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翾蝶仙子(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第五百二十五章 翾蝶仙子(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一见到郦阳真人,勿乞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逃走。

  但是眨眼一想,想到金仙和自己实力之间的庞大差距,勿乞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然后再盘算一下郦阳真人被自己计算的事情,观察一下郦阳真人如今的气息,勿乞的心神就变得笃定了起来。

  郦阳真人此刻的气息微弱,简直连一个普通天仙都不如。他面色惨败难看,面皮发黑,两只手掌露在外的皮肉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反而有一股浓浓的绿意隐藏在皮肤下。

  一看到这绿意,勿乞就知道郦阳真人是真正的中了自己的算计。

  在青林山大殿中,呈送上去给郦阳真人等青城仙人服用的灵果,都是勿乞精心挑选出来的好东西。这些灵果单独服用没有任何问题,只会大补元气。若是三五种混合在一起食用,也不会有半点儿危险。

  但是灵药结成的灵果毕竟是药材之属,三十几种灵果若是按照一定的先后秩序服用,然后再用三种用特定的灵草酿造的灵酒催化,这些灵果就立刻会化为腐骨穿肠的毒药,就算是金仙也会被慢慢的消磨仙力,逐渐的腐蚀肉身。

  这种下毒的手段,来自于鄣乐公主血脉传承中的‘蛊毒之术’,是上古那些半神血脉的人类最喜欢使用的杀人于无形的恶毒手段,如今的仙人极少有人通晓这方面的知识。这种蛊毒之术根本无从防范,除非能通晓一切灵药灵果的相生相克的关系,否则就定然会受到暗算。

  除了那些从天地大道法则中凝聚真身的上古天神的后裔,他们秉承了天地之间最本源的传承知识,天生就通晓天地万物的根果和相克关系,其他的仙人,除了传说中号称‘大罗’的存在,其他仙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巧妙的手段。

  青林山大殿上,郦阳真人一行青城仙人欢宴作乐,各色灵果服用无数,各种灵酒也饮用了无数。负责艹持宴席的,就是勿乞魔神傀儡化身幻化的水心、水意二人,有了这个便利条件,加上盘古大陆丰富的物产,勿乞很轻松的就将名之为‘情人泪断肠引’的这种药蛊之毒送入了郦阳真人他们腹中。

  起初中毒,郦阳真人他们只是感觉仙力被削弱,身体有点发虚。经过风泠泠的追袭,经过妙心仙子和白山王联手的攻击后,郦阳真人损耗了大量精血精气,情人泪断肠引的毒姓逐渐发作,真个犹如情人的泪水一样渗入郦阳真人周身,和他的身体缠绵在一起,最终化作断肠剧毒发作。

  如今距离郦阳真人中毒已经有三个多月,毒姓已经盘结在郦阳真人体内,和他的仙力乃至精血都化为一体,依靠郦阳真人七品金仙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将毒姓驱散。此刻的郦阳真人就是一头纸老虎,勿乞都可以轻松的诛杀了他。

  倒是郦阳真人身边的那个白衣女子很有点棘手。

  那白衣女子有着一头浓密的秀发,她挽了一个层层叠叠三五重宛如群山叠嶂的复杂发髻,上面佩戴了十七八只翠玉雕成的蝴蝶发饰,身形一动,发饰闪光,那些蝴蝶就好似在凌空飞舞一般。

  白衣女子身形修长,容貌秀美,除了眉心正中一线红筋透出了一丝阴狠煞气引人忌惮之外,她看上去倒是一个温柔秀美的好女子。宛如弱柳随风一般跟随在郦阳真人身边,这白衣女子娇怯怯的,只是微微抬起头,用眼角余光偷偷的看向了勿乞。

  这女子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温柔似水,真个是娇弱柔美,好一个风姿楚楚的大美人。

  但是勿乞微微开启周天神目,看到了那女子身边一轮淡淡的金光,顿时心头一凛。这女子是金仙的修为,虽然受了重创,导致仙体不稳,体内仙力不断扩散出体外,才有了这一轮环绕周身的金光,但是这女子是一个金仙不假。

  看白衣女子的容貌和走路的动静,她的伤势虽然很重,但是还没到那种无力出手的地步。只要是一个金仙,只要她还有出手的力气,勿乞就绝对不敢在她面前做出任何异动。

  缓缓举起双手,勿乞晃了晃身体,苦笑着对郦阳真人和那白衣女子说道:“两位前辈,晚辈黑龙真人,实在是身无长物。就在半月之前,晚辈被人洗劫了一把,好容易才逃得姓命,就连一个储物锦囊都没有啦,哪里还有什么灵石、仙石?”

  体内混沌气息一动,勿乞凝结了一个元婴在丹田中。元婴修士特有的气息缓缓渗出,勿乞明显看到郦阳真人和白衣女子的脸色都骤然一轻,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白衣女子上前一步,娇弱弱的说道:“这位道友,小女子翾蝶,这是小女子夫君郦阳。我们遭逢强敌,身负重创,身边所有法宝尽毁,所有灵丹、灵石都已损耗干净。”

  轻轻一叹,翾蝶柔声道:“方才若是有失礼之处,还请道友见谅。”

  郦阳真人脸一寒,他不快的喝道:“翾蝶,和他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区区一个元婴修士,蝼蚁不如的人物!”郦阳真人的话还没说完,翾蝶就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手臂,郦阳真人顿时闭上嘴,耷拉着眼皮不再说话。

  勿乞心念一动,他想起了当年玄金水母对他说过的话——她生平唯一的一个朋友翾蝶仙子,在她的茶水中下了相柳口涎,然后郦阳真人和翾蝶仙子趁着玄金水母被剧毒所伤时对她下了毒手,打得她魂飞魄散,只有一丝残魂借着灵物苟延残喘。

  这个看起来娇弱无骨惹人心怜的白衣女子,就是那个心狠手辣,悍然出卖自己至交好友的翾蝶仙子?

  在肚皮里骂了一句娘,勿乞真的有点恼怒了。他的运气怎么这么不好?胡乱选了一个方向逃命,居然都能碰到郦阳真人这一对儿狗男女。盘古大陆广大无边,胡乱奔跑还能碰到这两位,勿乞都觉得自己是否和他们有缘了。

  翾蝶手指微动,一道白气绕着勿乞急速旋转了几圈,在他身上四处窜了一番,翾蝶轻叹道:“黑龙道友果然是信义之士,果然是身无长物。”

  轻轻柔柔的一叹,翾蝶上前几步,颤巍巍的向勿乞屈膝行了一个很是优美好看的屈身礼。她微微抬起眼帘,娇柔无限的对勿乞说道:“道友,小女子夫妻二人遭逢大难,一身修为百不存一,如今冤家对头正在四处追杀我等。那些对头很有些势力,小女子夫妻二人若是被他们生擒,怕是生不如死。”

  两行清泪从翾蝶眼里滑落,翾蝶低声哭泣道:“若是道友心狠,真个不对小女子夫妻两加以援手,我等真个要不幸了!”

  郦阳真人目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勿乞拼命的眨巴眼睛,盘算着翾蝶的用意。郦阳真人是废掉了,但是翾蝶起码还有一击之力,她为何要做出这等小女子的模样?尤其让勿乞不解的就是,郦阳真人来盘古大陆时不见翾蝶仙子,而现在她却跟在郦阳真人身边,他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难不成翾蝶有那样的大神通**力,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往返盘古大陆和外域天境?

  不可能,若是太乙金仙可能有这样的神通法力,但是翾蝶和郦阳真人一般,不过是七品金仙罢了。

  敖不尊歪着头,滴答着口水望着颤巍巍站在那里的翾蝶,一条狼闶之物早就挺出来老长。过了许久,敖不尊才擦了擦口水,两个前爪死死的捏成拳头,恼怒的看向了天空。他低声喃喃自语道:“好一块美肉,却吃不到嘴里!恨,恨,很啊!努力修炼,努力进食,起码先要长成常人大小,否则多少美女会因为得不到本龙王……本小龙的宠幸而伤心欲绝?”

  后爪轻轻的弹了弹自己下身的那物事,敖不尊咬牙道:“好兄弟,再忍忍,迟则三五年,快则五六月,一定让你大快朵颐,一定让你恢复当年的雄风!妙哉,碧血染龙枪,此宝过处,天下无处!”

  勿乞呆呆的望了翾蝶一阵子,突然深深的作揖行礼道:“翾蝶仙子何须此言?贫道最是热心助人,贤伉俪落难于此,贫道岂有不救之理?若有贫道能做到之事,只请仙子说来。”

  翾蝶仙子微微一笑,妙眸向勿乞肩膀上趴着的敖不尊瞥了一眼,一时间风流无限。

  敖不尊呆呆的看着翾蝶仙子,宛如死蛇一样趴在勿乞肩膀上的他下半身很诡异的拱立而起,一条狼闶的物事狠狠的杵在了勿乞的肩膀上。

  勿乞反手一掌重重的拍在敖不尊身上。敖不尊惨嚎一声,四爪抱着下身痛苦的从勿乞身上翻了下去。

  翾蝶‘噗嗤’一笑,她指着敖不尊笑道:“好一条有趣的小龙!黑龙道友的道号,莫非就是从这条小黑龙得来?可惜,这条黑龙年龄尚幼,想要成长为成龙,怕是还要数万年的苦修哩!”

  敖不尊咬牙切齿的从地上草丛中探出半个头,他探头探脑的想要偷看翾蝶的裙下风光,嘴里叽叽咕咕的含糊咕哝道:“小妞,你等着瞧,用不了多久,大爷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巨龙神枪!”

  勿乞一脚踩在了敖不尊身上,沉声道:“不知翾蝶仙子需要贫道做些什么?”

  翾蝶微微一笑,她柔媚的说道:“小女子,现在只是急需一些灵石而已!”

  轻叹一声,翾蝶很是一本正经的问勿乞道:“道友可否为小女子打劫一些灵石来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