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再逢龙阳

第四百九十九章 再逢龙阳

  “嗤~~~”

  妙月呆呆的看着用某件物事顶着矿车在矿道上行走的嫪毐,一口冷气足足吸了一盏茶时间。

  “此人,果然神勇非凡!”

  妙月目露奇光,窈窕的身躯上突然有一股火辣辣的媚意扩散开来。原本就娇媚如水的妙月,此刻眼珠变得水汪汪的,那股子春情,哪怕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勿乞瞥了妙月一眼,故意说道:“前辈,这厮是刚刚抓进来的,这事也太张狂了一些,要不我给他‘咔嚓’!”勿乞比划了一个剪刀的姿势,阴恻恻的‘咔嚓’了一声。

  “胡说八道!”妙月横了勿乞一眼,‘嗤嗤’笑道:“这人,你好生盯着,哎,你有什么事要见仙子的?”一边和勿乞搭着话,妙月的目光寸步不离嫪毐,尤其是有意无意的在他身下那条货上瞥来瞥去。

  勿乞本来就是找个借口要妙月下来矿洞一趟,听了她的话,勿乞笑着说道:“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打扰仙子,只是晚辈既然已经是妙应宫的外门弟子,这个,晚辈修炼的也是魔道功法,敢问……”

  妙月恍然轻笑,她一边欣赏嫪毐一步步在矿道上行走的雄伟身姿,目光宛如春水一样在嫪毐发达的肌肉块上掠过。她轻轻的笑道:“妙应宫也有专门的功法给外门弟子修炼,虽然不怎么精妙,却也难得。啧,这汉子叫什么?你可有问他的来路?”

  勿乞指着嫪毐笑道:“不如叫他自己下来和前辈分说?”

  妙月眼波一转,小心的向四周望了望,缓缓的点了点头。

  勿乞随手一勾,一道锐气喷薄而出,重重的打在了嫪毐身上。嫪毐一惊,急忙回头向这边望了过来。勿乞点点头,朝嫪毐勾了勾手指,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过身伸手肃客,将妙月引进了勿乞自己起居的矿洞中。

  嫪毐望了望左右,嘴角一缕邪恶的笑容冒出。他低声说道:“疯子,你等着,师傅先去吃块肉,嘿嘿,到时候汤水总有你尝试的。啧啧,这女人起码也是天仙修为,哼哼,师傅这儿,怕是要从她身上弄到一大笔好处了。”

  乐呵呵的扎起了裤头,嫪毐一个腾空而起,凌空飞掠向了勿乞起居的矿洞。

  血疯子眼馋的舔了舔嘴唇,低声骂道:“师傅你亲自出马,哪里还有汤水给弟子。”

  勿乞起居的石洞里,妙月盘坐在石榻上,目不转睛的望着嫪毐。嫪毐雄壮的身躯,威猛不凡的容貌,以及从他骨子里流露出的一丝风流气息,都让妙月极其的欢喜。一颗心越跳越快,勿乞都听到了妙月变得越来越激烈的心跳声。

  欣然一笑,妙月笑道:“这位道友,你从何处来?为何来到北溟呀?”

  嫪毐深深的一个稽首,他沉声道:“某乃外域天境散修,因为得罪了人,好容易抢了笔路费来盘古大陆。听说盘古大陆满地都是奇珍异宝,尤其是各种奇险之地更是宝物无数。某偶尔听闻这北溟无底深渊的名号,故而一路行来此处,想要碰碰运气。”

  长叹一声,嫪毐摇头道:“没想到宝贝没碰到什么,反而被人生擒活捉来了这里,实在是惭愧。”

  妙月望了勿乞一眼,‘嗤嗤’笑道:“罢了,这也是你的缘法。唔,你修的是什么法门?”

  嫪毐挺起胸膛,无比自豪的说道:“某修炼的,是正经的佛门功法大欢喜禅功。”用力拍了拍下身,嫪毐眯着眼睛向满脸春色的妙月笑道:“不是某吹嘘,某的这条宝物,至今还没败过哩!”

  妙月顿时不说话了,她只是掩着嘴‘嗤嗤’的笑。

  勿乞会意,他‘呵呵’一笑,转身走出石洞,反手帮一对儿歼夫银妇关上了石门。一片黑光在石门上一闪而过,几个诡异的魔纹符箓在石门上闪烁不定,这是妙月已经施展魔功,用禁制封锁了石洞。

  耳朵微微一晃,勿乞也无法听到石洞内的动静。周天神目朝石门瞪了一眼,迎面就有三五个狰狞的魔头飞扑而来,大有顺着勿乞的目光直扑他识海的架势,勿乞不敢大意,急忙收起周天神目,迅速向后退了几步。

  静静的站在石洞前,勿乞无意识的凝视着矿洞顶部的某个小点,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

  ‘嘎吱’一声,石门突然开启,红光满面的嫪毐‘呵呵’笑着,一手搂着妙月的腰肢大步走了出来。嫪毐依旧是龙行虎步,那精气神充沛到了极点,而且修为好似暴涨了一大截的模样。

  妙月则是浑身软绵绵的,好似被水泡过的油条一样黏在嫪毐的身上,两条腿不是在走,而是在地面上飘。她有气无力的哼哼着,粉红色的脸蛋上尽是欢喜和满意。她有气无力的哼哼着,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嫪毐雄壮的胸膛:“果然是好人儿,吴望,这笔功劳,算你了呢。来吧,随我一起去见仙子。”

  勿乞微微一笑,不吭声。他在心里嘀咕,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越来越不择手段、越来越下作了。但是,这就是**裸的修仙世界,这就是修仙之人必备的素质,你不狠、不下作,你就被被人狠辣、下作的手段害死,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鏖战了一天一夜,妙月连御剑飞行的力气都没有了,嫪毐干脆将她抱在了怀中,勿乞带路,带着嫪毐飞出了矿道,向妙应宫正门飞去。有妙月出示令牌,三人顺利的进入了妙应宫,直奔妙应宫正中那座最高大雄伟的大殿。

  大殿内,正中是一座高台,上面有一架轻纱笼罩的云床,此刻云床上并无人影。

  妙心仙子和章丘王分别坐在高台下左右两侧的两张云床上,妙心仙子身边陪侍着妙风等十几个妖娆美丽的女子,章丘王身后站着十几个身披重甲,面孔都被厚厚的金属面具遮盖,就连眼睛部位都覆盖着黑色的透明晶石的甲士。

  一名身穿大红色锦袍,生得妖娆美丽,流露出百万风情的人儿,正静静的坐在章丘王身边,和章丘王维持了一尺左右的暧昧距离。这一尺左右的空间,若说是情人,离得太远;若说是朋友,离得太近。恰恰就是一个介于情人和朋友之间,暧昧无限的一个距离。

  那人儿束着一个用红宝石雕成的高冠,发冠上镶嵌了几块红色的灵玉,正散发出淡淡的暖意。他身边不时有朦朦胧胧的白色莲花幻象若隐若现,更衬托得他周身没有丝毫红尘气息,宛如画儿上摘下来的人物。

  面容呆滞、神色呆板的章丘王不时回过头,向这人儿低声询问一二句话。

  妙心仙子则是歪着头,用眼角余光偷偷摸摸的打量那人儿,神色很是复杂,一种说不出是悲是喜,充斥着回忆和苦涩的气息笼罩着她,长长的舌头不时的舔舐自己的嘴角。

  勿乞和嫪毐的步伐骤然一僵,两人差点都没大叫起来。

  这身穿红色锦袍,流露出百万风情,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亲近的人,不就是大魏龙阳君么?

  听到众人的脚步声,妙心仙子、章丘王、龙阳君同时朝这边望了过来。

  妙心仙子看到软在嫪毐怀中的妙月,目光不由得闪烁了一下。

  章丘王则是干巴巴的,没有说一个字。

  龙阳君妙眸向勿乞和嫪毐扫了一眼,狠狠的对着嫪毐的面孔盯了一记,突然笑了起来。这一笑,就犹如山野之间百花突然绽放开,这光线昏暗的大殿也骤然变得亮了起来,点点白莲在龙阳君身边绽放,明丽的白光覆盖了整座大殿,所有人都觉得心胸一畅,浑身都变得通亮了。

  “仙子,这几位是谁呀!”龙阳君‘嗤嗤’的笑问了一声。

  这话问得,勿乞和嫪毐立刻就明白了龙阳君想要表达的含义——我不认识嫪毐,嫪毐你最好也不要认识我。这是摆明了,龙阳君不会有意的针对嫪毐做什么,但是嫪毐也最好识趣点,不要做什么针对龙阳君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勿乞狠狠的望了一眼龙阳君,然后飞快的看了一眼章丘王。

  妙啊,如果能将龙阳君像是收服嫪毐一样收下,以后要针对女子,有嫪毐出手,要针对男子,有龙阳君出马,这两位一定能成为勿乞身边的两大助力。无论是心智、机巧,这两位可都不缺,手腕手段更是出众,这可是两大人才。

  大乐天宫,大乐天宫,有了这两位坐镇,才能真正的‘无极大乐’嘛!

  向妙心仙子稽首一礼,勿乞沉声道:“仙子,这位道友嫪毐,是新近投靠门下的。唔,妙月前辈,方才已经‘彻底调查’了他的修为和来历,是一个好人儿。”

  嫪毐笑吟吟的向妙心仙子行了一礼,他的心在滴血,恨不得拔出飞剑一剑劈向勿乞——你所谓的金仙,就生了这么个模样?这种模样的女子,哪怕是太乙金仙,嫪毐也得鼓足了勇气才能去勾搭哩!嫪毐虽然本姓荒银,但是他也不是见一个就上一个,他也是很挑剔、很讲究品位的!

  妙心仙子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软在嫪毐怀中动弹不得的妙月,突然轻轻一笑道:“果然是个好人!唔,且退去一旁候着,有什么事情,等老祖宗出关了,和章丘王议事之后再说!”

  步伐声响起,吕不韦带着一群侍卫侍女急匆匆的从大殿后面绕了出来,他大声说道:“仙子,老夫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待老祖宗出关,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吕不韦骤然一抬头,猛不丁的看到了嫪毐和龙阳君,饶是他老歼巨猾至此,脸上肌肉也是骤然一跳。

  嫪毐面色骤然阴沉,死死的盯住了吕不韦。

  龙阳君的笑容也是一敛,飞快的瞥了嫪毐一眼。

  说时迟,那时快,妙应宫下方一团魔气冲天而起,冲得妙应宫上下剧烈震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道魔气吸引了过去。一时间虚空凝滞宛如树胶,所有人都被禁锢住,眼不能视、耳不能听,五感六识,全部被封禁在了体内。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