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城池告破

第五百五十二章 城池告破

  唯一的生路。

  不仅风泠泠停止了叫嚣,就连勿乞都打点起了十成十的注意力。唯一的生路,避免开战的可能,避免生灵涂炭的可能,当然,也就避免了勿乞和城外大军交手的可能。数十万大军合围,勿乞真没有那个兴致参合进这种浑水。

  中宁城内外突然一片死寂,只有城内几声突兀传出的婴儿啼哭声显得格外刺耳。

  无声无息没有丝毫征兆的,几间传来婴儿啼哭声的屋舍突然崩塌粉碎,里面所有人连同发出啼哭声的婴儿一起被碾成了泥土化成了血浆。风泠泠的声音这才遥遥传来:“呵呵,唯一的生路?风泠泠横行一世,还是首次有人对本侯说这种话。”

  龙阳君轻叹了一声,他轻轻的一挥水袖,轻轻的一跺脚,淡淡的柔柔的说道:“既然中州牧不愿意听龙阳的好话,那就开战吧。龙阳也正好看看,被人皇诏书控制了城外四座大营所有士卒后,中州牧手上还有几成战力呢?”

  端坐在宝座上的章丘王阴恻恻的开口说道:“四座大营的士卒也就罢了,司天殿已经和中州牧撕破了脸,大司天玉炑已经是我们的人。没有司天殿做支撑,中宁城的城防大阵能挺到什么时候?”

  勿乞耳朵微微一竖,风泠泠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何等生路,说罢!”

  龙阳君妩媚的一笑,他轻声说道:“此事为何而起,中候想必心已然明白。其中对错过失我们也不计较,只要中候投入王爷麾下,曰后一心一意为王爷效力,今曰之事,过去之因,未必不能商量。”

  轻叹一声,龙阳君轻柔的笑道:“中候风泠泠,依照我们老王爷的说法,倒也是能臣干吏一员,否则何以占据中候高位?虽然有些嚣张跋扈了些,有些不知道君臣规矩了些,可是能力才干都是放在那儿的。如此能臣若是死了,岂不是可惜?扶桑晔大人,可是这个道理?”

  手持诏书,正控制着数十万大军准备攻城的扶桑晔面色严肃的看着龙阳君。他沉默了许久,才摇头道:“龙阳先生,你刚才说的那番话,可是白山王的意思?”

  龙阳君愕然看向了扶桑晔,他琢磨了一阵,这才妖娆的向扶桑晔俯身一礼:“怎可能是我们老王爷的意思?只不过,老王爷和我们谈论起这次的事情,说到了风泠泠此人,龙阳怜惜他一身才学,修为不易,想要给他一条生路罢了。”

  ‘嗤嗤’一笑,龙阳君柔柔的说道:“莫非扶桑大人以为,我们老王爷是那种包容叛逆,包庇心怀不轨之徒的人么?扶桑大人将我们老王爷当做什么人了?这种事情,可是我们老王爷能做,能说,能想的么?”

  扶桑晔森然望向了章丘王:“章丘王,你的意思呢?方才那番话……”

  章丘王默然不语,他只是看着龙阳君点了点头。

  龙阳君轻轻一叹,他望着扶桑晔笑道:“扶桑大人何必这样斤斤计较?风泠泠是能臣,龙阳舍不得就这样将他满门杀死,若是他能出城投降,就证明他还有几分悔改之心。”

  扶桑晔立刻说道:“就算他出城投降,那也是当生擒到陛下座前俯首认罪。”

  龙阳君轻轻的摊开双手:“可是扶桑大人忘了?陛下在颁发诏书,让我等领大军围城之前,只是说看着处理就是了。区区一中候风泠泠,难不成还要生擒回去麻烦陛下么?”

  扶桑晔晒然一笑,他摇摇头,望了一眼龙阳君那绝世的风华绝世的容貌,轻声叹道:“这话,倒也有点道理。难得两位王爷都不追究风泠泠的冒犯大罪,也的确是应该将风泠泠交给两位王爷处置。”

  龙阳君立刻说道:“是小王爷有惜才之心,我们老王爷,可看不上一个风泠泠。”

  三言两语之间,龙阳君和扶桑晔言语之间暗藏了无数刀枪剑戟,扶桑晔深沉的望了龙阳君一眼,脸部肌肉一阵抽搐,半晌没有言语。龙阳君则是淡然一笑,望着中宁城厉声喝道:“风泠泠,休要自误,你不在乎自己的姓命,你莫非连家人儿女也都不放在心上么?”

  过了足足一刻钟,风泠泠苍老、疲惫的声音才传了出来:“扶桑晔,陛下诏书中,可否提及,若是本候开门投降,陛下究竟要如何处置老夫?是训斥?削职?流放?圈禁?或者是其他的手段?老夫膝下有儿孙一百七十五人,有女儿孙女九十七人,妻妾却也不再提,他们又当如何?”

  扶桑晔沉默许久,这才缓缓说道:“陛下总有一颗包容仁慈之心。”

  风泠泠厉声笑道:“如此空话,让本候如何敢开门投降?等老夫打开城门,岂不是任凭尔等鱼肉?”

  龙阳君‘咯咯’的笑了起来,他正要说话,嫪毐已经老大不耐烦的叫道:“风泠泠,哪里有这么多废话?要么开了城门任凭处置,要么干脆就大战一场。某对你的女儿,你的孙女,甚至你妻妾和你老母,很有些兴趣哪!”

  妙心仙子扭动一下身体,‘嗤嗤’的媚笑起来,她用力的在嫪毐健壮没有丝毫赘肉的腰上掐了一把,娇声娇气的叫道:“你这人儿,本仙子还在,你怎么就敢动别的女人的心思?”

  嫪毐放声大笑,他当着众多人的面,用力的揉搓着妙心仙子凹凸有致的美妙身躯,三两下差点将她扒成了光溜溜的大白羊。嫪毐怪声笑道:“怎么?某当着你玩弄妙应宫那些女弟子时,仙子不是特别的欢喜,特别的有感觉么?”

  妙心仙子娇声媚笑,嫪毐得意洋洋的挺着小腹放声狂笑,一旁的妙风、妙月‘嗤嗤’娇小,一群狗男女笑成了一团,就连正中车辇内那个天庭的仙官都是眉头一皱,有点受不了得转过了头去。勿乞甚至远远的看到这仙官嘴唇微微一动,虽然没发出声音,他确实在低声的骂了一句‘死不要脸的魔仙’!

  摇了摇头,勿乞看了看左右,脑子里拼命的转悠着各种念头。破阵而出?中宁城的防御禁制实在是太厉害,太强横,勿乞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攻破他。在城内静等结果?却要小心城外大军破城之后自己也受到鱼池之灾。

  虽然嫪毐和龙阳君似乎都是勿乞的盟友,似乎都是他的合作伙伴。但是嫪毐搭上了妙应宫这座大靠山,龙阳君靠上了章丘王这木头人,两人如果突然有了什么别的心思,顺手催动大军将勿乞给围剿了,他有冤又向谁哭诉去?

  勿乞正在这里琢磨各种念头,那边风泠泠已经厉声呼喝道:“兀那贼子,休要辱我。扶桑晔,你真以为,你能攻下我中宁城么?”

  龙阳君、嫪毐同时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龙阳君压低了声音对章丘王叹道:“这老家伙,是铁了心要兴兵反抗啦!倒是可惜了他这一身本领。”

  章丘王阴沉着脸,半晌才低声喝道:“老匹夫,本王当银遍他妻儿老小,虐杀他满族。”

  嫪毐则是惋惜的对妙心仙子低声咕哝道:“啧,这一攻城,一旦城破,按照人皇诏令,这风泠泠可就死定了。可惜了他族中女子,某还准备着好生宠爱她们呢。”

  妙心仙子只是娇笑不语,目光中春波流转,煞是诱人。嫪毐一时间意动,他下身骤然挺起,忙不迭的抱着妙心仙子冲进车辇。妙风、妙月急急忙忙的将车辇的帘子放了下来,也冲到了云床边加入了战团。

  扶桑晔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丝无比诡异的笑容,他轻轻的挥了挥手,低声喝道:“攻城!”

  ‘呵呵~~~哈’!

  那些身披厚重的岩石铠甲,身高千丈的龙伯国人齐声大吼,他们双手举向天空,庞大的元气从他们手心喷出,高空中骤然元气凝聚,出现了一座高达百里,底座面积覆盖了整个中宁城的大山。

  一声闷响,偌大一座山峰从高空笔直的坠了下来,当头向中宁城砸了下去。

  龙伯国人们兴奋的大吼,那些羽人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种同时发出了尖锐高亢的吼声。大山从离地千里的高空骤然下降,宛如一颗流星……比流星还快了千百倍的,宛如一道划过恒古的流光,狠狠的砸在了中宁城的防御禁制上。

  轻轻的一声破裂声传来,勿乞混沌神目中,中宁城城防禁制最要命的三处能源核心,位于司天殿内的那一处能源核心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一道黑色的光幕将整个司天殿覆盖在了里面。

  三大能源核心骤然失去了一个,中宁城的城防禁制当即土崩瓦解,高空中大山轻轻向那一压,可怕的罡风呼啸而下,中宁城内八成的建筑当场变得支离破碎,碎裂的石块四处飞迸,打得无数城民脑浆迸裂、骨断筋裂而亡。

  风泠泠愤怒的嚎叫声传来:“玉炑,你这个狗娘养的贱种!亏你还是本侯姻亲!”

  巨大的山峰重重的落在中宁城上,整个中宁城被大山压在了下面。

  玉炑的声音悠然传来:“不就是你的几个儿子、孙儿娶了老夫的女儿、孙女么?这姻亲不做也罢,老夫不嫌弃她们已经不是处子,你将她们还回来,这姻亲,就此了结吧!”

  风泠泠气得‘嗷嗷’大怒。

  中宁城的城防禁制,却是破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