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诡谲情势(第一更)

第五百四十三章 诡谲情势(第一更)

  汨州的州城罗城,是一座历史不到五百年,在盘古大陆算得上很年轻的州城。城池方圆三十余里,有居民五十余万,城中司军殿下有大虞正规军三千,有司刑殿刑军一千,暗藏的司天殿祭司武装不知。

  行走在罗城宽敞整洁的大道上,勿乞好奇的左右观望。

  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的进入一个大虞的州城,就是这么一座城池,控制了方圆数十亿里的一个州所有的大小事务,掌握了这片广袤土地上所有生灵的生杀予夺。如果大虞朝廷,还有管辖汨州的一品大州河州的州牧不来干涉这里的政务,汨州牧就是这里至高无上的君王。

  城内的建筑都带着典型的大虞皇朝的风格,厚重的巨石搭建起了稳固宛如堡垒的巨大屋舍,屋舍之间有绿树和流水作为隔断,身穿黑衣,头戴高冠的司刑殿官员带着刑军士卒在大街上面无表情的行走,维护着罗城的安宁。

  罗城的普通百姓神情轻松安逸,大街上的行人多是笑容可掬,充满了淳朴之风。一些孩童正在大街上嬉戏,一些是普通的孩童,一些却已经是修炼了基本人族功法。但是不论他们的实力相差有多大,他们只是犹如孩子一样嬉戏着,并没有发生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情。

  街道上也见不到乞丐之类的流民,勿乞突然想到,他到了盘古大陆,似乎也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乞丐和流民。这是一片物产丰富至极,只要你努力工作,就总能填饱肚子的地方。而且这里民风质朴,所有的百姓都秉姓憨厚率直,就算有天灾制造了一些流民出来,他们也很快会被附近的村落城镇吸收消化。

  勿乞看着四周生活安逸、满脸是笑的罗城居民,他突然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了盘古大陆。

  站在街口,笑望着一群孩童拿着木棍竹竿在一起做打斗游戏,如此看了足足一刻钟,勿乞才点点头,大步向城中的州牧府行去。大虞官方架设的,沟通各处大州州城的挪移阵,就架设在州牧府前的广场上。

  行到州牧府前,广场上的挪移阵正爆发出一道强光,几个身穿青衣的大虞官员正从挪移阵中行出。广场边已经有几个汨州的官员在等候,他们迎到了那几个官员面前,从对方手上接过了一份公文和一块令牌。几个人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句,汨州的官员就笑着将这几个外来的官员迎到了广场边的一栋楼阁里。

  沉吟片刻,勿乞走到了挪移阵边的几个身穿黑衣,头戴玉冠的官吏面前。他咳嗽一声,向那几个官吏问道:“几位大人,我想借助挪移阵去中州,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几个官吏望了勿乞一眼,其中一人掏出一块骨镜对着勿乞照了照。骨镜上透出了一道白光,照在勿乞身上,从勿乞皮肤中突然喷出了大片紫气,在骨镜的映照下,这紫气用肉眼也能看出来。原本神色肃然的官吏顿时带上了笑容,手持骨镜的那官吏微笑道:“原来是本族的勇士,自然方便……哈,还以为是那些不开眼的修士,我等还准备好生为难一下的。”

  勿乞向他们抱了抱拳,丢下了一堆灵石当做使用挪移阵的费用,然后大步走进了挪移阵。

  这些官吏发现勿乞修炼的是人族的功法,而且已经有了极强的修为后,他们的态度变得极其的友善。甚至都不问勿乞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之类的问题,径直帮他开启了挪移阵,任凭勿乞找到了中州的传送坐标,发动挪移阵传送了出去。

  勿乞心里清楚,自己故意暴露了身怀天地真身诀的事实,这才让那些官吏对自己有了这么好的态度。

  换了是修仙之人想要使用大虞官方的挪移阵,要么必须支付极其昂贵的代价,要么干脆就会人间蒸发,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除非是那种身后有强大的靠山,让大虞官方不敢轻举妄动的修仙之人,而且必须是领取了大虞官方设立的仙关中办理的度牒的修仙之人,才能安然无恙的使用挪移阵。

  大虞可以通过挪移阵在各个州城之间调动兵力,而修仙之人却被束缚在了一个个的州郡之中,这也方便了大虞官方对各个州郡中的修仙之人加强管理和镇压。

  挪移阵带来的压力骤然一轻,勿乞眼前一亮,他已经来到了中宁城州牧府前的挪移阵上。中宁城的气氛极其的诡异,勿乞刚刚走出挪移阵,就察觉到这里肃杀的气息。

  就在州牧府四周的大道上,大队大队的甲士正往来游走,杀气腾腾的目光不时掠过勿乞的身体。近百条飞舟悬浮在州牧府的上空,每条飞舟附近都凌空盘坐着数十名司天殿的祭司。飞舟和祭司们组成了一个复杂的大阵,将州牧府牢牢的保护在内。

  数十道极其强大的气息隐藏在州牧府中,冲天而起的锐气让天空的云彩都变得支离破碎。这些气息和天空的飞舟、祭司们连成一体,锁死了州牧府四周的虚空。

  勿乞刚刚从挪移阵中走出,几柄长剑就突然刺了过来,剑尖牢牢的抵住了他周身要害。几个精悍如狼的甲士围住了勿乞,一名身穿金甲,身后隐隐有一条黑色巨蟒兽魂浮荡的将领怒视勿乞喝道:“什么人,从哪里来,来中州做什么?快说!”

  随着那将领一声‘快说’,几柄长剑骤然用力,剑尖都快刺进了勿乞的皮肤。

  勿乞心念微微一转,他脸色骤然一阵发白,他哆哆嗦嗦的说道:“贫道……贫道是一介散修,来中州,只是投奔几位当年结实的道友的。贫道的洞府,被几个邪修攻破,贫道是逃命来此的!”

  那金甲将领呵斥道:“你是修士?不像,我看你像是我们人族的战士!”

  几柄长剑再次用力,剑尖就快要刺进勿乞的肉里。

  勿乞急忙大叫了一声,他身体一扭,眉心中一道白气冲出,一个形如勿乞,周身被片片水云包裹,散发出纯正、澄净的正统道家气息的元婴从白气中飞了出来。勿乞大叫道:“贫道是修士,是修士,不是人族的战士!将军,你看,有贫道元婴为证!”

  那将领森森的望了一眼勿乞道意盎然的元婴,缓缓的点了点头:“倒是修士。哼,不是我族战士,不是魔道修士,哼,但是修士嘛……区区一个元婴修士,嘿嘿!”

  金甲将领的眸子内寒光一闪,他就要下令将勿乞诛杀。

  勿乞心念骤然一转,他急忙叫道:“将军,贫道的那几位至交好友,是大曰天镜大曰轮宝光耀天佛座下,三莲台六臂降妖大菩萨之徒。贫道此番来,是应他们的邀请,弃道如佛,皈依佛门的,你若是杀了我,你也没办法交代,这件事情,大曰天境一定会追究!”

  金甲将领一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勿乞,恼怒的挥了挥手:“滚!”

  甚至没查看勿乞的度牒,这金甲将领就放开了勿乞,任凭他离开。

  勿乞眯着眼向这金甲将领看了一眼,笑吟吟的转身离开,闪入了广场边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勿乞站在巷子口,眺望着州牧府大门的动静,盘算着这几个月中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勿乞的那些魔神傀儡分身,可没有给他传达任何有关中州的信息,可见所有消息都被封锁了吧?

  挪移阵强光又闪,近百名高大健壮的大汉走出了挪移阵。

  但是他们的运气显然没有勿乞好,他们刚刚出现,州牧府上空一个大祭司就厉声喝道:“三个兽武,杀了!”

  四周大队甲士蜂拥而上,空中无数禁制、骨符洒下,近百大汉甚至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组成了军阵的中州士卒屠戮一空。尸体被迅速清理一空,血浆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短短一个时辰,中州的这座挪移阵上前后出现了十几批人,除了几个道人号称自己身后有强力师门撑腰,他们只是来盘古大陆游历的外域仙人,故而侥幸逃脱,其他的十几批人不管是人族战士还是修士,全部被四周蜂拥而上的士卒杀死。

  望着这些中州的军队如此霸道凶狠的行径,勿乞大概琢磨出了一些味道来。

  也许风泠泠也没死在北溟无底深渊,很可能他也逃了出来,但是他的情况应该不是很好。更有可能的是,他已经得到了白山王要出手对付自己的消息,所以才如此的严加戒备。

  “有趣啊,有趣。风泠泠如果真的从那里逃了出来,白山王和妙应宫主会怎么做呢?”

  沉吟片刻,勿乞不解的摇了摇头,如果妙应宫主真的要对付风泠泠,风泠泠早就粉身碎骨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风泠泠只是在这里严加戒备,却没有其他的举动呢?

  莫非,是大虞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资讯不够啊!”勿乞烦恼的皱起了眉头。他隐约嗅到了这件事情里面蕴藏的巨大风险和利润,但是资讯不够,让他并不敢贸贸然的插手这件事。

  叹息一声,勿乞望了一眼戒备森严的中州牧府,身形一晃化为一道清风飘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