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万仙通缉(第一更,求票票)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万仙通缉(第一更,求票票)

  虚空之中,金角银角带起两道寒光,比闪电还快了数倍,须臾千万里的从高空划过。在他们身后三百多里远的地方,一条绿色的飞舟带起绿色强光,遥遥的追在他们身后,却始终无法拉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反而被他们拖得越来越远。

  飞天冰火龙蟒,除了口吐冰火二气,专能破坏诸般仙器法宝,更凶狠暴戾无物能治之外,飞天冰火龙蟒最大的特姓就是飞行速度极快。太古之时,飞天冰火龙蟒凶名赫赫,令无数太古大神通者闻风丧胆。只要被这种凶物盯上,打不过,逃不了,就连真龙一族同样背生双翼的应龙,也无法在速度上盖过这种凶狠之物。

  金角、银角兄弟俩确切的算起来只能算是刚刚成年,刚刚生出了双翼,还没能彻底掌握《龙蟒玄经》中诸般神通法门,但是他们飞行之时也已经快到了极点。饶是厉殑驊有自己父亲亲手炼制的飞舟仙器随身,依旧难以追上豁出去了姓命的金角、银角。

  斜斜的靠在金角的爪子上,面色如纸的鄣乐公主闭着双眼,双手结成印诀挡在丹田前,天地灵气不断涌入她的身体,化为五色神光在她身周翻滚奔涌。鄣乐公主已经进入了悟道境界,正在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修复受创的身体。

  金角、银角飞过的地方,山林中无数的花草树木同时放出了一丝生气,化为一道浩浩汤汤的绿色强光遥空注入鄣乐公主身体。被三百六十颗雷光连环击中,鄣乐公主受到的伤势极重,可是得到这些花草树木诸般自然生灵主动奉献的生气,鄣乐公主的伤势却也不算什么大事。

  如此一逃就是三天三夜,金角、银角已经累得口吐白沫。厉殑驊的飞舟已经被丢下了千多里地,但是还是无法真个将他们丢开。千多里的距离,最弱的三十六品天仙的神识都能锁死金角、银角的行迹,这点距离是不足以摆脱厉殑驊率领仙人的追踪的。

  大量涎水从嘴角喷出,金角吐着火光怒道:“停下来和他们拼了吧,我们刚刚吃了许多仙魂,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么逃下去,我们残留的力量控制不住吸收的仙魂,太浪费了!”

  银角也摇晃着大脑袋哼哼道:“累了,翅膀都抽筋了,豁出去和他们拼了吧!”

  鄣乐公主微微睁开双眼,淡淡的说道:“再坚持一个时辰。”

  听了鄣乐公主的话,金角、银角连连点头,肉翅努力的拍动着,带起他们的身体更加快了几分速度,向远处漫无边际的逃窜。鄣乐公主深吸一口气,她轻轻的唱起了一首古老的、带着森森邪气,让人一听就好似魂灵儿都要飞出体外的歌谣。随着鄣乐公主的歌声,四周虚空中隐隐有一股玄奥的气息渗出,悄无声息的向鄣乐公主的掌心凝聚。

  大地微微颤抖着,空气在回荡,江河湖泊在跳跃,花草树木在欢笑,山林中的飞禽走兽凌空起舞……以修仙之人的神识都无法看到,大量莫名的力量纷纷透出,注入了鄣乐公主的掌心,在她的掌心,凝聚了一颗若有若无,直径三尺六寸,呈淡灰色的光球。

  歌声在继续,鄣乐公主咬破自己指尖,将十三滴精血滴在了光球中。鲜血进入光球,荡漾成了一片朦胧的血雾,逐渐凝成了十三个朦朦胧胧的鬼神虚影。大量来自天地万物的莫名力量不断注入这十三个鬼神虚影中,让他们的身形变得逐渐清晰,隐隐有尖锐的鬼啸声从这十三个鬼神虚影中传出。

  在金角、银角飞过的地方,大片乌云翻滚而来,风雨雷电诸般自然天象在他们身边搅成了一团。狂风嘶吼,乌云翻滚,雷光闪烁,电芒凌空,诸般自然之力也都注入了鄣乐公主手中的光球,注入了十三个已经和真人一般无二,高有数寸的鬼神虚影中。

  鄣乐公主眉心有五彩神光喷出,在光球中凝聚成了一颗颗芝麻粒大小的符咒。晶莹剔透的符咒不断烙印在这些鬼神虚影上,每一个符咒印入这些鬼神虚影,都让鬼神虚影发出尖锐难听的惨嚎声,好似这些符咒都是烙铁一样,让这些鬼神产生了无边的剧痛。光球隐隐放出淡淡的光芒,外界涌入的能量已经在光球内积累了大片云烟,那些鬼神虚影就在云烟中急速穿梭盘旋,带起了无数烟气。

  金角、银角飞行的速度逐渐放慢,他们的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如今他们只是依靠着一股子龙蟒一族骨子里的凶狠之气在飞行,他们眼珠通红,嘴角不断喷出大量粘稠的唾液,肉翅勉力的拍打着空气,发出空洞洞的‘哄哄’巨响。

  厉殑驊的飞舟已经逐渐追了上来,有数十位天仙轮流给飞舟灌注仙力,他们追杀时的消耗比金角、银角小得多。金角、银角体力不济,飞舟却依旧维持着刚开始的高速,伴随着刺耳的破空声,飞舟逐渐追近到了金角、银角身后不到百里的地方。

  又坚持了小半个时辰,飞舟几乎已经和金角、银角飞了个肩并肩。厉殑驊的笑声传了过来:“诸位不要逃了吧?那两条飞天冰火龙蟒,本君只要他们的五脏六腑炼制的灵膏配药则可,他们的魂魄,本君可以让他们留一丝魂魄转世投胎。至于那位身怀五彩祥光的姑娘么……”

  微微一顿,厉殑驊温和的说道:“敢问姑娘高姓大名?本君宫中,正缺少几位红颜知己呢。”

  鄣乐公主冷冷的望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飞舟,双手托着光球,慢条斯理的向着光球打出了几个玄奥的法印。光球逐渐内敛,连同一路上无数生灵主动贡献出的力量所化的烟云,全部被逼入了十三头鬼神虚影。那些鬼神虚影在吸收了庞大的能量后,逐渐虚化,原本已经和生人无异的身躯,逐渐变得空虚透明,就连神识都无法捕捉到他们的存在。

  金角、银角突然停止了飞行,兄弟俩剧烈的喘息着,厉声喝道:“拼命吧,飞不动了!”

  ‘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中,金角、银角的身躯缩小到了三丈长短,他们咬牙切齿的拦在了鄣乐公主身前。金角怒道:“想要咱们兄弟俩的五脏六腑配药?做美梦去吧!嘎,吃了你们才是正经!”

  银角吐了一口吐沫,正要说点什么,鄣乐公主已经缓缓开口道:“万仙盟少主厉殑驊?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今曰之仇,是一定要百倍还给你的。”

  厉殑驊讥嘲的笑了几声,飞舟骤然收起,他带着数十名天仙将鄣乐公主一行人牢牢的围困在中心。他望着鄣乐公主笑道:“何必这样煞气腾腾的?本君最是怜香惜玉不过,看姑娘你如此容貌,如此的风姿,想必出身也是不凡,本君……”

  鄣乐公主没有让厉殑驊将话说完,她举起右手,轻轻的对着掌心那十三头虚化的魔神虚影吹了一口气。一口气吹出,天地间突然有恶风平地而起,好似大地变成了天地间一切风暴的源泉,直径千里的土地翻卷开,黑色风暴呼啸着直冲天空,隐隐可以看到无数鬼神虚影在黑色狂风中扭动挣扎,森森死气让厉殑驊以及身边的众多天仙同时打了个寒战。

  黑色风暴吹袭而来,厉殑驊和他身边的天仙们同时祭起了护身的仙器。各色祥光裹住了诸天仙,黑色狂风吹拂在他们身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大片火星从他们身上不断喷出。几个修为稍微弱一点的天仙被吹得在空中立不住脚,被狼狈的吹飞了出去。

  风暴中几条若有若无的虚影一闪,那几个被撼动了身形的天仙骤然身体一僵,他们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嚎,他们的仙器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他们的身体骤然间碎成了肉酱。大量金色鲜血喷出,所有鲜血眨眼间就被吸得干干净净,就留下了几片灰色的骨灰四处飘散。

  厉殑驊大骇,他怒道:“这是什么魔功?”

  鄣乐公主淡然一笑,她讥嘲的说道:“这是上古神术,又怎么是魔功呢?”

  话音未落,厉殑驊的身体突然一僵,某种神秘的可怕的存在透过他的护身仙器,直接侵入了他的身体。厉殑驊的左臂突然炸开,炸成了一团血浆飞溅,随后他炸开的左臂所有的精气都被某个无形的存在吸得干干净净,只有一片灰色的骨灰飘落。

  厉殑驊吓得尖叫,痛得眼泪水都喷了出来。他惊恐的望着鄣乐公主,厉声喝道:“妖女,你,你,本君生擒你后,一定要你享尽天下所有酷刑而死。本君要活活的玩死你!”

  鄣乐公主脸色一沉,她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指,厉殑驊身边的几个天仙的身体上,也突然炸开了大大小小的血窟窿,他们也有一部分肌体被无形的存在吞噬一空。

  厉殑驊呆了呆,他骤然大叫一声‘走’,然后一道金色符箓从他眉心射出,一团金光裹住了他和身边所有的天仙,骤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鄣乐公主猛的吐了一口血,然后七窍中同时流出了大量的血浆。她哆哆嗦嗦的一把抓住了鲶蛟,低声说道:“快走,这‘太虚反玄夺元神术’超出了我现在承受的极限,我动用了神魂的本源力量才能施展出来,好歹吓走了他们,快走,快走!”

  鲶蛟大骇,显圣灵君长啸一声,他骤然化为一条体长数十丈的飞龙,一把抓起了所有人,随意选了一个方向急速逃窜。

  一刻钟后,一条紧急通缉令在万仙盟内部扩散开,所有万仙盟友都接到了这条通缉令。

  万仙盟最高权力核心大罗堂众长老联名下令:追杀一伙带着飞天冰火龙蟒的修士!

  通缉令中,附带了鄣乐公主一行人清晰的真形图。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