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兽骨卜卦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兽骨卜卦

  “哧啦!”

  勿乞破破烂烂的麻布袖子被老人抓住,整个袖口都被扯了下来。苦笑着回头,勿乞望着驼背老人问道:“您抓我作甚?什么救命之恩之类的话,也就不用说了。您一个老人,被人当众打死,这种事情,我看不过眼,仅此而已。”

  驼背老人咳嗽了几声,丢开了勿乞的袖口。他颤巍巍的走到勿乞面前,压低了声音叹道:“年轻人,好啊,这年头,像我这样的老家伙,能起心怜悯的都少了。啧,你最近运气不好嘛!”

  眉头一挑,勿乞看了看自己的断臂,淡然道:“运气当然不好,运气好的话,能被人砍掉一条手?”

  伸出手,拉着勿乞的手掌,老人拉着他向路边草地里一片凹凸不平的岩石地走去。他低声说道:“来吧,跟我来。唉,年轻人,胆子放大一些,你还害怕我这个只剩一口气的老家伙把你怎么样么?”

  勿乞眼珠转了几圈,任凭老人拉着自己往里许开外的那片岩石地走去。远远开去,那里有数十根高有七八丈的天然岩柱矗立着,横七竖八的数百块大小不等的岩石铺在草地上,围成了一片宛如房屋地基的屏障。几只草原特有的土拨鼠正呆呆愣愣的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直勾勾的盯着勿乞和驼背老人。

  气喘吁吁的驼背老人拉着勿乞来到了那片岩石地里,避开了大道上那些大呼小叫讨论刚才勿乞在皮鞭下救人一幕的行人。绕过几块大石头,驼背老人拉着勿乞在一片方圆数丈的草地上坐下。

  驼背斜靠在地上,老人总算能将自己的视线投向勿乞的面孔。低沉的笑了一声,驼背老人摇头道:“眉心发黑,脑后乌气升腾,你最近的运气很差。断了条手臂算什么,你还差点没命呢,是不是?就这几个月的功夫,差点姓命都没了吧?”

  勿乞凛然,他深深的凝视着老人那对白多黑少灰蒙蒙的眸子,沉声道:“老人家,你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吧!看得出来,您不是普通人,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只管明说。”

  “哎呀!”驼背老人搓了搓手掌,摇头苦笑道:“说话这么直接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可爱啊!”

  叹息了一声,老人摇头晃脑的说道:“不过呢,总算是还有几分尊老之心,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不像现在的那些混账东西,一个个都忘了自己的祖宗,也不尊重老人,唉,这都是什么事呀?”

  勿乞望着老人不吭声。老人摇了摇头,他抓过背后的竹筐,在那些不值钱的草药里面翻了一阵,掏出了一块一尺多长,三寸来宽,呈淡金色的扁平骨板。这骨板光洁如镜,金色的骨骼里天然生成了复杂的纹路,淡紫色的纹路上镶嵌了斑斑点点的银色光斑,勿乞骤然觉得这骨板上的纹路很是熟悉。

  诧异的看了老人一眼,勿乞抬头看了看天空。艳阳高照,还看不到星辰,但是勿乞能确定,这骨板上的纹路就是夜空里的一部分星图。老人的手掌晃了晃,骨板上的纹路就随着光影变幻扭动变迁,好似真的是数百颗星辰循着某种轨迹在骨板上运转。

  “这是……”勿乞脑海中骤然闪亮,这似乎是某种天生奇兽‘祸福兽’的骨架?

  盗得经中对这种奇兽只是略微提了提,因为祸福兽身上并没有盗得经的传承之人认为有用的东西,所以盗得经对祸福兽的描述很是简单。

  老人龇牙一笑,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骨板,轻声说道:“年轻人,你今天救了老头儿,所以,老头儿就用这副珍藏了半辈子的祸福兽的骨板,给你预测一下你未来的吉凶。如果是大凶之兆,你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是大吉的话……”

  老人沉吟了一阵,勿乞反问道:“如果是大吉,又怎么样?”

  咧咧嘴,老人连连摇头道:“看你这黑气直冲脑门的晦气劲儿,怎可能是大吉之兆?”

  勿乞差点没被老人的话气晕过去,他狠狠的瞪着老人,沉声道:“那,还请老人家出手一试!”没人喜欢被人念叨着自己一定要倒霉,勿乞自然也不欢喜听到这种晦气的话。

  老人龇牙咧嘴的笑了笑,他抚摸着骨板,怪声怪气的念诵起咒语。四周光线骤然一暗,一道冷气平地而生,空中火辣辣的曰头也失去了威力,冷飕飕的凉气顺着毛孔就往勿乞的体内钻。这粘稠宛如实质的凉气让勿乞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忙不迭的运起真气抵挡住了寒气的入侵。

  低沉的鬼啸声从地下深处传来,尺许高的灰白色小旋风带着森森鬼气从老人脚下的土壤中钻出,打着旋儿向四周飘散开。草地上绿油油的嫩草突然枯萎,好似它们所有的生气,还有它们体内的水分都在瞬间被抽空了。

  鬼啸声让勿乞体内的先天元婴都开始躁动起来,幸好还有禁律神炎帮他稳固心神。他双眼向四周一扫,淡淡的紫青二色光芒从瞳孔中隐隐射出,鬼啸声和寒气就再也不敢靠近他的身体。

  老人诧异的抬头望了勿乞一眼,颔首笑道:“年轻人,还有点好东西随身,不错!”

  勿乞没吭声,他盘膝而坐,双手结成玄**经注中特有的冰莲印护在丹田上,森森冷气不断从他体内涌出,寒气稳固心神,寒气让四周的冷气‘咔咔’冻结,大片冰晶从头顶飘落,不多时两人身边的草地都变成了一片白蒙蒙,宛如隆冬突然降临。

  古怪的咒语声逐渐响起,老人的手指向面前的地面一指,‘吱吱’鬼叫声中,七条通体漆黑,高只有一尺左右的小鬼翘着长长的尾巴从地下钻了出来。他们叽叽喳喳的尖叫着,胡乱将手上拖着的几条白惨惨的骨骼丢在了地上。这些骨骼形状怪异,上面密布着锋利的芒刺,显然不是人类所有。

  老人伸出手,将这些骨骼堆成了一堆儿,几条白色旋风‘呼呼’作响的卷了过来,绕着骨骼堆只是一旋,灰白色的火焰骤然腾起,这些骨骼都燃烧起来,灰白色的火焰汇聚成一团尺许方圆的火头,一道白色的烟气笔直的冲起来有十几丈高,被天风一吹才化为大片白烟飘散。

  祸福兽的骨板被丢在了灰白色的火焰里,老人低声念诵了几声咒语,猛的抬头向勿乞说道:“一滴鲜血,速速滴下!”

  勿乞沉默不语,他望着老人不吭声。

  老人一愣,然后突然醒悟大笑,他摇头叹道:“老头儿若是要对你不利,任凭你修为多高也逃不过!”

  随手一翻,向身边地面一指,那些枯萎枯死的绿草突然发芽,重新生长了出来。老人轻笑一声,手指一弹,普普通通的细草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满地的大白菜!水灵灵的,新鲜脆嫩的,长得极其茁壮,一兜起码能有十几斤重的大白菜。

  勿乞浑身的肌肉都抽搐起来,他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天仙只能利用最粗浅的天地规则,利用规则之力进行破坏,故而天仙之间的争斗动辄就是电闪雷鸣满天都是宝光四溢,看上去光影效果极其的悦目。

  金仙就能在小范围内扭曲规则,他们参悟的不再是规则的本身,而是规则的某种衍生和变化。他们就能点石成金、化水为油,乃至铁树开花等等,这些手段都是金仙特有的本领。

  但是像老人这样,将细草变成大白菜,将一种生物彻底转化为另外一种生物,只有传说中能够破坏、摧毁、改变规则的太乙金仙,才有实力做到。细草化为大白菜,看似容易,实则其中难度比一万个点石成金还要困难一万倍。

  勿乞默不作声的一掌劈在了自己断臂上,皮肉绽裂,大片鲜血喷洒而出,洒在了被灰白色火焰烧得滚烫的骨板上。被鲜血一喷,骨板‘哗啦’一声大响,上面无数的银色光斑急速闪烁,骨板上骤然裂开了十几条相互纠缠的裂痕。

  “啧,你当人血是河水,不用钱的么?”驼背老人狠狠的瞪了勿乞一眼,低声咕哝道:“说过了只要一滴嘛,弄得血糊啦滋的,很好看么?”

  看到骨板裂开,刚刚送来白色骨骼当柴薪烧的七头黑色小鬼雀跃着向老人扑了上去,张开嘴就要去啃老人的手指。老人抓起镰刀,一刀一个,麻利的砍得这些小鬼浑身黑气直喷,差点没把他们的身体都斩断。七个小鬼吓得怪叫一声,‘哧溜’一声化为一团浓烟飘散。

  老人低声骂道:“一群贪心的小东西,帮老头儿做点小事还想要好处?老头离死只有一步啦,你们再吸点血走,老头儿不是又得早死几天?”

  摇摇头,老人抓起骨板,仔细的端详起上面的裂痕。

  仔细研究了足足一刻钟,老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望着勿乞长叹道:“大凶之兆,果然你晦气得很,再往前走,会有杀身之祸。但是老头儿实话实说,这大凶之中隐藏了天大机缘,你能闯过去,就是草蛇变成天龙,那是一步登天的机缘。我不信你能闯过去!”

  勿乞眯着眼睛沉默了许久,他看了看身边数百兜挤在一起的大白菜,施施然站起身来。

  深深的向驼背老人鞠躬一礼,勿乞沉声道:“既然有机会,那就一定要走下去喽!老前辈,多谢了!”

  哼着山歌小调,勿乞转身化为一道清风直奔北方。

  老人呆了呆,摇摇头,低声骂道:“自找死路。平白浪费了一块祸福兽的骨板!”

  轻轻一声笑突然从一颗大白菜里传来:“可是,是个好心的孩子,是不是?”

  驼背老人沉思不语,过了许久他才化为一道流风飘散。

  “人,总是会变的!尤其是那些……哼!”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