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北溟苦囚

第四百八十七章 北溟苦囚

  海水里,夜叉还在罗里吧嗦的和勿乞念叨,后面突然有战鼓声响起。

  勿乞回头,看到十条飞舟正风驰电掣般朝这边疾奔而来,龙形飞舟上战旗飞舞,黑底银纹‘虞’字底得战旗上,偌大一头血色狻猊神兽正仰天怒啸。一名身穿血色铠甲的壮硕男子肃立在一条飞舟的船头,隔着数十里地,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勿乞。

  和那男子的目光对望了一眼,勿乞不以为然的回过头,向那夜叉笑道:“贫道只是来北溟无底深渊,采集一些水产宝物的。还请这位道友行个方便,让贫道在此逗留三五曰就足够了。”

  那夜叉连连摇头,他大声喝道:“要水产宝物,去灵嶴岛找那里的商会,北溟无底深渊这一块,是老祖万年前就占下了,如今是老祖的行宫别府,外来修士敢踏进一步……”

  ‘嘭’的一下,夜叉重重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桀桀’怪笑道:“蠢货,我怎么忘了这事情?外来修士擅入一步就得处死,这是两年前的规矩,现在的规矩可是变了!”

  手持铁叉重重往海水中一挑,一条拇指粗细的水绳从波涛中冲天而起,笔直的朝勿乞缠绕了过来。勿乞心念微动,干脆就让这条水绳捆住了自己。水绳牢牢的捆住了勿乞,横七竖八的在勿乞身上勾勒出一个代表了‘捆绑、禁锢’之意的上古神文。

  十条飞舟冲到了北溟无底深渊边缘,站在船头的那个壮硕男子厉声喝道:“巡海夜叉,还请将那道人送给本将军,今曰之情,以后定有重酬!”

  夜叉冷眼看了那壮硕男子一眼,一声不吭的拎着捆住了勿乞的水绳头转身就走。那壮硕男子焦急道:“这位道友,还请行一个方便。这个道人杀了本将军妻弟,此仇不报,让本将军如何见人?”

  勿乞‘嘿嘿’怪笑,他回头望着飞舟上的那壮硕男子,朝他挤眉弄眼的抛了个鬼脸。拉着勿乞王北冥无底深渊深处踏浪行走的夜叉回头怒喝道:“少罗嗦,这道人现在是我们北溟妙应宫的人了,你要把他抓回去,自己去和几位管事长老说,少在这里和我呱噪。”

  叽里咕噜的哼哼了几声,这夜叉低声骂道:“我们只是巡海的苦力,上面有交代,我们跟着做就是,和我们罗嗦什么呢?啧,你这道人啊,运气不好,叫你走你不走,现在好了,跟我们一样要去做苦力了!”

  飞舟上,那个壮硕男子——牛阚的姐夫,大虞狻猊将军,灵嶴岛四大镇守大将之一的莫飞虎气急败坏的盯着被夜叉拉走的勿乞,气得浑身直哆嗦。他猛地举起手,就待下令让十条飞舟冲进北溟无底深渊的领海,将勿乞强劫回去。但是犹豫了半晌,他始终没有下这个决心。

  狠狠一跺脚,莫飞虎低声骂道:“算了,这牛阚,这次死定了!那个老家伙是谁?他用什么邪门法咒将他变成了那个模样?啧,算了,这道人怕是也不知道那老蝉到底是什么来路!”

  苦笑一声,莫飞虎带着十条飞舟向灵嶴岛方向返回,风中依稀传来了他的命令。

  “派几个精灵一点的斥候,这些天在这附近打望,若是见了那个道人,立刻传信回去。”

  “唔,备一份厚礼,着重挑选一批深渊蓝珊瑚精,连同牛阚一起送去‘猽州’司天殿,求右司天大人亲自出手,看看能否解开他身上的咒语。简直混账,那老家伙,哼!”

  飞舟远去,勿乞被夜叉拎着,一路向北溟深处飞行。勿乞一句话也不说,倒是那夜叉沉默了一阵,有点多嘴多舌的缠七夹八的说起了话来。夜叉一族,海洋中的精怪所化,他们的忠勇、威武、蛮力极大、有些夜叉天生有天赋神通随身,故而凡是占海为王的大神通者,或者那些龙王之类的人物,他们的军队、仆役的主要力量就是夜叉。

  但是夜叉毕竟是精怪显化,他们脑浆很是有点不够用。勿乞面前的这夜叉就是这样,他一番啰嗦,基本上就将妙应宫内他所能接触的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妙应宫老祖占了北溟无底深渊后,就在深渊底部建造了妙应宫为行宫别府,就是为了利用无底深渊最深处九阴绝阳之地的极阴之气祭炼某种魔道利器。近万年来,妙应宫定下了一条铁则——非妙应宫之人,擅闯者格杀勿论。

  但是两年前,负责妙应宫一切内外杂务的妙应宫‘妙心仙子’巡视北溟,不知道从哪里生擒了一人。那人也不知道有什么本领,一番话说服了妙心仙子,那人如今就成了北溟妙应宫的苦力主管。

  勿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话,他凑到那夜叉身边,大声问道:“什么?苦力主管?”

  那夜叉怜悯的望了勿乞一眼,用力的拍了一下勿乞的肩膀:“道人,你以为呢?啧,都是吕总管给我们下的命令,这两年工夫了,如果还有人误入妙应宫,啧,不能杀,全部生擒活捉了送去做苦力!”

  吧嗒一下嘴,夜叉憨笑道:“刚才睡迷糊了,差点望了这新规矩,就想你不愿意退回去,就杀了你喂鱼玩。突然想起了吕总管的这规矩,所以你怨不得我,是你倒霉,去做苦力吧!”

  勿乞眼珠急速转动,他身体微微动了动,捆在身上的水绳就有了点松动。他身上有先天癸水精气,这夜叉使用的禁锢法门虽然精妙,但是力量本源太差了一些,根本不可能禁锢了勿乞,他随时都能轻松粉碎水绳逃走。再说了,进去妙应宫只是做苦力,那也没什么危险,正好混进妙应宫打探一下消息。

  妙应宫占据了北溟无底深渊,这里是某位老祖级别人物的行宫别府,是虞朝官方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勿乞知道,他想要得到无底深渊深处的那一缕先天两仪阳气,难,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再难,也要试一试。修仙之人就犹如逆水行舟,不努力挣扎,哪里能前进寸步?

  夜叉带着勿乞一路踏波分浪,带着哗哗水声向前疾行。两人所过之处,无论是天空飞翔的大鸟还是水面上的大鱼,都忙不迭的闪避逃遁,不敢拦在这夜叉的面前。两人一路无惊无险的行进了数百里,前方一块漆黑的礁石赫然屹立在水面上,几个同样狰狞丑恶的夜叉,正嘻嘻哈哈的拎着鱼竿在哪里钓鱼玩。

  只是这些夜叉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对鱼类有着极强的震慑力,他们在礁石上钓鱼,哪里有鱼儿敢咬钩?方圆十里内的鱼儿早就逃走了。

  拉着勿乞的这夜叉兴致勃勃的冲到了礁石上,得意洋洋的炫耀道:“兄弟们,逮了个活口!今天兄弟运气好,逮到一个活口!哈哈!”

  几个夜叉丢下鱼竿,纷纷凑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在勿乞身上捏了几把。勿乞只觉浑身毛骨悚然,这些夜叉的爪子白骨嶙峋,上面附着了厚厚的一层鳞甲,这样的手碰在手上,实在是让他不怎么束缚。

  一个夜叉竖起了三根手指:“不够精壮,三个月,肯定被累死!”

  另外一个夜叉用力锤了勿乞胸口一拳,他咧嘴笑道:“胸脯肌肉还凑合,我说他能六个月才被累死。”

  几个夜叉纷纷就勿乞什么时候会被累死下了赌注,最长的一个也不过是赌他十个月后肯定会被累死在深海黑矿内。他们掏出了各自的赌注,交给了一个年龄最大的夜叉作公证。这些夜叉想来穷得苦,掏出来的赌注只是几块破破烂烂的劣等灵石,还不入下品之列的,除了这些灵石,就还有几颗烂糟糟的珠子,几片破鱼鳞之类。

  等得夜叉们下注完成了,刚才那夜叉才笑着拉起了勿乞,走进了礁石顶部的一座挪移阵。

  一道奇光闪过,勿乞和夜叉同时在礁石上消失。等得勿乞眼前再次出现亮光,他已经来到了一个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岩石孔洞,四面八方不断传来‘叮叮当当’敲击声的矿洞里。

  近千条夜叉身披铠甲,手持利刀,站在四周矿坑出入口,森严的目光左右巡视。

  一些衣衫褴褛甚至衣不遮体的修士,正低低的喘息着,用尽全力的拖拽着一辆辆纯铁打造的矿车,艰难的从那些深深的矿洞内拖拽出一车车黑漆漆沉甸甸的矿石。那些矿石显然沉重之极,矿车纯金属质地的轮子摩擦着地面,不时有火星蹦出,地面上都被压出了深深的车辙印。

  勿乞所在的矿坑有十几里长宽,高有七八里,洞壁上全是开凿出的通道,大大小小的矿洞入口起码有两百个。

  突然有一个矿洞口传来一片扰动声,一个正在拖车的修士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身上已经是一点儿气息都没有。几个夜叉凑过去看了看,同时向勿乞这边看了过来,他们向勿乞招了招手,一个夜叉大笑道:“哎,两个月零十天,这个就累死了!啧,我赢了啊!新来的,你来顶上!”

  带着勿乞来这里的夜叉‘嘎嘎’大笑了一声,他一手划在了勿乞身上,将水绳割裂开,然后一把抓起勿乞朝那数里外的矿洞丢了过去。夜叉一族天生神力,勿乞被他一把丢出了数里远,恰好落在了那个洞口。

  一个夜叉抓起那矿车上金属打造的锁链,重重的套在了勿乞的肩膀上。

  另外一个夜叉抓起皮鞭,狠狠的对勿乞抽了下来,他厉声呵斥道:“努力干活!否则格杀勿论!”

  皮鞭重重的抽在勿乞身上,打得他身上麻布寸寸碎裂。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