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再遇强敌(第二更)

第四百六十二章 再遇强敌(第二更)

  朦胧的骷髅型鬼气是后方数十名老祭司联手打出的禁法。鬼气入体就是一道森森邪气直冲心脏,寒气冻得勿乞沿途身躯一阵冰凉,几乎将他的身体彻底麻痹。就在勿乞快要受不住这鬼气的侵袭,身体僵硬的要坠下地面时,一股奇异的热流从他身体各处绵绵而起,轻轻松松的将鬼气驱散。

  这热气是这样的熟悉,勿乞突然想到了那个奇怪的书店,还有书店里分明是瞎子,却捧着一本书册看得摇头晃脑赞叹不绝的老人。是瞽目老人赠送的灵茶,勿乞饮用后,灵茶驱散了他那时候体内郁结的死气,让他的伤势恢复了**成。

  今曰又是这灵茶救了勿乞。但是勿乞清楚的感知到,这是灵茶残留在他体内的最后一点力量。驱除了这道几乎将勿乞冻僵的鬼气后,灵茶的药力彻底消失。

  “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勿乞痛定思痛,开始检讨这次的得失。

  实实在在的无妄之灾,勿乞觉得自己这一阵子的运气实在是不好。本来想回去的时候绕路避开风青舞一行人,没想到那头大风居然带着风青舞碰到了自己,又被卷入了这一汪浑水。风青舞和她带领的骑士也就罢了,被大风一击,这些人也死伤殆尽,剩下一个风青舞,也无力对勿乞造成威胁。

  “风鸠媻!哼!”默默念诵着风鸠媻的名字,勿乞双手紧紧握拳,在心里暗自发狠。

  虽然杀了小罗天七十二将,实则是他让风鸠媻吃了天大的亏,但是勿乞一口气横在心里始终下不去。厖州的州牧么?勿乞暗自咬牙,这次差点被围攻致死的仇怨,是一定要报复的。

  “只是,时机问题!”勿乞暗自盘算着,风鸠媻的父亲风泠泠是中州牧,在大虞朝也属于最位高权重的封疆大吏。想要报复风鸠媻,一定要找准时机一击必杀,不给他任何翻盘的机会,否则就有杀身之祸。但是勿乞又考虑到,也许他在计算风鸠媻的时候,还能顺便给玉玅一点好看?

  中州左司天玉玅,勿乞还记得差点将他打碎的那一掌。

  一路疾飞,盗得经上血遁秘法速度绝快,配合上炼狱魔经中的血遁魔光,更是快得吓人,勿乞如今的修为施展开来,简直比中品天仙驾驭仙器全力飞行还要快了许多。只是这血遁之术对血气的伤损太大,勿乞一口气飞出了六个时辰,距离刚才动手的地方也有十几万里了,这才突然喷出一口宛如清水的血浆,慢吞吞的停了下来。

  迅速掏出十几块血晶塞进嘴里,将血晶吞入腹中慢慢消化,勿乞掐了指印急速吸收精血元气恢复自身损耗。也幸好是他随身有这么多天仙精血所化的血晶,换了寻常人损耗了身体内七成以上的精血,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慢慢调养回来。

  浓郁的精血元气逐渐扩散开,点点滴滴的鲜血从骨髓中生出,充沛的力量慢慢的恢复,勿乞深深的吸气、吐气,气息中都带着浓郁的血色。他站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洼里,每一次吞吐都让方圆里许的空气不断波动旋转,荡起了一股小小的旋风。

  就在勿乞的精血眼看着就要恢复到巅峰状态,他正要收功平复奔涌的血气时,一声佛号传来,一柄海碗粗细的纯金禅杖带着一声沉闷的狮子吼,从背后笔直的轰在了勿乞的后心上。

  勿乞身体一颤,体内温养着的好几件防御灵器纷纷发动,带着各色光焰冲出体外护住了身体。这些灵器都是离开青崖星时元华老祖等师门长辈所赐,每一件都是难得的精品。

  可是来袭的禅杖分明是一件品质堪比仙器的佛宝,几件灵器光霞奔涌,刚刚护住了勿乞,禅杖上突然喷出一道黄色气流,化为一个硕大的龙头长咆冲出。几件灵器光焰骤然一暗,器灵纷纷哀鸣,大片光晕爆炸开,禅杖穿破了这些灵器,径直轰在了勿乞的后心。

  戊土龙鳞盾刚刚被五十九名小罗天战将联手攻击,元气受到极大的损耗,器灵也陷入了昏迷状态。禅杖距离勿乞的后心还有不到半寸时,戊土龙鳞盾感应到勿乞突然剧烈波动的心境,这才发出一声龙吟,放出一片黄色土气裹住了勿乞周身。

  黄色土气缠住了禅杖,迟滞着禅杖前进的势头,抵消了禅杖六成的力量。但是剩余的四成力量依旧打在了勿乞的后心,宛如重炮轰击,打得勿乞后心凹陷了三寸下去。正在默运玄功吸收血晶精气,体内血气正鼓荡不休还没停歇的勿乞心口一热,心脏差点没被震得从前心口冲出体外。张开嘴,大片鲜血喷洒而出,勿乞被打得向前飞出,宛如风筝一样飞出了数十丈外。

  狼狈的一个旋身,勿乞腾空扭动身体,好容易才稳住了向前冲的身形。踉跄着倒退了几步,勿乞望着身后偷袭自己的那人,分明是一个身高一丈三尺开外,身躯壮硕宛如钢铁铸成,皮肤呈现出奇异的黄铜色,隐隐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壮硕和尚。

  这和尚脑后有一轮三尺直径的佛光,眉心有一道玉白色的弯月痕迹,生得相貌堂堂,行动之时有狮虎之相。这和尚袒露着上半身,下身就缠着一条蟒皮,端的是降龙伏虎的高僧,杀人放火的大德。

  看到勿乞转过身来,这和尚左手握着禅杖重重往地上一杵,右手竖在胸前,向勿乞唱礼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道友好硬的骨头,这一杖没打死道友,贫僧今曰又要多费手脚了!”

  勿乞咬牙,他没有回话,而是反手抚摸被和尚一禅杖打中的地方。后心脊骨有好几节脊骨错位,脊髓被压迫,浑身一阵阵的麻木。勿乞咬牙伸出手指扣住那几节变形的脊骨用力往外一拉,‘咔嚓’一声脊骨重新对准了位置,勿乞深吸一口气,蕴藏了无穷生机的先天青木灵气在受伤的地方急速流动,伤势迅速恢复,伤痛逐渐的消散无形。

  等得伤势愈合得差不多了,勿乞咬牙望着那和尚怒道:“和尚,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暗下杀手?”

  和尚呵呵一笑,长颂一声佛号,这和尚沉声道:“贫僧宝信罗汉,道友可听得熟悉么?贫僧乃乃大曰天镜大曰轮宝光耀天佛座下,三莲台六臂降妖大菩萨莲座前护法大弟子。道友欺凌了贫僧师弟,贫僧自然要找到道友,好生和道友计较计较!”

  远处十几团祥云从山谷中飞起,怒气冲冲的宝胜罗汉带着十六名同样身躯壮硕的大和尚驾着云光朝这边急速飞来。隔开老远,宝胜罗汉就厉声喝道:“泼厮道,你害得贫僧好苦!羊肉没吃到,反而沾了一身搔,泼厮道啊泼厮道,佛爷爷不将你碎尸万段,怎对得起你的大恩大德!”

  斜睨宝胜罗汉一眼,勿乞向宝信罗汉笑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莫非你们一路跟踪我?不可能呀,我自认行事还是很小心的,不可能被你们跟踪还一无所觉!”

  宝胜罗汉已经驾云冲了过来,他气势汹汹的举起一柄金刚降魔剑就要砍向勿乞。

  勿乞看都懒得看宝胜罗汉一眼,他只是笑呵呵的望着宝信罗汉。

  宝信罗汉沉沉的咳嗽了一声,刚刚还势如疯虎的宝胜罗汉立刻停下手,剑锋距离勿乞的头顶只有三尺不到,但是他依旧收起宝剑,乖乖的向宝信罗汉合十一礼,然后驾云向后退了开去。

  连同另外十六个身躯壮硕的和尚一起,宝信罗汉、宝胜罗汉等十八和尚围成了一个直径百张左右的圆圈,将勿乞紧紧的裹在了圆圈内。十八个和尚的气息隐隐结成了一块,宛如一堵铜墙铁壁,牢牢的将勿乞困在了里面。

  看到勿乞已经被困进了自己师门秘传的金刚天龙镇魔圈,宝信罗汉这才矜持一笑,缓缓的从腰间缠着的蟒皮里掏出了一张蒲扇大小的菩提叶。这张菩提叶晶莹剔透宛如碧玉雕成,一圈金色佛光笼罩在页面上,散发出一股令人心神镇定的奇异香气。

  “这是吾师以天心通神通炼制的菩提禅心叶,若有所求,贫僧在此页面上以自身精血书写文字,吾师手中另外一张菩提禅心叶就能显示出来。同理若是吾师在他手中禅心叶上书写文字,贫僧也能立刻收到消息。”宝信罗汉得意的说道:“吾师三莲台六臂降妖大菩萨,擅长降妖除魔,修炼的无量佛眼一扫,周天世界万事万物尽在眼前。”

  勿乞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位菩萨发现了贫道行迹?”

  宝信罗汉颔首道:“七个时辰前,我们就在此处恭候了。”

  勿乞倒吸了一口冷气,七个时辰前,勿乞还在和小罗天战将拼命,他自己都还不知道他会向这边逃命,而那位菩萨,已经预测到他会跑来这里。

  苦笑一声,勿乞深知,这就是对方道行法力超出自己太多太多,故而能够从茫茫天机中找到自己的蛛丝马迹,从而推算出自己未来的一段命相。除非勿乞能够凝聚盗得经中的先天混沌法体,将自身气息彻底从天机之中剥夺开,否则那些大神通者将能清楚的把握他的一举一动!

  只需要先天两仪阳气就可以!只需要那一缕先天两仪阳气!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他向宝信罗汉稽首道:“和尚拦住我,想要做点什么?”

  宝信罗汉低沉的笑了笑,他颔首道:“道友与我佛门有缘,还请道友拜入吾师座下!”

  勿乞微微一愣,自己怎么又和佛门有缘了?

  宝胜罗汉却是干脆得很,他厉声喝道:“少废话,将你从青墟仙关打劫来的宝贝全交出来,然后自己乖乖的进我佛门做一个打杂的苦力童子,我们今曰就饶了你,否则一剑两断,你想死都难哩!”

  勿乞怒然道:“打劫就打劫吧,我和你佛门很有缘么?”

  怒啸一声,勿乞张口喷出了贪狼剑,一道黑光直奔宝胜罗汉打了过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