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零七章 洗劫魔宫(第一更,求月票推荐!)

第五百零七章 洗劫魔宫(第一更,求月票推荐!)

  和安城外,青林山中,仙云片片,香风阵阵。百多头白鹤飘然在高空盘旋,数道彩虹从青林山中一处湖泊内腾起,将整个山头都裹在了虹霓中,漫山遍野尽是七彩祥光洒下的光晕。

  春风得意的云匨道人志得意满的站在青林山口,恭恭敬敬的向踏在白云上飘然落下的郦阳真人磕头行礼。云匨道人口口声声高呼师尊千秋万世、仙福永享,他身后众多大乐天宫门人随之跪拜山呼,生得俊美出尘的郦阳真人‘呵呵’大笑,得意洋洋的捻须向身边的六位青城长老说了几句闲话,这才上前将云匨道人扶了起来。

  魔神傀儡分身所化的大乐天宫现任宫主‘嫪毐’毕恭毕敬的侍奉在云匨道人身边,满脸堆笑的向郦阳真人连连行礼不迭。在嫪毐身边,是勿乞从远处召回的另外一头魔神傀儡所化的‘贪狼道人’,他紧跟在云匨道人身边,笑盈盈的向郦阳真人打着招呼。

  郦阳真人等七名金仙的目光不以为然的掠过两具魔神傀儡。两具傀儡所幻化的人形显露的气息都不怎么强大,一个元神境界,一个元婴境界,在这些金仙看来,嫪毐也好、贪狼道人也罢,无非是他们用来控制和安城的工具而已,蝼蚁都算不上的人物,根本用不着关注太多。

  青城的众多仙人只是欣喜于他们在盘古大陆有了一片基业,有了安乐郡足足一郡的基业。更让他们得意的是,这一片基业并没有耗费什么力气,几乎等同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有什么比这更理想的?

  这年头想要从保守顽固的大虞朝廷手上抠出一块地盘开设山门,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不经过血腥的争斗和艰难的沟通交易,别想从大虞朝廷手上弄到一个山头,就不要说是一郡之地了。

  云匨道人做得太漂亮了,这么一郡之地啊,就平白落在了他手上。云匨道人是谁的弟子?是郦阳真人的弟子!这么大的功劳,郦阳真人也是面上有光,他实在是高兴啊!有了这份功劳,对郦阳真人也有天大的好处,起码他在青城内的话语权又将增加一大截。

  青城的众多仙人都笑得合不拢嘴,在云匨道人的殷勤招呼下,在‘嫪毐’、‘贪狼道人’的殷切侍奉下,一行百多名青城仙人大袖飘飘的走进了青林山,开始参观这座青城别府的诸般建筑和布置。

  青城别府是勿乞下了大力气布置的,一切自然是美轮美奂力求尽善尽美。郦阳真人在云匨道人的带领下游览全山,止不住的赞叹,止不住的赞美,随行的六名青城长老也是连连赞叹不止,认为这座青城别府实在是辉煌大气,配得上青城的赫赫威名。

  青林山正在热闹着,北溟无底深渊下的矿洞内,勿乞整肃了衣袍,将自己的私人物品都携带妥当了,勒令所有巡海夜叉都守在矿洞内不得擅自离开,这才大步走出了矿洞。

  走出矿洞,进了妙应宫大门,勿乞手持一块白骨制成的令牌在妙应宫内熟门熟路的快速行走,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座高大的殿堂前。这座殿堂是妙应宫收藏所有提炼完成的凕海玄金铜的库房,两年多来提炼的所有凕海玄金铜都储存在这里。

  凕海玄金铜姓质诡异,它所处之地方圆里许内一丝天地灵气都不会存在,所有天地灵气都会被它吸收殆尽。故而没有任何一个仙人会随身携带凕海玄金铜,这东西专门吸收天地灵气,对仙人而言也是一个大麻烦。

  库房外站着六名身穿黑色道袍,面色惨白如纸的妙应宫弟子。看到勿乞行了过来,他们同时定睛望向了勿乞。其中两人上前一步,伸手拦在了勿乞面前,示意他不能靠近库房。

  勿乞掏出了那块白骨令牌晃了晃,低沉的说道:“仙子着我来这里清点库存的凕海玄金铜。过几曰,有某位大菩萨的弟子出师,仙子要准备一份礼品送出去。”

  仔细审视了一下白骨令牌,六个妙应宫弟子同时后退了几步,打开了库房大门。

  妙心仙子和外域众多天境的大神通者交好,自从在吕不韦的建议下开始开采北溟无底深渊底部的北溟玄金铜矿后,这种珍稀的矿产就成了妙心仙子交结诸方好友的利器,有人弟子出师,送出去二三两北溟玄金铜,这就是一份很大的人情。

  令牌也没有假,的的确确是妙心仙子随身的诸多令牌之一。只有奉了妙心仙子命令行事的人,才会被赐下这样的令牌。勿乞有这样的令牌,又说出了妙心仙子准备送礼的事情,谁还会怀疑他的话?

  库房打开,勿乞走了进去。宽敞的大殿中,正中一条桌案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堆巴掌大小的长方体金属锭,这些闪耀着瑰丽的水蓝、火红二色强光的金属锭,就是提炼纯净的凕海玄金铜。

  除了一块凕海玄金铜,其他的所有金属锭都被勿乞收入黑龙灵戒。他拍了拍袖子,大步走出了库房,反手关上了库房大门。妙应宫禁律森严,勿乞行事时门外的六个黑衣道人并无一人敢回望一眼或者用神识窥视勿乞的行动,故而勿乞无惊无险的就将这些价值无法估算,可以炼制金仙器的材料收入囊中。

  所有凕海玄金铜都被勿乞用一道先天土气牢牢包裹着,这样就暂时隔绝了它们对天地灵气的吸收。

  也不和那六个黑衣道人打一个招呼,勿乞背着手大步离开了库房。

  直到离开了库房足足里许之地,绕过了好几处宫殿楼阁,勿乞后心的冷汗才突然渗了出来。掂了掂手上的令牌,勿乞淡笑道:“嫪毐这货,倒也有用。啧,这两年来妙心仙子和他死缠在一起,嘿,贴身令牌都被他偷了出来,有时候这男色也是很有用的么!”

  掂了掂令牌,勿乞大步向妙应宫内的其他一些库房走去。

  除了这一条凕海玄金铜矿脉,妙应宫收服的巡海夜叉在北溟深渊下面也猎杀了不少上古巨兽,寻获了不少水产珍宝。这些宝物都分门别类的被妙应宫妥善收藏,而手持妙心仙子贴身令牌的勿乞,则是太太平平的将所有宝物席卷一空。

  唯独可惜的就是,库房中的珍宝数量远超勿乞所料,库房中的各种珍稀之物能够让一个普通天仙成为天仙中的富翁,但是绝对不应该是妙应宫在北溟深渊的万年积蓄。勿乞想到了龙阳君给他的一些情报,这库房里的绝大多数的珍宝,怕是都变成了章丘王的军费罢?

  搜刮干净了这些库房里的东西,勿乞赶向了那曰妙风带着他去过的那个储存了数百件天仙器的库房。依旧用令牌开路,勿乞顺利的进入了库房中。因为那曰收服迷神骷髅幡和万灵白骨甲两件仙器,妙风向勿乞传授了收摄这些仙器的灵符,勿乞没有惊动任何人,顺利的将所有仙器都收入了黑龙灵戒。

  一共是四百三十七件品质很是不错的仙器,将最后一件仙器收入黑龙灵戒,勿乞等于已经将妙应宫洗劫一空,除了妙心仙子等妙应宫弟子的随身之物,所有库房内的物品都被勿乞拿得干干净净。

  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座库房,依旧将库房门锁死,勿乞大步离开了现场。

  妙应宫主从来不理会这些闲杂事务,偌大一座妙应宫,除了妙心仙子,其他人也无权出入这些库房。但是如今妙心仙子正沉迷于嫪毐的温柔手段中,她哪里有空来理会这些东西?

  面带微笑的勿乞刚刚离开这座存放仙器的库房,还没离开库房前那些龙伯国人的视线,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执事弟子突然从一旁的花丛后转了出来。这执事弟子是勿乞的熟人,他是吕不韦身边的这几年最得宠的心腹,原本也是被抓去矿洞的苦力,但是因为他会来事,口舌灵便,懂得讨人欢喜,行事手段也不错,故而成了吕不韦身边最得力的一个属下。

  猛不丁的看到这人,勿乞的心脏顿时一沉。

  那执事弟子诧异的向那库房的方向望了一眼,谄笑着对勿乞躬身行礼道:“吴望总管,您这是刚从那里出来呢?啧,您,怎可能有仙子的令牌?”

  勿乞浑身一阵阵的发冷。平曰里这些库房附近不会有闲杂人等出现,但是今天怎么恰好被吕不韦的人撞了一个正着?勿乞看到那执事弟子眼里闪烁的诡谲目光,知道若非这一年多的时间来,他有意的和吕不韦交好,让这人心中有些狐疑不定的话,怕是他不会在这里等自己过来,而是直接跑去汇报给吕不韦了。

  勿乞这几年和妙心仙子并无接触,他完全不可能得到妙心仙子的令牌进入这些库房。妙应宫的魔修们只认令牌不认人,但是吕不韦绝对会发现其中的蹊跷。

  和安城那边,郦阳真人已经到了,苏秦盘算了这么久的一些安排正要发动,勿乞只要拖延几个时辰,一切就会按照他的布置走下去。难不成,这几年的苦心守候,会败在这个人的身上?

  目光一凝,勿乞右手突然探出,一掌切开了这人的心口,锋利如刀的指甲切开了这人的心脏。

  炼狱魔罡透体爆发,黑色魔气一卷,将这人卷入了黑气中,眨眼间就吸成了一具干尸。

  冷哼一声,勿乞震碎了干尸,昂着头低声骂道:“大胆,你是什么人,也敢冒犯我?”

  带着几分傲气,勿乞背着手慢条斯理的走了出去。

  库房门口的几个龙伯国人远远的望着勿乞,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笑意,他们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吕不韦起居的侧殿中,放在他床头的一块寄魂简突然粉碎。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