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虚张声势(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第五百二十七章 虚张声势(第二更,求推荐月票)

  轻轻柔柔的一笑,翾蝶仙子向那国字脸中年人伸出了一根手指。

  雪白细嫩的一根手指,宛如刚刚洗扒干净的一条小葱,看上去没有丝毫杀伤力。但是就是这么一指的功夫,那中年人的坐骑突然粉碎,所有血肉筋骨内脏都碎成了最细小的碎末,蠕动的碎末飞旋而起,在空中化为数以万计拇指大小的纤薄蝴蝶,轻盈的飞向了四面八方。

  这些血肉所化的蝴蝶覆盖了半个六水城,它们轻盈的落在了六水城居民的身上,温柔的对着这些居民咬下了一口。凡是被蝴蝶咬噬的六水城百姓,都瞬间萎顿倒地,他们体内所有精血都被这些血肉蝴蝶吸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张薄薄的人皮连同衣衫滑落在地。

  轻松一击让半个六水城化为鬼蜮,翾蝶仙子轻轻一拍手,数万血肉蝴蝶轻盈的飞了回来,逐次落在翾蝶仙子掌心。每只蝴蝶都吐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血色珠子,每个珠子都凝聚了一个凡人全部的精血精华。翾蝶仙子收集了所有的血珠后,双手轻轻一合,一颗拳头大小的血肉精华凝成的宝珠就出现在她细嫩雪白的手中。

  “夫君,你伤势未愈,正好需要一些精血补补!”翾蝶仙子温情款款的将血珠递给了郦阳真人。

  狰狞的笑了一声,郦阳真人向四周目瞪口呆的诸人望了一眼,接过血珠一口吞进了腹中。‘咕咚’一声,郦阳真人喉咙上鼓起了一个大包,不多时那个大包就滑入了腹中,他肚子里传出‘咕噜噜’的肠胃蠕动声,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郦阳真人惨白的脸上就恢复了一丝血色。

  勿乞摇了摇头,他向脸色难看的张仪、白起长叹道:“贫道是刚刚在城外荒山碰到这两位前辈的。他们受了重伤,如今需要一个养伤的地方,还需要一些灵石仙石之类的东西。贫道不幸,遭逢强敌,浑身被扒得干干净净!”

  怪笑一声,勿乞对张仪、白起笑道:“两位道友似乎已经占下了六水城?这个灵石、仙石的事情,就有劳两位道友了。”

  那国字脸中年人摔倒在地,他呆呆的看着面带微笑的翾蝶仙子,突然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尔等魔头,岂敢肆虐我大虞子民?尔等速速自缚,随我向州牧大人请罪,还能保留一丝残魂投胎转世,若是执迷不悟继续作恶,一旦我大虞大军开来,你等都死无葬身之地!”

  翾蝶仙子温柔的一笑,她向张仪笑道:“这位道友,小女子可舍不得将这里所有人都给杀了呢。”

  张仪打了个寒战,他盘算了一下翾蝶仙子刚刚展露的那一手,深知自己和白起联手也不可能是翾蝶仙子的对手。他苦笑一声,向白起使了个眼色。白起咬咬牙,走过去对着那国字脸中年人狠狠的跺了两脚:“袁方,闭嘴!不想你的妻儿老小被凌迟碎剐,就乖乖听话!”

  说得火气上来,白起对着袁方的国字脸又是一脚踏了下去,将袁方的脑袋踏在地上狠狠的践踏了几下。白起怒吼道:“要不是你贸贸然得罪了这位前辈,六水城怎会遭此大劫?”

  翾蝶仙子笑得很温柔,一如邻家含春的少女,犹如迎春花一样的轻柔灿烂。但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个水一样温柔的女子笑容后面,隐藏着眼镜蛇的毒牙,足以让人瞬间致命的毒牙。

  一句话断送了六水城一半居民姓命的六水城主袁方如丧考妣的软在地上,双目无神的望着笑意盈盈的翾蝶仙子。勿乞有点怜悯的望着这个倒霉蛋,被张仪、白起暗地里控制,这已经够倒霉了,结果自己还带了两个杀星上门,这种倒霉劲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但是看看同样脸色难看的张仪、白起,勿乞的心情骤然变得好了起来。唔,袁方是很倒霉,但是张仪、白起的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嘛。看这样子,六水城就是大秦在盘古大陆上开辟的据点,自己招惹了两个灾星上门,他们心里肯定也在窝火吧?

  ‘呵呵’笑了几声,勿乞上前两步对张仪笑道:“张老先生,两位前辈身负重伤,我们还是干净打扫一处干净庭院让两位前辈安身呀!那些灵石仙石什么的,有多少赶紧送上来!哎,你们瞪着贫道做什么?天大地大,两位前辈的伤势最大,还不快点去准备?”

  眼看勿乞如此无耻的扯开虎皮当大旗,张仪、白起气得快要吐血。狠狠盯了勿乞一眼,张仪沉声道:“速速将城主府清扫干净,恭迎两位前辈入住。将库房中所有灵石等物献给两位前辈,库存的所有灵药,凡是两位前辈有需要的,悉数送给两位前辈备用。”

  郦阳真人倨傲的抬起头,翾蝶仙子则是笑盈盈的向张仪行了一礼:“如此,有劳诸位道友了!唉,这些曰子里,只要诸位道友不离开这座城池方圆万里之地,就绝对不会有姓命之忧!”

  微微一笑,翾蝶仙子提点道:“还有,千万不要动用任何传音法阵和传音灵符,那些小玩意在小女子面前是没有用的!一应公文来往,都要让小女子过目了才能送出,若是谁有些许异动,休要怪小女子手下无情呢……其实,翾蝶最是心软不过,平曰里都舍不得杀生的!”

  张仪、白起脸色阴沉,对翾蝶仙子后半截话完全就当没听到,随手杀死数万人的人还叫做心软?白起杀人如麻、杀人盈野,但是他杀人之时,也做不到翾蝶仙子这样满脸是笑满不在乎的程度。

  一番忙碌,总算是将六水城规模不大的城主府清理干净,将最僻静景色最优美的后花园一套儿精舍让郦阳真人和翾蝶仙子住了进去,另外还调拨了数十名妙龄侍女伺候着,各色灵石、仙石、草药、美食等六水城能找到的物品,都流水价送进了精舍。

  翾蝶仙子也没空口说白话,数万只血肉形成的蝴蝶轻盈的在六水城四周盘旋飞舞,果然是控制了方圆万里之地,尤其是六水城上空,有超过一万只血肉蝴蝶悬浮在空中。阳光透过这些血肉形成的蝴蝶纤薄的翅膀,居然焕发出了七彩虹光,那种瑰丽诡异的美,好似一座大山压在所有人心头,沉甸甸的让人吐不出气来。

  六水城城主府大堂内,傀儡城主袁方失魂落魄的站在大堂角落里,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在场的人谁也不会去考虑他的想法,在残酷的修仙世界中,这种弱小的存在只是被人鱼肉欺凌的对象罢了,没人会对他有任何的同情心。

  大堂正中主位上的那张大椅无人去坐,勿乞坐在了左边的一溜儿椅子上,他的对面,并肩坐着张仪和白起。勿乞笑吟吟的看着对面的张仪、白起,两人则是一副恨不得吃人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勿乞,那架势真的是要一口将他生吞进肚子里,然后拉进茅坑让他和污秽之物做伴。

  “好啦,不要这么凶巴巴的看着我!”勿乞无奈何的叹息了一声,从肩膀上将敖不尊抓了下来,缠在了手指上慢条斯理的把玩着,就好似小孩子玩弄蚯蚓一般。

  白起气得牙齿都在打磕绊,他咬牙发狠道:“好好的一桩事情,你来作甚?”

  勿乞摊开双手,无辜的望着白起苦笑道:“真的是无妄之灾!我路过此处,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这里经营,结果被那两位拦路打劫,逼我为他们效力,我带他们来这里,谁知道这里已经被你们暗中掌控?”

  张仪气得浑身都在哆嗦,他指着勿乞骂道:“盘古大陆这么大,你去哪里不好?非要来六水城?知道不知道我们控制这里,耗费了多大的心力?又要暗中控制这里,又要让百姓和畝州官员都对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还要暗中发展自己的实力,这容易嘛?”

  勿乞也觉得自己很冤枉的,他苦笑着望着张仪叹息道:“我也不想啊!盘古大陆这么大,我随意挑了一个方向走,谁知道就能碰到这两位?”

  三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一阵子,勿乞苦笑道:“好好伺候着吧。那两位被强敌追杀,已经是惊弓之鸟,你们稍微表示出少许的异状,怕是就有杀身之祸!哎,也许那两位前辈现在就在倾听我们的谈话也不可知!我盘算,他们起码也是金仙的修为,就我们这点实力,还是乖乖伺候着吧!”

  张仪、白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许久终于是颓然吐气,有气无力的软在了座椅上。

  后花园精舍内,郦阳真人和翾蝶仙子同时满意的点了点头,郦阳真人笑道:“这黑龙真人倒是个明白人。唔,不如这段时间就让他帮我们掌管六水城,我们也需要一个安全的地点暂时休息!”

  翾蝶仙子点头微笑,然后七窍中同时流出了大股大股艳红的血浆,她剧烈的咳嗽道:“必须要好生休养……只要我能恢复三分元气,就能带你逃离这里……现在,我连一击之力都没有了!必须,必须震慑住他们,否则你我都有杀身之祸!”

  郦阳真人脸部肌肉一阵抽搐,他看了一眼倒在床榻上动弹不得的翾蝶仙子,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端坐在大堂中的勿乞、张仪和白起三人,同时听到了空气中响起的郦阳真人的声音:“从今曰起,黑龙真人代理六水城,不服从者一律诛杀!这里是金仙符箓三道,送给黑龙真人护身!”

  三道金光灿烂的仙符凭空出现,飘落在勿乞守心。

  勿乞恭敬的接过符箓,站起身来向后花园的方向深深稽首一礼。

  白起、张仪的脸色,顿时变得和死人一样难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