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章 再见苏秦

第四百八十章 再见苏秦

  小村真的很小,村落附近是牧场和农田,一条不到半里长的土路两边,一些随意搭建的木屋草房,就是村子里仅有的建筑。从屋子和屋子之间宽敞的空地向远处望去,在一些牧场和农田附近,还有稀稀拉拉的一些房屋、谷仓点缀着,但是村子的核心,就是这条土路两侧的两百不到的屋舍。

  勿乞跟着燕不归行走在泥泞的小路上。

  他一个人慢吞吞顺着大路前进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外界的刮风下雨,无论面前是污水坑还是烂泥,是牛粪还是狗屎,他都一脚踩了过去。反而现在,勿乞注意到了土路上的淤泥,觉得赤脚走在烂泥上的滋味不是很好受。

  一群母鸡在一只公鸡的带领下,慢吞吞的从路的那一头走了过来。那只花冠子大公鸡高傲的昂着头,就好像人类的君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它的目光不屑的扫过勿乞,甚至没有在勿乞身上停留哪怕一秒钟。

  勿乞和这只高傲的大公鸡交错而过,两只母鸡‘咯咯’叫着,拍着翅膀从他身边跑过,翅膀擦过勿乞袒露的小腿,让他感受到了一股生命的气息。

  体内已经沉寂了两个多月的真元再次流动起来,蕴藏了强大生气的青木灵气和癸水灵气不断涌入全身,勿乞的外伤看上去依旧是那样狰狞可怖,但是他身体内部的伤势,正在迅速的愈合。

  受到重创的肺痒酥酥的,这是新的肺叶组织正在重生,瘙痒让勿乞想要咳嗽,但是他强行制止了自己这个冲动。肋骨还遍布裂痕,这时候打几个喷嚏或者咳嗽几声,都是很要命的事情,没事何必折磨自己?

  燕不归嘻嘻哈哈的和村子里的人打着招呼。这里的人都纯朴得好似地里的土疙瘩,他们温和而沉静,卑微的身体内蕴藏着一股子绵韧的热力,包括几个坐在屋前院子里搓麻绳的老人,勿乞能感受到他们体内蕴藏着的那股微弱,但是和他体内的生机一样强大的生气。

  “这个村子不错!”勿乞开口赞叹。

  燕不归歪了歪嘴,低声笑骂道:“有人可不这么看!”

  两人走到街道的尽头,一株大枣树下,一间显然刚刚搭建没多久,都还散发出浓郁的泥土和稻草的自然香气的茅屋,就紧靠着大枣树的树干屹立在那里。大枣树下围了一圈石块,里面填满了泥土,做成了一个花坛样的土圈。头发乱糟糟宛如鸡窝的苏秦,正蹲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捧着一个缺口陶土碗,愁眉苦脸的喝着玉米渣子熬的稀饭。

  苏秦的衣衫破破烂烂,是盘古大陆上的凡人最常见的麻布衣,他的布衣也不知道是被狗咬还是其他的什么缘故,裤腿上到处都是撕开的窟窿眼,肩膀上也裂开了两个大口子,到处都是通风露肉,露出了他白生生的皮肤以及没什么肌肉的身体。

  勿乞就笑了,指着苏秦笑了起来。

  苏秦猛的抬头,仔细盯着勿乞狼狈的模样看了许久,才认出了眼前这个缺了一条手臂的狼狈家伙是谁。他怪叫一声,随手丢开陶土碗,捂着面孔就钻进了茅屋,‘嘭’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燕不归大笑着拉着勿乞来到了房门口,一脚踢开了房门,他指着坐在大堂里木凳上,翻着白眼叽里咕噜抱怨个不停的苏秦笑道:“老头,你躲什么,还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么?”

  勿乞嘻嘻哈哈的凑到了苏秦面前,向苏秦深深的鞠躬行了一礼:“老先生,许久不见了!”

  苏秦歪了歪嘴,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指了指勿乞的断臂问道:“老夫以为这模样已经够难看的了,怎么你膀子还弄掉了一条?啧,紫璇那丫头见了,还不得伤心死?”

  无所谓的挥动了一下完好的手臂,勿乞笑道:“无妨,随便什么时候都能重新续上去。我只是想留着这条断臂,帮我想通一些事情。现在想通了许久,以后心情好了,就让它重新生出来,又不是什么难事!”

  歪着身体坐在了苏秦身边的木凳上,勿乞叽叽咕咕的将自己这一段时间碰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述给了苏秦。包括元华门对自己的算计,对鄣乐公主的窥觑,以及他如今在和安城那边得到的那块基业,勿乞将这些全部告诉了苏秦。

  苏秦皱起了眉头,他思忖了许久,这才轻轻的拍了拍左手。平地里一股旋风钻了出来,一个身形矮小的年轻人从旋风中窜出,恭敬的向苏秦单膝跪下:“属下见过丞相大人。”

  苏秦挥了挥手,他淡淡的说道:“回去,将元华门有变的事情通知陛下。若是鄣乐公主无事,接应她离开青崖星。若是鄣乐公主已经被他们祸害了,就让留在那边的几个老家伙考虑如何诛灭元华门报复的事情。”

  那矮小年轻人应诺了一声,他身体一旋,再次化为一道旋风遁走。

  苏秦拍了拍自己破破烂烂的裤子,干笑着对勿乞说道:“成了,和你所想的一般,这消息传回去不传回去,都没什么意义,回去一次要三年多,什么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起码,这步棋是要走的。”

  勿乞颔首道:“有几位老先生在那边坐镇,小子我肯定放心的。”

  话里说得好听,勿乞一对贼眼只是滴溜溜的盯着苏秦望个不停,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秦衣服上的破烂窟窿。苏秦气得脸皮发青,歪着嘴扭过头不理会勿乞。勿乞不肯放过苏秦,有意无意的询问苏秦怎么会弄成这么一副模样,苏秦只是咬紧牙关死活不吭声,哪里肯给勿乞解释?

  燕不归在一旁看得好笑,急忙将苏秦的糗事给说了出来。

  苏秦这次是大燕渗透盘古大陆的一千精锐的总调度。在勿乞和鄣乐公主离开万仙星赶赴青崖星增援元华门时,苏秦就已经带着燕不归等人出发前往盘古大陆——这是大燕朝对外征战的第一步,他们就是大燕朝侵入盘古大陆的先锋斥候。

  为了配合这一次的行动,燕不归等巡风司的精锐,主动的散去了他们自幼就融合的兽魂,废除了他们从小就修炼的内力功法,只是依靠秘药,保留了一身好筋骨,一副锻炼出来的好力气。

  苏秦已经度过天劫成就了天仙修为,他带着一千精锐来到盘古大陆后,就立刻打探消息,寻找各种可以利用的借口,将燕不归等人分散在了中州各处城池村庄中。像燕不归就借用了某个被洪水彻底毁掉的小村落难民的身份,在这个祥和的村子里扎下了根。

  而苏秦就比较倒霉了,他用秘法压制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如今就和普通老人一般无二。

  原本苏秦因为,以他胸中的满腹才学,那等经天纬地的栋梁之才,在盘古大陆混口饭吃还不是挺容易的事情?正好就能游走四方,一边指导燕不归等人的刺探工作,一边打探各种风声。混迹于市井,是最能找到各种情报来源的,所以苏秦就按照他两千多年的人生阅历,按照他以往的经验进行了装扮。

  第一次,苏秦伪装成一个教书夫子,准备在中州某个城池里教书为业。哪知道大虞根本就没有教书夫子这个职业,豪门贵族的子弟,都有司天殿的大祭司传授各种学问,而平民百姓,哪里有空去学那些弯弯绕的虫鸟篆文?

  遭受惨重打击的苏秦第二次化身为游方郎中,苏秦乃是旷世大才,在医药一道上也有极强的造诣,什么开腹剖肠之类的事情也能玩。可是盘古大陆的人,从来不知道游方郎中是干什么的,如果生病了,自然有司天殿的祭司们施舍汤药,也用不上他这个没有执照的游医。

  于是乎,苏秦咬牙切齿的挑起了竹竿儿,挂上了铁口神算的幌子,准备依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忽悠平民百姓赚一份卜算的钱。可是卜卦算命这买卖,也是被司天殿垄断的行当。苏秦差点在中宁城被司天殿的大祭司抓住,幸好他腿脚飞快,顺利的溜出了中宁城。

  “还有第四次么?”勿乞听了苏秦的糗事,笑得肚子痛,忙不迭的询问苏秦这些曰子的遭遇。

  苏秦长叹一口气,他愁眉苦脸的转过身来,向勿乞苦笑道:“第四次,就是前天的事情,老夫做游方道人装束,在中宁城附近找到几个根骨不错出身豪富的孩童,想要收他们为徒,顺便就在他们家里安身,结果……”

  苏秦咬牙道:“这盘古大陆上的人,听说老夫是神仙,居然立刻密告给了大虞官府,为了抓老夫一个可能的修仙之人,附近的官府出动了八千大军围攻老夫一人!八千大军呀!他们吃喝拉撒,不要花钱的么?”

  勿乞怜悯的看着苏秦,眼里的笑意,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长叹一声,勿乞向苏秦说道:“没奈何,盘古大陆和外域天境完全不同,修仙之人甚至很少进入城内,否则就会被虞朝的兵将随意围杀。想要在盘古大陆扎根,真没这么容易!”

  手一翻,勿乞取出了十几滴芝仙灵液,用玄冰包裹了递给苏秦:“老先生,这是芝仙渡劫失败后留下的灵液精华,一滴都能救人一命。”

  沉吟片刻,勿乞突然拍着大腿笑道:“若是说混入盘古大陆嘛,小子这里倒是有个好计划,那和安城,可真就用得上了!”

  苏秦眉头一挑,顿时会意的笑道:“你可是准备,用和安城做进身之策?”

  勿乞正要给苏秦说出他刚刚想到的谋划,猛不丁的,村口那边响起了急促的梆子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