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妙心仙子(第三更送到!)

第四百九十一章 妙心仙子(第三更送到!)

  北溟无底深渊不知多深的,恒古不见阳光的深处,一座精巧的宫殿正放出淡淡的幽光。

  一片极薄的云彩被强大的法力禁锢成长宽百里的正方形,薄薄的云彩上,大片宫室楼阁巍然屹立。云彩的四个角上,矗立着四座造型怪异,精美中透着森森邪气的高塔。这一片云彩也不过百里宽广,又细又长的高塔也高有百里开外,基座只有十几丈方圆的高塔,远远望去就好似四根细针一般。

  高塔是用某种不知名的兽骨,经过精心打磨后,制成长宽四尺九寸的骨砖搭建而成,光滑的骨砖上没有半点儿花纹,只有骨骼天生的纹路。浓郁的邪气裹着四座用骨砖制成的高塔,磷火密布塔身,塔尖上更是耸立着四个血色莲花状大盆,里面满是粘稠的血色汁液,高有数丈的火焰熊熊燃烧,喷出的血光在黑漆漆的深渊地步格外的瘆人,透着一股让人不安的凉气。

  精巧华美的宫室楼阁极尽奢靡,但是所有的建筑、花圃、园林等等,都被绿色的磷火和血色的魔焰包裹。四周都不见行人,一个个身穿黑色长袍,面色惨白宛如面具的男女静静的矗立在宫殿楼阁的拐角处,宛如人皮制成的傀儡木偶,更是让这宫殿多了几分死意。

  靠近了仔细看过去,这薄薄的一片云彩下方,大概百里左右深的地方,是一个黑漆漆的直径数里的洞口。偌大的洞口大致呈圆形,不断有黑气从中翻滚而出。时不时的有几片绿火红气在洞口闪过,隐隐可见有衣饰怪异、体型巨大、面容严肃、身躯半透明的神魔盘坐在红色的,火焰凝结的莲台上,手持长幡大旗悬浮在黑气中,隐隐构成了一座古怪的大阵。

  这座宫殿,就是妙应宫。

  这个洞口,就是北溟无底深渊之下的九阴绝阳之地。

  如今妙应宫老祖在九阴绝阳之地开辟行宫别府,万余年来他孤身一人藏在那深不可测诡秘凶险的九阴绝阳之地内,借助内蕴的一缕歹毒阴狠的至阴邪气淬炼魔道秘宝。通往九阴绝阳之地唯一入口,被他用独门的‘小罗刹颠倒虚空诛心秘藏’大阵掩盖,饶是有和那妙应宫老祖修为相当的修士十余人联手,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攻破大阵的掩护。

  妙应宫内,一间陈设奢靡不似修道人居所,反而和红尘中的青楼记院陈设相当的宫室中,妙心仙子正手持画笔,在一张雪白的皮革上绘画。

  皮革,是从一个妙龄的龙伯国少女身上扒下,经过万年玄冰精英融化的雪水以及其他十八种灵药鞣制而成,纤薄细滑,而且很是托墨,是妙心仙子独门发现的修仙界最好的绘画材料。也只有龙伯国人中一等一的美丽少女身上,才能扒下这么一张长宽数丈的皮革,换了人类的少女,皮质也许会更细致一些,却没有这么大的篇幅。

  一套三十六支长长短短粗粗细细的画笔,则是用一百零八名精挑细选的人族少女、龙伯国少女、羽人少女、双面人少女等等一百零八个人类不同种族妙龄女子的头发制成。每一支画笔都是天庭工部金仙级的制器大师亲手制成,工艺和成品的质量都无可挑剔。

  所用的颜料,也都是最上佳的天然颜料。其中就包括了从人类最勇猛的壮士心头取出的嫣红精血,水生妖魔体内取出的绿色、蓝色的骨髓,各种仙禽珍兽体内取出的天然颜料。

  这一整套绘画的工具,精致而珍贵,以妙心仙子在妙应宫的权势地位,也陆陆续续耗费了数千年才收集齐全。毕竟,要挑选出一百多个毫无瑕疵的,纯洁美丽的少女,采集她们身上的材料制成一套画笔,还要收集这么多的天然颜料作画,对妙应宫而言不难,但是太繁琐。

  所以妙心仙子每次作画的时候,都特别的小心,唯恐浪费了哪怕一丁点儿难得的材料。

  赤身露体的站在长长的桌案边,妙心仙子手持一支最精细的画笔,小心的描绘着画卷上一个工笔仕女的眉毛。一丝丝,一缕缕,每一条眉毛都是小心谨慎到了极点,每一条弧线都是精细入微,唯恐有丝毫的大意,毁掉了这幅她已经连续绘制了一个多月的庞大画卷。

  妙心仙子身高六尺不到,腰围足足有三尺二寸开外,皮肤黧黑,质地就和老河马皮相似。这等肥硕的身躯,她偏偏长了一张一尺多长的驴脸,绿豆眼,塌鼻梁,一张大嘴却厚重低垂,好似两条香蕉挂在脸上。她的嘴和鼻梁之间起码有半尺的距离,但是她有一条长长的舌头,能够轻松的舔舐到自己的鼻梁。

  在全神贯注绘画的时候,妙心仙子最喜欢伸出舌头舔舐自己的嘴唇。所以她的嘴唇总是湿漉漉的,不断的有涎水丝丝不断的从嘴角流下。她身边就时常跟着两个最心腹的侍女,不时的掏出手绢为她擦拭嘴角流下的涎水,唯恐这口水沾染了她努力了一个多月的画卷。

  生得这般形状的妙心仙子,她最喜欢绘制的,却是‘富贵牡丹仕女图’、‘海棠春风醉卧图’之类的题材。而且她总是努力的将图卷中的女子画得尽善尽美,不能有一丝的瑕疵。

  曾经妙应宫老祖称赞妙心仙子的画——她的画,是有灵姓的,是有灵魂的!如果有大神通者对着妙心仙子的画稍微使点手段,妙心仙子画里面的人,是能够活过来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的。

  “呵呵呵呵!”妙心仙子大笑了起来,她终于收起画笔,歪着头端详起自己一个月的苦功才完成的这幅画卷。美极了,妙极了,画卷中躺在海棠花下娇怯怯的歪在软踏上休息的少女,美极了,柔极了,清纯到了极点。“杰作,无上杰作!”

  用力拍了拍手,妙心仙子大声吼道:“吕不韦,给我滚出来!”

  一道黑烟平地里卷起,五只小鬼簇拥着吕不韦从黑烟中走出。小鬼们叽叽喳喳的叫了几声,化为道道旋风平地消散。面色从容的吕不韦走上前,也不向妙心仙子行礼,径直走到了书案前,仔细的端详了那副海棠春睡图足足一刻钟,这才叹息了一声,用力的摇了摇头。

  妙心仙子的绿豆眼骤然瞪得有鹅蛋大,她厉声喝道:“摇头?怎么个意思?”

  吕不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向妙心仙子深深的拱手鞠躬行礼道:“仙子,你画出这幅画来,太不应该!”

  “哼!”冷冷的哼了一声,妙心仙子眸子里杀意大作,她冷笑道:“哦?此话此解?”

  丝丝金光从妙心仙子体内喷出,一套大金色道袍穿在了妙心仙子身上,她脑后飘出一轮直径二尺左右,宛如纯金铸成的金色光轮,其中隐隐有无数白骨骷髅身披轻纱,正组成莲花般阵型,轻盈曼妙的起舞。

  吕不韦直起身体,端详着那画卷,又过了许久一直没吭声。妙心仙子眼里的杀机越来越浓,脑后的金色光轮内,那些白骨骷髅纷纷生出了血肉,变成了一个个秀美绝伦的美貌女子。这些女子隔着金轮向吕不韦指指点点,轻笑声飘出了光轮,在宫殿中回荡。

  就在妙心仙子快要按捺不住心头杀意,想要对吕不韦下手时,吕不韦再次沉声叹气,他摇头道:“仙子,你这幅画一出,诸方天境、盘古大陆上这么多画师,他们哪里还有作画的勇气?”

  手指那一幅画卷,吕不韦痛心疾首的大喝道:“仙子此画一出,周天再无人有脸面挥笔泼墨,仙子啊仙子,哪怕您这画上有这么一丝半点的瑕疵也好,却偏偏浑然天成,宛如活物被封入了画卷中,这让其他画师以后还怎么靠一支破笔招摇撞骗?有您如此杰作当面,天下再无其他画卷能入老夫眼眸了。”

  妙心仙子高兴得‘嘎嘎’大叫,她连连点头道:“还是老吕你识货,我也觉得这画不错。当然,你这话赞誉过甚,以后不能这么说了!”

  大声笑着,妙心仙子扭着头左看看,又看看,越看越觉得自己的画好,她用力的拍拍手,指着身边的两个心腹侍女笑道:“去,把画好生收起来,唔,所有笔墨都好生收拾了……呃,矿洞那边这两天怎么样?我可是答允了法华天境的一个大菩萨,过两天他的小弟子出师,送他一些北溟玄金铜矿石做人情!”

  吕不韦淡然一笑,他背着双手,望着喜笑颜开的妙心仙子说道:“这几曰,不是仙子吩咐了让那新来的吴望道人做副总管么?老夫就没打理矿洞那边的事情,都让他去做了。老祖宗过几曰又要上来休息,老夫正在准备老祖宗最喜欢的仙酒、果品,还有老祖宗最中意的天生七杀入命的童男,供老祖宗享用呢。”

  妙心仙子惊呼了一声,她用力拍了拍脑袋,急促的说道:“师尊要上来休息了?哎呀,可不是么?又是四十九天过去了,速速准备。矿洞那边,暂时放下也好。”

  吕不韦笑了笑,深深的鞠躬了下去:“一如仙子所言。”

  低头微笑的吕不韦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冷光,嘴角勾起了一丝冷酷的笑意。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