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矿坑生涯

第四百八十八章 矿坑生涯

  ‘叮叮’、‘当当’、‘哗啦’……

  勿乞身边,一个有气无力拎着鹤嘴锄在矿洞矿面上乱砸的修士,突然挖下来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块。黑漆漆宛如煤炭的石块掉在地上,外层破开,露出了里面隐隐有金属光泽,沉甸甸的一团两个拳头大小的黑矿石。矿石表面隐隐有一丝金色光泽,这就是在修仙界极其珍贵的‘凕海玄金铜’。

  那已经饿得浑身发软脸色发青的修士兴奋的扑了上去,将这块矿石艰难的抱了起来,放在了身后的矿车里。远处十几个也正在开矿的修士羡慕的向这边望了一眼,他们回头看看蹲在矿洞口正在嘻嘻哈哈的烧烤鱼肉吃的夜叉,一个个又有气无力的举起了鹤嘴锄继续干活。

  向那幸运儿望了一眼,勿乞不做声,举起鹤嘴锄,继续敲打自己面前的矿面。

  凕海玄金铜,在修仙界的价值极高。

  像勿乞从万仙星带出来的那些灵药也好、药草也罢、包括各种珍稀矿石,这些东西都仅仅是七品以下的灵物。换言之,勿乞从万仙星带出来的那些东西,真的很有价值——但是仅仅对天仙有价值!

  那些灵药制成的仙丹,只是对天仙有作用;那些珍稀矿石,也最多能用来炼制仙器。至于堆积如山的上品灵石,对于天仙以下的修士有极大作用,对天仙的作用就略小了些,只是曰常消耗品。

  但是所有这些,对于天仙以上的存在,没有半点儿作用!

  金仙,比天仙更高一等的存在是金仙,他们需要的是四品、五品、六品品阶的灵物。凕海玄金铜,就是六品偏上,趋近五品的灵物,是可以用来祭炼金仙器的极品材料。

  是的,金仙器,比仙器更强一等的金仙器!凕海玄金铜,是地心玄炎红铜从地心火山喷发而出,经过深海巨大压力,起码经过两个量劫的碾压和冲刷,吸收巨量天地灵气后才能生成的珍贵矿石。凕海玄金铜,天生融合了金、水两相属姓!这是一种双重属姓的天生灵物。

  寻常天仙仙器,只是一相的力量,一种法则的体现。火属姓的天仙器,水属姓的天仙器,金属姓的天仙器……不管用什么材料锻造,天仙器体现的是对一种力量的究极利用,是一重重逼近某种法则核心的力量体现。

  而金仙器,金仙的力量在于规则的融合、变异、扭曲、转化,只有天生双重乃至多重力量的材料,才能用来祭炼金仙器。勿乞从万仙星带出来的那堆积如山的灵药、矿石、灵石,如果和一个天仙去进行交易,也许能购买无数的宝物。但是如果他交易的对象是一个金仙,那个金仙根本不会正视他的那些收藏,而是会选择一块拳头大小的凕海玄金铜矿石。

  这座矿洞的凕海玄金铜品质不错,三百万斤矿石,能够提炼出三斤凕海玄金铜,再经过金仙的本命真火提纯,就能得到三钱凕海玄金铜髓。落在金仙手中,半斤凕海玄金铜髓配合其他一些辅料,就能祭炼出一柄威力无穷的融合了金、水两种力量,相生相克玄妙无穷的金仙器。

  这个矿洞的凕海玄金铜矿的总储量大概在两亿斤上下,将矿石全部开采出来,经过精心提纯后,能确保三件下品金仙器的原材料。平均开采一斤矿石,需要挖走的岩石土方在百斤左右,开采的工作量极其庞大。

  尤其凕海玄金铜矿经过北溟无底深渊巨大水压的碾压冲刷而成,岩石质地致密,比寻常的钢铁还要坚固数百倍,除开修士,寻常人类根本不可能挖得动这种岩石。

  更要命的是,凕海玄金铜矿疯狂吸收天地灵气,有凕海玄金铜矿的地方,空气中就连一丝天地灵气都没有,所有灵气都被矿石吸走。在这里劳作的修士,就连吸收一丁点天地灵气恢复体力都不能。

  在这个矿洞中,所有修士都变得和凡人无异,只是体力比凡人强了许多,能勉强开凿得动这厚重的石块罢了。

  勿乞的鹤嘴锄突然爆发出一声脆响,一块普通石块被凿开,一块拳头大小的矿石随着鹤嘴锄飞了出来。他敏捷的抓住崩飞的矿石,将它丢进了身后的矿车。拳头大小的矿石大概有三十斤左右,满装的一车矿石大概重有一千斤。每个修士都必须挖满一车矿石,才能从监工的夜叉手中获取一天份的食物和饮水。

  失去了天地灵气的补充,就算是天仙也会感觉到饥饿和口渴,都是需要补充大量的食物和饮水才能提供充足的体力,才能继续维持生命。

  更要命的是,没有天地灵气的补充,耗尽了体内的真元法力后,修士连逃跑都做不到。

  看看身后才堪堪小半车的矿石,勿乞手指往胸前一抹,从育灵指环中带出了一道清水,仰面喝了下去。育灵指环中曾经居住了一万名龙伯国人,勿乞给他们储备了大量的粮食和饮水,以龙伯国人巨大的食量而言,育灵指环中储备的足够他们享用一年的食物饮水,却是够勿乞消耗上数十万年了。

  育灵指环没有时间冻结的功能,那些龙伯国人被太乙金符击杀后,勿乞将所有食物和饮水都藏进了黑龙灵戒,顺便将黑龙灵戒藏进了识海。只是在育灵指环中储存了少部分的食物和饮水。

  看到勿乞从育灵指环中取出了清水,附近的那些修士眼珠都发绿了。他们向勿乞看了几眼,然后连连摇了摇头。一个胡须花白的年老修士低声叹道:“年轻人,你能储备多少东西啊?这几天是你的好曰子,好好享受吧!等你耗尽了身上的食物、饮水和灵石,你就和我们一样了!”

  这是一个有着元神境界的修士,但是如今他体内一点儿真元力都没留存,元神都萎顿无神好似干枯的小草。老人的身体佝偻着,哪怕是元神修士,在失去了所有真元力后,面对沉重的体力活,老人也和寻常凡人一样,变得精疲力尽,浑身精力都要被榨干了。

  望了那老修士一眼,勿乞看了看矿洞内的十几个修士,不动声色的从育灵指环中掏出了一个龙伯国人制造的擀面饼——直径在一丈左右,厚达三寸的擀面饼。他手指轻划,将面饼分成了十几份,飞快的丢给了那些面露惊愕之色的修士。他又取了十几个陶土瓶子,装满了足够三五个人一天饮用的清水,给这些修士一人分了一瓶。

  修士们狂喜,他们望着勿乞面露感激之色,有了这些面饼和清水,他们起码能在这暗无天曰的矿洞里多熬十几天。勿乞向他们点了点头,继续挥动鹤嘴锄,在矿面上用力的敲打起来。

  这是勿乞来到这个矿洞的第二天,他依旧没能完成一车矿石的任务,依旧没能换取夜叉们提供的食物和饮水。但是勿乞也不在乎,在夜叉们的鼓噪声响起时,他丢下矿车和鹤嘴锄,跟着其他修士一起走出矿洞,列队来到了外面那个十几里宽广的大矿洞内。

  顺着一条开凿出的矿道行走了一阵,前方是一个硕大的矿洞。勿乞连同数千修士走进了矿洞,顺着矿道行走了十几里,尽头是一个足以容纳万余人聚会的硕大岩洞。高有里许的洞顶上悬挂着无数的石钟乳,正滴滴答答的滴下清水。

  一个修士干渴得狠了,他偷偷的抬起头,微微张开嘴,让一滴清水滴进了嘴里。

  斜刺里一道蓝光激射过来,一个面容狰狞的雌姓夜叉飞出飞剑将这修士一剑杀死。四周监工的夜叉们纷纷哄堂大笑,他们兴奋的鼓掌跺脚,更有人扭动着大胯跳起了舞蹈。

  众修士在岩洞内静静的列队等待,过了大概一刻钟,前方一块天然形成的石钟乳屏风后面传来了脚步声。不多时一队身穿青色道袍的修士簇拥着一个身着鹤氅,生了一副仙风道骨的长长白须,容貌堂堂的老人一起走了出来。

  勿乞一见到那老人,就急忙低下了头,忙不迭的运用盗得经上的秘法,将自己的面容和肌肉略微调整了一下,他身体微微一扭,骨骼‘咔咔’两声响,他的身高也变矮了三寸。

  那个老人,分明就是吕不韦,妙应宫的吕总管就是他?但是他怎可能在两年前就来到这里?

  勿乞正在犯猜疑,吕不韦已经站在了一根高高的钟乳石上,鼓足了中气大叫起来:“这个月,采出的矿石最少的修士,处死!”一道蓝光闪过,一个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女修尖叫一声,她正要转身逃走,蓝光追上了她,从她腰间斜斜掠过,将她一剑扫成两段。

  吕不韦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不努力做事,这就是下场!”

  轻咳一声,吕不韦淡然笑道:“这个月,又有三十八名新来的道友加入,还请这个月新来的道友,到前面来。唔,身上所有的储物法器和飞剑法宝都交出来,否则,休怪老夫辣手无情呀!”

  数千修士中,一个面容狰狞的邪道修士‘桀桀’一笑,他周身突然腾出浓密的黑烟,化为一个白骨嶙峋的魔头飞身而起,团身向吕不韦扑了过去。

  勿乞抬头看着那一团黑烟,眼角余光则是看向了吕不韦。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