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仗义执言

第四百八十六章 仗义执言

  蓝色的珍珠粉末随风飘走,牛阚背起双手,自矜的笑了起来。

  老渔翁独臂哆嗦着,踉跄着上前了一步,他死死的盯着牛阚,低声说道:“牛阚大人,你!”

  四周村民齐齐上前一步,院子中间留下的不大的空间骤然压缩了一大半,双眸喷火的村民们,几乎都要贴在了牛阚身上。牛阚冷冷一笑,他倨傲的昂着头厉声喝道:“你们都想和老蝉一样,连续三年没能缴纳一颗贡品么?”

  狠狠的瞪了四周村人一眼,牛阚厉声道:“谁想?给本大人站出来!”

  四周一阵鸦雀无声,村民们无奈的相互对视,目光中有怒火,更有一种深沉的悲哀和无可奈何。整个村子都变得死气沉沉,只有牛阚的歼笑声不断响起:“想清楚了啊,本大人不是你们能招惹的。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滚开了!想要打抱不平,好啊,滚出灵嶴岛,你们才有资格打抱不平哩!”

  村民们的包围圈逐渐稀疏,第一个村人开始向后退却,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渐渐的,除了拦在绿蝉儿身前几个满脸气得通红的青年,其他村民都退后了数丈距离。很多村人都被挤出了院子,他们就趴在了围墙上,无奈何的看着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牛阚。

  村人们退却,藏在村人身后的勿乞就露了出来。牛阚狐疑的向勿乞望了一眼,却也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指指点点的对着老渔翁呵斥道:“老蝉,你这次再不缴纳足够的贡品,休要怪牛阚依律办事啦!你全家,哦,就是你和绿蝉儿,都要被赶出灵嶴岛哩!”

  微微一顿,牛阚得意的晃了晃脑袋,笑呵呵的说道:“依照罗珍殿颁发的戒律,你老蝉连续三年就连一颗合格的珠子都没缴纳上去,这是对陛下不敬,你所有身家都要被罚没,你老蝉嘛,啧啧,三百大棍的刑罚,你这把老骨头,还能受得住么?”

  ‘嗡嗡’的抱怨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那些村人齐声大叫起来。

  牛阚双眼一瞪,他朝四周村人狠狠的瞪了一眼,厉声喝道:“怎么着?想造反?哈,嫌我姐夫麾下大军的利刀砍不下你们这群贱种的脑袋?啊?想造反么?本大人告诉你们,想要来灵嶴岛过好曰子的人多了,杀了你们这群贱种,新招一批采宝人,有什么难的?”

  ‘嗡嗡’声骤然停歇,牛阚得意的哼了几声小调,语气突然变得无比的和缓:“老蝉啊,你这么大把年纪了,再去海上采集宝物,也是风险太大。把绿蝉儿嫁给我,嘿,我给你养老送终怎么样?”

  挡在绿蝉儿面前的几个青年怒气冲冲的上前了一步,他们大声呵斥道:“牛阚,你太无耻!”

  牛阚冷哼一声,他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骨符一把捏碎。骨符中冲出一片白光缠绕在牛阚手上,他的右臂突然变得有两丈长短,简直有水桶粗细。他哼哼一声,一掌凌空打下,几个青年惊呼一声,被他一掌拍飞了十几丈远。勿乞听到了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几个青年身上的骨头起码被打碎了一半。

  一掌击飞了几个护花使者,牛阚一把捏住了老渔翁。他皱着眉头说道:“老蝉,我知道你是从外面来灵嶴岛的,见过大世面的人,比灵嶴岛的人难对付。你知道我姐夫只是灵嶴岛四大镇将之一,其他三人盯着我姐夫,所以我不敢强抢绿蝉儿。但是别逼我啊!”

  用力一把捏住了老渔翁,牛阚大声叫道:“别逼我!好好的明媒正娶你不干,我把你赶出灵嶴岛,再带兵追上你,宰了你这老不死的,绿蝉儿照样要夜夜陪着我快活!”

  粗大的手指捏得老渔翁骨节子‘咔吧’作响,牛阚愤然道:“老子忍了三年啦!灵嶴岛上的女人,老子想弄谁就弄谁,就你一个绿蝉儿,你看得跟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别逼我啊,豁出去让我姐夫受点牵连被同僚弹劾,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一定要干了她!”

  老渔翁被捏得直翻白眼,他的肉身修为可以和元神境界体修修士相抗,但是毕竟他年老血衰,体力精气不足壮年时的三成,一身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牛阚以大虞军中配备的制式骨符,发动大力神魔类的法咒,瞬间将自身实力增强了百上,右臂筋骨肌肉更是增强了百倍以上,以老渔翁如今的实力,哪里挣扎得开?

  他努力的摇头挣扎,却依旧被捏得浑身骨节乱响,眼看他就要被牛阚活活掐死。

  绿蝉儿惊恐的大叫着,她向老渔翁扑去,想要冲到老渔翁面前,但是那几个满脸油滑的兵痞嘻嘻哈哈的挡在了绿蝉儿面前,伸出手拦住了她,油腔滑调的调戏着她,根本不让她靠近老渔翁。

  一个兵痞嘻嘻哈哈的笑道:“绿蝉儿,以后我们就要叫你大嫂啦。啧,大家都是一家人,你怕什么?”

  勿乞看不下去了,他摇了摇头,伸手一把抓住了牛阚的大手。虽然被太乙金符摧毁了所有假婴,这些曰子也没有修炼回哪怕一个假婴,勿乞的**力量也不是使用了骨符的牛阚能抗衡的。勿乞五指搭在牛阚的手肘关节上,指力发动,牛阚骨头‘咔咔’乱响,痛得他怪叫一声,忙不迭的松开了手指。

  大片白气从牛阚的手臂中喷出,他粗大的手臂突然恢复了原样。被捏得痛彻心扉的牛阚气急败坏的指着勿乞怒吼道:“道人,你是做什么的?”

  勿乞笑了笑,蹲下去捡起了几颗银白色宝珠,淡然说道:“蝉公公,一块中品灵石一颗,怎么样?贫道前些曰子出了些变故,身上一块灵石都没有了,可以用金锭按照比价兑换么?”

  盘古大陆,一块下品灵石大概合十锭黄金,一块中品灵石值一百下品灵石,每一颗宝珠勿乞就要付出一千锭黄金的高价。他在大燕秘库中带出的黄金白银等珠宝无数,倒也买得起这些珠子。

  老渔翁一愣,他向后退了几步,绿蝉儿急忙凑上来扶住了他。

  勿乞一抹黑龙灵戒,大堆金锭宛如水流一样从他胸口喷出,整整齐齐的在院子里堆成了一座金字塔形的小金山。他望着老渔翁笑道:“这宝珠放在外面仙坊,大概就是一块中品灵石一颗的价钱。贫道最近手头寒酸,所有灵石和法宝都毁得干干净净了,正好收集些宝珠炼些护身之物。”

  老渔翁嘴唇微微一颤,正要说一声好,牛阚已经歇斯底里的跳了起来,他指着勿乞咆哮道:“放肆!本大人已经通令灵嶴岛三大商会,不许任何一个人从这老鬼手上买东西!你是哪里来的修士?啊?你知道不知道,除了灵嶴岛三大商会,其他散修一律不许私自和岛民交易!”

  勿乞冷眼看着牛阚,他摇头道:“贫道只是过路人!牛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家看不上你,你何必苦苦相逼?你有个好姐夫,手上有点小权利,却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强逼良民弱女子,你不觉得惭愧么?做人留一线,曰后好相见,你不要把事情做绝了!”

  老渔翁目光闪烁,独臂紧握着绿蝉儿的手掌。

  绿蝉儿眯着眼睛望着勿乞,目光中有一抹凌厉如刀的神光闪烁。老渔翁回头望了绿蝉儿一眼,绿蝉儿缓缓点头,嘴唇微微一动,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品行尚可!”

  勿乞义正词严的教训牛阚,牛阚则是气得面皮发青,他厉声喝道:“少啰嗦这些废话!来人啊,把这泼道宰了,尸体丢去无底深渊喂鱼。把这老不死的也宰了,绿蝉儿,今天老子非要干了你不成!”

  蹦蹦跳跳的牛阚正骂得开心,老渔翁已经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唉,牛阚,你给你们家惹祸啦!”

  老人走到牛阚面前,噼里啪啦就是正反数十个耳光抽得牛阚两块面颊肉稀烂,牛阚痛得失声惨叫,但是他还没叫了两声,老人已经手指一弹,重重的点在了牛阚眉心。

  牛阚浑身打了个寒战,他突然翻了个白眼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一团白烟从他体内喷出,只听‘喷’的一声响,牛阚突然变成了一尺大小的一头癞蛤蟆,惊恐的四处乱蹦乱叫。

  勿乞再一次吓得头皮发麻,他哆嗦着退后了几步,震骇的望着蝉公公。

  能将人变成其他生物,这种手段,就和将细草变成大白菜一样,是同一个境界同一个水准的力量。

  老渔翁笑着向勿乞点了点头,他轻叹道:“在灵嶴岛呆了几年,本来是散散心,哪知道居然碰到了这些事情。”环顾四周,老渔翁冲着那些目瞪口呆的村民长叹道:“尔等,好生让我失望!”

  轻叹声中,老渔翁瞥了勿乞一眼,拉着绿蝉儿,两人身体一扭,变成了两只灰白色海鸥,轻盈的飞身而起,穿入了高空白云中。

  勿乞手一哆嗦,苦笑着摇了摇头,他长叹道:“我没来由做这个好人做什么?我这几天碰了鬼了?怎么老是见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人?”

  牛阚所化的癞蛤蟆又‘咕咕’大叫了两声,勿乞想起了牛阚身后那人的身份,急忙纵起遁光,迅速向北溟无底深渊的方向奔去。

  灵嶴岛,他是不准备在这里打探消息了。

  向前急行了三天三夜,勿乞终于来到北溟无底深渊的边缘。

  他刚刚飞入北溟无底深渊的凌空,水面上突然冲起一道水浪。

  一个生得青面獠牙,浑身都是碗口大小的鱼鳞,脑袋上横七竖八插着十几只短角的夜叉站在水浪上,指着勿乞大声叫道:“这里是北溟太上老祖宗的地盘,道人,顾念你第一次犯事,赶快离开,否则有杀身之祸!”

  勿乞大喜,就是这地方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