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零八章 千钧一发(第二更)

第五百零八章 千钧一发(第二更)

  吕不韦正躺在床榻上享受几个美妇的温柔,他伸出手抚摸着这些美妇光滑的身躯,眯着眼想着心事。

  一代枭雄,哪肯甘为人下?吕不韦在六国开始撤离万仙星时,就带着自己家族庞大的基业抢先离开。作为家族的掌舵人,吕不韦在安置了自己的亲眷族人后,就毅然孤身赶来盘古大陆,希冀在这里找到一些兴风作浪、飞黄腾达的机会。

  有五鬼搬运神通随身,吕不韦更是身怀秘宝‘天鬼镜’,这件上古重宝最擅长穿梭虚空,腾挪诸天直如无人之地。使用沟通盘古大陆的挪移阵,他速度比寻常人快了许多,只花费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就来到了盘古大陆。

  可惜吕不韦的运气不够好,他刚刚在盘古大陆行走了不到一个月,就误入北溟被妙心仙子生擒活捉。妙心仙子本来想要虐杀吕不韦取乐,但是吕不韦何等人物,他轻轻松松的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妙心仙子,为妙心仙子掌管北溟无底深渊的矿脉,开辟出了那条凕海玄金铜矿床。

  小心翼翼的侍奉妙应宫主和妙心仙子,吕不韦这两年又拉拢了‘吴望道人’这个新人的矿洞总管,眼看就能掌握矿洞内的万余名修士。吕不韦计划得很好,妙应宫应该是一座很好的靠山,暂时托庇在妙应宫下,有这万余名修士做根基,他应该能很容易的发展出一份比吕家更大百倍的基业。

  甚至,吕不韦有信心将妙应宫主和妙心仙子都掌握在手中,到时候妙应宫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但是嫪毐和龙阳君的出现,让吕不韦感觉到了危机的存在。自己来了盘古大陆,其他人自然也来得。更恼火的是,嫪毐居然取得了妙心仙子的欢喜,龙阳君居然贴上了章丘王,这让吕不韦恼火之余,又有了无穷的戒心。

  “要想法子除掉嫪毐。至于龙阳君么,能收服是最好不过!”吕不韦皱着眉头,仔细的盘算着其中的厉害关系。“可惜,妙应宫主只对七杀入命的童男有兴趣,若不然,老夫倒也不惜出卖色相,和那老魔物尽力的周旋一二……啧,嫪毐,你怎能如此无耻呢?还有你龙阳君,都是一丘之貉,不是好东西!”

  “至于那吴望道人,一定要拉拢紧了。若是可以,还能许给他一个族女,让他入赘我吕家。先借助他手上那万余名修士在妙应宫真正的立下脚跟,以后再盘算如何对付他就是。区区一元婴修士,还是很好对付的。”吕不韦丢开嫪毐和龙阳君这两个让人头疼的人物,开始盘算起如何更好的拉近和勿乞的关系。

  就这时候,吕不韦床头上整整齐齐排放着的三十几块寄魂简突然碎了一块。

  吕不韦骇然跳了起来,一脚将身边那些美妇踢下了床去。惊恐的望着粉碎的寄魂简,吕不韦急声道:“是小六子死了!该死,是谁下的手?是嫪毐?不,他正在和妙心仙子鬼混。是龙阳君?不,他正在和章丘王虚以委蛇……那么,是谁?”

  随手一指点出,数道鬼气冲出,将地上趴着不敢动弹的几个美妇打晕了过去,吕不韦手一翻,脸上骤然有一张鬼脸冲出,那张狰狞丑陋的鬼脸张嘴叫了一声,天鬼镜无声无息的从鬼脸大嘴里飞了出来。

  天鬼镜呈椭圆形,通体漆黑。下方有一个底座,是十三个面目狰狞、身体扭曲、形容痛苦、周身都有黑色烈焰燃烧的天鬼纠缠而成。这些天鬼的手臂举起,托住了这面散发出森森鬼气的天鬼镜,隐隐有低沉的鬼啸声从镜面内透出。

  反手一指天鬼镜,吕不韦念诵了几声咒语,低声呵斥道:“天鬼真灵,周天万物尽在眼前!”长径一尺三寸的天鬼镜犹如水波一样荡漾开,一抹粘稠的黑光从镜面深处透出,勿乞所化的吴望道人的身影骤然在镜面上闪过。

  吕不韦眼角一跳,他厉声喝道:“该死,吴望道人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老夫这两年来苦心结纳,仅仅美女就送给了你数十人之多,老夫一片真心,反而喂了狗?”

  骤然间吕不韦突然醒悟,他站在床榻上跳起来足足有三丈多高,他怒声道:“不对,不对,小六儿是元神巅峰的修士,一身邪功诡异莫测,若是仅论逃命的功夫,老夫都不如他。怎可能,怎可能,那吴望只是一个元婴境界的魔修,小六儿怎可能被他杀死?”

  目光流转,吕不韦咬牙发狠,周身五个小鬼窜出,带起大片鬼气就朝外冲了过去。

  “吴望道人,吴望道人!老夫居然又被你戏耍了一番,可恶,可恼,可杀!老夫一定要诛你九族,一定啊!”

  鬼气冲出侧殿,吕不韦骤然停下了身形,他目光流转,突然森森一笑。

  “奇怪,那吴望没事杀小六儿做什么?唔,他想要做什么?或者,他做了什么?”

  怪异的笑了笑,吕不韦轻轻的拍了拍手。几个被他收服的执事弟子从四周冒了出来,飞快的来到了吕不韦面前。吕不韦抬头望着远处一根骨柱子上腾腾燃烧的鬼火,冷声说道:“去打问一下,矿洞总管吴望道人今曰都去了什么地方。嗯,分头小心行事,不要让人知晓了。”

  那些执事弟子恭敬向吕不韦行了一礼,转身化为道道流风飘散。

  吕不韦身边的这些执事弟子被他调教得很是精干,短短一盏茶时间后,他们已经纷纷回返,低声将勿乞今天去过的地方一一说了出来。吕不韦越听越是欢喜,他拊掌笑道:“妙啊,他带着仙子的令牌,去了那些库房?啧,他没事跑去库房作甚?非歼即盗,哈,还能做什么?”

  原地转了一个圈子,吕不韦轻笑道:“奇怪,他的令牌是从哪里来的?仙子堂堂金仙,莫非还守不住自己的贴身之物?妙啊,嫪毐!”

  用力拍了一下手掌,吕不韦笑道:“是嫪毐做的好事!妙不可言。可是嫪毐凭什么给他偷令牌?这种事情一旦暴露,金仙怒火之下,死无全尸呀!可是嫪毐就这么做了!为什么?嘿!嫪毐可不是那种舍生取义的人,他最看重的,是他自己的小命,他凭什么为吴望这么拼命?”

  沉吟许久,吕不韦沉声喝道:“孩儿们去四个人在矿洞门口守着,若是吴望道人出现,不管他做什么,紧跟在他身边。当着众多妙应宫魔卫之面,不信他敢对你们下杀手。”

  四条人影迅速化为流光飞射出妙应宫,宛如四条机警的猎犬,守在了矿洞门口。

  吕不韦又继续下令道:“去几个人侍候章丘王,美酒佳肴、美女童男只管送上去,不管他问什么,你们不许离开他寸步。若是章丘王身边的龙阳君有任何异动,立刻将这份玉简交给章丘王。”

  手指一捏,一块玉简出现在吕不韦手中,他凝神在玉简中注入了一段信息,然后送给了身边一名执事弟子。他郑重告诫道:“切记切记,不要让龙阳君发现你们的异样,只管殷勤伺候着,章丘王索要什么,只管尽力满足他。若是龙阳君有片刻离开章丘王,立刻将玉简递给他。”

  几个执事弟子躬身一礼,急忙化为流光向章丘王下榻的侧殿飞去。

  吕不韦捻须沉吟了片刻,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那现在就剩下嫪毐了?唔,嫪毐啊嫪毐,莫非这事情就是你主持的,你就是为了妙应宫的这些宝物而来?你不至于这么浅薄罢?区区宝物算什么?你若是搭上了妙心仙子,这才是你最大的收获呀!”

  阴狠的一笑,吕不韦沉声道:“可惜,老夫不会让你有这等美事。”

  随手一拍,吕不韦起居大殿一旁的厢房内,一个生得形容昳丽宛如处子,身形健美宛如猎豹,双眸隐隐带着春波,周身散发出浓浓邪意的俊美少年缓步走了出来。望着吕不韦,这少年躬身一礼,沉声道:“老祖宗,您有何吩咐?”

  吕不韦望了这少年一脸,沉声道:“乖孩儿,用上你的时候到了!老祖准备扑杀嫪毐,如何安抚妙心仙子,就要看你的手段了!这些年你苦修欢喜禅功,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收益?”

  那少年微微一笑,他颔首道:“孩儿自认不会输给嫪毐就是。”

  吕不韦沉声道:“如此甚好,幸好你及时赶来,否则老祖身边还真没个亲近之人使用了。”怪笑一声,吕不韦得意的说道:“嫪毐啊嫪毐,你那九龙抱柱天赋异禀,老夫如何不知?你做梦都想不到,老夫的子孙当中,也有如此人物罢?”

  向那少年招了招手,吕不韦带着他直奔妙心仙子的寝宫赶去。

  矿洞入口附近,勿乞坐在一块礁石上,透过三十六名魔卫组成的大阵向四周望去。

  吕不韦派出的四个执事弟子远远的在十几里外闲逛,追逐海鱼为戏。三十六魔卫没有搭理这四个随手可以碾死的小东西,但是勿乞周天神目展开,却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吕不韦,你怎知道人是我杀的?”

  勿乞的心沉了下去,他知道吕不韦这老歼巨猾的人精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开始动作了。

  “必须做出应变手段,否则事情立刻会生变故!”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