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万仙之盟(第四更)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万仙之盟(第四更)

  七月份的最后一更,七月份的第一百二十四更!

  猪头完成了!嘎嘎嘎嘎!

  平均每天四更,七月三十一天,一共一百二十四更!

  ******雷火迸射,苗一虎顾不上身边的副官亲兵,双手紧紧的护在面门前,身体蜷缩在地上,身后一道黑气冲天而起,黑气中一头体长近百丈的猪婆龙兽魂仰天嚎叫着逐渐现身。四周空气中浓郁的水汽滚滚向苗一虎汇聚过去,一件薄薄的,由水灵气压缩成的铠甲穿在了苗一虎身上。

  数十团水缸大小的雷火炸开,苗一虎身边的副官、亲卫在火光中变得支离破碎,残肢断臂四射,灼热的火光流过,残肢断臂被烧得‘吱吱’作响,眨眼间变成了灰烬飘散。

  黑须道人‘桀桀’怪笑,大量雷火喷射而下,山谷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苗一虎带来的近两千士卒尽数阵亡,只有十几个修为最强的司天殿祭司仗着骨符护身,带起大片白光冲天飞起意欲遁逃。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黑须道人放声大笑,他右手一指,十几道火光激射而出,栲栳大小的火光中裹着一枚巴掌大小,用品质极佳的火属姓灵石‘炎岚石’制成的灵符。薄薄的灵符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绿豆大小形如火焰升腾的符文,散发出强大的灵压。

  灵符准确的击打在那些逃遁的祭司身上。骨符白光被灵符击碎,灵符深深的陷入了这些祭司的身体。凄厉的惨嚎声接连响起,致密粘稠的红色火焰从这些祭司的体内烧了出来,慢慢的将他们的身体卷入了火光中。红色的火焰无声的滚动,这些祭司的身体就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嗷嗷,啊!”怒吼声中,被大火烧得头发眉毛溜光,金甲都融化成汁水的苗一虎从火光中纵身跃起,身后的猪婆龙兽魂化为一道黑漆漆的水光融入苗一虎身体,苗一虎骤然仰天长咆一声,他的身体拔高到五丈高下,白净的皮肤变成了诡异的青黑色,皮肤下隐隐有形如猪婆龙鳞的花纹出现。

  “死!”苗一虎右手紧握成拳,中指指节突出犹如凤眼,凌空一拳打出。拳风破空,苗一虎借助拳劲带动身体,身形一闪就到了黑须道人面前,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黑须道人的心口上。

  一片火光从黑须道人体表扩散开,一块巴掌大小散发出滚滚热浪,没有实体,宛如火焰凝聚而成不断扭动波荡的小巧盾牌浮现在黑须道人胸前。这面盾牌呈圆形,盾牌正中是一颗深邃的龙眼,硕大的眼珠微微一眨,就有大片火光喷射而出,化为数十条火蛇带着刺耳的啸声向苗一虎周身咬去。

  苗一虎的身体骤然缩小到原本体型,他右拳上喷出一道带着刺目流光的黑色拳劲,狠狠的杵在了盾牌上。好似他身体从五丈高下缩小到原本的**尺高度,将他体内所有的精血都逼迫了出来,才化为这一道拳劲轰出体外。

  一声巨响,盾牌骤然裂开几条硕大的缝隙,黑须道人闷哼一声,眼角突然裂开,溅出了十几滴嫣红的鲜血。黑须道人身周缠绕的火光骤然一暗,苗一虎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他胸口。

  黑须道人痛呼一声,他双目一瞪,大片青色火焰从他眼里喷出,刚刚眼角崩裂流出的鲜血融入青色的火焰中,更让火焰凭空增加了几分威力。青色火焰黏在了苗一虎的身上,就好似燃烧的橡皮一样紧紧附着在他的皮肤表面一通乱烧,火焰温度极高,而且任凭苗一虎如何催发兽魂,吸附来的水灵气也无法将火焰扑灭。

  勿乞从一块山岩后偷偷的探出头来,摇了摇头。黑须道人眼里喷出的,是他姓命交修的一口本命真火,是仙人元阳之气的外在表现。本命真火威力至大,仙人祭炼本命真火,一般只是用来锻造本命仙器,或者拿来御魔防身,不是到最紧要的关头,哪个仙人舍得喷出本命真火攻敌?

  苗一虎那一拳,真的将这黑须道人打得伤筋动骨了。

  青色的火焰静静的燃烧着,苗一虎痛得嘶声惨叫,再也无力攻击敌人。他残破的铠甲融化,衣袍化为灰烬,他的皮肤在青色火焰的焚烧下化为青气飘散,火焰没有半点儿声音的静静灼烧着他的肌肉,将他的肌肉一层层烧化,然后是他的神经血管和骨骼。

  不过短短一盏茶时间,苗一虎就被烧得骨肉成灰,魂魄也被青色火焰禁锢。

  黑须道人狞笑着,右手朝青色火焰一指,火焰化为一团钟形光晕飞起,光晕的正中是拳头大小和苗一虎生得一般无二的魂魄。火力慢慢的灼烧苗一虎的魂魄,苗一虎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嚎。这声音肉耳是听不到的,只有元神才能感应到四周虚空那凄厉绝望的啸声。

  足足一刻钟,让苗一虎的魂魄受尽了诸般苦楚后,黑须道人这才右手一合将青色光晕捏碎,毁掉了苗一虎的残魂。黑须道人桀桀怪笑道:“居然敢打伤贫道仙宝,还伤了贫道仙体,嘿嘿,魂飞魄散还是最轻的了!啧啧,三条飞舟啊!”

  将喷吐出无穷烈焰的龙皮火囊收起,折叠饿狼一下塞进了腰间暗袋,黑须道人乐滋滋的落在了山谷内停靠着的三条飞舟前。他用力拍打了一下飞舟,笑呵呵的说道:“妙啊,用飞云木制成的飞舟,这是三品飞舟。飞云木也是打造飞天车辇的上好材料,这三条飞舟拆碎了零卖,起码也值两块仙石!”

  勿乞眨巴着眼睛看着黑须道人,这人难不成是专门来打劫的么?

  正在猜疑这黑须道人的来路,勿乞突然心中警兆骤生,他冷哼一声,身体向前一扑,宛如幽灵一样穿过了身前的山岩,身影骤然一闪,勿乞一个短距离瞬移挪出了十几丈外,然后翻身就是一点龙鳞金光打出。带着刺耳的啸声击出的龙鳞金光刚刚飞出七八丈外,一条极细的红线凌空射来,恰恰和龙鳞金光狠狠的对碰在一起。

  ‘咔嚓’一声脆响,龙鳞金光被震得倒退回来,而那条红线却被龙鳞金光拦腰截断,化为两条冒着淡淡白气的断针摔落在地。勿乞一个转身望向了身后,恰恰看到一个生得明丽可爱,大概就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子正轻盈的落在了刚才他藏身的山岩上。

  穿了一条月白色半臂道裙,袒露着两条白生生的胳膊,大眼小嘴,宛如雪娃娃般可爱喜人,头扎两个发髻的小女孩扁着嘴,眼睛里正有丝丝水汽急速生出。她望着勿乞,突然‘哇哇’一声大哭起来:“胡子大叔,他把你送我的三火神针给弄断了!”

  呃,背后偷袭的人是这么一个小姑娘?勿乞周天神目迅速张开,奇光对着这小女孩一扫,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姑娘,刚刚进入先天的修为,恰恰能驾驭法器的水准。这小丫头根骨资质都是上上之选,而且周身都有一圈明光放出,显然修炼的是很正儿八经的道门功法,法诀还很是高明的那种。

  骨骼稚嫩脆弱,是真正的小女孩,不是那种万年老妖元神显化伪装的小怪物,也不是什么山精水怪变化而成的妖物。肉身和魂魄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根基不见丝毫的动摇,可见这魂魄和肉身是原装货,也不是被妖魂妖鬼附身夺体的倒霉蛋。

  干笑一声,勿乞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别哭,只是误会!”

  那黑须道人已经到了勿乞身后,他冷笑道:“误会?”

  勿乞转过身,向那黑须道人颔首道:“这位小姑娘背后用飞针暗算,我只是情急自保。”

  黑须道人一呆,他瞪大眼睛朝那小姑娘呵斥道:“雪媺,你先动的手?”

  小姑娘雪媺蹲下身子,小手把玩着山岩上的几颗小石子,低着头咕哝道:“我看他在石头后面鬼鬼祟祟的偷看大叔你杀人放火嘛,还以为他是那些人的同伙,就给了他一针。结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这么厉害,三火神针都被他的宝贝给切断了!”

  黑须道人看向了勿乞,突然郑重的打了个稽首:“这位道友,贫道万仙盟游仙堂三火尊者。雪媺是贫道至交好友留下的孤女,自幼被贫道娇养惯了,如有得罪之处,还请道友见谅!”

  勿乞同样肃然稽首回礼道:“贫道……咳咳,贪狼道人的就是!”

  三火尊者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怪异,他看了看四周地上残破的痕迹,干笑道:“贪狼道人?你是跟踪他们而来?嘿,这几曰,道友的大名,可是……响彻中州啊!”

  雪媺猛的跳了起来,她拍着手笑道:“贪狼道人?就是中州牧风泠泠那个老坏蛋发文通缉的贪狼道人?”怜悯的看了勿乞一眼,雪媺叹息道:“这几天,雪媺都知道,有好些个叫这个道号的倒霉蛋被司刑殿的人抓的抓、杀的杀,其他什么飞狼、黑狼、青狼,道号和狼字有关的道人,都逃出了中州哩!”

  勿乞干笑,他连连摇头道:“无妄之灾,实在是无妄之灾!”

  勿乞一边笑,一边在心里琢磨,这个万仙盟是什么来路?万仙盟,游仙堂,由此可见,这万仙盟还是有模有样的,起码他组织内的架构算得上完整。

  正在琢磨的时候,勿乞突然一愣神。

  他留在和安城,伪装成自己本体模样的魔神傀儡突然传来了一条信息。

  一个自称万仙盟升仙堂使者的仙人找到了勿乞的魔神傀儡分身,传达了万仙盟的招揽之意。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