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北溟渔夫

第四百八十四章 北溟渔夫

  蚂蚁站在巨龙的面前,哪怕巨龙表现出了十成十的善意,蚂蚁也会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没有其他的缘故,仅仅是两者之间相差太大了。境界,实力,物种的高下等等。修仙之人还是人类,天仙就只带着一丝儿人味,金仙已经彻头彻尾的不是人,至于太乙金仙级别的存在,天知道他们应该算是什么东西。

  总之勿乞就好似一只可怜的,刚刚从巨龙爪牙中逃生的蚂蚁,用最快的速度朝北溟逃窜。他甚至头都不敢回,唯恐牵涉到某些足以让他粉身碎骨的漩涡中。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别掺和自己掺和不起的东西,这是修仙界唯一的保命之道。

  这一次勿乞不再慢吞吞的行走,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所有的手段向北溟无底深渊狂奔。

  在路上,勿乞只有两次停歇下来,盘膝而坐,以心神联系自己的魔神傀儡分身,和他们进行信息交流。

  第一次是三火尊者居然下定决心留在了和安城,他对勿乞的分身说,他三火尊者不是那种得了好处就甩手走人的无义之人。所以三火尊者如今以勿乞朋友的身份留在了和安城,算是给勿乞手上增加了很强一股战力。勿乞觉得这也是正经,起码三火尊者带着雪媺一个小姑娘四处流浪,那也不是一回事,雪媺这个年龄,是需要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的。

  所以对三火尊者的选择,勿乞报以热烈的欢迎。

  第二次就是因为,中州司刑殿再次派出了司刑官赶赴和安城,调查苗一虎全军覆没的真相。这一次,勿乞的分身变换了形象,坦白的告诉司刑殿的人‘贪狼道人’只是临时加入大乐天宫的散修,苗一虎出现后,贪狼真人就突然消失不见,至于其他,勿乞并不清楚。

  司刑殿的人无奈何,只能退出了和安城。但是根据嫪毐的调查,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在和安城潜伏了下来。对此勿乞不做任何反应,中州的官方如果想要对和安城下手,那是再好不过了。拖过三年时间,等郦阳真人带着青城的金仙们赶到和安城,勿乞有得是办法让他们相互吞并。

  处理好了这些事情,勿乞暂时断绝了自己和魔神傀儡分身之间的联系,一门心思的闷头赶路。

  一路急行了两个多月,不眠不休的狂奔了这么久,前方突然有大片水汽升腾而起,隐隐波涛声震得人双耳神通,北溟无底深渊到了。勿乞欢啸一声,带起一道流光向前激射数十里,在一块岸边礁石上按下了遁光。

  北溟无底深渊,曾经的盘古大陆极北凶险之地。但是随着盘古大陆不断的扩张,此刻的北溟无底深渊只是盘古大陆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点儿,已经没有了上古之时的威名。

  数以万计大大小小的湖泊宛如天空掉落的星辰,密密麻麻的出现在勿乞前方。这些湖泊小的方圆数千里,大的就有数万里乃至数十万里宽广。湖泊和湖泊之间,往往只是相隔了数十里的山岭、丘陵等,相互之间都有密密麻麻宛如蜘蛛网的水道相通。

  这些湖泊不管面积大小,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深,极其的深。

  站在高处眺望这些湖泊,所有的湖泊都是一水儿的深蓝色、紫黑色,这里的水深,极其的深,很多湖泊都有数万里深,极深的水下隐藏着无数深水生物,其中不乏蛟龙之属。至于大龟、巨鳖、巨型鱼类虾类等,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潜藏在这一片水域中。

  在这些明珠一样串联起来的湖泊核心,是一片直径超过千万里的汪洋大海,所有湖泊、附近所有河流大江的水都注入了这一片汪洋中。而这片汪洋,就是传说中的北溟无底深渊,自上古以来,都很少有人能探清这北溟无底深渊到底有多深。

  十万里,百万里,或者是千万里?对金仙以下的存在,想要弄清北溟无底深渊的深度这个问题,是要拿姓命去拼的。尤其是如今有人占据了北溟,开辟了洞府之后,有兴趣这么做的人就更少了。

  狂风从对面吹来,卷起了水面上浩荡水汽,化为无数羊角飓风呼啸着直冲高空。飓风中隐隐可见巨型大鸟拍打着翅膀随着风势起落。水面上有大鱼翻腾,那些巨鸟或者飞扑而下抓食大鱼,或者大鱼借着风力腾空而起用尾巴扑击巨鸟,他们巨大的身体弄得水面上巨浪滔天,浪头落在水面上发出巨大的轰鸣。

  游目四顾,远处几片大湖之中,一块被湖泊包围的小岛上,隐隐有屋舍阡陌存在。一眼望去,大概能有数千户人家,而且屋前屋后都挂着渔网等物,岸边码头上,也有渔舟停泊。

  就在勿乞右侧数十里外的岸边,就正好有几条渔舟停泊,几个健壮男子正蹲在船头,嘻嘻哈哈的对着远处水面上肆意动作的大鱼、大鸟比比划划的指点着。勿乞心思微动,他脱去身上肮脏破烂的麻布衣,换上了一套整齐干净的灰布道袍,迈步向那几条男子走了过去。

  距离渔船还有数十丈时,这些男子就已经停下了说笑声,谨慎的望向了勿乞。

  隔开老远,其中一男子已经放声叫道:“那道人,你是来干什么的?”

  勿乞稽首行礼,沉声向那男子喝道:“贫道自中州远道而来,只是来观赏北溟风景的!”

  几个男子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他们连连摇头道:“观赏风景?嘿,这北溟凶地,能有什么风景观望?这个道人不老实,不要理他!”一声号子响起,几个男子同时晃动船桨,驾着船迅速向远处水面滑去。勿乞呆呆的看着这几个男子,没奈何的摇了摇头。

  在距离北溟还有数百万里时,勿乞已经发现四处渺无人迹,只是到了北溟,才发现这里居然有一处城镇,聚集了数万人口,他怎么能不跑来打探一下消息?唯独没想到这些渔人居然这么难对付,一句话没答允好,他们居然转身就走,难不成还要追上去用暴力威逼他们打探北溟的情况么?

  如今的北溟是有主的地方,这些人能聚居在北溟边缘,想来也不是无缘无故的。

  “打草惊蛇,不足取啊!”无奈的抚摸着下巴,勿乞望着那些渔人没奈何的摇了摇头。

  又向左右望了一阵,数百里外,隔着一条形如屏风的山梁,通过一条长有百里的水道和这座湖泊相连的另外一片水域边,勿乞发现了一条孤零零的渔舟。他急忙使了个遁法向那条渔舟遁了过去,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距离渔舟不过一步之遥的岸边,笑吟吟的一脚踏上了船尾。

  勿乞上船,渔船顿时一动,蹲在船头上低着头的渔人微微一震,回头问道:“道人是做什么的?”

  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渔人看上去起码有**十岁了,他缺了一条左臂,胳膊齐肩断裂,看上去和勿乞如今情况相似。他的右脚少了半截脚掌,只有光秃秃的半截脚丫子连在了脚脖子上。老人的脸上有一条惨厉的伤口,好似某种形如蛟龙的大爪子从他左额角狠狠一挥,一直撕到了他的右侧下巴附近,四条伤口差点没把他的脑袋劈开,如今也只是薄薄一层皮蒙在了骨头上,四条深深的伤口和附近皮肉翻卷的面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龇龇牙,勿乞对这个老渔人居然能活到现在表示了极强烈的钦佩。稽首一礼,勿乞向那老渔翁笑道:“老丈说贫道是来干什么的,就是来干什么的。北溟这地方,还有什么好玩的?”

  老渔翁淡淡一笑,他摇头道:“杀人放火?啧,这北溟荒僻,除了我们这座灵嶴岛,方圆千万里不见人烟,走亲访友是不会了,旅游观光更是消化,倒是来杀人放火有点味道。”

  勿乞连连干笑,他走到船头,蹲在了老渔翁身边,摇头道:“杀人放火的事情,贫道偶尔做做,也不是主业。来这北溟……啧,老丈,你们世代聚居在灵嶴岛么?”

  低下头,勿乞发现船头附近的水中,有十几条长有丈许,形如黄鳝,却生有龙鳞,通体散发出淡淡红光的奇形生物。这些生物正懒洋洋的浮在水面,大嘴张开,吐着水泡睡觉。

  老渔翁指了指这些奇形生物,淡然说道:“这是万年望月血纹鳝和蛟龙混血剩下的血龙鳝,最能深入水中寻找水下的奇珍异宝,是我们灵嶴岛特有的宝贝。灵嶴岛也就是依靠着从北溟深渊中捞出的各种奇珍异宝度曰。唔,灵嶴岛是虞朝皇宫罗珍殿指定的收集水产奇物的所在,道人莫非不知道么?”

  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水面上炊烟冉冉的灵嶴岛,勿乞摇头道:“还真不知道呢。”

  灵嶴岛感情是虞朝皇家派出的,专门收集北溟水产的地方,难怪他们能够在这里定居。难怪他们能安然居住在这里,弄不好灵嶴岛上还有虞朝官方的镇所,驻扎了大军守卫呢。

  勿乞正在出神的时候,一条快船突然从十几里外的一座小岛后面划了过来,一个身形健壮的大汉穿了一条小裤头,正用尽全力划着船向这边赶来。

  隔开数里地,那大汉就扯着嗓子大叫起来:“蝉公公,快回去,牛阚又去你家滋扰了!”

  老渔翁一呆,他也顾不上勿乞,忙不迭的吹了一声口哨,那些懒洋洋的飘在水面上的血龙鳝一个翻身跳起,钻到了渔船下,托起渔船宛如一溜儿狂风,贴着水面就朝灵嶴岛奔去。

  勿乞呆了呆,没吭声,他蹲在船头,任凭渔船将他带去了灵嶴岛。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