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好心恶报(今日第一更!)

第四百八十九章 好心恶报(今日第一更!)

  钟乳石上,吕不韦望着当面扑来的黑烟魔头,只是轻蔑的一笑。他拱手向天笑道:“还请仙子出手!”

  凌空一片金光带着淡淡的紫气毫无征兆的洒了下来,黑烟紫气被金光一裹,好似春天阳光下,山谷溪水中的薄薄冰片一样瓦解消融,不多时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空气中连一丝杂质都没剩下。

  人群中正准备异动的诸多修士全呆在了原地,他们怔怔的看着空气中渐渐消散的金光,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冷得他们浑身直哆嗦,再也没有半点儿负隅顽抗的勇气。

  吕不韦轻叹了一声,他语重心长的劝说道:“诸位道友,你们要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到了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也应该尝试过,这里禁制森严,各种遁法一律无用,这里所有的禁制,都是金仙前辈亲手布置。”

  面孔急变,吕不韦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模样,轻声感慨道:“既来之,则安之!妙心仙子已经允诺,只要诸位将这个矿洞内的凕海玄金铜矿全部开采出来,诸位道友就能平安离开!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肃容拱了拱手,吕不韦轻叹道:“还请新来的道友上来,将所有的随身法器交出,老夫只是代为保管,等诸位离开此地时,一定尽数交还!”

  四周的夜叉纷纷放出蓝色剑光,数十道剑光准确的指向了勿乞等三十几位新来矿洞的修士。勿乞沉吟片刻,第一个走向了吕不韦。他肌肉微微一缩,挂在脖子上的育灵指环悄无声息的没入了身体,被一道先天气息包裹起来,深深的藏进了他的七玄盗天脉灵穴中。

  盗得经的传人,不仅仅是精通阵法、遁术,这藏匿物品的本领也是非同小可。否则偷了宝物,却被人从身上当场收出来,岂不是坏了大事,耽搁了自己的姓命?

  站在吕不韦所在的钟乳石下面,勿乞抬起头,苦笑一声摇头叹息道:“贫道吴望……前辈看贫道这等模样,哪里还有什么法宝随身?”举起独臂晃了晃,勿乞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吕不韦深沉的目光从勿乞身上一扫而过,勿乞假婴尽毁,此刻的气息介于先天和金丹之间,只是最寻常不过的修士。他的独臂看上去很是醒目,混得这么差的修士实在是罕见。神识扫过勿乞身体,发现他身上的确没有什么醒目的地方,而储物戒指等空间类法宝又极难收入体内——芥子世界之类的神通,这是仙人才能做到的!吕不韦的注意力就从勿乞身上挪走,冷眼看向了后面那数十位修士。

  三十几个修士垂头丧气的走出了人群,纷纷将自己身上的储物法宝丢了出来。这里面肯定有人藏私,在体内藏匿了随身的法宝、灵器等,但是吕不韦也不在乎。

  勿乞心知肚明,在这种空气中不含丝毫灵器的地方,寻常修士最多坚持两个月,体内真元就会消耗殆尽。真元都消耗一空了,就算留着几件法宝、灵器又有什么用?

  有金仙出手禁锢了矿洞,寻常修士根本别想逃走。既然逃不走,这里又无法补充灵气,吕不韦真的不用担心这些修士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他只要收缴了所有人的储物戒指,就能确保这里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只不过,如果有人藏匿了储物戒指的话……”

  勿乞正在心里盘算这个问题,吕不韦已经笑了起来:“好了,这个月新来的道友们,已经将随身的储物法宝都交了出来。现在,还请原来的道友出面指认,若是有人藏匿了随身的储物法器,藏匿了一些不该藏起来的东西,哈哈哈,只要举报属实,老夫这里重重有奖!”

  勿乞心头一抽,他猛地回头,就看到刚刚他垂怜过,给他们分发了大量食物和饮水的,同一个矿洞的修士几乎是同时跳了出来。包括那个最可怜的老修士在内,他们同时指向了勿乞:“吕总管,这个吴望道人,他身上藏着好东西!”

  那个年老修士迫不及待的大叫道:“他刚刚给我们每人送了一大块面饼,一大罐清水哩!”

  勿乞气得紧咬牙关,死死的盯着这十几个修士,恨不得当场出手杀死他们。但是虚空中一股若有若无的神念威压正在岩洞上空徘徊,勿乞衡量了一下自己如今的实力,终究还是不敢出手。

  吕不韦‘呵呵’大笑起来,他颔首笑道:“来人啊,给这些出首举报的道友记上小功一件!”

  微微一顿,吕不韦望着下方众多修士笑道:“大家记住了,吕某人赏罚严明,最是讲道理不过。举报一个行为出轨之人,积小功一件,十件小功,就是中等功一件,十件中等功,那就是上等功一件。只要哪位道友积攒了一个上等功,嘿嘿,吕某人打开正门恭送他离开!”

  用力拍着手,吕不韦笑道:“新来的道友们,原本就在的道友们,这个法子好不好?”

  数千修士宛如痴狂一样齐齐鼓掌叫好,他们鼓掌、跺脚、面容扭曲的大声叫道:“好,好,好!吕总管英明睿智,赏罚严明,吾等无不遵从!”

  这些修士就连喊出的口号都是一模一样,一个字都没变,勿乞只听得心头发寒,这些人都被吕不韦给洗脑了不成?他们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抬头望着吕不韦,勿乞暗自咬牙,这样的枭雄人物,果然不管落到哪里,都不会甘心寂寞,迟早会弄出天大的事情来!

  但是勿乞还是不解,吕不韦怎可能在两年前就来到盘古大陆,还倒霉被妙应宫的人给生擒活捉了?

  勿乞正在这里盘算吕不韦的来路和目的,吕不韦森严的目光已经望向了勿乞,他厉声喝道:“吴望道友,你……还有什么话说?速速将身上所有储物法宝献出,吕某人不为己甚,不会追加处罚!”

  苦笑一声,勿乞望了一眼出面举报他的那些修士,他回头向吕不韦长叹道:“吕总管好手段。刚刚贫道一时心生怜悯,给他们一人分发了些许面饼清水,这本是贫道平时闭关时准备的食物饮水,他们那时候很是欣然的接受了贫道馈赠,没想到如今却是立刻将贫道出卖!”

  吕不韦淡然一笑,他被起双手,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勿乞长叹道:“道友,这就是人心呀!”

  吕不韦的声音很缓慢,有悠长,透着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沧桑和坎坷。他望着勿乞轻叹道:“还请道友将储物法宝交出来,吕某人,实在不愿意多沾染同道的鲜血!”

  勿乞沉吟片刻,他突然向天空稽首一礼,厉声喝道:“吴望斗胆,敢请仙子法驾降临,贫道这里有些许微薄之物,愿意献给仙子,作为晋身之礼!”

  吕不韦的脸色骤然一寒,他厉声喝道:“你要做什么?”

  虚空中,一缕飘忽不定的声音缓缓飘下:“吴望道人?你有什么东西,胆敢说作为晋身之礼?”

  勿乞仰面长声道:“贫道在外碰到了生死对头,所有法器被毁,手臂也被砍掉一条。贫道无意中于万仙盟某位仙人口中得知了北溟无底深渊有位老祖建了别府行宫,起意投奔门下,奈何阴差阳错被生擒到了这矿洞之中。今曰贫道愿意献上宝物,只求能进入老祖门下。”

  那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声音又幽幽的传了下来:“这事……好说!先让我看看是什么宝贝罢!”

  勿乞一咬牙,他默运玄功,体内一阵真元奔涌,不多时一个玉瓶就从他嘴里喷出,他小心翼翼的往玉瓶上一指,一道灵光冲天而起,里面赫然裹着一团层层叠叠散发出醉人清香的澜香芝!

  这团澜香芝,是实实在在的金仙级的灵药,当年勿乞在玄金水母行宫外的甬道中侥幸得到。对天仙以及天下一下的修士而言,澜香芝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对金仙而言,澜香芝就是无上妙品,有着诸般难以形容的奇妙功能。

  虚空中突然传下三声掩饰不住欢喜之情的笑声:“啊哟,是澜香芝?居然还是十成十气候的好宝贝?你这道人虽然狼狈,倒是有这份心!好啊,这矿洞你不用呆了,如今你就是我的外门弟子,先艹持一些杂务,如果能经过千年的考验,就能成为妙应宫正式弟子!”

  虚空中金光混着紫气飘然洒落,出面举报勿乞的十几名修士惨嚎一声,身上同时喷出了大片宛如黄金溶液一样粘稠的火焰。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修士都被烧成了一堆小小的白灰。

  四下里寂静无声,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只有勿乞一人得意的微笑挺立。

  吕不韦面孔一阵扭曲,他深深的望了勿乞一眼,突然开口说道:“仙子,此人收不得!”

  勿乞大怒,他怒视吕不韦厉声喝道:“吕总管,我哪里招惹了你?”

  虚空中那声音轻柔的传了下来:“是否收得,由不得你说话。吕总管,做好你应该做的,其他的,少艹心,少插嘴。多嘴多舌,是会给自己招灾惹祸的!”

  微微一顿,那声音轻笑道:“吴望,以后你就是矿洞的副总管!唔,全心全意配合吕总管办事吧!”

  一道金光洒下,澜香芝被金光一裹消失得无影无踪,勿乞身上也多了一件青色道袍,腰间更是挂着一块沉甸甸的寒铁铸造的令牌。

  勿乞冷冷一笑,他向吕不韦稽首道:“吕总管,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吕不韦阴沉的望了勿乞一眼,转身带着人大步离开了矿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