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驼背老人

第四百八十二章 驼背老人

  一大清早,燕不归打点了一个小小的包裹,和另外九个小村的新兵人选一起坐上牛车,向三十里外的万户村赶去。牛车上,那几个新兵欢声笑语连成了一片,他们的心情就好似天空的朝阳,一片的光明灿烂。

  只有燕不归坐在车辕上,笑着回头向勿乞和苏秦挥手。

  勿乞挥动独臂,笑呵呵的向燕不归打着招呼。

  苏秦双手揣在袖子里,宛如乡下老农一样蹲在路边一块石头上,呆呆的看着那正在喷薄而上的朝阳。过了许久他才长叹了一口气:“此行凶险。这小子,可千万别被你所说的那些万仙盟的人盯上,否则他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勿乞沉声道:“大凶险才有大机缘,天下哪里有这么轻松太平的好事?”

  紧了紧断臂上的绷带,勿乞淡然道:“我要走了,去找我的那一线机缘。”

  苏秦站起身来,歪着嘴咕哝道:“老夫也要走了,四处走走,到处都要盯着,娃娃们好容易来到这里,就老夫一人做总调度,总要不时的关顾一二。啧,老夫还就不信,老夫身上一个铜板都不带,就不能从这盘古大陆混一番荣华富贵出来!”

  得意的吧嗒了一下舌头,苏秦冷笑道:“三寸不烂之舌,我苏秦,哼!”

  高傲的昂着头,苏秦背起双手,一摇一摆的向南方行去,那边数千里外的几个村子里,也有燕不归同行的巡风司精锐潜伏。晨风温柔的吹过苏秦的身体,他破破烂烂的麻布衣一翻一翻的,就好像一只被烧得秃毛的黑乌鸦的翅膀一样在风中翻卷。

  勿乞望了苏秦一眼,他沉声道:“你也要当心啊,这里,很不太平!希望你能活到三年后!”

  苏秦身形微微一凝,然后他点点头,也不回头望勿乞一眼,脚下一点,身形骤然窜出去了十几里外。

  微微一笑,勿乞抬头看了看朝阳,缓步向北方行去。他慢吞吞的行走着,但是每一步都能迈出数十丈远。大地在脚下飞速的滑过,不多时勿乞就已经赶出了数千里地。以中宁城为坐标,勿乞小心翼翼的避开沿途的城池村镇,一路向北溟无底深渊的方向行去。

  行行又行行,盘古大陆的地域广大无边,以勿乞施展的遁术,他一路行进了两个多月,这才走完了一半的路程。曰夜不停的遁行,让勿乞的心力也变得无比憔悴,终于在横渡一片全部都是无底流沙的沙漠后,勿乞找到了一块水草丰美的草原,暂停下了脚步。

  懒洋洋的背靠着一块大石坐着,勿乞歪在一条大路边,静静的看着这条贯通了整个草原的大道上人来人往。人族的繁衍能力极其强大,盘古大陆随时都在扩张,但是人族似乎已经填满了整个盘古大陆,最少到现在为止,除了那些无法生存的绝地,勿乞还没有发现一个地方没有人类存在的。

  这片草原方圆有十几万里,这条大道就有数万里长。大道两侧,密布着城镇村庄,无数商队行人正通过这条大道往来。勿乞躺在路边,一边调息恢复体内真元,一边欣赏着路上行人的面色。

  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这些人类卑微而渺小,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却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繁衍生息,扩张着自己的族群。勿乞在这些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和天地之道隐隐相合的庞大生气。

  勿乞在大道边一坐就是三天三夜,当陷入冥思状态的他感悟到这股藏匿在凡人体内的庞大生气时,勿乞突然觉得脚下的大地一震,盘古大陆宛如一个活人,这震动就是他的心跳,浩浩荡荡无边无际,让勿乞感觉到恐怖的庞大生气从盘古大陆地下释放出来,弥漫四周。

  这股生气一直存在,但是当勿乞感应到那些凡人体内的无穷生机时,他才突然看到了这股从地下升腾而起,弥漫四周的紫色生气。这紫色的生气覆盖了整个盘古大陆,和天空的星辰洒下的星光精气相互融合,在天地之间化为一片玄黄之气,朦朦胧胧的也不知道有多大的面积。

  沉闷的心跳声不断在勿乞耳朵边响起,渐渐的,他的心脏也随着这心跳声开始跳动。

  紫色生气融入勿乞的身体,痒酥酥的感觉传来,勿乞刻意置之不理的重伤急速愈合,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勿乞还来不及制止这种异变,他胸前的伤口就已经痊愈,皮肤光洁宛如没有受伤一般。

  在勿乞从这种奇妙的感悟中惊醒的时候,他的断臂也已经神奇的长出了一截,如今只是手肘以下的部分没有回复,从手肘到肩膀,半条胳膊已经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长了出来。而且这新生的胳膊,力量比他完好的那条胳膊还要强了几分。纯粹的**力量,没有丝毫的灵气加成,是纯粹的**力量增强了。

  倒抽了一口凉气,勿乞抬头看着天空,他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人族修炼的功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出神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背着一个竹筐,里面装满了不值钱的普通药草,手拎着一柄镰刀的驼背老人,正歪歪扭扭的顺着大路向这边行来。老人的驼背很厉害,背上的肉球几乎和驼峰一样,他的眼睛只能盯着地面,视线甚至无法平视前方,他永远只能看到面前三五步远的地面。

  苍老,枯瘦,驼背,老人灰褐色的皮肤上满是老人斑,这是一个风烛残年离死不远的老人。他慢慢的行走在大道上,嘴里哼着一首曲调极其简单,给人感觉无比古老的歌谣。颤巍巍的歌声随着风传出,惊动了正坐在地上发呆的勿乞。

  看了一眼这背着硕大竹筐的老人,勿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似乎找到了一门比龙变经更加神奇的功法,起码龙变经无法让勿乞的断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生出。勿乞在短短一瞬间已经推算出,如果有人能够自由的控制这股紫色的无穷生机,那么当他站在大地上,他的身体就永远不会被摧毁。

  “一如西方神话中的大地巨人,只要双足站在地上,就有无穷力量!”勿乞吧嗒了一下嘴。

  驼背老人颤巍巍的走过勿乞的身边,他似乎腰骨酸痛得很,在走过勿乞身边几步路后,他站了下来,双手按在腰间用力的锤了锤。咳嗽了几声,老人扭头对勿乞叹息道:“老了,不中用了,年轻的时候,人家都说我能扛着山走路,现在真的老了!”

  勿乞微微一愣,他也没想到这老人会开口和他说话,他露出一个微笑,认真的对那老人颔首道:“您这么大一把年纪,怎么还出门在奔波呢?该留在家里享清福啦!”

  太阳高悬头顶,毒辣的阳光从高空洒下,驼背老人浑身都是汗水,汗珠顺着下巴滴下,在干燥的土路上溅出了几处小小的水痕。老人呼哧呼哧喘着气,摇头叹息道:“子孙不争气,哪里停得下来?享清福?唉。”

  轻叹一声,老人摇摇头,又继续向前走去。

  勿乞静默的看着老人,也摇了摇头。

  站起身来,勿乞正要继续向北溟进发,后面突然传来急促如雷的蹄声。

  蹄声刚开始还距离很远,但是不多时,就迅速的逼近,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这蹄声起码奔近了十几里。勿乞骇然回头,恰恰看到一群如狼似虎的骑士,骑着一种形如水牛,但是通体都是青色鳞甲,生了两对尖锐的长角,本姓如风的奇兽顺着大路狂奔了过来。

  总数超过一千的骑士,个个披挂着重凯鳞甲,脸上还有厚厚的金属面罩遮盖,通体上下就连一丝皮肉都没露出来。体长超过两丈的巨牛坐骑鞍鞯两侧,挂着皮革制成的兵器囊,里面插着清一色的八尺盘龙战戟。在领先的那个骑士的手中,一杆三丈长的旗杆上,一面血色大旗正凌空飞舞。

  大路上往来的行人车辆惊恐的向道路两边退避,唯恐挡住了这队骑士的道路遭受无妄之灾。

  但是那驼背老人视线不好,听力似乎也有点问题,他茫然的扭动脑袋向四周张望,但是哪里看得到半点儿不对劲的东西?他只是通过脚下传来的震动,知道有些可怕的东西正在迫近。

  “死老头子,滚!”

  骑队冲到了老人面前,领队的那骑士挥动小孩子拳头粗细的兽筋编成的长鞭,狠狠一鞭向老人抽了过去。长鞭在空气中带起一声锐响,宛如一条毒蛇,劈头盖脸的抽向了老人。

  四周行人惊呼,这一鞭抽下去,就是石头都会被抽开一条裂痕,何况是这老人?

  勿乞皱眉,他身体连连摇晃,带起几条残影冲到了老人身边,一手抓住了老人的腰带,带起老人就朝路边翻滚逃开。毒蛇一样的皮鞭擦着勿乞的身体掠过,将他肩膀上的麻布衣抽成了粉碎。

  “哼,躲得挺快!”领队的骑兵沉沉的哼了一声,他也不停下纠缠勿乞,径直带着大队人马继续狂奔。

  勿乞抱着老人翻滚到了路边,狼狈的摇了摇头。他没有使用半点儿法力法术,只是依靠强大的**力量做出了这一套动作,故而闪避之时很是有点狼狈。

  驼背老人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翻着白眼,长叹道:“世风不古,一代不如一代啦。以前哪里有这种不敬老人的事情?现在可好,我这离死只有一步的,都不能让我得个善终么?”

  勿乞摇了摇头,他避开路上行人的目光,掏出几块银锭塞在了老人手里,然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老人却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勿乞的袖子。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