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再遇故人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再遇故人

  盘古大陆,勿乞正一步步的行走在一块无边无际的草原上。

  这片草原就属于中州的领地,只要赶到中州的治所‘中宁城’,就能循着三火尊者给出的地图,前往北溟无底深渊。盗得经中记载,那无底深渊中孕育了一条先天两仪阳气,是勿乞如今最急需的东西。

  胸口的伤势略微处理了一下,被炸碎的骨骼和肌肉都已经重生,但是其他的勿乞就懒得理会了。他胸口乱糟糟的,污血正一滴滴的滴落。断臂也没有处理,勿乞只是在肩膀上缠了一条脏兮兮的白布,就这么一晃一晃的向前行走。

  身上的伤好痛。

  但是更难受的不是这些伤势,而是勿乞的心。痴道人居然奉命击杀他,所为的居然是鄣乐公主血脉中继承的,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天赋神通。这**裸的豪取强夺,让勿乞再次直面了真正的修仙界。

  没有怜悯,没有柔情,没有正义,没有善良。

  这是**裸的弱肉强食的黑暗森林,在这里,只有一种人能活下去——无情的人!

  感受着身上的伤,勿乞笑得很愉快。每当他经过大草原上的一座城池时,他身上就会有一条魔影闪出。魔神傀儡随意变化成凡人模样,慢吞吞的和勿乞一样向那座城池走去。

  一路上,勿乞已经将所有的魔神傀儡释放去了这些城池。他给了这些魔神傀儡唯一的指令就是,在这些城市中活下去,发展己身的实力和势力。他们可以肆意胡为,只需要不断的发展自己,等待勿乞的召唤就行。

  除了这些派遣出去的魔神傀儡,勿乞在和安城留下了一头用以保护,好吧,用来监视嫪毐的魔神傀儡。整个大乐天宫都转交给了嫪毐掌管,那头魔神傀儡可以充当嫪毐和勿乞之间的联络者。哪怕有了嫪毐的誓言,勿乞依旧不放心嫪毐这人,时刻盯着他总是好的。

  另外,数年后郦阳真人将会大驾光临和安城,夺取这方圆百万里的一方基业。勿乞不准备轻松饶过郦阳真人,哪怕他知道了北溟无底深渊的地图,郦阳真人身上,还是有许多东西是他急需的。所以,云匨道人身边的两头魔神傀儡,也依旧留在了青林山。

  腐元鬼菇和腐骨尸虫,已经留给了那头魔神傀儡。勿乞准备给郦阳真人一个惊喜,只要他到来,惊喜就一定会出现。

  一步步的行走着,感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剧痛,勿乞一路欣然笑着前行。距离中宁城还有四千多里地,勿乞准备依靠步行走完这一段路程。这是勿乞对自身的一次磨练,对自身的一次全盘审视,或者说,是对自己的一次全盘的审判。

  “紫璇,我赶回青崖星,也需要三年多!痴道人、旼道人身死,他们的寄魂简破裂,元华老祖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对你下手!”勿乞一步步的向前行走,血水一滴滴的滴在了地上。他喃喃自语道:“我是来不及赶回去了,只能靠你自己!你能逃脱,我会击杀元华老祖为你出气。你不能逃脱,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会灭杀元华门上下!”

  单臂摇摇摆摆的挂在身上,宛如一条残破的麻绳一样摇晃,勿乞低声咕哝道:“江云老祖,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你服从元华老祖的命令,挟持大燕宗室逼迫紫璇,那么以后天下不会再有白云仙门这个门派!你的满门老幼,我定当斩尽杀绝!”

  焦虑煎熬着勿乞的心,他焦虑鄣乐公主如今的处境,焦虑大燕是否会受到牵连,焦虑卢乘风等好友是否会因为这次的事情遭遇危险。他突然发现,他已经有了太多的牵挂,在这个世界,他有了太多太多放不下的东西。拿起了,放不下,所以勿乞的心在抽痛,宛如烈火焚烧一样剧痛。

  茫然前行,勿乞突然想起了吴望曾经的话。

  “山林中的猛虎,是没有什么野兽愿意招惹他的。因为猛虎凶残,凶狠,你招惹了他,他就杀你。所以猛虎能傲啸山林,那是一代代的猛虎用血腥涂抹出的威名!做人也是这样,人类社会,就是一座山岭;一个个人,就是山林中的野兽。你不想被人吃掉,你就要做这山林中的猛虎!”

  勿乞一步步的向前走,他眯着眼笑着,笑得无比的开心。

  “我曾经以为,我的善意和好意,能够换回同样的回报。我曾经误以为,元华门,白云仙门,是和师傅他们一样的人。可惜我错了,师傅他们是我的亲人。而元华门,白云仙门,他们是仙,他们不是人,他们是比人类更加贪婪更加信奉实力和霸权的仙!”

  在仙人的世界中,力强者胜!

  在这块盘古大陆,力强者胜!

  有实力,散乐真人可以威逼藏心和尚搬离他居住了数百年的禅院。

  有实力,勿乞可以阴谋算计大乐天宫,纂夺了大乐天宫在和安城的基业。

  有实力,畮矶老祖和大怒罗汉就能侵占和安城,让这一块地盘变成仙门所有。

  有实力,绿心老祖等人就能在青墟仙关肆意的杀人掳掠,甚至制定潜规则分配赃物。

  有实力,风青螥就能公然带领大军黑吃黑,静候在万草堂外,等待最后一个幸运儿的出现。

  有实力,风青舞就能肆无忌惮的任意胡为,哪怕勿乞只是一个无辜过路人,她也能下令击杀。

  有实力,三火尊者就能对苗一虎等虞朝官兵放手杀戮,将他们的人头换成血淋淋的贡献点,换取灵药、仙器。

  没有善恶之分,没有正义邪恶,没有慈悲怜悯,没有柔情蜜意,只是**裸的力强者胜,力弱者,就和被勿乞击杀的那些人一样,骨头都能拿去打鼓。

  “师傅……”勿乞默默的念叨着吴望的名字,仔细的回想吴望曾经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我不会再让我身边的人,再次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鄣乐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不会再让人有胆量窥觑她,以及我身边的一切!”勿乞高高的挺起了胸膛,他行走之时,居然隐隐有了一丝吴望的影子。

  说到底,勿乞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哪怕他杀人如麻,他也对世界充满了憧憬和希冀。任何人对他表现出一点点善意,他都会热烈的回应对方。所以他对江云老祖,充满了孺慕之意,他对元华老祖,充满了恩义之心。

  当元华老祖亲自艹起大棒,将勿乞心头的这些温情敲碎,融入勿乞灵魂的,属于吴望的那一部分经验和阅历,终于彻底的苏醒。吴望那一部分灵魂,不再是勿乞的附庸品,而是实实在在变成了勿乞的一部分。

  “我喜欢这个该死的世界!”勿乞看着天空,突然笑了起来:“我喜欢这个该死的世界。”

  过了许久,勿乞才颔首道:“真的,我真的喜欢这里!”

  踉跄的步伐渐渐变得稳定,勿乞的步伐变得和尺子量过一样精准,每一步都是一般大小,循着一条笔直的线直朝中宁城走去。一步步坚定无比,宛如每一步都要在盘古大陆上凿下一个深深的印痕。

  “谢谢你,元华老祖!”勿乞‘呵呵’的笑了起来。

  一步步向前,一步步前进,勿乞走过一座座城池,一处处村庄。

  一路行走了两个多月,勿乞终于在前方地平线上,看到了中宁城巍峨的城墙。

  路边恰好有个村落,勿乞胸口和肩膀上的伤痛得厉害,他喘了一口气,向那村子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向前行走。就这时,通往那个小村落的土路上,一架牛车拖着满满的一车稻草行了过来。高高的稻草堆上,几个健壮的青年正嘻嘻哈哈的说笑成了一片。

  勿乞向那些青年看了过去,顿时呆在了原地。

  那草堆上的青年中,一个格外壮硕的青年男子猛的跳了起来,一个跟头翻身落地,大笑着向勿乞冲了过来:“勿……吴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老天保佑,你也从洪水里面逃了出来,你怎么伤成了这样?”

  那青年男子一边向勿乞飞奔,一边飞快的眨巴着眼睛。

  勿乞呆呆的看着他,狠狠的眨了一下眼睛,扭头看了看四周。没错,风和曰丽,正是艳阳天气,现在不是半夜,他也没有见鬼。向他跑来的年轻人,分明就是大燕巡风司的小头目,大燕宗亲燕不归。

  燕不归冲到了勿乞面前,一把重重的抱住了他,嘴巴凑到勿乞耳朵边低声说道:“我现在是胡不归,是家乡被洪水冲毁,逃难来这里定居的胡不归。我们的村子叫‘小叶村’,两年前被洪水冲毁,村里的人都死绝了。切记切记,小叶村在中宁城西北四千里外的叶山山谷中……唔,我来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

  勿乞挤了挤眼角,突然就有眼泪水流了下来,他一只手抱住了燕不归,大声哭喊道:“不归兄弟,可算又见到你了!呜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心里,可真惦记你们啊!”

  燕不归是巡风司精英,不需要多做煽情,他的眼泪水比勿乞仅慢了一线的滚落了下来。他哀嚎道:“吴大哥,吴大哥,想不到我们还有姓命在这里相见!这些曰子,你都去了哪里?”

  勿乞凑到了燕不归耳朵边,他低声问道:“除了你,还有谁?”

  燕不归压低了声音哭喊道:“苏秦大人亲自坐镇指挥,这小叶村的消息,也是他打探出来的。唔,我们巡风司第一批渗入盘古大陆的,有一千人!妈的,来这里的路费,太贵啊!”

  勿乞和燕不归抱头痛哭,那牛车已经慢慢停下,稻草堆上的青年人纷纷跳下来,好奇的看着勿乞。

  燕不归一把抓起了勿乞的手,拉着他就往村子里走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