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零九章 情急发动(第三更)

第五百零九章 情急发动(第三更)

  矿洞出口,三十六名魔卫死死的守住了出入的通道。

  一道黑烟从矿洞出口喷出,面沉如水的勿乞眯着眼从黑烟中显出了身形。三十六魔卫向勿乞望了一眼,漠不关心的闭上了眼睛。妙应宫禁律严苛,妙心仙子要他们守住矿洞入口,他们的任务就是守住这个出入口,至于其他,他们根本懒得理睬。

  悬浮在海水中,勿乞身形突然一动,十几个魔头从他身后喷出,狰狞凶猛的魔头带着凄厉的吼叫声向远处冲去,只是一闪就掠过十几里空间,附着在了吕不韦派出的四个执事弟子身上。勿乞右手凌空虚握,轻喝一声‘爆’,四个执事弟子惨嚎一声,身体炸成一团血浆喷出,被那几个附着在身上的魔头三两下吃得干干净净。

  带着一丝冷酷无情的冷笑,勿乞向那三十六魔卫望了一眼。

  这些魔卫睁开眼睛,狞笑着望向了勿乞,目光中充满了嗜血的冲动。勿乞在矿洞口击杀吕不韦座下的执事弟子,对于这些魔卫而言,他们就好似看到了一群渺小的虫子在相互厮杀,他们根本懒得考虑其中是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只是用很欣赏的心情看待这件事情。

  对于这些修炼了不知道多少个元会的魔道仙人而言,他们已经没什么人味了。正常人的思维难以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勿乞不过是杀了四个不起眼的执事弟子,哪怕勿乞当着他们的面击杀吕不韦,这些魔卫也有九成的可能置之不理。

  毕竟勿乞和吕不韦,如今只是外门弟子,只是妙应宫下负责一些杂务的总管,他们的死活和这些魔卫无关。

  后心突然有一片冷汗渗出,勿乞击杀四个执事弟子也只是存了万一之念。没想到的就是,这四个执事弟子果然不被这些魔卫放在心中,他们死了也就死了,并没有给勿乞带来任何的麻烦。

  “吕不韦,对人心的把握,我不如你。但是对这些仙人的心思,你远不如我!”

  勿乞傲然一笑,向那三十六个魔卫拱手笑道:“让前辈们见笑了。憋得太久了,很久没尝到血腥了。”

  三十六魔卫齐齐点头,他们舔了舔嘴唇,脸上都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但是很快他们又摇摇头,愁眉苦脸的看向了下方的矿洞入口。妙心仙子让他们驻守这矿洞,这几年来他们就死守在这里,就和面壁思过没什么两样,他们心里也憋屈得很呢。

  向魔卫们稽首行了一礼,勿乞化为一道流光迅速遁入了妙应宫。有妙心仙子的贴身令牌随身,沿途并无人敢阻拦勿乞,他顺顺利利的就来到了章丘王在妙应宫的下榻之处。

  几个身穿青色道袍的执事弟子正守在章丘王的寝宫外,正不断的招呼仆役侍女将各色美酒美食送入寝宫中。寝宫内传来了章丘王和龙阳君的说笑声,听那动静,两人似乎正在下棋饮酒作了,而且龙阳君的棋力明显胜过了章丘王一筹,章丘王正笑着要悔棋,龙阳君却死活不依。

  猛不丁的看到勿乞,章丘王带来的那些侍卫无动于衷,他们冷漠的看了勿乞一眼,目光就落在了别处。那几个吕不韦派出的执事弟子则是惊骇的相互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人脚步移动,就要冲向章丘王的寝宫。

  勿乞脚下一旋,身形宛如幽灵只是一闪就到了那执事弟子身边,他一把抓住了那执事弟子的脖子,五指一合,将那人的脖子扭成了麻花状。手上妙心仙子的令牌一晃,勿乞沉声道:“奉仙子命诛杀叛逆,还请诸位不用惊慌。”

  迷神骷髅幡突然从勿乞头顶喷出,细细的几声鬼啸声响起,几条黑烟急速射出,对着另外几个想要仓促逃窜的执事弟子一罩。黑烟中,几条人形魂魄从那些执事弟子体内飞出,眨眼间就被吸入了迷神骷髅幡。章丘王随身的十几个侍卫身体微微一动,正要说话,勿乞再一次亮出了手中的白骨令牌,那些侍卫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后退了几步。

  但是这一次,这些侍卫再也不敢怠慢,他们全部注意力都锁死了勿乞,他们的掌心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骨符。看那骨符上闪烁的灰色光芒以及特有的灵力波动,分明是人族大祭司制造的,专门防范修仙之人魂魄攻击的灵符。

  迷神骷髅幡一晃,几条尸体被黑烟卷起,勿乞一团魔焰拍出,几条尸体被烧成了灰烬,连同他们身上所有的零碎物件都一起化为青烟飘散。勿乞向那寝宫门前站着的十几位侍卫稽首行礼道:“见笑了,本门不幸,门下混入了歼细,行那叛逆之事,若有惊动处,还请谅解。”

  寝宫大门一团五颜六色的光晕飘了出来,披散长发,穿着猩猩红长袍,身上到处都是明珠美玉各色饰品,装饰华丽不可一世的龙阳君缓步行了出来,他柔声问道:“什么事情这么惊扰?”

  勿乞向龙阳君稽首一礼,将刚才自己的一番话又说了一遍。龙阳君双眸神光一凝,他大惊小怪的叫道:“哎呀,出了叛逆了?这种事情可一定要小心点!这种事情,我们是不好插手的,你们妙应宫自己处理干净吧!不要耽搁了正经事就好!”

  勿乞和龙阳君目光微微一触立刻分离。

  就在那短暂的目光交流中,勿乞传达了一个清晰的意念过去:我这里要动手了,你当心!

  龙阳君也在那短暂的目光交汇中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念:我这里帮你做好,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要还的!

  向龙阳君稽首一礼,勿乞马不停蹄的化为一道黑光急速向妙心仙子的寝宫奔去。有了妙心仙子的贴身令牌随身,勿乞一路穿过重重警卫禁制,并无一人拦截。在距离妙心仙子的寝宫还有一里左右时,在一处奇花异草无数,正盛开了七彩花朵的花圃前,勿乞追到了吕不韦和那容貌俊秀的青年。

  拦在吕不韦面前的,是血疯子带领的八名容貌秀丽,面色含春,眼波中好似能滴出水来,衣衫凌乱暴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妙应宫女弟子。看那花圃中有大片的花枝被压得平平倒地,花圃中还有一些肚兜之类的女子贴身衣物还没有收拾干净,显然刚才血疯子正和这几个妙应宫的女弟子在花圃中幕天席地盘肠大战,如今恰恰挡住了吕不韦。

  吕不韦识得血疯子,知道这是嫪毐的门徒。

  双眸喷火的吕不韦死死的盯着血疯子,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夫有要事求见仙子,速速让开道路!”

  血疯子两只手搂着身边的美女,上上下下的胡乱揉捏着。他怪声怪气的说道:“姐姐前辈们,这老家伙要求见仙子哩!啧,仙子如今正有好事,哪里有心思见他们?哈,姐姐前辈们说一句话儿,能不能让他们过去?坏了仙子的兴致,这罪责,谁来承受?”

  八个妙应宫女弟子显然被血疯子弄得心神荡漾,一颗心全系在了血疯子身上。听了他的话,八个女弟子七嘴八舌的对着吕不韦就开了火。她们纷纷指责吕不韦冒冒失失的带人想要求见妙心仙子,实在是没规矩到了极点。她们记恨吕不韦坏了她们和血疯子的好事,气恼的说要在妙心仙子面前狠狠的告吕不韦一状。

  吕不韦大怒,又大急,他指着血疯子喝道:“这厮图谋不轨,心怀……”

  吕不韦的话没能说完,就在他和血疯子一行人纠缠时,勿乞已经赶到了他身后。

  也不动用迷神骷髅幡,勿乞无声无息的大步冲到了吕不韦身后,一拳径直轰向了吕不韦的后心。拳风呼啸,空气鼓荡,勿乞这一拳刚刚打出三寸,就已经震碎了吕不韦身周的空气,在他的身边打出了一个直径丈许的真空地带。

  天地真身诀奠基篇,勿乞仅仅是修炼这典籍功法,短短两年多时间,就让他的**达到了足以和中品体修天仙相抗的实力。仅仅以**的力量来看,勿乞起码能够和二十四品左右的天仙相抗衡。

  人族拿来镇压本族气运的几套奇门功法之一,这天地真身诀可实在是非同小可。

  只是一拳,拳头还没碰到吕不韦的身体,吕不韦已经周身皮肤炸裂,大量鲜血从七窍中不断喷出。勿乞的拳劲潜劲已经轰入了他的身体,差点没把吕不韦的内脏震成粉碎。

  一道剑光喷薄而出,吕不韦身边的青年男子喷出一道剑光向勿乞射来。勿乞大步上前,胸膛向前一挺,剑光正好劈在他胸口上,勿乞的胸口一点事情都没有,剑光却被他强悍的身体震成了碎铁。顺势一个手肘轰出,勿乞的肘子落在了那青年男子的胸口上,无铸巨力带着浓浓紫气轰入他的身体,那青年的魂魄、肉身同时化为乌有。

  吕不韦惨嘶一声,惊呼道:“小儿,老夫在此数年谋划,全坏在你手!”

  勿乞一肘子击杀吕不韦这个不知名的孙儿,拳头顺势轰入了吕不韦的后心。拳头一抖,勿乞一咬牙,丝毫不留手的将拳劲轰入吕不韦后心。拳劲爆开,吕不韦半边身体骤然化为粉碎。勿乞凑到吕不韦耳朵边低声喝道:“吕不韦,你以凡人国相的手段,谋划仙人之事,你不输怎么能行?”

  吕不韦目光闪烁,天鬼镜突然从他体内飞出,化为一道血光裹住了他残躯的身体,骤然消失不见。

  勿乞一惊,天鬼镜这等异宝实在是诡异,他居然没看清天鬼镜是如何消失的。四周虚空再也没有吕不韦的半点儿气息,也不知道他被天鬼镜送去了哪里。

  这时候那八个妙应宫女弟子才回过神来,当着她们的面,勿乞这个矿洞总管竟然击杀了吕不韦这个妙应宫的杂务总管?八女齐声呵斥,指着勿乞就待发难。

  勿乞一不做二不休,双眼一横,煞气腾腾的向那八女扑了上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