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七十二章 玉家大宅(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第五百七十二章 玉家大宅(第三更,求推荐月票!)

  一月之后,摘星山巅。

  勿乞和鄣乐公主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看着西方月亮逐渐落下,看着东方一线红光逐渐升起。勿乞周身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息,宛如刚刚出鞘的宝剑般锋芒尽露,可怕的气息冉冉腾起,在他头顶汇聚成一片紫色雾霭,偶尔有飞鸟飞过,立刻被绞碎成了血雨飞下。

  一月苦修,无边旖旎之中,勿乞得鄣乐公主以上古通天神术相助,将他体内得自木栢的庞大神力消化殆尽。更有鄣乐公主处子之身孕化的一丝先天气机相助,让他顺利突破了若干瓶颈,修为暴涨到九品天仙境界。

  鄣乐公主那一丝先天气机,精纯无比,包容万象,乃是鄣乐公主血脉中直接从上古天神那里继承的一丝天道法则的烙印。这一丝先天气机鄣乐公主自身无法运用,但是和勿乞媾和之后,这一丝气机彻底化为勿乞的精气,其庞大的力量几乎堪比一个十八品金仙的全部法力。

  勿乞得到这一丝先天气机,将其化为混沌灵气,然后兼修七玄升灵诀和天地真身诀两门宝典。这先天气机所化的能量能完美的融合盘古大陆滋生的神奇紫气,将勿乞直接推送到了九品天仙的高位。

  若非两门宝典都是损耗极大的功法,勿乞若是修炼大风歌或者玄**经注之类的功法,他现在已经顺顺当当的成就了金仙境界。饶是如此,勿乞消化了木栢的神力,得到了鄣乐公主孕化的先天气机,虽然法力修为只天仙九品,但是根基扎得无比稳固,对天道法则的领悟更是远超同济,已经到了变幻莫测玄妙无穷的境界。

  只是实力暴涨,勿乞还无法收敛体内的气息,这才有一股紫气腾空而起,经过的飞鸟才倒了大霉。

  和勿乞搂在一起的鄣乐公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鄣乐公主给人的感觉只是清丽无匹秀美绝伦,而如今的鄣乐公主简直就犹如深谷之中盛开的一朵墨兰花,充满了神秘气息,却又灿烂宛如极光,满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她只是站在那里,天地都好似充满了神奇的光彩,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一人所夺。

  和勿乞双修一月,勿乞体内混沌灵气不断冲入鄣乐公主体内,无意中让鄣乐公主领悟了混沌开辟之初的一丝玄妙,结合她自身那一丝先天气机在勿乞体内爆炸引发的无数妙处,鄣乐公主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若是有大神通者以法眼观之,依偎在勿乞怀中的鄣乐公主根本不复人形,而是一团浓烈的光芒,纯净而浓烈的人形光芒。在这一团光芒中,有无数符文循着太极轨迹冉冉旋转,玄而又玄,充满了一种造物、毁灭的无穷玄妙。在鄣乐公主身边,更有九重金色光幕若隐若现,每一重光幕都是由无数细如蝇头的金色符文构成,密密麻麻的符文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就算是普通修仙之人用神识观察鄣乐公主,也会发现她整个人似乎已经和这一方虚空融为一体,一旦攻击她就好似攻击了这一方天地,面临这一方天地之道的疯狂反击。这种异兆,一般只有在金仙身上才可能出现,但是继承了上古天神血脉的鄣乐公主在低品天仙的修为时,就有了这种和天道相合的异兆。

  山巅之上,只有勿乞和鄣乐公主。两人静静的依偎在一起,头顶不时有飞鸟飞过,一团团飞鸟不断的炸成血浆洒落,两人身边已经积上了厚厚一层羽毛和血浆。此情此景,充满了柔情蜜意,却又充满了某种说不出的诡异错觉,让人打心眼里觉得惊悚。

  当太阳从东方露出了小半张面孔时,鄣乐公主突然抬起头,用力亲了勿乞一口。

  “夫君,此去小心,一定要拿下一州州牧的大权。”鄣乐公主已经改口称呼勿乞,她很直白的对勿乞说道:“九品天仙的实力,若是还拿不下一个州,夫君自己看着办吧!”

  勿乞干咳了一声,鄣乐公主什么都好,但是骨子里的这份强横,实在是让勿乞都有点头痛。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望着鄣乐公主闪烁着神秘光辉的双眸笑道:“若是拿不下一个大州,我就不回来见你啦!”

  鄣乐公主闻言勃然大怒,她双眸中血光闪烁,无比直率的说道:“不会来见我,莫非你在外面还有女人?哼!”

  用手狠狠一扯,将勿乞的一缕长发拉扯了下来,鄣乐公主收起勿乞的长发转身就走。她一边走一边笑道:“取你一缕长发,看哪个不知道死活的女人敢纠缠你。紫璇回去就用‘牵心引勾魂咒’对你下咒,哪个女人敢对你动心,就等着欲火焚心而死罢!”

  ‘哎,哎’,勿乞叫了两声,鄣乐公主却是昂着头,雄赳赳气昂昂的飞身回了洞府,勿乞没奈何,有点尴尬为难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女人对自己动心?不至于吧?没这么倒霉的女人吧?

  苦笑一声,勿乞向洞府内传音长啸了一声,然后双足一顿,地下立刻涌来一股灵脉波动,他顺着灵脉的波动向前一闪身,骤然就到了和安城司天殿大门外。

  玉曷带了两百名司天殿祭司,正苦苦等候在司天殿外。他不时仰面看天,脸上尽是焦急之色。一个月前他和勿乞约定,但是眼看出发的时间就在眼前,勿乞居然还没出现,这让玉曷都不由得怀疑勿乞是否有意和他捣乱。

  看看身后两百名祭司,玉曷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些祭司都是中州司天殿新培养出来的星级祭司,修为低微不提,他们也不是玉曷的心腹,根本派不上用场。他所有的希望都在勿乞身上,只盼着勿乞能够帮他横扫自己族人兄弟招揽的属下,给他挣一个大州的大权回来。

  “还不来,再不来,可来不及啦!”玉曷急得直跳脚,他差点就要破口大骂起来。和安城到中宁城也有短途的挪移阵,但是如今太阳都快全部升起来了,若是再不出发,就铁定误了时辰。玉家大会,决定三十个大州的归属,若是在这种族人大会上误了时辰,别说争夺州牧之位了,玉曷不被狠狠的惩罚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玉曷正急得嘴角生出潦浆泡来,一道狂风闪过,头顶一道紫气的勿乞骤然来到了玉曷面前。可怕的气息扑面袭来,勿乞双眼向着玉曷一瞪,他眸子里宛如两道电光闪烁,吓得玉曷倒退了几步,差点没发动了护身的骨符攻击勿乞。

  惊愕的看着周身气息翻滚,头顶一道紫气直冲起来数十丈高的勿乞,玉曷又惊又喜的大叫道:“谭朗将军,你这是?”

  勿乞装模作样的挺起胸膛,昂着头深沉的叹息道:“一月苦修,于山中夜观天象、俯视盘古大陆,无意中有所感悟,周天紫气奔涌而入,末将修为突飞猛进,一月之间暴涨百倍。”

  玉曷惊喜交加的望着勿乞,他感受着勿乞那根本收敛不了,不断放出体外的可怕气息连连点头道:“妙极,妙啊!何止百倍?今曰之谭朗,比之一月前何止强了百倍?妙哉,有将军相助,一州大权,稳稳的到手了!”

  勿乞矜持的微微抱拳行礼,淡淡的笑了一声。

  玉曷仰天大笑了三声,他抽出上次勿乞见他时拿在手中把玩的黑色珠串递给了勿乞,沉声说道:“谭朗将军,不,谭朗兄弟,这串珠子是玉曷父亲赐下的护身之宝,最能藏匿气息不过,你且戴上,将你这一身气息收敛起来。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你刚刚突破了第一盘古天三星境吧!”

  第一盘古天三星境?勿乞不知道这境界划分是什么含义,但是看玉曷这么说法,显然他有意阴人!

  毫不客气的将这一串黑色珠子接过手中,勿乞将珠串戴在手腕上,当即一股凉气流转全身,他自身无法收敛的气息逐渐消散,全部敛于体内。勿乞欣然赞叹,这宝贝果然不错。

  玉曷得意的大笑了几声,他急匆匆抓着勿乞,带着两百名充门面的祭司,大步冲向了城主府广场前的挪移阵。他早就着人调试好了挪移阵,坐标已经锁定了中宁城,挪移阵光芒一阵闪烁,一行人已经离开和安城,来到了中宁城州牧府门前的广场上。

  大虞官方的力量极其强大,自两个多月前风泠泠一案中宁城被毁,两个多月的时间,中宁城已经重建完成,一应大小宫殿一应俱全。除了人烟略微稀少些,今曰的中宁城和当曰并无区别。

  在玉曷的带领下,一行人离开州牧府前的挪移阵,顺着大道行走了不到一刻钟,就来到了一座占地面积极其广大的宅院前。这处宅院长宽几近十里,内有大型宫殿和辅助殿堂无数,正是风泠泠一案后权势高涨的中州玉家新建的府邸。

  以前的中州玉家虽然强盛,但是在中州豪门的排名也进不了前五。随着风泠泠和一票心腹遁逃,中州玉家立下大功,得了新州牧伯仲孚的赏识重用,三十大州的大权紧握在手,玉家的气象顿时和以前大为不同。

  就看这玉家新建的宅邸,九开间的巨型大门前,起码有六百重甲士卒守卫在这里,围绕着宅邸的外墙,还有数十队巡逻的甲士往来游走,将宅邸守卫得水泄不通。勿乞不由得摇了摇头,大燕皇宫的守卫力量也不过如此了。

  玉曷带着勿乞和两百祭司大步走向玉家正门,门前一名身穿古铜色甲胄的大汉突然厉声喝道:“来者何人,速速退下,这里是你们能乱闯的么?”

  勿乞骤然看到那甲士的眼里闪过一抹古怪的光芒,那甲士一声爆喝后,居然拔出佩剑,一剑就朝玉曷劈了下来。剑气凌厉,距离玉曷还有十几丈远,剑风就震得玉曷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

  这一剑若是劈实了,玉曷铁定身陨当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