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五十章 最后通牒(第二更)

第五百五十章 最后通牒(第二更)

  大虞中州,州牧治所中宁城。

  正东方,一千名身披厚重的石质铠甲,高达百丈的龙伯国人正步伐整齐的向中宁城步步逼近。这些龙伯国人皮色青黑,从面门到脖子,从胸膛到小腹,从大腿到脚踝,身体上密布着复杂的符阵。厚达数尺的石质铠甲散发出幽幽青光,打磨得平滑光洁的铠甲上雕刻了无数符文符箓,肉眼可见的青色气浪环绕着这些龙伯国人,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庞大气息。

  这些龙伯国人,就是中宁城地面都为之颤抖的罪魁祸首。且不说他们的身高体重,仅仅他们身上的石质铠甲,怕不是有数十万斤的分量?他们一步就是十几丈距离,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四周地面都为之裂开了无数细小的痕迹。

  在这些龙伯国人身后,是三万身披青铜铠甲的精锐战士,他们骑着形如迅猛龙的独角龙骑,左手挽着缰绳,右手提着长达六丈造型奇特的长枪,正紧随着这些龙伯国人疾奔而来。

  勿乞神识扫过这些人,每一个龙伯国人的实力都不在天仙之下,他们身后的精锐战士,个个都有着足以和元神境界修士匹敌的实力。

  正西方,三百条蛟龙拖拽着一百辆沉甸甸的青铜战车,正呼啸着朝这边冲锋。每一辆青铜战车都有六个车轮,宽三丈,长十丈,高有两层。第一层战车上挤满了身披重甲手持强弩的甲士,第二层战车上则密布着身穿轻质软皮甲,手持利刀准备抢城冲击的战士。

  一百辆青铜战车后面,是大量行动缓慢的攻城器具,高大的云梯,巨大的移动箭塔,还有冲车、撞车之类古老的战具。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三具高大的黑曜石雕成的魔神傀儡。高达两百丈的魔神傀儡周身散发出夺目的灵光,正在内嵌符阵的驱动下缓步向城墙走来。

  勿乞看了一眼中宁城的城墙,怕是经不起这三具黑曜石魔神傀儡的一拳吧?在他混沌神目注视下,他发现了黑曜石魔神傀儡体内一团炽热犹如岩浆,散发出的光芒宛如一颗小太阳的能量核心。从那能量核心散发出的可怕力量来看,这分明就是将天空的三颗星辰击落,经过强力压缩后镶嵌在了这些傀儡的体内当做动力源泉。

  就这三颗能量核心拥有的力量,就直追十八品金仙,这三具魔神傀儡的破坏力可想而知。

  正北方,天空中飞翔着密密麻麻的六万羽人。他们的翅膀和翅膀连在一起,化为一片乌云遮天盖地席卷而来。羽人们飞翔在离地足足有百里的高空,他们手持精巧的长弓,背上背着硕大的箭囊,每一个羽人战士的身后,都背负着起码三百支长箭。

  从离地百里的高空将箭矢射下,不考虑箭矢的初始动能,仅仅百里高度,就能让这些合金锻造的箭矢轻松的洞穿数丈厚的石壁,寻常修士都扛不住随意一箭的穿刺。

  在这些羽人的下方,是两万名形形色色的人种,三眼人,双面人,独臂独脚人,胸口穿了一个大洞的奇异人种,形形色色包容万象,寥寥两万人,却有近千个人种混在其中。最让勿乞觉得诧异的,是其中居然还有几辆马车,上面拖着几个硕大的水晶雕成的水槽,里面躺着几个身姿曼妙形容秀美的鲛人!

  天知道这些泡在水槽中的鲛人怎么征战厮杀,但是那几个鲛人却硬是到了这里。其中一个鲛人还在抽抽噎噎的哭泣着,大量泪珠从他脸上落下,落在水槽中变成了拇指大小的明珠。这些鲛人的水槽,几乎都被这种眼泪所化的宝珠占了大半的容量。

  摇摇头,勿乞向正南方向看了过去。

  正南方倒是有点正规军的意思,三架用真龙拖拽的车辇正带着列成方针的五万士卒缓步向中宁城行来。五万士卒法度严明,阵势威武,杀气隐隐。行军之时,五万士卒丝毫不乱,稳稳的维持着那座煞气腾腾的大阵,没有一个人走错一步。

  五万士卒的上空,三条龙形飞舟正随着大阵向前滑翔。飞舟附近有近万名司天殿的祭司悬浮着,他们周身有电光闪烁,有火光奔涌,有水浪翻卷,有云烟吞吐,更有一些祭司身边不时冒出浓浓的黑烟,从里面探出三两只鬼爪之类。近万祭司一起行动,仅仅他们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就引得四周天象都发生了变化,大片乌云随着他们的前进,不断的向中宁城逼压了过来。

  在这大阵前方,三架真龙拖拽的车辇让勿乞的瞳孔骤然缩小。

  三架车辇是用真正的龙族拖拽,而不是正西方向那一百辆战车使用的蛟龙。正中那架车辇,拖车的是六条黄龙;左边那架车辇,拖车的是六条青龙;右边那架车辇,拖车的是六条白龙。十八条拉车的巨龙都将身体压缩到了三十丈左右,他们散发出的气息让勿乞周身一阵阵发紧——这些巨龙都有着接近高品天仙的修为。

  敖不尊懒洋洋的从勿乞的衣襟里探出了头来,他怔怔的向那些巨龙望了一阵子,突然摇头叹了一口气:“他娘的一代不如一代,为了几个臭钱,为了一些封诰带来的功德,给人皇做牛做马,合算么?”

  探出右手五指计算了一阵,敖不尊叹息道:“算了,也不问候你们的爹妈了。啧,黄龙,青龙,白龙,当年老子都有老相好,好几个都被老子弄大了肚子,弄不好你们就是老子的种,骂你们,有风险啊!”

  勿乞低头望着敖不尊,他问道:“为了钱我可以理解,为了人皇的封诰带来的功德?这有什么用?”

  ‘啧’,敖不尊懒洋洋的用爪子剔了剔牙齿。讥嘲的向勿乞望了一眼,敖不尊‘咯咯’乐道:“功德这东西的用处嘛,你当它是个屁,那就是个屁。偏偏这个屁闻起来很香,所以啊,那些佛陀,仙人,山精水怪什么的,都想要多占点屁味!哈!”

  狠狠的弹了一下敖不尊的脑袋,勿乞皱眉道:“到底有什么用?”

  敖不尊沉吟片刻,他摊开两条前爪,满不在乎的说道:“有功德随身的人,尤其是和人族拉上关系的功德,可以在渡过天劫的时候,削弱天劫的威力,甚至避免天劫。天仙劫也就罢了,那些金仙、太乙金仙,哈哈哈,每升一品,遭受的天劫……啧啧!”

  感慨了几句,敖不尊摇头道:“那威力大,太大了。很久很久以前,在老子还是一条处龙时,曾经跟着老子的老子观礼一个二品太乙金仙渡劫。二品太乙金仙,一旦熬过去,在天庭就能有大帝的封号,可惜,可惜,二品太乙金仙重劫的第一重雷劫,就将他连同他准备妥当的三件太乙仙器劈成粉碎。”

  敖不尊冷笑道:“所以,功德这东西,对那些金仙、太乙金仙的吸引力极大!修为越高,越是看重这玩意。”

  人族的功德,可以帮助仙人削弱甚至抵挡天劫的威力?勿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种东西不错啊,只不过对他没什么用。先天混沌灵体,已经逃脱了天道的监视,只要他不做一些引起天道法则注意的事情,天劫想要找到他也是很困难的。

  只不过,敖不尊这家伙,他父亲居然能带着他去观礼一个二品太乙金仙渡劫的过程,他的出身可不简单啊?看了一眼又慢吞吞缩回头的敖不尊,勿乞盘算着,哪天总要将这家伙的底细给拷问清楚才行。

  说话间,三架车辇已经逼近中宁城。中宁城南门外大营中数万兵马已经倾巢而出,南门外列成了大阵,摆出了正面抗争的姿态。

  随着一声轻喝响彻方圆百里之地,三架车辇后的五万士卒齐齐停下脚步,就只有十八条天龙拉着车继续向前行进。不多时,车辇就逼近到了南门外军阵不到百丈之处。车辇上垂挂的珠帘左右分开,让勿乞混沌神目都无法看透的珠光宝气收敛,露出了车内的人。

  一见到车内的那些人,勿乞就差点没笑了出来。

  左边车辇内,赫然是嫪毐大咧咧的穿着一套滚蟒袍,怀抱妙心仙子端坐其上,一左一右坐着妙月、妙风,正不断的将美酒喂到他嘴边。右边车辇内,一脸阴沉的章丘王端坐在宝座上,满脸是笑的龙阳君揣着双手坐在他身边,两人赫然是平起平坐的架势。

  而正中的车辇内,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头戴尺许长黑玉高冠,腰间垂挂着玉佩、玉珏,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上套着黑色的玉质指套,正散发出森森寒气的老人,和一名星冠霞帔,周身珠光宝气的天庭仙官并肩而坐,两人笑吟吟的,正说笑得开心。

  珠帘挑开,那老人和那仙官相互谦让了一番,然后还是那老人手持一卷黑色卷轴,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上前几步,走到了车辕边,大声高呼道:“中州牧中侯风泠泠,陛下旨意在此,速速解散大军,打开城门,俯首就擒,看在你这么多年辛劳的份上,陛下还能法外开恩饶你族人一命。若是死不悔改负隅顽抗,则休怪大兵攻城,让你满门玉石俱焚!”

  勿乞暗自点头,这是最后通牒,看来大虞皇朝上对风泠泠的争论已经有了结果。

  就听得城内突然传出了风泠泠的怒吼声:

  “本侯,究竟何罪之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