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蛮横无理

第四百八十五章 蛮横无理

  渔船和那大汉划着的渔船交错而过,那大汉大喝一声,从船头抓起一根缆绳朝这边丢了过来,准确的套在了老渔翁船尾的一根木桩上。缆绳骤然绷紧,拖着大汉的渔船转了个向,紧紧拉着他的渔船向灵嶴岛奔去。

  大汉高高跃起,轻巧的落在了老翁船头,他向老翁行了个礼,然后向勿乞上下打量了一阵:“道人,是来买北溟水产的?你是要宝珠呢,还是水生灵药呢?我手上还有两条水蟒筋,你要不要?”

  大汉身上没有半点儿灵气外泄,但是勿乞已经学会了如何判别人族战士的修为。他目光中奇光微微闪烁,透过大汉的肌肉骨骼,通过他肌肉骨骼的致密程度,勿乞大致判断了一下,这大汉拥有的力量,绝对不弱于普通的元婴体修。

  宝珠,水生灵药,水蟒筋?这些东西对修仙之人都是有用处的。勿乞笑了笑,反问道:“刚刚这位老丈说,灵嶴岛是大虞罗珍殿采购珍宝的所在,你们弄上来的宝物,能够随意贩卖?”

  大汉大眼一翻,怪声道:“耶耶耶?你这道人什么都不知道,来北溟做什么?贼头贼脑,一看就不是好路数!”冷哼一声,大汉警惕的退后了一步,右手按在了裤头上别着的一柄尖刀上,冷笑道:“每年罗珍殿对我们灵嶴岛都有一个定量,只要完成定量了,其他宝贝我们可以随意贩卖给往来的客人,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来北溟干什么?”

  勿乞摊开手,诚恳的说道:“贫道并无恶意,只是来北溟见识见识!”

  大汉摇了摇头,他冷笑道:“满口胡柴,来北溟这种鬼地方见识?嘿,就算是你们修仙之人,知道北溟这个所在的人也不多,你辛辛苦苦赶来这里,一路上还可能遭逢各种危险,就为了见识见识?”

  勿乞就懒得说话了,他笑了笑,只是蹲在船头,眺望远处的风景。灵嶴岛还在数百里外,但是渔船下面托着渔船的血龙鳝游动的速度极快,大概也就是一刻钟就能赶到岛上。而且这血龙鳝游动之时居然能放出一道温和的罡气护住渔船,蹲在船头就连一点风劲都感受不到。

  勿乞惬意的欣赏着风景,大汉则是警惕的打量着他,过了许久才郑重其事的说道:“道人,不要在岛上捣乱!灵嶴岛虽然小,只有三千多户人家,但是驻扎的官兵可有一万人。负责镇守这里的,可是四名持狻猊将印的大将军,你可别自己找死!”

  点点头,勿乞没吭声。狻猊将印的大将军么?的确值得勿乞重视了。

  大虞军制,通过前些天魔神傀儡传回的信息,勿乞也掌握了一部分。军中地位最高的将领,就能领受四相神兽的将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相大将,这是大虞军中实力最强、势力最大的大将,基本上诸如中州的军事统帅这样的官职,就是拥有四相将印的大将担任。

  四相大将之下,就是领麒麟、凤凰等神兽神禽将印的大将军,他们的地位仅在四相大将之下。

  麒麟、凤凰将印以下,就是其他的各色神兽、仙兽,种类繁多,大概能有近百种之多,自上而下划分了九品三十六等,和大虞的九品大州划分相符。狻猊在这些神兽、仙兽中,大概排了个中不溜的水准,已经是极厉害的将领,大概能有上品乃至顶级天仙的实力。

  小小一个三千户的灵嶴岛,就有四名上品天仙坐镇,这防御力也算是极强的了。

  就在大汉罗里啰嗦的呱噪中,渔船微微一震,已经在灵嶴岛的一个码头上停靠。老人急匆匆的抓起船舱里的一个鱼篓子,踉跄着跳上了码头,顺着一条大路朝前奔去。大汉忙不迭的抓起缆绳,帮老人将渔船系在了码头上一溜儿铁桩上,然后拔腿就跟着老人跑去。

  勿乞早就跟在了老渔翁身后,一步不离的跟着他。

  老人一边狂奔,一边回头对勿乞说道:“道人,你不要跟来。那牛阚不是个好人,你跟着老头看热闹,小心把你自己也陷了进去。他不会对老头怎么样,他肯定要找点别的纰漏,整治老头身边的人呢。”

  勿乞摇摇头,他微笑道:“无妨,贫道并无其他意思。”

  老人咧了咧嘴,脸上四条深深的伤口扭动了一下,他摇摇头,长叹一声,大步顺着大路朝前奔走,速度居然比一般的剑光慢不到哪里去。勿乞周天神目稍稍扫过这老人,他的实力比那大汉居然还要高了一等,一身神力,怕不是能和元神境界的体修相抗?

  几个呼吸中,老人就跑进了一个小村子,还在村头呢,就听到了村子里一片喧哗声,‘当啷’几声响,就连陶土坛子被砸碎的声音也穿了过来。老人气喘吁吁的叫了一声,脚下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刷刷’破风声中,勿乞跟着老人来到了村子里一个院落前。

  院子很大,很整洁。整个村子的建筑风格,就和大虞其他地方的传统建筑一样,青黑色的巨石搭起的厚重稳固的方形建筑,门前杵着巨石柱子,上面燃烧着熊熊火焰。前后两进的房屋,左右还有两溜儿偏房,屋前的院子用青石板铺地,大概能有一亩地大小。

  看得出来,这个蝉公公的家境很殷实,否则也建不起这么一座院落。不仅仅是他的家,这个村子里的其他院子也都是这样的规模,灵嶴岛上的百姓,看起来生活水平都很不错。

  如今这院子里挤满了村民,院门外还挤满了人,里里外外的人挤在一起,怕不是有近千人?

  猛不丁的几个在外面的村民回头,看到了老人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他们顿时大叫了一声:“蝉公公回来了,蝉公公回来了!大家快快让开路,快,快!”

  人群左右一分,露出了一条宽有三尺的通道。老渔翁阴沉着面孔走了过去,勿乞跟在他身后通过了人群,然后就混在了四周的村民中,他微微一垫脚,正好能看到院子里发生的事情。

  一个身穿青色长袍,头戴青玉高冠,腰间系着两件玉饰,挂着一块腰牌,做大虞官员装扮的黑胖汉子,正趾高气扬的站在院子里左顾右盼。地上有两个摔得粉碎的陶土罐子,大概有三五百颗拇指大小的银白色宝珠四处乱滚,想必就是从陶土罐子里摔出来的。

  一个身穿粗麻衣,头上绑着两个发髻的少女正被几个青年汉子护在身后。几个青年汉子生得高近一丈,个个都是彪悍勇武的血气男儿,他们气得满脸通红的站在了少女身前,更有两个汉子拔出了尖刀,正粗粗的喘着气,和那黑胖汉子带来的几个士卒对峙。

  几个士卒面带油滑的笑容,嘻嘻哈哈的评点着几个青年手上尖刀打磨得亮不亮,看他们的这笑容,这谈笑时的模样,就知道这是一群典型的兵痞,不是什么正经好人。

  老渔翁拎着鱼篓冲到了人群中,先是向那少女打了个招呼:“绿蝉儿,你没事吧?”

  躲在几个青年身后的少女连连摇头:“爷爷,蝉儿没事,你小心!”

  勿乞透过人群中的缝隙向那少女望了一眼,顿时心头微微一震。

  这少女生得秀美绝伦,宛如山野精灵所化的一朵兰花,娇娇小小,嫩嫩柔柔,透着一股子清纯气息。看到她,就好似看到了春天里恒古没有人迹的山林,透着无穷的生机。少女的皮肤雪白细嫩吹弹可破,一对清澈纯善宛如春泉的眸子没有丝毫杂质,挺翘的小鼻梁,配上形如菱角红润可爱的小嘴,这少女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纯,第二感觉是新鲜,第三感觉才是那美得让人心醉的美丽!

  红颜祸水,勿乞对眼前的一幕下了判决。那黑胖大汉就应该是牛阚了,而这少女,显然是他的目标。

  只是看看牛阚死尺开外的腰围,黑漆漆满是汗毛的面孔,以及眼角眉梢透出的一股子野蛮劲,这个绿蝉儿若是跟了他,也不说什么鲜花插在牛屎上,牛屎还能拿来肥田,这牛阚连牛屎都不如的。

  背着手,勿乞摇了摇头。

  老渔翁蝉公公干咳了一声,他走到牛阚身边,低声说道:“牛阚大人,您今天怎么有空登门?”

  牛阚倨傲的昂起头,冷声说道:“老蝉,你可是有三年没有交齐定额了!你,莫非不把大虞的皇命看在眼里?啧,这三年里,你有哪一次缴纳了合格的水产?嗯?一次都没有!三年六次缴纳贡品的机会,全岛就你一人缴纳的水产不合格,你这样子,让本官很难办呀!”

  抬起脚,牛阚一脚将身边的十几颗明珠踏成了粉碎,他狞笑道:“绿蝉儿今天还想用这些破珠子糊弄本官,嘿嘿,这些丢在大街上都没人要的破烂,这也能进贡给当今陛下么?”

  勿乞目光扫过这些明珠,拇指大小的银色宝珠,内蕴一丝后天柔水精华,已经凝结了**珠晕,是极上品的宝珠,寻常人常年佩戴,有滋养肌体延年益寿的功效。若是贩卖给修仙之人,这就是炼制各色法宝乃至灵器的上好材料,这样的明珠在仙坊中,一颗就能兑换一块中品灵石,这样的宝珠也是垃圾?

  蝉公公沉默了一阵,他从鱼篓子里掏出了一团裹得紧紧的水藻,从里面掏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宝珠。宝珠一出现,就放出三尺厚的蓝光,照得整个院子都是蓝汪汪的。

  四周村人齐声欢呼,他们一起大笑道:“上品蓝海珠,一颗就能顶的过这三年的贡品啦!”

  勿乞微笑颔首,想不到这蝉公公居然准备了这么一颗好珠子?这颗宝珠内几乎都能生出灵智,稍微雕琢一二,打入几个灵阵禁制,就能化身上品灵器,对修仙之人而言,这是最理想的炼器材料!就这颗宝珠的价值,哪个仙坊都能轻松拍卖出数百块上品灵石。

  牛阚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看了看四周欢呼的村民,突然一把抢过宝珠,五指一合,将宝珠捏成了粉碎。

  “这等破烂,也敢拿出糊弄人?”

  珍珠粉从牛阚指缝中洒落,四周顿时死一样安静。

  蝉公公面皮一抖,眯起了双眼。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