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轻松击杀(第一更,求票票)

第五百五十五章 轻松击杀(第一更,求票票)

  ‘呜呜~呼~’!

  可怕的风啸声从头顶传来,勿乞身形一晃,身边骤然有大片青光涌出,他宛如一片轻飘飘的羽毛,随着天地间的狂风轻盈的飞了出去,没有受到半点儿风力的伤害。

  一道直径里许的黑色风柱从高空笔直的轰下,几乎是擦着勿乞的身体轰了下去。风柱径直轰入了地面,坚固的地面宛如豆腐脑一样被风柱轻松击穿。不多时,地下就传来了狂风的轰鸣呼啸声,直径千里的地域剧烈的颤抖起来,地面裂开了无数粗粗细细的裂痕。

  黑色的狂风从这些裂痕中冲天而起,宛如无数锋利的长刀,撕裂了地面上的一切。城池、村落、树林、高山、丘陵、湖泊,所有的一切有形之物都在黑色的狂风中化为灰烬。直径千里的土地轰然塌陷,所有的一切都被狂风撕碎,都被狂风彻底毁灭。

  一切被摧毁的物事留下来的,只有灰色的灰尘,丧失了全部的灵气、生气,枯槁腐朽的灰尘。虚空中开始有一股腐朽的气息扩散开,黑色狂风覆盖之地,好似经历了万亿年没有人开启的地牢,那股子腐朽、腐坏的味道让人作呕。

  勿乞轻盈的在狂风中穿行,风劲无法触及他的身体,他本身也化为一道风,也化为一缕气,宛如一缕烟尘在狂风中轻盈的飘来飘去。他默运大风歌中的御风神通,体内混沌灵气疯狂的翻滚绞杀,将六个被他吞噬的青年人所有的力量一层层的剥夺,一层层的吸收。

  识海中,先天混沌神魂放出夺目的金光。六个青年真灵蕴藏的关于风和大气的法则不断涌入勿乞的先天混沌神魂,化为勿乞神魂的一部分。在勿乞的识海中,有新的风滋生,长风在他的识海中呼啸着翻滚,无数根风柱在他识海中翻滚扭动,风柱相互摩擦撞击时,勿乞体外就发出了若隐若现的风雷声。

  黑色的狂风逐渐消散,一个身穿黑袍的白须老人咬牙切齿的出现在勿乞面前。

  直径千里的地面化为乌有,原地陷下去了一个深达百里直径千里的圆形大坑,远处有几条大河正在向这大坑内注水,奔涌的河水呼啸着注入大坑,变成了数道高达百里的巨型瀑布。用不了多久,这个大坑就会变成一座大湖,而曾经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居民,再也不会有人想起。

  中州巨变,州牧风泠泠都去向不明,如今扶桑晔等人正忙着交接中州的权力,故而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或者有人注意到了,但是现在也没人会关系、没人来处理这里的事情。中州的大权才是最要紧的东西,至于死伤一些百姓,毁掉一些城池之类,算得了什么大事呢?

  勿乞好整以暇的在微风中缓缓的浮动着身体,他眯着眼望着白须老人,淡然问道:“为何袭杀我?”

  白须老人死死的咬着牙齿,怒视着勿乞咆哮道:“吐出来,将我族的六个孩儿吐出来!你这杀千刀的混账东西!你,你,你居然敢吞噬神灵?就算是天庭的仙王也不敢这么做,你居然敢吞噬神灵?”

  勿乞摇摇头,他打了个饱嗝,苦笑道:“全部消化了,呃,一点点渣滓都没剩下。”

  随着勿乞的饱嗝声,他周身有大片风气不断涌出,他浑身骨节子发出清脆的‘咔咔’脆响,他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雄浑。他双眸中奇异的混沌漩涡灵光闪烁,脑后漆黑的长发丝丝飞舞,他的身形变得朦朦胧胧的,宛如镶嵌进了身周的虚空之中。

  缓缓举起双手,勿乞默运玄功,体内法力不断的攀升。他袖子里无数的灵石、仙石纷纷融入他的身躯,庞大的灵气不断被转化为混沌之气。勿乞袖子里传出清脆的撞击声,庞大的灵气从他袖子里扩散开来,这是勿乞一时间来不及转化外泄的灵气。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勿乞将他从风泠泠库房中偷出来的所有灵石、仙石消耗一空!

  二十六品,二十五品,二十四品,二十三品,二十二品,二十一品!勿乞的身体一阵阵的模糊,一阵阵的清晰。身体每一次从模糊转为清晰,勿乞的修为都提升了一品境界。吞噬的六个天神都是风系的天神,勿乞借助庞大的灵气,借助七玄圣灵军可怕的吞噬能力,加上大风歌玄妙的法咒以及六个天神真灵中的法则烙印,强行将自身的修为推升到了二十一品。

  “消化得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剩了!”勿乞坦白的望着白须老人,淡然笑道:“要多谢他们,若非他们的补充,贫道限于二十七品境界不得超脱,这实力怎可能上升得这么快呢?”

  白须老人骇然望着勿乞,他惊怒交集的咆哮道:“你这么快就吞噬了他们?你修炼的是什么魔功?怎可能,怎可能这么快?你的修为,怎么能这么快的突破境界?你的天劫呢?为什么你突破境界时没有天劫降临?”

  勿乞晒然一笑,摇头道:“废话少说吧,为什么偷袭我?因为那两个不开眼的,刚刚诞生的神灵的关系?”

  白须老人面容一滞,他咬牙望着勿乞阴恻恻的说道:“杀了风狼、火虎的人,果然是你!帝君说得不错,只要来中州,就能找到你的踪影!小子,报上名来,你前后已经诛杀了帝君麾下八名神灵,你注定要被挫骨扬灰,注定要被打得魂飞魄散,注定要享受这世间最残酷的刑罚!”

  敖不尊的龙头小心翼翼的从勿乞的衣襟下钻了出来,他望了这白须老人一眼,低声咕哝道:“老家伙,你说的帝君是哪个老不死的呢?风神、火神,你们应该是东方青帝的人?”

  东方青帝。这位恒古以来就存在的可怕人物,代表了太古神族风雨雷电等自然天象等古神。自然而然的,天地间新孕化诞生的风神、火神等,都是他的属下。

  白须老人瞥了敖不尊一眼,他手上紧紧捏着的木板骤然闪过一抹刺目的红光。白须老人怒吼道:“你这妖孽,火虎被你吞食的?火虎还没有完全消亡,你,吐出来,将火虎吐出来!快!”

  敖不尊懒懒的摇了摇头,他冷笑道:“进了老子的嘴,还能吐出来?这就好像上了老子床的娘们,吐出来也不是原装货了,你还要他做什么?”打了个饱嗝,敖不尊朝勿乞磨了磨爪子,干笑道:“主子,小龙最近还是无法作战,这老头儿就全靠您了!”

  勿乞缓缓的点了点头,他将敖不尊的脑袋塞回了衣襟里,轻轻的拍了拍手:“老家伙,既然是为了那两个不开眼的蠢货你才来袭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杀了你,我还要回去调教门人呢。”

  讥嘲的冷笑一声,勿乞不屑的摇头道:“东方青帝,很大么?我迟早要找他麻烦。”

  回想大风真人和东方青帝之间的仇怨,勿乞冷笑一声,他体内突然有刺目的青色强光喷了出来。骤然间得到六个神灵的力量补充,又吞噬了风泠泠库房中所有的仙石、灵石,勿乞强行将法力提升到了二十一品天仙的境界,实力比以往强了数倍。加之风系神灵体内的一丝本源气息被他体内的大风血脉吞噬,他的大风血脉也都壮大了不少。

  在白须老人惊恐的目光中,勿乞骤然变化成了一头体长里许的青色大风神兽。

  “不可能!”白须老人厉声喝道:“你怎可能是大风?你不可能是大风!”

  伴随着尖锐的惊呼声,白须老人骤然化为一道黑色狂风向远处遁逃。

  大风神兽,天生就能控制风,就能掌控风。换言之,大风就是天地生成的风的掌控者,是一切风系神灵的天敌克星。一头成年的大风,有越级挑战风神的实力,而这白须老人,虽然是顶级的天仙,可是面对勿乞变化的大风,他也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一如一头成年的羚羊,面对刚刚出生的狮子,依旧会感觉到本能的恐惧。大风和风系神灵之间的关系,就好似狮子和羚羊,那是绝对的压制,绝对的威慑,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白须老人,九品天仙的实力,但是他感受到勿乞身上纯正的,没有丝毫杂质的大风血脉气息,他真的吓坏了。他根本就忘记了自己和勿乞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他被吓得魂飞天外,一门心思的逃遁。

  勿乞桀桀一笑,他骤然催动大风血脉,默运大风歌中御风法门,张开大嘴对着白须老人就是一吞一吸。

  “饶命!”白须老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乖乖的被勿乞一口吞进了肚子里。混沌灵气对着白须老人一绞,顺顺利利的将白须老人的真灵和他庞大的法力分开。勿乞欢畅的笑着,混沌灵气一阵乱搅,将白须老人的真灵搅成了稀烂。

  随后勿乞二话不说,迅速化为一道灵光向远处遁去。

  勿乞刚刚遁走,原地突然有大片火光闪出,一名红须老人带着六名浑身火焰缠绕的青年凭空出现。

  红须老人吸了吸鼻子,他惊呼道:“怎可能呢?木栢居然失手了?啊呀,木栢的修为和我相当,他都被人杀了,我若是一心一意的追杀凶手,岂不是也有危险?”

  摇摇头,红须老人带着六个青年人转身就走。

  “孩儿们,速速回去,着帝君派遣高手来追杀那凶手吧。”

  “这么凶狠的,将我们神灵当做补药吃的凶人,我们招惹不起啊!”

  风雨雷霆之声大作,不断有一老搭六小配置的神灵赶来这里。但是他们感受到空气中残留的木栢被人彻底吞噬的气息后,所有神灵都面色难看的转身就走。木栢的修为和他们差不多,勿乞居然吞噬了木栢,这些神灵都被吓破了胆子,再也不敢在这里逗留。

  追杀凶手的事情,让青帝派遣高手来吧,他们这些天仙级的神灵,是没有胆量继续了。

  更大的麻烦,还在前方等着勿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