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零五章 刻意拉拢(第二更,求月票推荐!)

第五百零五章 刻意拉拢(第二更,求月票推荐!)

  修仙之人不知年,时间宛如流水一样过去。

  眨眼间,距离嫪毐和龙阳君联手探视勿乞,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勿乞一门心思的藏身矿洞,努力钻研妙应宫阵法之道,借助盗得经中无数基础的阵法精义,妙应宫的魔阵之道已经被他窥破了七成。

  七成,还不足以应付北溟无底深渊入口附近的几座大阵。但是越到后面,魔阵就越发的艰深,以勿乞如今的境界和实力,想要解析妙应宫最玄妙精深的那一部分魔阵,难度还是太大了一些。毕竟是出自太乙金仙之手,哪怕妙应宫主对于阵法之道并不精通,太乙金仙就是太乙金仙,她苦心钻研出的大阵,那里是勿乞这么简单就能悟透的?

  连续十五天一无所得,勿乞放弃了对更进一步阵图的参悟,离开了他闭关一年的石窟。

  站在一根高大的石笋上,看着那些修士努力的开凿矿石,勿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还是得借助外力才行。但是这借来的外力,必须要受到勿乞的控制,否则外力太强,反而会将勿乞一口吞下,这就不是勿乞愿意见到的情况了。

  幸好和安城那边,有苏秦这个老歼巨猾的谋士帮忙出谋划策,勿乞只管坐享其成就是。

  想到苏秦那些匪夷所思的手段和谋划,勿乞的心情变得好了不少。他游目四顾,矿洞内的修士数量比一年多以前要多了两倍不止。那些巡海夜叉如今不仅仅是在北溟无底深渊上抓捕修士,甚至偶尔成群结队的跑到附近的人族城镇中偷偷摸摸的绑架落单的修士,故而这里的人数越来越多。

  一万四五千修士,修为最弱的是金丹境界,修为最强的则有下品天仙的水平。所有修士都被勿乞禁锢了元神,他们的生死都掌握在勿乞手中,对于这一份力量,勿乞很是看重。

  闭目冥思,勿乞通过魔神傀儡,又给和安城那边的苏秦送去了另外一条要求——不管苏秦用什么毒计计算青城的修士,谋算和安城和北溟这块的事情,但是一定要确保这一万多名被勿乞掌握了生死的修士的安全。一万多名修士,这股力量很强大,勿乞一定要掌握在手中。

  识海内隐隐响起了一声来自苏秦的咆哮,苏秦对于勿乞时不时添加的各种条件很是恼怒。条件多一条,苏秦要进行的谋划就格外复杂数倍,对于一个谋士而言,这种不断变得复杂的任务实在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事情。

  ‘咯咯’一乐,勿乞关闭了和魔神傀儡分身的神识联系,他活动着双手,迷神骷髅幡和万灵白骨甲两件仙器同时冒了出来。白骨惨惨散发出森森邪气的万灵白骨甲披挂在勿乞身上,迷神骷髅幡在他头顶载波载浮,不断发出尖锐的鬼啸声。两件邪门仙器一出,矿洞内顿时平地卷起了数百个小小的旋风,阴气森森、寒气四溢,那些正在努力开采矿石的修士忙不迭的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清脆的鼓掌声从矿洞入口处传来,吕不韦带着两个执事弟子行了进来,他鼓掌笑道:“吴望道友,这两件仙器果然衬得上道友。老夫不请自来,还请道友见谅啊!”

  勿乞就是听到了吕不韦的脚步声,感应到了他的气息,这才故意放出了两件仙器威吓他。听了吕不韦的话,勿乞冷不冷热不热的说道:“哪里,吕总管如今艹持妙应宫内诸多事务,贫道虽然是矿洞总管,但是身份依旧在吕总管之下。吕总管不要说来矿洞视察,哪怕吕总管想要亲自艹起锄头挖几块矿石,贫道也管不了您啊!”

  吕不韦‘呵呵’轻笑,他身形一寸寸的拔起,缓步踏着空气来到勿乞身边,和勿乞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那些努力艹劳的修士。

  勿乞不说话,吕不韦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宛如两尊石像一般。

  这一年多的时间,吕不韦和嫪毐斗得很厉害,嫪毐勾搭了妙心仙子,吕不韦却将妙应宫主侍奉得很是舒服。两人都视对方为死仇,却都心有所忌,不敢放开手段施为。两人在妙应宫都是根基不稳,手下没有足够的势力,都是依靠逢迎他人获取了一点权力,故此他们行事更加谨慎小心。

  两人之间的暗地里争斗,勿乞看得很是明白。两人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但是手头力量相差不大,谁也不敢贸然下手。相对妙应宫主和妙心仙子,两人都渺小犹如蝼蚁,在有把握让自己逃脱所有罪责之前,两人谁也不敢贸贸然的发动。若是触怒了对方的靠山,两人都唯恐自己会被雷霆之怒化为灰烬。

  勿乞更是明白两人不敢对对方下手的原因之一,还在于龙阳君。

  章丘王这一年来都停留在妙应宫,不知道和妙应宫主盘算什么事情。龙阳君随时陪伴在章丘王身边,在妙应宫内,龙阳君也是贵宾的身份。有章丘王做靠山,两人也唯恐自己一旦和对方争斗起来,却让龙阳君从中占了便宜。

  想到这里,勿乞不由得在心中连连冷笑。吕不韦和嫪毐分明都是恨死了对方,巴不得将对方挫骨扬灰,却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如今每天都要笑盈盈的和对方共处,亏了这两个人也是老歼巨猾的人精,他们将自己如今扮演的角色演绎得很是到位。一年多时间了,妙心仙子也好,妙应宫主也罢,硬是没发现嫪毐和吕不韦之间居然还是老熟人的关系。

  两人静静的站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勿乞一直一言不发。吕不韦却终于有点沉不住气,他沉声道:“吴望道友将这些修士,控制得果然妥帖。唔,老夫当曰却是错了,早就该学道友的手段,干脆将他们的元神禁锢,这些人岂不是就全成了老夫的属下?”

  诧异的看了吕不韦一眼,勿乞笑问道:“那,吕总管为何不这么做?”

  沉吟片刻,吕不韦沉沉叹道:“老夫,想岔了。老夫以前,曾经在俗世为相,原本也想用对待那些俗世凡人的手段,先以厉害使之,后以恩德结之,软硬皆施,最终能彻底的收服他们,让他们成为老夫最忠实的属下。老夫,想岔了!”

  勿乞直白的说道:“没看出来,吕总管居然还是国相的身份?可惜,可惜,修仙之人和凡人不同。凡人可以用恩德收服其心,但是修仙之人,直接用暴力则可。修仙世界,根本不需要恩德,不需要情谊,用暴力,是最直接的手段。”

  吕不韦叹了一口气,他追悔莫及的叹息道:“老夫见到道友用那暴虐手段收服了这些修士,这才反应了过来。老夫曾经的那些经验,在修仙世界却是不适用的了。”

  勿乞叹息了一声,他点头笑道:“是贫道占了吕总管一个大便宜。”指着下方一万多名辛勤劳作的修士,勿乞冷笑道:“一万多名修士,其中天仙修为的人不在少数,结果都成了贫道囊中之物。吕总管这份厚礼,贫道却之不恭,只能收下!”

  吕不韦心头一阵阵憋闷,气恼得快要吐血。他原本想要学着当年做秦朝丞相时的手段,软硬皆施将这些修士收为己用,正有些许成效时勿乞一来,直接用最野蛮的手段控制了这些修士的元神,所有人都成了他的战利品。这可是一万多名盘古大陆的修士,其中天仙不在少数,更有众多的元神、元婴期的修士,这一万多名修士的实力加起来,就足以和大燕等六国任何一国的高阶修士相抗衡。

  吕不韦等于是拱手将一国之力让给了勿乞,勿乞却又故意在他的伤心处挠了几爪,吕不韦能不忿恨么?

  当然了,这忿恨之情不能流露在表面,吕不韦轻叹了一声,颔首道:“这是道友的缘法。”

  轻轻一拍手,几个吕不韦身边的执事弟子带着几个人走进了矿洞。小心翼翼的跟在这些执事弟子身后的,是八个生得貌美如花,看上去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少女,看她们那娇怯怯的模样,个个都是好人家的女儿,不知道为何会被带来这里。

  轻叹了一声,吕不韦笑道:“这是老夫外出公干,从民间收集的美人。吴望道友平时都藏身矿洞,闭门不出,想来身边也是寂寞的。这几个美女姿容不错,琴棋书画样样来得,就送给道友以娱耳目。”

  吕不韦的笑容很温和,给人一种亲热却又不过于唐突的亲近感。

  勿乞在心里暗笑,这是吕不韦拿嫪毐没办法,想要拉拢自己对抗嫪毐了?这拉拢人的手段,无非是酒色财气等等。魔道修士在女色上向来乱七八糟,吕不韦送八个美女给自己,倒也盘算得精准。

  沉吟片刻,向那些少女望了一眼,勿乞颔首笑道:“如此甚好,贫道最近正好有一门功法,需要几个炉鼎,看上来,这几个女子极佳。承总管盛情了!”

  向吕不韦稽首一礼,勿乞望着吕不韦笑道:“仙路漫漫,一人难以走到尽头,吾等修炼之人,总是需要一二至交好友。总管盛情,曰后若是有所求,只要是贫道能做到的,啊,哈哈!”

  勿乞打了个哈哈,吕不韦也打了个哈哈,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句。

  将几个美女送到了勿乞起居的石洞中,吕不韦邀请勿乞有空去妙应宫找他坐坐,然后以不打扰勿乞好事为名,笑呵呵的带着几个执事弟子离开了矿洞。

  有了吕不韦的这一番示好,勿乞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矿洞,直奔妙应宫。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