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辣手仙人(第三更到!)

第四百六十七章 辣手仙人(第三更到!)

  和安城内四处响起了平民百姓关闭门窗的‘砰砰’声。

  苗一虎冷冷的一笑,转身看向了顺着大街缓步走来的散乐真人。他掏出一块圆形骨镜对着散乐真人晃了晃。用不知名青色骨头打磨的圆形镜面闪过一抹淡淡的幽光,上面有一个古朴的符文闪了闪。散乐真人的身体突然一晃,一片青霞从他身上爆开,隐隐有一阵鬼啸声从青霞中传来。

  摇了摇头,苗一虎收起骨镜沉声道:“区区元婴初期修士,也敢如此对本官说话?”

  讥嘲的向四周望了一眼,苗一虎伸出双手,对着四周的修士慢慢的划了一圈:“一群土鸡瓦狗,最强不过元婴修为,也敢围攻大虞司刑殿刑军?给你们十个数的时间,滚开!”

  散乐真人冷哼一声,分开人群来到了苗一虎身边,他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位大人,这和安城,如今是我们大乐天宫的地盘。我们大乐天宫的祖师是畮矶老祖,他老人家身后,是晦暝天境玄玄宫玄一老祖!”

  苗一虎放下向四周修士挑衅的双手,重重的按在了散乐真人的肩膀上。他凑到散乐真人面前,凝视着散乐真人的双眸冷笑道:“这里,是大虞的国土。天庭治仙,人皇治人,这是周天神圣公认的天条戒律。”

  散乐真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苗一虎放在自己肩头的双手,轻叹道:“但是现在,和安城是我们仙门的地盘。如果大人不愿意引发人、仙之战的话,还请不要在和安城肆意胡为!”

  苗一虎的眼皮耷拉了下来,他瘦削略显阴森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他松开双手,不搭理散乐真人,转身向勿乞笑道:“贪狼道人,让我看看你的元婴。如果你是魔修,就跟我走一趟吧。如果不是魔修的话,以后不要用贪狼这个道号,今曰就暂且放过你。”

  勿乞沉吟片刻,他头顶一道白色云气冲出,修炼归元无为道经的那个假婴带着大片云烟水汽冲出。假婴头顶漂浮着一柄月牙弯刀,朦朦胧胧好似水汽凝成的弯刀偶尔一旋,就有丝丝精光射出。这柄月牙弯刀也是勿乞离开青崖星时青杖仙翁赠送的灵兵,采用幻烟云母石融合五行精金锻造而成,刀光朦胧宛如幻梦,恰好配合归元无为道经使用。

  归元无为道经是正统的道门功法,而且极重修姓养心,符合最原始的‘道家’精义。勿乞元婴飞出体外,自然有清气缠绕身周,云霞片片在他身周盘旋飞舞呈灵芝、龙虎之状。勿乞长发丝丝飘拂,周身神清气爽,正是一个有道的全真,正统的道德之士。

  苗一虎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他死死的盯了一眼勿乞盘坐在头顶云烟中的元婴,冷哼一声挥了挥手,低沉的喝道:“所属听令,整队离开和安城!”

  四周的披甲士卒纷纷刀剑归鞘,松开了强弓硬弩的机括,将兵器放进背负的革囊中,就在大街上整队向城门行去。司刑殿的刑军训练有素,个个都是精锐之选,将近两千士卒只耗费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整好了队伍,从东门离开。苗一虎将那画卷重新插在了腰带上,笑着向勿乞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身边几个副官、亲兵随着队伍向城外行去。

  远处地平线上,三条飞舟正急速向和安城驶来,这是来接应苗一虎所帅军队的。苗一虎笑吟吟的带着大队人马出了城,却在出城的瞬间回头对城内大笑道:“散乐真人,贪狼道人,你们记住,这里是我大虞的地盘!你们只是暂居罢了,迟早有一曰,大虞会收回此处!”

  三条飞舟降落,苗一虎带着众多士卒登上飞舟,随着细微的破空声,三条飞舟迅速突破云层飞上高空,然后慢慢的向南方飞去。

  脚步声响起,和安城留守朱灵公带着麾下士卒匆匆的行了过来。见到勿乞,朱灵公急忙抱拳行礼道:“前辈,刚才是中州司刑殿的司刑官么?您可一定要注意,司刑殿的人,名声向来不是很好,一旦被他们缠上,就犹如跗骨之蛆,事情不是这么容易完结的。”

  勿乞呆了呆,他笑道:“可是我看那苗一虎还是很讲道理嘛,贫道不是魔修,所以他也很干脆离开了?”

  朱灵公苦笑摇头,他低声说道:“司刑殿的人,什么时候讲过道理呢?”

  看到朱灵公那苦涩的笑容,勿乞顿时在心里打了个顿。朱灵公家族因为丢失了对和安城的控制权,整个家族除了朱灵公这一支人充当和安城留守,其他人都被流放。朱灵公对司刑殿的手段应该了解得很深刻,如此看来,苗一虎还真不会这么轻松的放过勿乞。

  沉吟片刻,勿乞笑了笑,拍了拍朱灵公的肩膀:“八戒很好,如今在城主府内也养得好好的。放心吧,我会好好抚养他,以后他会有出息的。”

  笑了笑,勿乞向散乐真人打了个眼色,散乐真人一声唿哨,众多修士纷纷向四周散开,勿乞和散乐真人驾起云头,迅速向城主府飞去。但是在半路上,勿乞就招出一头魔神傀儡化为自己的形象,跟着散乐真人返回城主府,而勿乞自己则是化身一道清风,循着三条飞舟飞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得到了大风歌的传承,勿乞化身清风飞行的速度极快,他向着南方追出了小半个时辰,就已经飞出了一万多里地。前方远远的看到三条飞舟正向一条山谷降了下去,山谷中有几道炊烟升起,勿乞远远的就闻到了风里面带来的烤肉香气和烹煮米饭的味道。

  这是茫茫群山中一条不起眼的山谷,长三五里的山谷内有一眼泉水,近百名士卒正在泉水边烤肉、煮饭,一旁的小树林里搭建着数百座帐篷,一些士卒正手持刀枪在四处巡逻。

  三条飞舟降下,苗一虎阴沉着脸从飞舟上走了下来,带着几个副官和亲兵走进了一座帐篷。勿乞紧跟着苗一虎,借着先天土遁之术,也跟进了帐篷里,他就藏身在苗一虎脚下不到三尺深的泥地里,眯着眼睛倾听上面的动静。

  帐篷中有一条黑石制成的长桌,苗一虎和四个副官就在长桌边随意落座。亲兵送上了滚烫的茶水,苗一虎端起茶水,也不怕烫,将茶水一口喝得干干净净。随后他猛地拔出腰间佩剑,重重的一剑砍在了长桌上。一声脆响,长剑劈进石桌足足一尺多深,苗一虎松开剑柄,长剑插在石桌上剧烈震荡,发出沉闷的剑鸣声。

  “这个贪狼道人,就是州牧大人下令通缉的贪狼道人!”苗一虎掏出腰间画卷,重重的砸在了石桌上:“你们今曰亲眼所见,这个贪狼道人的元婴是魔道元婴!就算他不是那个贪狼道人,也和那个贪狼道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四个副官齐齐站起身来,低头沉声喝道:“大人所言极是,这个贪狼道人,就是州牧大人通缉的人犯!”

  苗一虎沉沉的哼了一声,他坐在座位上,手指轻轻的刮动剑锋,低声自言自语道:“既然这个贪狼道人就是那个贪狼道人,那么本官就有借口调集大军围攻和安城啦。嗯,大乐天宫和金阁寺已经同归于尽,畮矶老祖重伤,大怒罗汉陨落,和安城周边,哪里还有人能对抗我大虞军队?”

  手指轻轻敲打着石桌,苗一虎低声说道:“我就知道那个柳逸不可靠!权谋,计策,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实力,强大的实力才能决定一切!如果有人敢于拦路,就用暴力将他摧毁,这才是天下的正道!”

  冷冷一笑,苗一虎抿着嘴唇发了一阵狠,然后才低声说道:“三弟,看大哥为你报仇!哼,区区一座和安城,居然害死了本官同父同母的弟弟,这个仇,怎么能不报?”

  一名副官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大人,您如今权限,能调动的军队不超过两千人!想要攻下如今的和安城,这点实力也够了。可是如果畮矶老祖派出了身边的门人助阵,怕是我们无法顶住畮矶老祖的报复呀!”

  藏身地下的勿乞眯起了眼睛,苗一虎为自家三弟报仇?他的弟弟,莫非是自己杀掉的那个青年将军?嗯,只不过那时候只顾着嫁祸给玉玅,勿乞懒得查清那人的身份来历,随手一剑也就杀了。想不到那人身后居然还有苗一虎,如今眼巴巴的赶来准备以权谋私为自家三弟报仇。

  苗一虎眯着眼睛摇了摇头,他沉声道:“先攻下和安城,剩下的事情不用我们插手,只要将贪狼道人和畮矶老祖有关的风声放出去,州牧大人自然会为我们做主!”

  四个副官相互看了一眼,右手握拳重重往胸口一砸,齐声应道:“大人高见,此事定然能成!”

  苗一虎淡然一笑,正要准备说出自己的全盘谋划,外面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狂风卷着高温火焰席卷而来,帐篷突然着火,一下就被烧得干干净净。苗一虎骤然跳起来望向四周,这山谷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一个黑须道人站在云头上,手持一个龙皮火囊,正不断的发出霹雳雷火向山谷内乱炸。每一团雷火落地,爆炸产生的火云都覆盖了数十亩方圆的土地。狂风、高温四处肆虐,那些披甲的战士要么被炸得粉身碎骨,要么被高温火焰烧得骨肉变成焦炭,更有一些士卒惨嚎着,带着浑身火焰四处狂奔,火焰烧得他们皮肉‘啪啪’作响,皮下脂肪化为人油流淌了出来。

  苗一虎气急败坏的指着那道人厉声喝道:“泼道,你为何下此毒手?”

  那道人淡然一笑,面无表情的看了苗一虎一眼,低声笑道:“还有五只强点的蝼蚁啊?不错!”

  手一挥,数十团雷火呼啸着向苗一虎等人飞射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