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一十五章 龙阳出手(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第五百一十五章 龙阳出手(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魔阵!”风泠泠惊呼了一声。

  大叫一声,风泠泠骤然回头看向了自己来时的挪移阵。他的心骤然一沉,那挪移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粉碎,一头夜叉虚影正冉冉从挪移阵上空消失。他更是察觉到四周虚空隐隐有一股粘稠的凝滞力慢慢的压了下来,四方虚空都被禁锢了,想要布置挪移阵逃走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大殿内的人再没一个人敢乱动。尤其是人数众多的中州人等,更是小心翼翼的围绕在了大司天玉炑的身边。青城的仙人们则是小心的围绕在了郦阳真人等七位金仙身边。双方人等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目光都投向了刚刚那个青城天仙被击杀的地方。

  沉吟片刻,郦阳真人掏出一块下品仙石丢了出去。拳头大小散发出淡淡红光的仙石‘叮叮当当’的在大殿地板上跳动着,在众人焦虑的目光中最终停在了一滩人形灰烬上。青城天仙被幽冥夜叉击杀,仙魂被带入幽冥黄泉,仙体则是被鬼火烧成灰烬。

  灰色的灰烬中,红色仙石熠熠发光,但是大殿内没有半点儿反应。

  所有人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没有反应,反而是比有反应更让他们害怕。有反应,只是证明那里有禁制埋伏。没有反应,则是代表了这里的禁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里的禁制拥有一定的判别能力——除非是活物触动了禁制,否则禁制不会发动。

  这种有着一定判别能力的禁制,不是寻常金仙能布置出来的。

  郦阳真人张了张嘴,冷汗从额头潺潺而下。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天大的陷阱。风泠泠一行人也是惊愕万分的盯着郦阳真人,这个挪移阵是青城的门人布置的,如果真的有什么纰漏,这也是青城的人闹出的麻烦。

  相互大眼瞪小眼望了许久,郦阳真人才苦笑着说道:“似乎有人针对我青城布下了陷阱。”

  风泠泠恼怒的望着郦阳真人,他不快的呵斥道:“针对你青城的陷阱,却让我们一起踏了进来。”

  郦阳真人冷笑几声,狠狠的瞪了风泠泠一眼。虽然进入了陷阱,但是郦阳真人心中充满了怪异的快感。有风泠泠这一行人陪着,郦阳真人莫名其妙的觉得很欢乐。‘嘿嘿’笑了几声,郦阳真人伸手进袖子,偷偷的捏碎了一块碧玉雕成的蝴蝶玉佩。

  中州大司天玉炑冷哼了一声,他掏出了一块直径三尺左右的龟甲,咬破舌头一口吐在了龟甲上。他喃喃念诵了几声咒语,龟甲上骤然有大片云烟闪过,上面出现了一些山川流水的图像。在云烟光影中,玄一老祖等一众魔仙的身形一闪即逝。

  “该死!晦暝天境玄玄宫玄一老祖!”郦阳真人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他怒吼道:“是他们设下的诡计!”

  风泠泠咬牙道:“等得今曰脱离了这里,一定要让这些魔头好看!”

  气得喘了几口气,风泠泠对玉炑问道:“大司天,可有办法测出这里的禁制阵图的大致?”

  玉炑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收起龟甲,双眸中隐隐透出灰色微光望向了四方。过了许久,玉炑才颔首道:“这里的魔阵极其高明,但并不是不可以破解。以本座这么多年精研仙人阵图的经验来看,这里的魔阵禁制并无人主持,只要耗费一些灵符,还是可以安然离开。”

  说道‘灵符’二字,玉炑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抽动了一下。

  风泠泠会意,他立刻说道:“所有灵符损耗都是为了征伐仙人而耗费,不管大司天今曰损耗多少灵符,本侯都会向都城司天殿申报双倍的灵符补充。”

  玉炑的脸色瞬间恢复了正常,他微笑着看了风泠泠一眼,满意的笑道:“如此甚好。在离开这座大殿之前,我们还得把正经事给办了!”玉炑随手向郦阳真人一指,他笑道:“七位天仙的姓命就在这里,这份功劳可不能白白的浪费了。”

  风泠泠轻轻的拍了拍盘在身上的蛇头,阴恻恻的笑道:“甚好,先诛杀了他们在说其他。唔,还请大司天稳固了四周空间,不要让禁制发动耽搁了我们的行动。”

  玉炑‘咯咯’一笑,他双手一挥,三十六块高有十丈,宛如门板的巨型骨符凌空出现在他身侧。这些巨大的骨符上雕刻了无数的符箓,镶嵌了大量的灵石和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宝珠之物,甚至在这些灵符的核心,还镶嵌了一百零八颗拳头大小的淡金色舍利子,看那舍利上奔涌的佛力波动克制,这些舍利都是从高品阶的金身罗汉体内取出。

  骨符一出,大片云霞弥漫四周,云霞中响起了一片刺耳的哭嚎声,一百零八条仙魂哆哆嗦嗦的在云霞中显出了身形。看那些仙魂周身浓郁的金光霞气,他们同样也都是高品阶的天仙。

  一看到这些诡异的骨符,郦阳真人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这些骨符用金身罗汉的舍利子当做能量核心,用高阶天仙的仙魂当做符灵,这分明就是人族司天殿最臭名昭著,对所有仙人和修仙之人都有着极大震慑力的‘仙殇绝灵定元符’。这种骨符拥有极强的力量,甚至可以威胁高品金仙的生命,在大虞官方,除了一品大州司天殿的大司天,谁也不可能拥有这种骨符配置。

  “诸位,拼命吧!”一看到玉炑取出来的三十六块仙殇绝灵定元符,郦阳真人二话不说就催动体内精气,连续喷出了三道三元神刀蓝光。三道蓝光裹住郦阳真人的身体,滴溜溜化为一道蓝色长虹冲天而起,瞬间就冲到了大殿天花板下。

  其他六名青城金仙轻叹一声,他们无奈的看了一眼三十六块仙殇绝灵定元符,苦笑一声,学着郦阳真人的样子施展出了自己压箱底的保命神通,纷纷化为遁光遁走。而他们带来的百多位青城天仙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三十六块骨符一出,他们就已经软瘫在地,骨符上奔涌的烟气奇光笼罩住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变得骨软筋麻,没有半点儿挣扎的力量。

  “想逃?不可能的!”玉炑倨傲的一笑,他摇头叹息道:“有大虞司天殿总殿诸位长亲制的灵符在此,你们几个中品、下品的金仙,怎可能逃走?”

  轻叹一声,玉炑双手一搓,大片灵光喷出,三十六块灵符轰然瓦解,化为无数闪烁的符文带着强烈的光芒涌向四方。四周虚空一阵奔涌,郦阳真人等七名金仙逃窜的速度骤然放慢了数百倍,简直就和常人奔跑的速度差不多。灵光覆盖之处,隐隐可以看到大殿的四壁和天花板、地板上,无数恶毒的符文阵图逐渐暴露了出来。

  郦阳真人苦笑了一声,感受着四周压迫而来的恐怖力量,他嘶声大叫起来:“翾蝶,翾蝶,我知错了!救我,救我呀!你才是我最爱的女子,我再也不会勾搭其他的女仙啦!”

  在这要命关头,郦阳真人的喊叫声充满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绝望和最后一丝微薄的希望。

  就在风泠泠两方人马在大殿中乱成一团时,章丘王的寝宫中,龙阳君正和章丘王做投壶之戏。两人并没有亲自出手投壶,而是分别选定了一个侍女,嘻嘻哈哈的叫侍女代替自己拿去掉了箭头的箭矢投向十丈外的一个口子只有拳头大小的花瓶。

  谁的侍女中了一箭,则另外一人就要痛饮一壶美酒。龙阳君选定的那侍女很是心灵手巧,在龙阳君的指点下,她连续投中了十**箭,章丘王也就痛饮了十**壶特制的美酒。这些美酒都是妙应宫用各色灵果酿造而成,对仙人也有很强的效力,章丘王的魂魄并没有仙人那样强大,早就有了七八分的酒意。

  龙阳君娇笑连连的和章丘王嬉闹,他身边有片片白莲不断闪过,白莲中隐隐有无数的图像闪烁。

  猛不丁的,龙阳君身边一片尺许大小的白莲花瓣中闪过一座大殿的虚影,里面隐隐露出了风泠泠等人的模样。龙阳君花容失色骤然一惊,他指着那片白莲花瓣惊呼道:“王爷,这是妙应宫主的那座大殿,怎么有这么多闲杂人等在里面?”

  已经醉得七荤八素的章丘王向那花瓣上的光影看了一眼,突然跳起来惊呼道:“该死,是中州牧风泠泠那老匹夫!他的后台靠山和父王正是死对头,干他母的,他怎么会来到这里?难不成,他闻到了什么风声?”

  花容失色的龙阳君急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章丘王呆了呆,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脑壳一晕,他向后一仰沉沉的睡了过去。

  章丘王带来的十几个随身护卫顿时呆住了,他们左顾右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龙阳君面色微微一变,他厉声喝道:“速速取醒酒药来救醒王爷。传令隐藏在附近的‘湔龙军’立刻整军赶赴北溟,随时准备接应王爷退走!快,快,快!”

  手持章丘王前些曰子送给他的,代表了章丘王巨大权势的令牌,龙阳君下了一连串的命令。

  那些护卫不敢怠慢,急忙躬身领命,按照龙阳君的命令迅速行动起来。

  章丘王带来北溟的,藏匿在北溟附近大湖之中的三万湔龙军立刻乘坐飞舟冲出大湖,直奔北溟而来。冲到北溟上空后,三十条巨型龙舟立刻扎进海水,迅速潜向了深渊之下的妙应宫。

  距离妙应宫还有老远,飞舟上沉闷的战鼓声、号角声,已经震得北溟的海水都翻腾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