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破开重围(第一更!)

第四百六十一章 破开重围(第一更!)

  哈哈哈!”一条大汉手持长枪,枪尖上挑着肩膀被洞穿的勿乞,斜刺里一柄重斧已经带起一片青铜色寒光,重重的劈向了勿乞的脖子。手持长枪大大汉大叫道:“兄弟们用力,这小子也修炼了体修功法,这肉身可不是一般的结实呢!”

  不需要这大汉的提醒,其他小罗天七十二将从枪尖刺穿勿乞肩膀时发出的摩擦声,已经判断出勿乞的肉身比起寻常修士起码强悍了百倍以上。手持大斧的那金甲壮汉咬着牙,双眼鼓起,竭尽全力的一斧头劈了下来,他厉声笑道:“再结实,也经不起老子的开山巨斧!”

  剧痛让勿乞浑身抽搐,他的眼珠骤然变得一片猩红。一声近乎疯狂的长啸从勿乞嘴里传来,望着快要劈到自己脖子上的重斧,勿乞厉声叫道:“痛啊,他妈的!”

  身体一扭,勿乞身体突然变成了一团黑色雾气四处散开。炼狱魔经中的天儛幻魔遁法各色秘法中的雾遁之术施展开来,勿乞的身体变成了一片朦胧的雾气。狂风吹卷而过,黑色雾气被卷出了里许开外,然后雾气骤然向内一凝,勿乞的身体重新出现。

  魔道功法残酷、狠戾、诡异莫测,有各种外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奇效。勿乞化身雾气逃遁,等得身体重新凝聚成形,他右肩的伤口居然已经恢复如初。除了脸色有点发白,勿乞看上去就和没事人一样。

  只有勿乞自己知道,化为雾气遁逃,然后重新凝聚肉身,以魔道秘法重铸肉身,将伤口恢复,看起来轻轻松松,实则这短短的一瞬间,他体内精血已经耗损了三成。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只觉浑身力气亏虚的勿乞心念一动,黑龙灵戒吐出了三块血晶和大量的醉龙香粉。

  血晶贴着皮肤,勿乞继续吸收血晶中庞大的精血元气。同时他身体冒出浓烈的魔焰,黑色魔焰散发出森森冷气,刺鼻的怪异腥味让那些小罗天战将一阵阵的皱眉。一个金甲光头大汉冷笑道:“这小子修炼的是什么魔道功法?浑身一股子腐肉臭味,怎么和到了乱坟岗一样?”

  勿乞浑身都被魔焰覆盖,黑色的魔气在身周滚动,他浑身上下只有一对血色眸子在熠熠发光,透过黑色的火焰和雾气,也只有他这对血色眸子能让人看得清楚。炼狱魔经全力发动,勿乞的声音都因为魔功的影响,变得尖锐难听宛如磨砂纸:“乱坟岗?今曰此处,的确是要变成乱坟岗!”

  怪笑几声,勿乞猛的伸手指着那金袍青年厉声喝道:“道爷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金袍青年惊愕的望着勿乞,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晒然笑道:“不杀无名之辈?莫非你以为,你还能杀了本侯不成?”沉吟片刻,金袍青年矜持的说道:“也好,让你死得明白,本侯乃厖州牧风鸠媻,当今人皇钦封‘牻侯’就是。”

  听到金袍青年自报家门,小罗天战将一起停下手,他们围住了勿乞,恭敬的垂下双手,倾听风鸠媻的话语。风鸠媻挺起胸膛淡然道:“本侯父亲,乃大虞中州牧风泠泠,执掌中州四方九百州一切事务,对九百州内亿万生灵有生杀予夺之大权!”

  勿乞的目光一寒。大虞朝的官方体制,在玉合狟的口供中有所提及。当然,这个从没来过盘古大陆的纨绔子所知不多,但是足以让勿乞了解其中的些许机密。

  大虞皇朝,将天下各州分为九品。各州面积都是一般大小,但是根据物产种类,人口数量,税赋收入等等客观条件,从九品末州一直到一品上州,州牧也同样化为九品。一品州牧对四方的二品、三品乃至九品大州,有官员的升迁贬斥乃至抄家灭族的大权。

  厖州,只是七品大州,而中州,则是附近九百州内唯一的一品大州。中州牧风泠泠,实则就是这九百州组成的庞大地域的诸侯国王!

  风鸠媻看到勿乞倒抽冷气的模样,不由得连连冷笑:“害怕了?后悔了?知道不该插手本侯的事情?嘿,好容易引来一头大风,准备将它作为寿礼献给父亲,可是你居然放走了它!道人,你该死,你该被碎尸万段。”

  比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割过自己的脖子,风鸠媻冷声道:“等杀了你,将你魂魄拘出,交给司天殿的大祭司们小心的拷问,本侯要找出你的师门在哪里,然后么……”拖长了声音,诡异的一笑,风鸠媻低声说道:“然后,你师门所有男子都会受尽酷刑而死,所有的女子,等本侯享用过后,嘿嘿,世上最悲惨的命运等着她们!”

  风鸠媻正要得意洋洋的说出他准备用何等残酷的手段虐待勿乞的师门中人,五十九名小罗天战将突然一个接一个的栽倒在地,一个个面孔微红,宛如醉酒之人。风鸠媻呆住了,他呆呆的望着那些心腹爱将,嘶声喝问道:“怎么了?你们搞什么鬼?啊?你们做什么?”

  风鸠媻座下的黑龙咧咧嘴,他硕大的鼻孔不引人注意的闭起,牢牢的堵住了呼吸的通道。这条黑龙眯起了眼睛,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他的嘴角回荡——醉龙香,肯定是这歹毒玩意!龙族的成员对醉龙香是深恶痛绝,故而他们对醉龙香的各种特征了如指掌。看看这些昏倒的人吧,铁定是醉龙香起效了。

  当然喽,面对一个修炼了正统龙变经功法,又身怀醉龙香的修士,黑龙是懒得开口提点风鸠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黑龙向勿乞眯着眼睛使了个眼色——我只是打工赚份工钱的,待会杀人,别往我这里来!

  勿乞看懂了那黑龙眼角眉梢表露出的意思,他差点没摔倒在此。打工赚工钱么?是这个意思么?

  啧啧感慨了几声,勿乞将胸口三块血晶内庞大的精血元气吸收干净,完全补充了刚才施展雾遁**消耗的精血元气。炎鹊剑带着尖锐的清鸣声扫出,一条巨大的通体赤红的大鸟在空中一闪而过,仙剑从小罗天战将的脖子上一扫而过,将他们的头颅斩了下来。

  这些小罗天战将的**强悍,血气极其充足。他们的头颅断开,强壮有力的心脏泵压血液,鲜血宛如高压水龙头喷出的血水一样从他们脖子里喷出来,喷出了足足有数十丈远。这些人的血气极其充沛,他们流淌出的鲜血就好似小河一样源源不绝,他们体内的血液容量,起码是普通人的十倍以上。

  鲜血洒了一地都是,勿乞桀桀怪笑了几声,突然化为一团黑雾向远处急速遁去。刚刚他以魔焰焚烧醉龙香粉,数百斤醉龙香在短短几个呼吸间被烧尽,香气在炼狱魔罡特有的腐尸臭味中北掩盖无形,小罗天战将们不知不觉吸入了大量的醉龙香,故而全部倒在了地上。

  醉龙香直接对修士的魂魄元神起作用,故而修士的魂魄太过于强大,醉龙香就没有了效果。所以勿乞如今配制的醉龙香,最强也不过能彻底麻醉三十六品天仙,对于三十五品天仙以上的仙人,只能麻痹他们的仙魂,削弱他们的实力而已。

  奈何小罗天战将,他们的**出奇的强大,但是他们的魂魄和常人无异,些许醉龙香,足以放倒任何一个强大的人类战士,何况是勿乞唯恐他们不倒,一次焚烧了数百斤醉龙香?

  仰天狂笑了一声,勿乞骤然化为一条黑影,急速往和安城的方向窜去。

  风鸠媻气急败坏的手舞足蹈,他指着那些目瞪口呆的,盘坐在骨符下面的老人嘶声怒骂道:“你们这群废物,你们都是呆子?傻子么?你们是厖州司天殿资格最老的祭司,你们和鬼神相通,你们号称天下没有你们不知道的东西,你们的鬼神法术呢?你们的无穷法力呢?你们怎么连本侯的爱将都无法保护好?”

  众多祭司哑口无言。

  勿乞以玉骨搜魂幡击杀风暴等十三名将领,这些祭司在其他将领冲出时,本能的给他们加持了防范魂魄攻击的法术。但是他们没想到,勿乞能下作到利用迷香制敌!他们就没有给这些将领加持隔绝毒瘴毒气的咒法。结果勿乞醉龙香立功,五十九名强大的战将瞬间倒闭,风鸠媻气得快要吐血!

  祭司们呆滞之余,他们同时举起右手,结成指印,手指朝头顶的巨型骨符一指,天空就有乌云迅速集结。雷霆在乌云中翻滚,雷光映得乌云雪亮。

  骤然间数以千计的电光密密麻麻的从高空劈下,几乎是同时披在了勿乞的身上。

  青蝉翼带着刺耳的蝉鸣声化为大片青霞涌出,牢牢护在了勿乞身上。电光的威力却是出乎意料的强大,青蝉翼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骤然炸成了无数的青光向四面八方流散,电光重重的劈在了勿乞身上,将他护身的黑色魔气劈得寸寸碎裂,电光直接劈在了勿乞的身上。

  ‘咔嚓’一声,勿乞半边身体被劈得焦糊冒烟,电流冲进他身体,在他体内肆虐。

  勿乞痛得放声惨叫,他长啸一声,笔直的朝前方拦路的三块骨符和三个厖州司天殿祭司冲去。

  三个老祭司同时举起双手结印,双眸中寒光闪烁,对着勿乞厉声喝道:“此路不通,滚回去!”

  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宛如一堵铁墙当头拍下。

  勿乞大惊,后面数十名老祭司带着巨型骨符正向这边汇聚过来,他们隐隐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复杂诡秘的阵法,正要催发密咒继续攻击勿乞。若是勿乞被这三个老祭司稍微阻拦一下,他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

  张开嘴,五颗后天五行灵珠同时射出,勿乞顾不上可能伤损这五颗灵珠的本源,直接引爆了灵珠内的全部灵气。五行灵珠积蓄了无数元会的庞大力量在瞬间爆发,五色强光闪过,一团蘑菇云从地面升腾而起,拦路的三个老祭司连同他们的骨符同时在强光中蒸发不见。

  五颗灵珠光芒黯淡的飞回勿乞体内,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勿乞身上突然冒出巨量鲜血,他以盗得经中血遁秘法,配合炼狱魔经的血遁之术,骤然化为一道血光急速遁走。但是在他化身血光之前,一个硕大的骷髅虚影,重重的打在了他身上。

  一声闷哼,勿乞逃得无影无踪,原地只剩下了斑斑鲜血,瞬间就化为黑色的粘稠腐烂汁液。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