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七十章 玉曷之谋(第一更,求推荐月票)

第五百七十章 玉曷之谋(第一更,求推荐月票)

  月亮高悬在安乐郡司天殿上空时,勿乞踏着石板街上的露水,来到了司天殿门前。

  巨大的石柱上,火盆依旧熊熊燃烧着,绿色的火光冲起来数丈高,碧绿色的光芒覆盖了大半个和安城,代表了大虞皇朝的官方力量对和安城和整个安乐郡的正式统治。

  几个身穿麻布长袍,袖子上绣着多少不等的星星图案的祭司站在司天殿门前,他们苍白的面孔在碧绿光芒的映照下,宛如刚刚从地下爬出来的幽魂,周身散发着让人不安的冷寂气息。看到勿乞走了过来,这几个祭司眸子里闪过一抹惨绿色的幽光,无声无息的让开了道路,伸手示意勿乞可以直接进去。

  望了一眼这些气息和鬼魅差不多的祭司,勿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想不通司天殿的这些祭司是如何修炼的,他们修炼的又都是什么样的古怪秘法。幸好鄣乐公主继承的太古神道和这些祭司迥异,要不然鄣乐公主如果变成这样,他宁可让鄣乐公主自废所有修为。

  向这些祭司抱拳行了一礼,勿乞步伐稳重的走进了司天殿大门,顺着深邃的甬道走进了司天殿的主殿之中。那个巨大的火柱依旧喷发出强烈的火光,一张用白玉雕成的大椅端端正正的放在火柱前,玉曷正耷拉着脑袋坐在大椅上,双手把玩着一串用不知名骨骼制成的黑色珠串。

  勿乞好奇的向那黑色的珠串瞥了一眼,那珠串上正散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有一股极其玄妙的生气蕴含在内。定睛看去,黑色的珠子里面还有一丝血光在若隐若现,血光时而扩散时而收敛,宛如人的心脏一样不停的跳动着。这是一件威力极强的奇门法器,也不知道玉曷是从哪里弄来的。

  脚步声惊动了玉曷,他很自然的将珠串塞进了袖子里,站起身来向勿乞微微行了一礼。他刚刚坐着的大椅宛如一滩流水一样没入了地面,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勿乞向玉曷换了一礼,沉声问道:“不知大祭司找我有什么事情?”

  玉曷嘴角一扯,苦笑道:“你这百人尉实在做得……这么些天不见你在和安城现身,去了哪里?”

  用力挥了挥手臂,拳头击穿空气,带起了一片刺耳的爆鸣声。勿乞大咧咧的说道:“去了山里修炼。唔,修为提升了不少,还得到了一些不错的神通法门,哈!”

  玉曷的眼睛一亮,他笑道:“哦?实力提升了?大概能有多强?你得到了什么神通?”

  沉吟片刻,勿乞脚下地面突然微微颤抖起来,他沟通了地下的灵脉之力,身体随着那灵脉的轻轻颤抖骤然一晃,他的身躯骤然在玉曷面前消失,然后瞬间出现在大殿的角落里。只听得一声巨响,勿乞有点收不住脚,他一肩膀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上,被近百重符文禁制保护的墙壁骤然喷出了大片白光。

  ‘咔嚓’碎裂声中,勿乞肩膀碰及的白光纷纷碎裂,他的肩膀势不可挡的撞在了大殿墙壁上,将厚重巨石搭建的墙壁撞开了一个深达数尺的凹坑。司天殿主殿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差点被勿乞一肩膀整个撞塌了下来。

  玉曷眸子里奇光闪烁,他厉声喝道:“好,夸父追曰步!这等神通你居然能自行领悟出来,果然是天生的战士!你能撞碎这殿堂的禁制,你的实力已经远胜于我!”

  密集的脚步声不断传来,司天殿的祭司和护卫士兵纷纷冲进了主殿。勿乞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不要说司天殿,就连附近的司军殿、司刑殿内值守的士卒都被惊动了。玉曷看到这些人冲了进来,急忙挥了挥手呵斥道:“无妨,只是谭朗在此演练罢了,速速退出去,不得召唤不许进来!”

  祭司、士卒们惊愕的看了一眼被勿乞撞出深坑的墙壁,纷纷向玉曷鞠躬行礼,然后恭谨的退出了主殿。

  玉曷兴奋的绕着火柱转了几圈,他拊掌笑道:“妙啊,你居然能参悟夸父追曰步这样的神通?证明你的潜力实在是强得吓人!你还没有服用过那些辅助修炼的丹药吧?居然就能有这样的成就,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深吸一口气,玉曷走到勿乞面前,郑重其事的鞠躬行了一礼。

  勿乞一把扶起了玉曷,他笑道:“大祭司有什么话就尽管说,谭朗是个粗人,不喜欢这些绕圈子的话。”勿乞憋着嗓子,故意瓮声瓮气的说话,将一个粗鲁直爽的武夫演绎得淋漓尽致。

  玉曷满意的一笑,他沉声道:“的确有事情要和谭朗将军相商。”

  沉吟片刻,玉曷问道:“如今和安城司军殿……罢了。”

  说了半截话,玉曷又摇了摇头,他冷笑道:“司军殿内的那些士卒只是新近招募的,他们能有多强的修为?与其让他们出力,还不如谭朗将军一人有用。”

  目光闪烁的望着勿乞,玉曷沉声道:“我等机会就在眼前,天大的机缘等着我们哩!”

  勿乞不解的看着玉曷,他皱眉道:“什么天大的机缘?能有什么好处?”

  玉曷兴奋的一拍手,他从袖子里掏出了那串黑色的珠串,双手急速的把玩着珠串,语气急促的将他找勿乞的事情说了出来。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中州换主了,中州是一品大州,控制了附近三百大州的生杀赏罚大权,中州牧换了人,其他三百大州的大小官员,都要换人。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按照大虞官方说法,前中州牧风泠泠诬陷皇室亲王,破坏大虞皇朝和天庭的友好关系,罪大恶极,已经被大虞皇朝天兵诛灭,满门抄斩。中州牧风泠泠已经是过去式,如今接替风泠泠执掌中州牧大权的,是七天前刚刚上任的伯仲孚。

  伯仲孚出身‘伯氏’,历代都是人皇近臣,是人皇的铁杆心腹。伯仲孚出任中州牧一职,还是伯氏族人第一次离开有熊原,出任一方封疆大吏。伯氏是大虞顶尖的世家门阀之一,门下也有无数附庸的大小家族,故而伯仲孚出掌中州牧,他对三百大州有着极强的权力需求。

  一如安邑郡的郡守带着全家老小逃之夭夭不知所终,风泠泠被扣上了天大的罪名‘诛杀满门’后,中州治下的三百大州有近半大州的州牧或者自尽而亡,或者自缚请罪,或者同样带着家人老小不知所终。这些大州治下的大小官员和地方姓的豪强家族,更是阵脚大乱,有许多人都主动的交出了自己手上的权利。

  勿乞听懂了玉曷的话,风泠泠在大虞官方的宣传中已经被诛杀满门,哪怕他还活着,他已经是过去式。而中州势必要大换血,那些州牧、郡守、城主等等,很多油水丰厚的位置都空闲了出来,正等着新的主人坐上去。

  “所以,大祭司动心了?”勿乞撞出一副愕然的模样看向了玉曷:“您是想要做城主呢?还是郡守呢?”

  玉曷眼里闪过一抹奇光,他咬牙切齿的盯着勿乞喝道:“仅仅一城主、郡守之位,值得我这样苦心盘算么?州牧之位,一州的州牧大权啊!三百大州,除了那些在有熊原有靠山的,其他两百许州牧都要换一个遍,这等好事,怎能平白放过?”

  竖起三根手指,玉曷沉声道:“这次镇压风泠泠的叛乱,我中州玉家立下大功,故而新中候许诺,我玉家将有三十大州的份额。其中二品大州一,三品大州一,四品大州一,五品大州二,六品大州二,七品大州三,八品大州四,其他都是九品大州!”

  玉曷面容扭曲的咆哮道:“八品大州以上,那都是族中长老盯上的职位。但是十六个九品大州的州牧之权,我玉曷不比任何一个兄弟差,为何我不能去争取一个?”

  勿乞眨巴着眼睛,他慢悠悠的竖起大拇指朝自己鼻子晃了晃,慢条斯理的说道:“那,大祭司的意思是?”

  玉曷深吸了一口气,他沉声说道:“玉曷这一辈,有两百七十名兄弟和玉曷争夺这十六个九品大州州牧之位。其中玉曷绝对比不过的,有七人,这七位兄弟,玉曷不去招惹,也不敢招惹。其他在各方面和玉曷势均力敌的兄弟,有十九人!胜过这十九人,玉曷就能掌控一州之地!”

  一州之地啊,很吸引人啊!勿乞眯起了眼睛,这的确很吸引人啊!

  想想张仪、白起还在辛辛苦苦的经营一座小城,而自己若是能有一州之地做基业,也许就能尽快将燕丹他们都挪来盘古大陆吧?有了大燕那一群老成精的谋臣武将的相助……勿乞盘算了许久,他也无法想象,当大燕那群人赶来盘古大陆,得到一州之地做基业后,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沉吟许久,勿乞轻笑道:“如何胜过他们?”

  玉曷深深的凝视着勿乞,无比严肃的说道:“玉曷父亲刚刚送来的信息,只要玉曷能证明我比那些兄弟强,就能有一州之地!其一,玉曷自身修为要胜过他们!其二,玉曷身边招揽的人,能胜过他们!”

  勿乞沉吟片刻,用力的点了点头:“那,什么时候决定此事?”

  玉曷竖起了一根手指:“一个月后,中宁城中,我玉家大会,决定十六个九品大州的归属。”

  勿乞望着玉曷,笑道:“那么,我能有什么好处?”

  玉曷竖起了右掌,沉声说道:“天地鬼神作证,若是谭朗能助我获取一州大权,司军大权由谭朗独掌,那一州之地,分出三成由谭朗世袭罔替。”

  一个大州的三成之地么?勿乞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力拍了一下玉曷的肩膀。

  “那,成交!”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