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章 妙应宫主

第五百章 妙应宫主

  冷酷、无情、残忍、暴虐、阴狠、毒辣……

  种种负面情绪纠缠在一起,化为黑漆漆宛如胶漆的魔气升腾而上,眨眼间将整个北溟无底深渊染成了一片漆黑。魔气翻滚,化为无数漩涡在水面下扭动缠绕,尖锐难听的魔头怪啸声绵绵而起,震得人耳膜生痛,所有人的魂灵都一阵动摇,好似要被啸声吸出体外。

  勿乞在冲天的魔气中苦苦挣扎,他起初想要用禁律神炎抵挡魔头啸声的侵袭,但是禁律神炎在这滔天的魔气中也显得力有不逮。好几次禁律神炎差点被疯狂涌来的魔头啸声扑灭,吓得勿乞急忙将禁律神炎深藏在识海深处,不敢再动用它丝毫。

  无奈何,勿乞只能默运炼狱魔经,放出炼狱魔气环绕周身,苦苦抵挡四周魔气的侵袭。炼狱魔气一出,勿乞身边立刻充满了沉沉的死气,更有浓浓的腐尸臭气翻滚而出。灰色死气和黑色魔气混合在一起,四周翻腾不休的魔气对勿乞的侵袭力度骤然下降了九成以上,勿乞勉强能够在一浪浪冲来的魔气冲击下站稳脚步。

  站在勿乞身边的嫪毐双眼瞪得溜圆,他‘呵呵’叫着,下身挺立如柱,周身都有绵绵密密的粉色清光不断涌出。清光中隐隐可见无数红粉骷髅若隐若现,银邪之气冲天而起。四周黑色魔气感应到嫪毐身上放出的邪气,对他的侵袭也下降了许多,嫪毐勉强能在勿乞身边稳住了身形。

  章丘王端端正正的坐在云床上纹丝不动,他头顶有九颗白玉雕成的奇形骷髅,按照九宫方位悬浮在他头顶。骷髅头的七窍中喷出大片云烟,牢牢的护住了章丘王周身,任凭黑色魔气如何的翻滚吞吐,始终无法撼动那些云烟组成的屏障。

  妙心仙子稳稳的坐在云床上,她身上放出和四周魔气同源同质的黑色气流,无数魔头簇拥在她身边,发出惊天的嘶叫。她很是享受的深深吸气,不断将四周的魔气吸入体内,化为自身的法力。所有人当中,她是表现得最轻松的一个。

  众多人中,吕不韦和龙阳君表现得最为痛苦。

  吕不韦身边有五个狰狞的小鬼出现,小鬼绕着吕不韦一溜儿急旋,带起大片鬼气弥漫四周。但是很显然,四周涌来的魔气根本不给吕不韦的鬼气半点儿面子,魔气疯狂的撕扯吞噬五个小鬼带起的鬼气,吕不韦的脸色一阵阵的发白发青发紫发绿,脸色瞬间变化,浑身毛孔内都有鲜血冉冉渗出,他的精气正在被四周魔气疯狂的掠夺。

  龙阳君坐在章丘王身边,头顶一朵硕大的白莲迎风招展,放出亿万道白色毫光覆盖全身。在魔气的侵袭下,龙阳君头顶白莲摇摇欲坠,不过两三个弹指的功夫就变得黑色斑斑,白莲变得和斑马条纹一样。他窈窕的身形颤抖着,好似秋风中的树叶,随时都会被魔气一口吞噬。

  章丘王回过头望了龙阳君一眼,眸子里有一抹如水的温柔一闪而过,这也是勿乞在章丘王身上发现的第一个比较人姓化的温情。他轻咳一声,头顶九个白玉骷髅齐声尖叫,放出无量云烟将龙阳君也包裹在内。龙阳君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浅浅一笑宛如春水微波,轻轻的向章丘王点了点头。

  龙阳君这浅浅一笑,微微一点头,顿时好似无数朵迎春花在春风中绽放,大殿内不论男女老少,包括嫪毐和吕不韦在内都是心弦一动,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死板宛如花岗岩块的章丘王微微一愣,他干笑了几声,脸上居然红了一大片。

  就在这时,满地里都是鬼啸声‘啾啾’而起,大片黑烟绿火从大殿的地板上腾空而起。

  妙心仙子骤然起身,向大殿正中高台上那张轻纱环绕的云床躬身一礼:“弟子妙心,恭迎师尊出关。”

  漫天的魔气骤然一收,迅速的向高台上云床中汇聚了过去。众人身上压力骤然一轻,勿乞等人急忙跟着妙心仙子一起,向云床躬身行礼。被嫪毐抱在怀中的妙月,也是挣扎着自己站在了地上,毕恭毕敬的鞠躬行礼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云床上的轻纱左右一分,妙应宫主真身显露在众人眼前。

  生得宛如十三四岁女童的模样,身形窈窕玲珑,宛如养殖白玉雕成,每一条弧线、每一个转角都是那样的微妙美妙,找不出半点儿瑕疵。斜躺在云床上的妙应宫主浑身一丝不挂,脑后足足有三丈多长的青丝宛如水波中的水草,温柔的无风自动,曼妙的在她绝美的身躯上一丝丝的扫过,宛如一裘轻纱长袍,覆盖住了她身躯的几点重要部位。

  要命的就是,这发丝中有空隙,发丝流动,妙应宫主身上几点最迷人的所在时不时的暴露在众人面前,配合上她那水晶美玉般散发出淡淡光辉,神圣、圣洁没有丝毫杂质的面容,给人一种异样的强烈对比,如此神圣、圣洁的面容,却给人一种极其要命的邪恶诱惑力。

  勿乞只是瞥了一眼斜靠在云床上的妙应宫主,就不由得浑身一阵火烫,邪念凭空而生。

  嫪毐这样的绝代妖人更是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妙应宫主,他的长裤‘咔嚓’一声裂开,一条不雅的玩意晃悠悠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吕不韦扭头望向了嫪毐,他指着嫪毐厉声喝道:“大胆,居然敢亵渎老祖宗!来人,将他拖下去,斩了!将魂魄打散之后贬入九幽地狱,让他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大殿外,几尊身穿重甲的龙伯国人大步冲了进来,就要擒拿嫪毐。

  妙应宫主适时睁开双眸,一对儿宛如极品蓝宝石一样蔚蓝色的眸子一转,笑吟吟的在嫪毐的那条物件上扫了过去:“九龙抱柱?天赋异禀,果然不凡。本宫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九龙抱柱之宝。嘻,这娃娃,本宫可美么?”随着妙应宫主的话,几个冲进来的龙伯国人鞠躬行礼,无声的退到了大殿角落里。

  妙应宫主出言调戏,嫪毐挺着脖子,死死的盯着妙应宫主窈窕秀美的身体大笑道:“老祖之美,晚辈难以形容。嘿,晚辈也是花丛中厮混的人,曾经品尝过无数美女,自认定力极强,但是见了老祖,却是这般不堪德行,足可见老祖之美。”

  妙应宫主‘嗤嗤’娇笑,她颔首道:“有趣的娃娃,妙心,你先把他收下罢。”

  目光向嫪毐死死的盯了一眼,妙应宫主这才向勿乞斜睨了一记:“炼狱魔经?有点意思!数量劫之前,炼狱魔经也曾在外域享有大名。可惜的是那些蠢物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满门被杀得干干净净,炼狱魔门的传承,算是断绝了。你能有缘继承此物,倒也是我魔门一脉。”

  娇柔万分的挺起身体,盘膝坐在了云床上,妙应宫主望着勿乞说道:“若是你能修炼到金仙境界,本宫就收你为徒。在此之前,你该干什么,继续做吧。妙心,传授他一些入门的东西,该守的规矩,一条条的都要教给他,让他守好了。”

  沉吟片刻,妙应宫主指着勿乞笑道:“炼狱魔经和我妙应宫的功法,还有可借鉴之处,这娃娃,你要好生调教,人尽其才,不要浪费了他的好处。”

  勿乞无声的稽首行礼,谢过了妙应宫主。

  妙应宫主淡然一笑,目光转向了吕不韦。

  吕不韦急忙鞠躬笑道:“老祖宗,您最喜爱的七杀入命的童男,老奴已经为您准备了四十九个!”

  妙应宫主沉吟片刻,缓缓颔首道:“能找到四十九个七杀入命的童男,你也算是费心了。妙心,你看着奖赏罢。”

  挥挥手,勿乞、嫪毐身形一轻,四周光影一阵变换,两人同时被送出了大殿。

  隐隐的,就听到大殿内传出的声音,妙应宫主‘嗤嗤’笑着问道:“章丘王,你这次来,可是为了上次的事情?”只是听到了这一句话,大殿内外就有大片魔气黑烟升腾而起,隔绝了大殿内的所有话语。

  勿乞看了嫪毐一眼,随手指了指他的下身。嫪毐‘赧然’一笑,抽出一条兽皮,胡乱的裹在了腰间,然后低声问道:“现在我们做什么?就这么把我们打发出来了,这算什么?”

  话音未落,大殿正门黑光一闪,妙心仙子带着妙风、妙月走了出来。

  妙心仙子望了勿乞一眼,随手丢了一块玉简过来:“这是妙应宫入门一些法门,你好生参悟。里面有阵道、符道、丹道等等,但是你既然修炼的是炼狱魔经,师尊又知道这门魔功的来历,你就不需要改修本门魔功啦,你一心一意的钻研自身功法,然后辅修这些辅助手段就是。”

  随意打发了勿乞,妙心仙子朝嫪毐勾了勾手,长长的舌头舔了舔鼻梁,低声笑道:“你叫嫪毐?九龙抱柱天赋异禀?嘿,妙月说你妙不可言,本仙子到时要看看,是怎么个妙不可言。”

  嫪毐大笑一声,他向妙心仙子拱手道:“仙子只管试试就知道。”

  妙心仙子‘嘎嘎’大笑,她朝嫪毐勾了勾手指,一手抓起嫪毐的手,就带着他往妙应宫深处行去。

  勿乞站在大殿外,望着被妙心仙子带走的嫪毐,怎么觉得嫪毐的背影就好似要上刑场的江湖好汉,充满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韵味。

  “嫪毐,苦了你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