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身陷重围(第三更喽!)

第四百五十九章 身陷重围(第三更喽!)

  大风三条尾羽当头砸下,风青舞脸色骤然变得惨白。

  勿乞一愣神,身体一扭就朝一旁逃去。一个闪身,勿乞就遁出了十几里外,勉强避开了大风尾羽的直接撞击。被黑青色狂风包裹的尾羽看似轻盈的落在地上,将风青舞连同身边数百骑士全部裹在了里面。勿乞骤然觉得身体一轻,数十道旋风从他脚下喷出,卷着他滴溜溜乱转着向天空飞去。

  这股风的威力大得吓人,而且风劲之中包含着一股直指风力本源的规则力量。勿乞身体随着风急速旋转,一股风力正不断的侵入他的身体,想要将他的身体同化为一缕风、一缕气。

  艰难的扭过头向风青舞那一行人望了过去,风青舞头顶一块拳头大小生有双角的淡金色兽骨骷髅正悬空而立,七窍中喷出七道金光,死死的挡住了四周风劲的侵袭,将风青舞牢牢的保护在一个直径不到一丈的狭小空间中。风青舞带来的近千骑士就没有这么好的宝物护身,他们的身体和勿乞一样轻盈的飞上了空中,这些人被风劲三两下侵入体内,眨眼间就化为一缕风。

  近千人的身体在空中解体,他们身体内的一切物质都化为风,化为气,随着大风击下的尾羽轻轻一抖,胡乱的喷射向了四方。他们的身体,他们身上的铠甲衣袍,加上他们的兵器饰物,一切都被风劲侵袭消磨,变成了无形的风满天乱旋。

  这是何等惊人的威力!勿乞双眼放光,周身都有浓郁的魔气喷薄而出,化为一堵黑色气墙将自己牢牢的护在里面。四周青黑色的狂风无声的吹拂着,无声却坚定的侵袭着勿乞喷出的炼狱魔罡。只是魔气比风劲蕴藏了更霸道的腐蚀吞噬的力量,风劲逐渐被消融,而魔气吞噬了风劲后在逐渐的挣扎。

  勿乞随着狂风飞上了高空,径直向着大风飞了过去。

  被狂风包裹着的风青舞艰难的抬起头来,她看到勿乞居然能够在大风的一击中保持囫囵个儿,居然还没有被大风杀死,她不由得欢喜的大叫起来:“兀那泼道人,速速将这大风擒下,本将军重重有赏!金银珠宝,美貌女子,只要你想,没有本将军不能给的!”

  勿乞没搭理风青舞,这个女人的自我感觉太好,那种深入到骨子里的高傲和自大实在是让人厌恶。他拔出贪狼剑,轻盈的从大风的嘴边掠过,然后一剑划出,将大风嘴里勾着的数十根铁链一举斩断。勿乞一脚踢在了大风的嘴边,接力向后迅速飞掠。

  勿乞仰天大笑道:“去吧,去吧,不要在地面逗留!你这样的神兽,就应该在九天之上翱翔,没事贪这个嘴做什么?回去让你家老人狠狠的打你的屁股!哈哈哈,快快逃走吧!”

  铁链粉碎,大风欢喜的吞咽了几下,将嘴里勾着的铁钩连同一截铁链吞入了腹中。嘴角有点点血水溅出,大风的嘴还有喉管都被铁钩弄破,如今铁钩被吞下,伤口暴露出来,血水自然沁了出来。这头大风深深的望了勿乞一眼,仰天欢啸了一声,然后双翼骤然一拍,就听得天地间一阵狂风响起,方圆千里内尽是黑色的龙旋风平地而生,滴溜溜的直冲高空。

  清鸣一声,大风借着这巨大的风力冲天而起,偌大的身体犹如一道电光,瞬间冲碎了一重重云层,轻轻松松的就没入高空消失无影。

  勿乞借着狂风在空中轻盈的飞舞,就要驾起剑光远遁。他放声对风暴中苦苦挣扎的风青舞狂笑道:“女人,不要以为天下人都一定要随着你的心意行事!你,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身周有黑色魔光喷出,勿乞正要使用炼狱魔经中的‘天儛幻魔遁法’逃走,四周突然有沉闷的鼓声传来。一声鼓震,山川震动,四周肆虐的黑色龙卷风突然消散;二声鼓震,大地颤抖,四周山岭突然瑟瑟战栗,无数山石纷纷从山头滑落;三声鼓震,人心震动,勿乞心头重重的一抽,浑身血液骤然向头顶用来,大量鲜血聚集在他脸上,憋得他面孔赤红,脸上的毛细血管纷纷炸裂,露出了大片的血色斑点。

  三声鼓响处,一共三百六十块长百丈、宽八丈,用白色的不知名骨甲拼凑在一起制成的巨型骨符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刺目的灰白色灵光覆盖虚空,勿乞身周的空气骤然凝固,一切瞬移法术都被破开。勿乞刚刚施展出的天儛幻魔遁法骤然被破,他体内凝聚的炼狱魔罡一阵混乱,激荡的魔罡在体内爆发,炸得勿乞经脉一阵剧痛。

  每一块骨符的下方,一名身穿黑色麻衣,赤脚,腰间扎着麻带,头戴玄玉高冠的老人凌空盘膝而坐。森森灵光从他们体内涌出,他们的身上蒙着一层拇指厚的白光,夺目的白光流转不休,宛如一层发出强光的琉璃覆盖着他们的身体,给人一种他们和这个世界已经分隔开来,不再受到这个世界某些规则束缚的奇异错觉。

  这些老人都是头发苍白,双眸深陷,眸子里闪烁着森森绿光。七百二十只眼睛隔开数十里到百多里的距离,死死的凝视着勿乞,一股巨大的宛如实质的压力凝聚在勿乞身上,好似琥珀封住了可怜的小虫子,勿乞只觉身周的空气都变得粘稠致密,一根小指头都难得动弹一下。

  大风三条尾羽卷起的狂风消散,被大风压制得无法动弹的风青舞脸色发青的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北方跪拜了下去。那边正大吼大叫的拖拽着铁链的龙伯国人也纷纷跪下,恭敬的用额头碰触地面。

  ‘叮叮叮’九声玉罄声响过,随后是一声沉闷的青铜钟鸣,一片黑云从北方看似缓慢的轻盈飘来,黑云上是一条体长有八里左右的天龙,一头修为大概在二十八品天仙左右的黑龙。黑龙头顶两支龙角之间,托着一间厚重古朴的,用黑色巨石搭建的四方形大殿。大殿的门口矗立着十八根黑色石柱,石柱的上方凹陷,积满了火油,惨绿色的火焰疼起来有数丈高,照得黑龙通体碧绿。

  黑龙距离勿乞还有两三里地时停下了云头,他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四只龙爪死死的扣住了一座大山,身体就盘在了山头上。他头颅高高的扬起,头顶的宫殿内,缓缓走出了一名身穿金色金袍,上面用紫色银色丝线绣满了麒麟花纹,没有穿铠甲,只是头戴一顶狼头形战盔的青年。

  风青舞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她抬起头,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那一瞬间勿乞甚至以为自己眼前出现的是幻觉,碰面两次,两次都是那样高傲、冷酷、不可一世的风青舞,居然会拥有这样的谄媚笑容?

  这一瞬间,风青舞从一个威风八面的将军,变成了一条摇晃着尾巴,乞求主人怜爱的哈巴狗。

  “公子,您怎么亲自来了?”风青舞的嗓音变得甜滋滋的,好似嗓子眼里含着一块蜂王浆,那甜意让勿乞都不由得浑身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她声音中的谄媚、讨好、奴颜婢膝的韵味实在是十成十的饱满,勿乞觉得,她只是差一条尾巴,只要有尾巴的话,她铁定会努力的将尾巴摇得和风扇一样。

  站在龙头上的那金袍青年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龙伯国人,目光在断裂的铁链上狠狠的盯了一下。一声冰冷的嗤笑从青年嘴里挤出,他冷冰冰的问道:“大风呢?风青舞,你承诺的大风呢?”

  那些龙伯国人的身体战栗着,没有一个敢抬头。

  风青舞则是哆哆嗦嗦的将额头用力的贴住了地面,她结结巴巴的说道:“已经,已经快得手了。但是,但是这个泼毛道人搅局,他割断了铁链,让大风遁走。”

  那青年微微扭头,冷眼看向了勿乞。他上下朝勿乞打量了一阵,突然讥嘲的笑道:“风青舞,你是想要推卸责任么?区区一个元婴巅峰,他能劈断用十种恶金熔铸,以龙血淬火的‘钓龙钩’?这样一个小道人,能有仙器?能控制得了仙器?嗯?你是当我傻子不成?”

  风青舞的身体剧烈哆嗦起来,勿乞听到了她体内传出的骨节碰击声。风青舞嘶声叫道:“公子明鉴,这个泼毛道人,他虽然是元婴巅峰的境界,但是他居然能瞬移!他,他的实力,足以和天仙相比!”

  那条黑龙的眸子微微一亮,他向勿乞扫了一眼,巨大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勿乞瞥了那黑龙一眼,这条大家伙看出了勿乞修炼了龙变经。任何拥有龙族血脉,修炼了龙变经的生灵,都会散发出一股只有纯正的龙族才能感知的气息。勿乞没有刻意的收敛这股气息,故而这条黑龙发现了勿乞身体的秘密。

  但是很显然,这条黑龙没有提醒那公子的意思。他大嘴张开,打了个呵欠,干脆的闭上了眼睛。

  那公子上下打量了勿乞一阵,冷笑道:“以元婴境界施展瞬移法术?这种事情,倒也可能发生……敢问这位道友,你师承何人,是哪一位太乙金仙门下?”

  勿乞没吭声。他飞快的消化分析着这青年公子言语中的一些信息——那些太乙金仙的门人,也能以元婴巅峰的修为施展瞬移神通?如此看来,那些太乙金仙的门人,修炼的神通法门都比寻常修士要强大许多,这也难怪,毕竟是太乙金仙的门人嘛!

  沉吟片刻,勿乞正要考虑给自己编造一个来历呢,那青年公子突然微微的偏了偏头,嘴唇微微一动,依稀是‘拿下’两个字的口型。

  ‘铿锵’一声轻响,黑龙背上屹立着的近百名金甲大汉中,一名手持虎牙长枪的壮汉身形一闪就到了勿乞面前,他长枪一旋,笔直的刺向了勿乞的大腿根部。

  虎牙长枪长一丈六尺,碗口粗细,虎牙形枪头就长三尺六寸。这一枪带起一道狂风,宛如猛虎咆哮,荡起大片金光直刺了过来。枪尖距离勿乞还有七八丈远,枪意就震得勿乞道袍粉碎,露出了大片皮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