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大风报恩(第三更)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大风报恩(第三更)

  宝胜罗汉冷哼一声,金刚降魔剑斜斜的挡在面前,一片金光从剑锋上喷出,宛如一口金钟罩在了他身上。贪狼剑绕着宝胜罗汉急速旋转十三周,剑气在金光上连续劈砍了三百六十记,打得金光连连颤抖发出刺耳的金铁撞击声,却没能将金光攻破。

  宝信罗汉低低的笑了一声,他左手禅杖脱手飞出,化为一条长有百丈的金色飞龙带起一声长吟向勿乞当头抓下。宝信罗汉自己双手结成宝瓶印,双手一前一后宛如开弓放箭,轻哼一声佛号,他掌心就有数十条极细的金光喷出,在空中勾勒成一朵金色莲花状气劲,一闪就到了勿乞身后。

  另外十六名大和尚同时大喝一声佛号,金刚杵、降魔圈、金刚剑、菩提杖,十六件佛兵同时举起,齐齐向勿乞当头砸了下来。这些和尚都有天仙的修为,个个都是金身罗汉位果,佛门金刚不坏之躯配合大力金刚神通,这些和尚随手一击就能将大山震成粉碎。

  勿乞左手抖动,戊土龙鳞盾放出三万六千片龙鳞金光环绕周身,点点金光映着阳光,反射出夺目的光芒。厚重稳固的土气从地下涌出,在先天戊土精气的吸引下,化为一座厚重的光幕裹住了勿乞。

  禅杖所化天龙一爪抓在了勿乞头上,数十片金鳞迎了上去,龙爪和金鳞相互碰击,发出刺耳巨响。金鳞被打得四处分散,龙爪也荡起大片火星,被沉重的戊土之气震飞了出去。紧接着密集的打击声传来,勿乞的身体一震,宝信罗汉的莲花气劲在他后心炸开,数千金鳞被炸得四散喷飞,其他十六个和尚的兵器齐齐落在勿乞身上,将勿乞打飞了出去。

  戊土龙鳞盾发出一声哀鸣,接连受到重击,戊土龙鳞盾隐隐承受不住外界袭来的力量,盾牌本体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眼看就要被这些和尚联手打成粉碎。勿乞无奈何,炼狱魔经内雾化魔功再起,身体化为一片黑色浓雾四处飘散,想要借此躲避和尚们的攻击。

  宝信罗汉发出讥嘲的大笑声:“果然狗胆,在我佛修面前,施展这魔门手段,岂不是自找死路?”在场众僧齐声大笑,他们纷纷口诵佛号,掌心喷出各色佛光,铺天盖地的向勿乞扫了下来。

  小乘不定不坏佛光、小乘虚旃檀度化佛光、小乘清净降魔佛光……十八道小乘佛法秘修佛光齐齐洒下,各色光芒命中勿乞所化黑雾,勿乞只觉浑身剧痛,黑色雾气宛如滚汤泼雪一样迅速消融,眨眼间体积就缩小了一半左右。佛门功法专门克制魔道魔功,勿乞在这些和尚面前施展炼狱魔经,无形中让这些和尚对他的杀伤力暴涨了三五倍以上。

  苦笑一声,勿乞狼狈的从黑雾中显出了身形,他浑身皮肤破破烂烂,到处都是水泡血浆。佛门佛光对他的杀伤力实在是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料,他宁可被宝信罗汉接连打中数十记禅杖,也不愿意被佛光碰触到自己身体。嘴巴里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勿乞望着凶神恶煞一般瞪着自己的宝信罗汉,不由得摇头道:“你们这是逼我拼命呢?”

  宝信罗汉‘桀桀’笑了一声,他双手合十向勿乞唱礼道:“道友还有一个机会,将身上所有宝物献出,然后投入吾师门下做一个清扫打杂的沙弥,今曰道友就不用吃皮肉之苦了。”

  摇了摇头,勿乞长叹一声,掏出几颗疗伤的灵丹塞进嘴里,他沉声道:“废话少说吧,做和尚?我舍不得这一头黑发,舍不得这三千红尘,嘿,我们还是拼命的好!”

  随手一招将贪狼剑召回,炎鹊剑带着滔天火焰飞舞而起,一头若隐若现的赤红色大鸟张开双翼将勿乞笼罩在羽翼下,无数金色鳞片在勿乞身周急速盘旋,发出刺耳的‘飕飕’破空声。勿乞收起了炼狱魔婴散发的森森魔气,体内真元全部注入修炼归元无为道经的假婴。片片云霞从勿乞体内涌出,清气升腾而起,将他衬托得宛如仙人一般。

  归元无为道经最重修姓养身,修炼出的真元精纯柔韧、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勿乞以归元无为道经为基础,运转裂天剑宗的五行剑诀,重点就放在了丙火剑诀上。道道剑气带着灼人的高温从勿乞体内不断喷出,渐渐的,他头顶飞翔着的赤红色大鸟变成了一道直冲高空的红色剑影,森森剑气散发出夺目的强光,宛如一柄真正的宝剑利刃正在勿乞头顶飘浮。

  宝信罗汉淡然一笑,他摇头道:“道友要孤注一掷拼命么?可惜,我佛门功法最重防御哩!”

  ‘哈哈’一声大笑,宝信罗汉、宝胜罗汉同时盘膝坐在了地上,他们围成一个圈,将勿乞牢牢的包围在内。他们头顶分别有三朵白色莲花飘出,莲花之间拱卫着一颗或者两颗或者三颗舍利,夺目光霞从舍利、莲花上放出,化为一片氤氲佛光将十八个和尚连成了一体。

  佛光中,隐隐有无数身披重甲的天王力士凌空悬浮,这些天王力士肩并肩的站在一起,组成了一堵铜墙铁壁,牢牢的裹住了勿乞。庞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压下,和勿乞头顶剑气释放出的锋锐气劲相互抗衡,渐渐的将剑气向内逼退,逼得勿乞的剑气再也无法外放,只能藏于剑光之中无法外泄。

  炎鹊剑所化的冲天剑影剧烈的哆嗦着,不断发出铿锵轰鸣。勿乞全部的真元都注入了炎鹊剑中,但是面对十八名佛门罗汉联手放出的佛光围困,勿乞一人之力怎破得了这紧紧包围着自己的金光?

  这些和尚还没动手,仅仅他们放出的佛光,就压制得勿乞快要吐血。

  勿乞只觉浑身绷紧,肌肉一抽一抽的胀痛,体内更是翻江倒海一般,好似有数十条钢筋绳索捆住了他的五脏六腑,狠狠的抽缩着,让他的呼吸都变得不畅。勿乞自忖,若是再这样下去,不要一盏茶时间,他就会被耗尽体内的所有真元,到时候他再也无力反抗,只能束手就擒任凭这些和尚折腾。

  更加让勿乞烦恼的就是,佛光给他带来的巨大压力也就罢了,十八个和尚盘膝而坐,他们嘴唇不动,但是所有和尚都在以佛门他心通功法,强行给勿乞的元神中灌输佛门经文。勿乞耳朵边,十八个大和尚‘嗡嗡、嗡嗡、嗡嗡嗡’的念诵着梵语经文,弄得勿乞头昏目眩,眼前一片片金星乱闪,让勿乞一阵阵头大。

  “你们这群死秃驴!”勿乞咬咬牙,正要不顾一切的抽取先天元婴中的先天精元和这些和尚拼死一击。头顶突然有高亢入云的鸟鸣声传来,紧接着阴影遮挡了阳光,狂风从头顶无声的吹下。风的力量很强,强得让人难以接受,围困住勿乞的十八个罗汉怪叫一声,居然被青黑色的狂风卷起,重重的拍在了数里外的山头上。

  和尚们怪叫着一头撞在了大山上。风力极强,力量极猛,狂风中蕴藏的力量简直让人绝望。十八个和尚,除了宝信罗汉依仗强横的修为在大山上撞开了一个透明窟窿,灰头灰脸的从大山的另外一边窜了出来,其他十七个和尚,包括宝胜罗汉在内,都是被撞得骨断筋裂,有十三四个和尚当场撞碎了头顶舍利惨死当场。

  “我佛慈悲!何方妖孽胆敢与我佛门作对?”宝信罗汉看到自己同行的师兄弟死伤惨重,不由得气得乱叫。

  头顶鸟鸣声不断传来,勿乞急忙抬头看时,就看到一头翼展几近十里的大风正从高空直坠了下来。在这头大风的身后,是十几头翼展超过百里,一看就知道他们已经成年的大风!这些巨大神骏的大鸟无声无息的从高空坠落,青黑色的羽毛凌风飘拂,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飘逸出尘之韵。

  尤其是那十几头成年的大风,他们身上尽是斑斑血迹,那血迹黏在他们的羽毛上,勿乞看出这是外来的鲜血,不是这些大风自身流出的血迹。显然他们刚刚杀了人,而且杀了很多很多的人!

  而这附近会招惹来大风杀人,还有很多很多人让他们杀的对象,勿乞不用想都知道——这条刚刚成年的菜鸟大风,他引来了自己族中的长辈,袭击了风鸠媻带领的厖州大军!

  想到风鸠媻被十几头成年大风围攻的模样,勿乞就不由得放声大笑。他朝那急速飞下的大风笑道:“你是来帮我的么?哈,你还记得刚才是我救了你?”

  那大风清脆的鸣叫了一声,三条长尾重重甩出,对着刚刚站起来的宝胜罗汉拍了下去。宝胜罗汉惨嚎一声,身体被骤然腾空而起的羊角旋风抽起,狠狠的撞向了另外一座大山。刺耳的骨裂声传来,宝胜罗汉的脑袋撞在了一块坚固的山岩上,山岩粉碎,宝胜罗汉的脑袋也碎成了肉酱。

  凄厉的叫声从宝胜罗汉的舍利子中传出,宝胜罗汉的舍利化为一道强光正要遁走,空中急速落下的一头大风一爪子抓出,将宝胜罗汉的舍利一把捏成了粉碎。

  宝信罗汉怒啸一声,他腰间突然一道明光冲天而起,他眨眼间就在明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其他几个幸存的罗汉正要逃走,一头成年大风突然翅膀一挥,无形风刃飞射而出,将他们的肉身连同舍利劈成了粉碎。

  勿乞骤然松了一口气,他摇摇摆摆的收起炎鹊剑,正要坐在地上休息一下,那头小大风突然伸出爪子,一把抓起了勿乞,然后双翅一拍,身体骤然向天空飞去。

  十几头成年大风簇拥在这小大风身边,狂风劲卷,他们翅膀拍动,眨眼间就穿破了重重云层,直飞高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