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心惊胆寒(第一更)

第五百三十五章 心惊胆寒(第一更)

  元婴中期修为,火属姓功法,却偏阴邪一类,采处子阴气为柴薪,以自身元婴为洪炉煅出一道后天真火。身上白衣为下品法宝,所用飞剑为一柄普通的五金熔铸的飞剑,上面附着了三道最简单不过的丙火符箓,飞剑的威力小得可以。在混沌神目之下,这白衣青年全部的情况一览无遗。

  蝼蚁都算不上的人物!勿乞骤然间有了这种奇异的错觉。

  他感受着自己的体内庞大无匹的力量,再对比了一下这青年体内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逊自己千万倍的可怜力量,勿乞不由得摇了摇头。的确是一个蝼蚁都算不上的存在,元婴中期的修为,勿乞如今一口气可以吹死一大片,他甚至连和他生气的心思都没有。

  难怪那些天仙、金仙,对于修士的态度都是如出一辙,他们可以随手杀戮寻常修士,却没有丝毫的负罪感。难怪他们杀戮无数,心境却依旧保持完好,依旧能参悟天地大道——他们根本不觉得杀死这些修士是一种罪恶,他们又怎会有负罪感?他们又怎会心境不稳?

  扭头看着泺水,勿乞淡然道:“泺水姑娘,还请将泺家老祖请出,我问几句话就走。”

  那白衣青年一听勿乞的话,他鼻子一翘、眼珠一翻,摆出一副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架势放声喝道:“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你叫什么名字,出身何门何派,来汨州有和用意,为何会刻意向三位妹子套近乎潜入这里?来人啊,将他生擒活捉,送入地牢严加看管!”

  “莫名其妙啊!”敖不尊懒洋洋的从勿乞肩膀上抬起头来,他有气无力的哼哼道:“真的是莫名其妙!啧,清蒸还是红烧呢?或者用香料腌制了,用河泥裹起来焖烤?唔,说实在的,我很看不起鲶蛟和那两条长虫,他们吃东西太不讲究了!生吞,他们居然生吞!什么屎尿之类的都一起吞了下去,这也太难看啦!要精心烹调,小火熬制,慢慢的弄出好滋味来,否则对不起这天生的灵物啊!”

  说着说着,敖不尊的口水就从嘴角冒了出来,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衣青年,不断发出古怪的‘呵呵’笑声。白衣青年被敖不尊的话吓了一大跳,他骤然退后了几步,望着敖不尊打量了一阵,这才讥嘲的笑道:“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灵兽?原来是条黑皮蛇!”

  敖不尊恼怒的用两条后爪人立而起,他挥动着两个前爪大怒道:“黑皮蛇?你全家都是黑皮蛇?妈的,老子生了四个爪子,看到没有?老子是黑龙,是血统纯正的黑龙啊!老子的血统比你全家做人的血统还纯正!你家里的血统里面还可能混了什么牲口王八的血脉,老子可是一线单传的黑龙……那个啥的血统来着!”

  吧嗒一下嘴,敖不尊扭头看了看勿乞,硬是将自己的出身来历给吞了回去。

  勿乞没搭理敖不尊,他冷眼看着白衣青年,轻轻的摇了摇头。

  泺水三女吓得额头直冒冷汗,她们纷纷叫道:“福大哥不许胡言乱语,这位前辈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可是泺水三女越是焦急,这个福大哥就越是觉得一股子酸味直冲脑门。他恼怒的看着勿乞那不怒自威、镇定自若的风范,对比一下自己扭扭捏捏摆出来的风流气质,他只觉心里一阵腻味。他越发愤怒的指着勿乞喝道:“胡说八道,什么救命恩人,就这毛头小子,他有能力救你们?”

  随着白衣青年的呵斥声,陆陆续续有十几道剑光从山谷中各处木屋中飞起,纷纷围了上来。勿乞对泺家的反应速度连连摇头,这样大呼小叫的,过了这么久才十几个人迎了上来,若是外敌入侵的话,他们可怎么收场。这么一个反应速度极慢,家门口都不布置防护法阵的修仙世家,居然能在汨州厮混这么久,看样子汨州官府的打击力度也不够强嘛!

  一个相貌堂堂面色发紫的中年男子御剑飞上高空,远远的他就喝道:“泺水、泺玉、泺灵,你们回来了?唔,福贤侄,你叫人擒拿谁呢?”

  泺水三女急忙向那中年男子行礼道:“爹爹,这位前辈是……”泺水呆呆的看着勿乞,她突然发现,到了现在都还不知道勿乞的名号到底是什么。

  勿乞向那中年男子微微稽首一礼,淡然道:“贫道贪狼,泺道友,此番有礼了。”轻咳一声,勿乞说道:“贫道路过汨州,偶遇泺道友三位千金被人追杀,故而出手相助。因为有些问题想要找个当地的道友询问一二,故而随三位姑娘前来此处。”

  紫面男子,泺水三女的亲生父亲泺豪听了勿乞的话,急忙回礼道:“原来如此,不知贪狼道友和福贤侄,这是发生了什么误会?”虽然听说勿乞救了自家的女儿,但是泺豪却还是将信将疑的,自己三个女儿都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三人联手,寻常修士难以匹敌,要说勿乞救了她们,他还真有点不相信。

  白衣青年急忙凑到泺豪身边说道:“伯父,这道人来路不明,一身邪气,怎么看也不是好人,说他救了三位小妹,谁知道是否他故意设计,就是想要混入泺家呢?以侄儿之见,还是将此人擒下好生拷打才是。毕竟三年前泺家刚刚迁居于此,若是再被混入了敌人,难不成泺家又要搬迁一次么?”

  勿乞面皮抽了抽,自己需要利用三个女人来混入泺家么?这泺家根本就是不设防的,哪里需要他勿乞混进来?他暗自下了决心,若是这泺家的人真的不知道好歹敢对自己对手,那就怪不得他辣手无情了。

  泺水三女白了白衣青年一眼,她们一起凑到了泺豪身边,抓住了泺豪的胳膊和袖子撒起了娇。她们嘀嘀咕咕的将自己遇险,而勿乞凑巧救了她们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听勿乞一击杀了十三个万妖窟的妖修,而且那些妖修中修为最强的已经是元婴巅峰的实力,泺豪和白衣青年的脸色都不由得一变。白衣青年从原本的嚣张跋扈变得胆怯猥琐,而泺豪则是凭空对勿乞起了十分的尊敬和仰慕,他深深稽首道:“原来是元神境界的老前辈,请,快请。”

  带着勿乞向山谷正中的那栋木屋落下,泺豪满脸是笑的说道:“今曰是汨州福家的老祖来访,我泺家老祖宗正在正屋和福家老祖商谈要务,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前辈恕罪。”

  勿乞的神识早就发现这木屋中有两个元神境界的修士。一个元神中期,另外一个是元神中期快要突破到后期的水准。从两人的对话来看,那个元神中期的就是福家的老祖福天明,那个快要突破到元神后期的,正是泺家的老祖宗,泺豪的父亲,泺水三女的祖父泺乐。

  落在木屋前,在泺豪的殷勤招呼下,勿乞大步走进了泺家的正屋大堂。

  白衣男子,福天明的嫡孙福乾熙抢在勿乞前面匆匆跑进了大堂,他凑到坐在客位上,生得身形矮胖一脸富态的福天明耳朵边低声咕哝了几句,一边说话一边不断的扭头看向勿乞。

  勿乞没理会福乾熙和福天明的私语,他走进大堂,向坐在正中主位上的泺乐稽首道:“贫道贪狼,见过泺乐道友。唔,此次贫道前来,只是顺利有些问题想要向道友打探一二。”

  看到勿乞这等做派,泺乐急忙起身向勿乞回礼,因为他发现,他居然看不透勿乞的修为到底是什么样子。勿乞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古怪到了极点,一会儿好似元神境界修士,一会儿却又好似空无一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断定勿乞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水准。

  恭敬回了一礼,泺乐欢喜道:“道友大驾光临,泺乐有失远迎,还请道友恕罪。看座,上茶!”

  勿乞和泺乐在这里一问一答,那边福天明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他沉声喝道:“泺贤弟,我们的正经事还没谈好吧?一套颠倒五行迷元天巧阵的阵图作为聘礼,让乾熙迎娶泺水、泺玉、泺灵三个丫头为妻,我们福家,可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了!”

  紧跟在勿乞身后进来的泺水三女呆住了,泺灵惊愕的叫道:“什么?爷爷,你要让我们出嫁?嫁给福乾熙?”

  心直口亏啊的泺玉怒道:“嫁给谁也不嫁给这个花花公子!每年被他祸害的女子还少么?”

  泺水也是皱起了眉头喝道:“爷爷,难不成你不知道福乾熙在汨州的名声?修仙世家第一败类就是他,你要我们一起嫁给他?若是这样,我们宁可剪了头发出家!”

  泺乐干笑了几声,正要向三个宝贝孙女解释这件事情,福天明已经大咧咧的指着三女呵斥道:“这里有我们做主,哪里有你们三个小女子说话的余地?乖乖站在一旁,今曰聘礼定下后,你们就和乾熙圆房!以后福家、泺家就是一体,这汨州就是我们两家的天下!”

  勿乞默不作声的走到了福天明的面前,在福天明惊讶的目光中,他一把抓住了福天明的脖子,好似拎一只癞蛤蟆一样将他拎了起来,正正反反的将他抽了一百零八个打耳光。

  沉重的耳光打得福天明满口大牙飞出,脸肉都被抽得稀烂,勿乞有意加了点力气,福天明的面颊骨都被抽碎了。一边抽打福天明,勿乞一边皱眉呵斥道:“我和泺道友在这里说话,你插什么嘴啊?喂,你插什么嘴?乖乖的在一旁坐着,等我向泺道友打探清楚了我想知道的东西,我等会就去灭了你福家满门!”

  福天明被勿乞抓在手中,一身法力不能调动分毫,他就好似死人一样任凭勿乞抽打。

  满屋子的人全惊呆了,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下直冲脑门,他们吓得都不会思考了。

  福天明,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元神中期修士,在汨州修仙界,可是十大高手之一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