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道心魔心

第四百七十七章 道心魔心

  青崖山,存放元华门所有门人弟子寄魂简的大殿。

  宽敞的大殿内灯火昏暗,只有天花板上两条金丝细绳悬挂的两盏长明灯放出幽幽光芒,山风从大殿门外吹了进来,灯火摇曳,光影闪烁,好似有无数的幽灵在大殿内乱晃。

  大殿里面,一重重青色山岩雕成的架子上,密密麻麻的寄魂简端端正正的放在架子上,每一块寄魂简下面,都挂着一个小小的楠木牌子,上面用鎏金小字写着寄魂简主人的姓名以及在元华门内的职位和辈分。最里面一重架子的最高处,是一块巴掌大小淡金色的寄魂简,下面的木牌上写着‘元华老祖’四个字。

  在元华老祖的寄魂简下面,原本有好几个格位,但是如今只有两个格位上有一摊碎成粉末的寄魂简残骸,其他的几个格位都是空荡荡的,只有格位下面挂着的木牌上,依稀还能看到淡金色的字体。

  元华老祖站在阴影中,浑身哆嗦着看着那两块粉碎的寄魂简。他眼里满是泪水,两条血痕从他的大眼角一直垂到他的下巴上,点点血泪正不断顺着面颊流下。

  那几个空着的格位里,是元华老祖曾经的几个亲传门人的寄魂简存放的位置。元华门历经数十个元会的风雨,元华老祖视如己出,比亲生儿子还要疼爱几分的几个亲传弟子,就是在一次次和其他仙门的争斗,和其他散修的厮杀中陨落。每陨落一个弟子,元华老祖都是心如刀绞一般剧痛。

  最后剩下来的,只有憨厚稳重的痴道人,以及精明能干却有点小心眼的旼道人。数十个元会的朝夕相处,痴道人和旼道人,已经是元华老祖骨髓中的骨,心脏上的心尖肉。随着养气养姓的功夫曰益精湛,这点儿女情长的感情已经被元华老祖压在心底深处,师徒的感情这些年来似乎显得淡泊了,但是猛不丁的看到这两块粉碎的,碎得干净利落的寄魂简,元华老祖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也碎了。

  最后两个亲传弟子,没了。

  辛辛苦苦调教了数十个元会,比亲生儿子陪伴在身边的时间还要多的亲传弟子,没了。

  从垂髫稚龄就被当时仅仅是元神境界的元华老祖收养,一把屎一把尿抚养大,随着元华老祖一手建立元华门,逐渐开辟出这一片基业的最后两个亲传弟子,没了。

  寄魂简粉碎,这是魂飞魄散彻底消泯于无形的征兆。

  痴道人和旼道人,元华老祖最后的两个弟子,没了。

  “你们可知道,为师已经顺利祭炼了那柄上品仙剑。那是一柄七品仙剑,足以让为师威震普罗天境,无人再敢对我元华门有丝毫冒犯。元华门即将……不,已经是普罗天境第一仙门,未来我们还将走出普罗天境,将元华门的威风传播去其他天境。”

  “你们可知道,元华门大兴之机就在眼前。有鄣乐那丫头的太古神灵血脉,青崖星未来定然能成为诸方天境中有数的仙脉汇聚的福地。如今的青崖星,甚至供养不起一个中品天仙修炼所需。而未来的青崖星,只要所有灵脉都被太古神力凝缩提炼成仙脉,一颗青崖星,甚至可以提供十名金仙修炼所需的全部仙气!”

  “只要为师,以及你们,任何一个人,修炼成金仙,为师就能带着你们拜入那位前辈门下!那位前辈是太乙金仙,你们知道么?他老人家是太乙金仙!能够成为太乙金仙的门人,我们元华门,未来也许……不,一定能成为玉华天境之主。什么天庭的天君、仙君,那些人,未来在我们面前挺直腰杆的资格都没有!”

  “大好前途就在眼前!你们,怎么能陨落?”

  元华老祖紧握双拳,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咆哮道:“谁给了你们胆子让你们陨落?没有为师的许可,你们怎么胆敢魂飞魄散?怎敢就这么死得干干净净?甚至连一缕残魂都没有留下,就连为师去寻找你们转世之人的机会都没有?你们……不孝之徒!”

  大殿内的空气突然变得粘稠沉重,一条条无形的风劲宛如大蟒在大殿内搅动,发出‘呜呜’的怪啸声。大殿在颤抖,所有的寄魂简都在战栗,元华老祖周身透出了淡淡的血雾,双眸中也涌出了绝不应该出现在他眸子里的血光。

  数十元会的养心静功突然崩解,元华老祖三尸发作,五贼齐生,无边怨气立刻招来了那些藏身于混沌空间外域异境,无形无质却有大神通大玄妙,随着心神感应就立刻闻风而来的域外天魔。

  一丝魔念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元华老祖的仙魂。元华老祖周身血光更盛,两个眼珠连同眼黑眼白一起变成了可怖的血色,他双手紧紧握拳,浑身骨节不断发出‘啪啪’脆响。

  那柄七品仙剑带着逼人的热浪飞出,被元华老祖一把握在手中。庞大的仙力在体内涌动,仙剑感应到元华老祖心里的杀意,不由得发出了嗜血的清鸣。

  大殿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元华老祖手掌一翻,仙剑化为一流火光钻入他眉心。周身血光迅速内敛,元华老祖的眸子也恢复了清明,他背起双手,淡淡的问道:“是青杖、青蓏来了?来得正好。”

  青杖仙翁、青蓏仙子带着江云老祖走进了大殿,他们快步走到了最后一重架子前,三人看到了那两块粉碎的寄魂简,顿时身体齐齐一抖。青杖仙翁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失声哀嚎道:“师尊,怎么会这样?师祖,师尊他,他不是闭关修炼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江云老祖也吓得浑身发抖的跪在了地上,他呆呆的看着那两块代表着痴道人和旼道人魂飞魄散的寄魂简残骸,双眼发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呵呵’一声怪笑,元华老祖缓步走到了江云老祖面前,伸手按在了江云老祖的肩膀上:“江云,你那徒儿勿乞,到底是什么来路?来,详细的说给我们听听。勿乞到底从何处来,他修炼的,可是你传授的归元秘功?呵呵,你千万不要说,勿乞修炼那不入流的归元秘功,就能以元婴境界和仙人相抗!”

  好似一条雷霆当面劈在了头顶,江云老祖失声叫道:“怎可能?祖师?难不成,两位太师祖他们,他们是被勿乞……”

  青杖仙翁骤然跳了起来,他厉声咆哮道:“是勿乞?那个欺师灭祖的杂碎,他,他……”青杖仙翁的眼珠也变得通红一片,突然他眼角裂开,两行血泪滚滚而下。

  元华老祖淡然一笑,他沉声道:“是我派痴儿、旼儿带人去击杀勿乞。甚至还将当年一位前辈赐下的太乙金符送与他们防身,毕竟盘古大陆鱼龙混杂,不是轻易能去的地方。”

  嘿嘿一声笑,元华老祖重重的拍打着江云老祖的肩膀,他叹息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痴儿、旼儿,就这么陨落了,同行的墨鸾等人,无一幸免,全部都是魂飞魄散,连一丝残魂都没留下。”

  青杖仙翁双眼一瞪,他厉声道:“真是勿乞下的手?”

  青蓏仙子则是惊呼道:“师祖为何让师尊、师叔他们去击杀勿乞?”

  夫妻两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了元华老祖。

  元华老祖手一翻,一块寄魂简赫然正躺在他掌心,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痕正横贯寄魂简,显然寄魂简的主人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创伤,这才会有这样的伤痕展现。元华老祖冷声道:“这块寄魂简是勿乞所有,在痴儿、旼儿寄魂简粉碎的同时,他的寄魂简裂开,可见,对痴儿、旼儿下毒手的人,就是勿乞!”

  深吸一口气,元华老祖异常直白的说道:“之所以要杀死勿乞,是为了鄣乐!我,要让鄣乐成为元华门的人!真正的永远不可能背叛元华门的人!只要鄣乐在青崖星驻留数个元会,青崖星定然能变成仙脉汇聚的灵星,到时候,就算突破金仙境界,又有何难?”

  青杖仙翁呆了呆,青蓏仙子则是心直口快的说道:“师祖,若是为了这事,也不必要……”

  ‘嗯’的一声闷哼,元华老祖打断了青蓏仙子的话,他冷酷的说道:“不管事情是对是错,此刻结果就是这般。痴儿、旼儿死了,勿乞也必须死,和他有关的人也必须死,鄣乐必须嫁给月心为妻,真正成为我元华门的核心弟子,永远不可能离弃的核心弟子!”

  一掌重重按在了江云老祖肩头,元华老祖厉声喝道:“说,勿乞到底是什么来历,你从哪里收录了他?”

  庞大的仙威压制得江云老祖喘息不得,他呆呆的抬起头,将万仙星的存在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元华老祖目光闪烁,青杖仙翁和青蓏仙子也是听得面色骤变,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江云老祖居然有这样的缘法,在小洞元天境那样的偏僻地方,居然让他找到了一颗两个量劫前留下的宝星!

  “原来如此!”元华老祖低下头,突然冷声笑了起来。

  “那么,青杖、青蓏,你们亲自带人走一趟。万仙星上所有修士,必须无条件加入元华门,控制他们所有人的元神,有敢于反抗者,杀!”

  “大燕宗室,全部生擒活捉带来青崖山。”

  一丝冷酷的笑容从元华老祖嘴角浮现,他阴恻恻的说道:“用大燕所有宗室的姓命,强迫鄣乐嫁给月心,倒是要看看,这小丫头是否还能逃出我的算计!”

  双手伸出,元华老祖紧紧的握拳,突然仰天放声狂哭。

  “痴儿,旼儿,你们且看好,为师一定为你们报仇雪恨!”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