种鸟终生飞翔在高空,除非死亡,它们从来不会降落在地面。它们高傲的飞行在离地亿万里的高空,以猎杀在高空穿行的蛟龙为食。那些大风一族中的顶级强者,甚至能够猎杀天龙,甚至直接以真龙为食。

  勿乞头顶飞过的这头大风,显然只是一头刚刚成年的菜鸟,它的实力也不过是相当于普通的天仙,只是依靠大风一族天赋的御风神通在挣扎,依靠大风一族天生的无穷神力在挣扎。如果是一头资深的成年大风,它拥有的力量足以将那数千龙伯国人瞬间抹杀。

  只有这种刚成年的菜鸟,才会被人类放在海面上,烧烤熟透的蛟龙、大蟒的香气诱惑,才会兴致勃勃的从安全的亿万里高空翱翔而下,一口吞下数十条烧烤后的蛟龙、大蟒,被那特制的铁钩勾住喉咙,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不过按照勿乞来时看到的布置,这些铁链都是用铁桩子牢牢的钉在了礁石上。此刻却变成了大风拖拽着数千龙伯国人在拼命的挣扎飞舞。可见这头大风已经挣扎了许久,那些铁桩子已经被他挣断了。

  勿乞正出神的打量这头蕴藏了无穷力量的大风,后面突然传来了风青舞声嘶力竭的怒吼声:“兀那道人,拦住这头畜生,本将军重重有赏!只要你配合我们生擒这头大风,州牧大人绝对会给你无穷的好处!”

  勿乞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风青舞正狼狈的骑着一头天马,带着近千的骑士朝这边狂奔。她身上甲胄稀烂,好多地方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一些地方还有深深的伤口正不断流出血水。她的左臂耷拉在身边,看她手臂晃荡的方式,那条手臂肯定是齐着肩膀断掉了。

  风青舞身后的那些骑兵更是狼狈,缺鼻子少眼的不在少数,个个都是血迹斑斑,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这一行人看上去,就恰恰符合了勿乞心目中‘残兵败将’这个词。

  也许是因为勿乞并没有遵循风青舞的命令,马上动手阻拦大风,面容扭曲狰狞的风青舞顿时厉声叫骂起来:“混账东西,你这泼毛道人不要命了?速速拦下大风,否则本将军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将你师门斩尽杀绝!”

  又是这个台词啊,勿乞摇了摇头,这女人这么骄横骄狂,到底是谁惯出来的脾气?

  只不过,勿乞也懒得和这女人计较,他驾云飞起来数十丈高,懒洋洋的飞起一柄下品法器级飞剑,荡起一条三尺多长白不白灰不灰的剑光,歪歪扭扭的朝那大风的屁股砍了过去。结果剑光距离大风的身体还有三五里距离,就被一股狂风吹开。

  狂风中无数风刃乱绞了一通,勿乞飞出的飞剑就变成了十几段破铜烂铁坠落在地。

  一口咬破自己的嘴唇,勿乞怪叫了一声:“啊呀,好厉害的大鸟!”张口一道血箭喷出,勿乞收起脚下云头,昏天黑地的一脑袋栽倒在地,哆哆嗦嗦的半天没能爬起来。

  勿乞只想着装模作样,将风青舞糊弄过去就行。他不想掺和这一场浑水,他和大风没交情,和风青舞更是结下过梁子,他只想两不相帮就好。所以他倒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抱着屁股一通乱叫嚷,扭动着身体就好像一条受伤的毛毛虫。

  风青舞策骑赶了上来,她死死的盯着头顶飞舞的大风,看都不看勿乞一眼,低声喝骂道:“无能的废物!”一声呵斥,风青舞拔出马鞍子旁边挂着的皮革箭囊中一柄标枪,随手一枪掷向了勿乞的心口。

  勿乞一呆,这女人怎么就对自己下了杀手?刚刚他起码也射出了一柄飞剑,起码在面子上是帮了她风青舞一把,她居然就这样放手杀人?勿乞皱起眉头,身体一扭,宛如游鱼一样在地上滑出了一丈多远,恰恰避开了那柄标枪。五金铸造的标枪重重的射落,插进坚固的岩石地面足足有一尺多深。

  风青舞诧异的回头望了勿乞一眼,她冷笑道:“有几分本领,只不过,本将军要杀你,你居然敢躲闪?”

  随手朝勿乞一指,风青舞冷声喝道:“去几个人,将这个废物杀了!搜他的魂魄,找到他的师门所在,事后将他师门上下杀得鸡犬不留!”

  风青舞带来的几个骑兵应诺一声,策骑就朝勿乞狂奔而来,他们拔出沉重的战斧长剑,凌空朝勿乞重重斩下。凄厉的破空声响起,十几道斧风剑气呼啸扑出,笔直的射向了勿乞的要害。

  勿乞震怒,他厉声呵斥道:“疯女人,你脑子灌水了?老子刚才帮你打这鸟儿哩!”

  身体骤然一个瞬移避开了那几个骑兵的攻击,勿乞恼怒的闪身到了风青舞身边,反手一道雷光劈头盖脸的打向了风青舞。风青舞骇然回头,怒骂道:“泼毛道人,你在装佯?”

  就在这时,空中那大风身形突然凝滞,它尾巴后面三条长羽骤然一挥,重重的向风青舞砸了下来。

  三条黑色的罡风足足有百里长短,无声无息的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当头落下。

  勿乞就在风青舞身边,就连他一起被罡风笼罩了进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