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人情债务(第一更)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人情债务(第一更)

  怪叫一声,勿乞画出一条弧线,向那个小型陆块疾飞了过去。

  沿途的狂风带起无数的风刀四处乱绞,但是勿乞经过的时候,狂风流过他的身体,宛如情人温柔的小手抚摸着勿乞,没有给他带来半点伤害。不仅如此,狂风还将一股灵动活泼的力量注入他体内,让勿乞轻松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宛如一条水里的游鱼,轻盈的飞过了近百里暴风圈,安然无恙的落在了小型陆块上。

  风翛翛‘咕咕’的叫着,翅膀轻轻的拍了一下风青二娘。

  风青二娘双眼一翻,狠狠的对着风翛翛就是几巴掌拍了下去:“再敢乱跑,就让你被那些凡人宰了吧,娘亲再也不管你了!唉,有娘亲带人送他上门,又有了大风血脉帮他控制狂风,只要运气不是太差,这古仙人的遗宝,自然是他的了!”

  风翛翛摊开翅膀,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他身体缩了缩,翼展十里的大鸟缩小到了拳头大小,宛如一只鸡雏一样,蹦蹦跳跳的落在了风青二娘的肩膀上,‘咕咕’的叫着,不断地用嘴啄着风青二娘的耳垂。

  风青二娘冷哼一声,一把将风翛翛抓在手中,然后双手握住风翛翛,狠狠的一压!风翛翛猛的张大嘴惨叫一声,双脚一抽一抽的翻起了白眼。风青二娘叽里咕噜的呵斥着,对着风翛翛就是一通乱骂乱打。

  勿乞落在了陆块上。原本从远处看上去只有长宽千里左右的陆块突然变得无比巨大,勿乞睁开周天神目向远处望去,远远的地平线边缘,大概距离自己有十几万里。这是强大的仙人布下的空间禁制,这座陆块并不如看上去的那样平淡无奇。

  神识小心的向四周扩散开去,勿乞感应到了四周空气中凝固的风。一如流动的水凝结成了冰块,这块陆地上,狂风也在空气中凝结。勿乞的神识甚至能在空气中勾勒出一团团暴风的轮廓,所有的暴风都凝固在了空气中,无形无影,只有神识才能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勿乞向面前拦路的一团凝固的风轻轻的摸了一把。空气荡起了青色的涟漪,勿乞感应到了凝固的风当中一股苍凉寂寞的情绪。刚刚融入体内的大风血脉让勿乞凭空生出了一股对这团凝固的风的悲悯,勿乞轻声叹道:“你,很想舞动么?”

  风,应该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在天地之间随意翱翔的,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孤零零的凝固在空气中,不能动弹,不得自由。勿乞心头微动,一道风力从他指尖射出,融入了面前的这团凝固的狂风中。

  整个大陆突然活了过来,空气突然剧烈的波动,狂风一阵阵的从四面八方向勿乞吹拂而来,勿乞的身体被狂风托起,在空气中轻盈的舞动。陆地上原本凝固不动的花草树木随风起舞,这些草木也都突然多了一股生气,生命的气息迅速从这些草木身上散发出,逐渐传遍了整个大陆。

  狂风托起勿乞,带着他向正中的那座宫殿飞了过去。勿乞轻飘飘的落在了那座宫殿门前,狂风宛如一只大手在背后推了勿乞一把,将他推进了宫殿。

  这座宫殿通体用青色玉石搭建,原本有好几重殿堂,但是如今其他殿堂都已经坍塌大半,只留下了断垣残壁,看上去煞是凄凉。只有正中一座大殿依旧屹立,但是正中大殿用薄薄的透明青玉瓦片拼成的屋顶也洞穿了数十个水缸大小的窟窿,透着一股子破败的气息。

  狂风推着勿乞进了大殿,眼前骤然一亮,青色的狂风贴着地面翻滚而来,吹得勿乞浑身衣衫翻滚不定。从外面看来占地不过亩许的大殿,内部空间却是长宽百里开外,大殿内矗立着数千根碧玉巨柱,上面雕刻了无数的风卷残云的图案,所有的柱子都好似在随着狂风流转。

  大殿的天花板,是一副玄奥的周天星辰图。黑色的天幕,明亮的星辰,一切看上去都和真正的苍穹没什么两样。但是因为屋顶上那数十个窟窿的关系,这幅周天星辰图也露出了数十个直径里许的大窟窿,淡淡天光从窟窿里透入大殿,让星辰图变得晦涩不明。

  一股强大的力量维持着大殿内某些禁制的运作,大殿内的芥子空间才能维持稳固。勿乞看看头顶那数十个巨大的窟窿,再看看四周依旧完好的戒子空间,只能暗叹这里不愧是太乙金仙的府邸,果然是神妙异常,哪怕已经陨落,这里的玄妙依旧不是勿乞能看破的。

  狂风卷着勿乞,推着他向前一路行了过去。

  在大殿的尽头,一尊用白色玉石雕成的云床上,一条淡淡的朦朦胧胧的身影正盘膝而坐。勿乞大概看出这是一个形容清矍的老人,双眸犹如太阳一样明亮。但是这身影透出的气息让勿乞知道,这老人甚至连残魂都算不上,还不如当年的玄金水母留下了一缕魂魄,这完全就是一个投影。

  这是陨落的太乙金仙那庞大无匹的力量在天道轨迹中留下的一线刻痕,留下的一个投影。它并不是真正的生命体,但是它毕竟是太乙金仙的投影,哪怕主人已经陨落,依靠大殿内的各种禁制,这投影同样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勿乞走上前,向那投影稽首一礼:“前辈,小子勿乞,在此有礼了。”

  那投影睁开双眼盯着勿乞,低沉的问道:“你,是好人么?”

  勿乞呆了呆,他沉吟了片刻,然后毅然摇了摇头:“小子,不能算好人。但是,也不能算坏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则朝朝暮暮、曰曰夜夜、苦思冥想,也要报复回来。小子,不是好人!”

  投影淡然一笑,颔首道:“不是好人就好!好人在这个世上,是要吃亏的!”

  轻叹一声,这投影打量了勿乞一阵,低声说道:“你有恩惠于大风一族?”

  勿乞点了点头,将他救下风翛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他本能的察觉,在这个投影面前说谎是没有用的。这座大殿已经彻底被这个投影掌控,在这个大殿中,投影就是无所不能的神灵,勿乞如果说一句谎话,就会立刻受到大殿中禁制的全力攻击。

  听了勿乞的讲述,投影笑了:“那,你觉得,风代表了什么?”

  勿乞沉吟片刻,皱眉道:“风,自由!自由流动的空气,才演化为风!”

  轻轻的鼓掌赞叹了一声,投影叹息道:“是啊,风的核心精神是自由。吾一直秉持自由之道,这才参悟了天地之间风的奥秘,最终成就了太乙金仙正果。奈何,东方青帝派上古天神风伯登门,要吾投身东方天庭效力,吾怎甘心任人驱遣?”

  东方青帝?勿乞深吸了一口冷气。

  投影叹道:“吾拒绝了青帝诏令,青帝座下十大风神、十大雨神、十大雷神、十大电神群起而攻,四十位上古天神联手,吾重创风神七、雨神三、雷神二、电神一,却被青帝亲自在背后打了一杖,就此陨落。”

  轻叹一声,投影说道:“你以后若是实力到了,可否为吾报仇?”

  皱眉思忖了一阵,勿乞坦白的说道:“尽力而为,若是有危险,我不会冒险为你报仇。”

  投影笑了,他认真的点头道:“这话很实在,吾很欢喜。如此甚好,吾本体当年一场大战,随身之宝大多粉碎,此处留下的,都是一些没什么用的玩意,你看上什么,就只管带走。只有一卷大风歌,是吾毕生所学;一裘大风天衣,是吾化身太乙金仙时脱落的羽翼所化。这两样物事,就交给你罢!”

  淡淡一笑,投影异常直白的说道:“自由,可是吾一介投影被困此处,哪里算得是什么自由呢?你拿走这些东西后,世间再无吾任何痕迹。彻底的干干净净,消除一切捆束,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手一挥,一团青色风团呼啸着从云床正中飞出,击打在勿乞的眉心,迅速融入了他的身体。

  勿乞只觉一道寒流从识海中扩散开来,他眼前突然出现了无穷无尽的关于狂风的奥义。这位陨落的太乙金仙一生苦苦钻研而得的,关于狂风的奥秘,全部归属勿乞所有。

  四周的碧玉巨柱上同时有丝丝缕缕如烟如雾的青色风气飘出,无数青风逐渐在勿乞头顶相互融合交汇,渐渐的化为一条淡青色的风影。一只拳头大小的大风轻盈的从风影中飞出,轻轻的绕着勿乞旋转了几圈。

  勿乞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小心翼翼的吐了出去。那大风迟疑了一阵,还是拍动着翅膀冲到了勿乞吐出的那一点本命精血面前,将这口精血吞入了自己腹中。勿乞头顶的风影骤然化为一片青光落在勿乞身上,他身上的道袍粉碎,一裘如烟如雾,没有厚度、没有重量,只是肉眼能看到的青色道衣稳稳的套在了勿乞身上。

  那小小的大风清鸣了一声,钻入了道衣沉沉睡去,勿乞突然接收到了这大风天衣器灵传来的信息——当年一战,大风天衣遭受重创,此刻也不过是中品仙器的品级。他如今心甘情愿为勿乞驱策,但是想要回复他原本太乙仙宝的威能,还需要勿乞以后慢慢的温养、恢复才行。

  勿乞暗自点了点头,他向那投影深深的稽首行礼。

  那投影淡然一笑,他体内有大量的青色光点喷出,逐渐的融入了勿乞的体内。

  强大的风灵气息涌入勿乞身体,勿乞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巨大的风灵之力。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投影才最终消散无形,勿乞向着云床磕了几个响头,然后大步向大殿门外走去。

  “人情债,又多了一笔。东方青帝啊!听名字,就不好对付啊!”

  勿乞的苦笑声,隐隐在大殿内回荡。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