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女人的心

第四百九十四章 女人的心

  周天神目小心的开启,小心翼翼的扫过沿途的各种阵图禁制,勿乞的心脏一寸寸的沉了下去,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一如他此时身处的北溟无底深渊。

  一直以来,无论是面对六国修士,还是白云仙门的仙人,乃至元华门的仙人,甚至是玉碂、玉合狟等人,一直到盘古大陆遭遇的众多修士、仙人,凭借盗得经中玄妙莫测的阵法、禁制,勿乞在心理上和实际上都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没有他看不破的阵法,没有他破不了的禁制,没有他不懂的奥秘。

  但是在妙应宫,勿乞终于发现,盗得经再也不足以成为他的依仗。

  传承他盗得经的那虚影,太古老了,古老到他已经和修仙界脱节了太久太久。他掌握了无数的阵法禁制的奥秘,这些奥秘的确是包容万象无所不有,甚至是直指天地之间阵法之道的核心奥义。

  可是太久太久的岁月过去了,修仙界的底层人物,诸如修士和低阶的天仙,他们依旧在粗浅的阵图、禁制奥秘中厮混,他们所会的一切,都没有超出盗得经记载的范畴,故而勿乞面对他们布下的阵图和禁制,一如利刀割豆腐,没有任何的难度,一切阵图和禁制随手可破。

  但是妙应宫的老祖宗,显然在阵法和禁制符文这两方面,都有了自己的研究心得,有了新的参悟。所以妙应宫内无数的禁制、阵法,在勿乞看来,都是似是而非,好似懂,却又不懂,大致明白他的脉络走向,却无法真的摸清其中的奥秘。

  勿乞的心情无比沉重,既然妙应宫的老祖宗有了这样莫测的手段,那么他的门人弟子想必在阵法、禁制上也得到了他的几分真传。起码在针对妙应宫传人时,勿乞所擅长的禁制、阵法,再也无法帮到他。

  除非他能得到妙应宫阵法、禁制的传承,然后自己努力的钻研清楚。

  眼前的这座妙应宫,在勿乞看来,就是一座厚重的金汤城池,而他就是城外一只弱小的蚂蚁,根本找不到渗入的路途。如果没有妙风带路,勿乞毫不怀疑他一进入妙应宫,就已经被这些禁制轰杀成渣。

  更让勿乞恼怒的是,这些禁制的玄妙他一时半会参悟不透也就罢了,这些禁制的力量更是强得吓人。他得到先天两仪阴气的那座古人遗府中,核心洞府的禁制已经极其强大,虽然阵法很是简单,但是也让勿乞无路可入。而妙应宫的一应禁制、阵法,使用的力量都比那古人遗府更强大了百倍不止,勿乞就算精通这里所有的阵法、禁制,他也无力开启这里的任何一道哪怕最弱的禁制。

  无路可走,无路可通,以勿乞如今的实力,以他脑海中传承自盗得经的阵法、禁制之道,他根本不可能进入九阴绝阳之地,得到那一丝先天两仪阳气。

  刚刚在妙应宫门前,勿乞低头向下方望了一眼,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下方百里外那个冒着黑漆漆浓烟的九阴绝阳之地的入口。他甚至能隐隐感应到一股力量在下方呼唤他,正在和他经脉中藏匿的先天两仪阴气遥相呼应。

  甚至因为这股力量的牵引,勿乞断臂附近缩成一团,宛如干瘪种子状态的七玄盗天脉几乎不受控制的爆发。藏在那一团乱麻一样经脉中的五个元气大伤的先天元婴也蠢蠢欲动,差点就要喷出先天精元,刺激勿乞的断臂重生。

  强行压制着断臂中一跳一跳让他断臂附近的肌肉酸痛不已的七玄盗天脉,勿乞紧跟在妙风身后,大步走进了妙应宫内一座陈设华丽的大殿。

  一进大殿,勿乞就听到了女子嬉笑的声音。他微微抬起头,目光朝大殿内一扫,就看到一个皮肤黧黑形如圆球的驴脸女子,正搂着一个容貌秀眉身形窈窕的美丽少女连连亲吻。两人就好像一对恋人一样亲昵,驴脸女子的手干脆伸进了少女的亵裤中不断的掏摸着。

  吕不韦站在一旁,双目凝视脚尖,好似身处空寂无人的荒原,一如身边的旖旎场景完全不存在一般。

  猛不丁的,那秀美少女的亵裤猛的滑了下来,露出了两条细长匀称,白嫩嫩好似发光的美腿。少女的双腿分开,露出了脐下三寸的妙处,无穷的风流韵味顿时扑面而来。勿乞急忙低下头,瞬间就镇定了心神,甚至连心跳速度都没有丝毫变化。

  驴脸女子妙心仙子满意的一笑,她拍了拍少女的美臀,松手放开她,大咧咧的,宛如一个大老爷们一样撇开了两腿,大马金刀的坐在了软踏上,恶狠狠的盯着勿乞。

  妙风嗤嗤一笑,她扭着腰肢走到了妙心仙子身边,娇滴滴的说道:“仙子就知道专宠妙月,风儿这刚刚出去一会儿呢,妙月就来勾缠仙子,风儿可是不依的。”

  妙心仙子‘嘎嘎’大笑,她一把搂住了妙风的腰肢,连连在她脸上亲吻了几口,这才指着勿乞说道:“吴望道人!这道号不好,吴望,吴望,无望也,岂不是前途无亮么?”

  勿乞干笑一声,他深深稽首道:“属下矿洞副总管吴望见过仙子。”勿乞没提起自己的名字有什么不好,也没有凑趣说让妙心仙子给自己重起一个道号之类的话。吴望这名字,是他心中唯一的师尊的化名,他怎可能让妙心仙子这么一个畸形恶状的女人胡乱改动?

  长长的红舌舔了舔嘴唇,妙心仙子斜睨了勿乞一眼,懒洋洋的拍打着妙风的美臀笑道:“今曰叫你过来,就是给你说件事情。刚刚你处置下面那群贱种,很合我的心意,有点魔道仙人的味道,比吕不韦这老家伙更合我的心意。”

  望了吕不韦一眼,妙心仙子说道:“吕不韦,以后所有矿洞的事情,都让吴望打理。你很会伺候人,很会讨人欢喜,以后你就专门负责师尊的衣食起居。”

  微微一顿,妙心仙子双眸中丝丝金光透出,冲着吕不韦呵斥道:“但是你要记得一件事情,别用你讨好我的那套手段去讨好师尊!嘿,轮不到你去做这些事情。师尊嘛,有我们这些弟子去亲近就好,你敢在师尊面前说点什么不该说的,那就休怪我无情!”

  妙心仙子的话很直接,很霸道,充满了魔道修士特有的那股子**裸的味道。

  吕不韦恭恭敬敬的向妙心仙子行了一礼,很是稳重的说道:“老夫明白,就算要讨好老祖宗,也是仙子您才有那资格。老夫若是有什么好主意,只会立刻献给仙子。”

  妙心仙子‘呵呵’大笑,得意的昂起头。

  勿乞眯着眼在一旁垂手而立,他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猛不丁的看到了条案上一副色彩绚烂的海棠春睡仕女图。图上三个侍女栩栩如生,真的就好像三个大美女被嵌入了画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生机生趣。以属于乐小白的那份经验和眼光来看,绘制这幅画的人,笔迹柔媚,充满了暧昧、旖旎的粉色气息,这是一个心头柔软,渴望男人宠爱的女人。

  乐小白旁门左道的本领无数,以绘画的笔迹和风格去判断画师的姓格,这只是他擅长的无数旁门左道、奇技银巧的一种罢了。从这幅画的笔迹和风格来看,画这幅画的人,是一个女人中的女人,充满了女人韵味的极品女人,所谓女人如水,形容的就是这样的人!

  妙心仙子看到勿乞在打量那幅画,不由得笑问道:“吴望,你看这画怎样?”

  吕不韦骤然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勿乞,他想要看看,勿乞是怎么应付妙心仙子的。这两年来,他沦落北溟无底深渊,就是依靠着对妙心仙子的溜须拍马侥幸活了下来,他想要看看,勿乞这个抢了他矿洞总管差使的不速之客,是否他的嘴皮子也和他的手段一眼厉害。

  勿乞也不吭声,他凑到了条案前,凑到了距离画卷不足三寸的地方,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这画卷的细节后,这才缓缓点头,若有所感的叹了一口气。

  一番做作让妙心仙子急得嘴皮子都要起泡了,她拍着软榻的扶手大叫道:“不要勾人胃口,快说这画怎样。”

  勿乞摇头晃脑的绕着条案转了两圈,然后再次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妙心仙子目露凶光,她厉声喝道:“说,这画到底怎么样了?”

  吕不韦不动声色的看着勿乞,一丝笑意在他脸上荡开。

  勿乞沉吟片刻,回望了妙心仙子一眼,又沉默了一阵仔细的思考了一番,这才仰天叹道:“画好……奈何,人更好……兰心蕙质,画此画之人,实在是女人中的女人,女人中的极品是也!”

  大殿内死寂一片,吕不韦低下头不吭声,妙风、妙月低下头不吭声,妙心仙子则是直愣愣的瞪着勿乞,眼睛拼命的眨巴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过了足足半刻钟,妙心仙子才长叹一声,摇头苦笑道:“吴望,我真想一掌劈死你!”

  勿乞‘惊慌失措’的向妙心仙子稽首道:“仙子何出此言?”

  妙心仙子沉默许久,这才挥挥手,淡淡的说道:“罢了,不和你们这帮蝼蚁一般计较!”

  勿乞和吕不韦看到妙心仙子瞬息万变的脸色不敢多口,急忙退出了大殿。

  刚出大殿,妙心仙子突然沉声喝道:“吴望,你和那仇家交手,可是所有随身法器都毁掉了?”

  勿乞愣了愣,他急忙回头应道:“仙子明鉴,吴望的确连一口随身的飞剑都没有了。”

  妙心仙子沉默片刻,挥挥手叹道:“妙风,带他去库房,给他挑两件护身之物吧。今曰,我累了。”

  满头雾水的妙风呆呆的走出大殿,殿门就在她身后轰然关闭。

  很快大殿内传出妙心仙子和妙月的嬉戏声。

  吕不韦面色阴郁的望着勿乞,勿乞感应到他的目光,突然回头向他微微一笑。

  ******女人心啊,海底针啊,嗷嗷,啊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