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全力一拳(第二更,求票票)

第五百七十四章 全力一拳(第二更,求票票)

  玉槐,玉炑亲子,玉家第二代子弟中排名第七,玉曷的亲生父亲。勿乞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人根本就是一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哪里还有半点儿人味?

  玉槐的骨架子还是很高大魁梧,身高也有九尺左右,若是他身上能有一点血肉,他倒也是一个魁梧大丈夫。但是他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邪门秘法,他浑身血肉除了面皮上还挂着一层薄薄的人皮,身上所有血肉都已经和骨骼融为一体,他全身上下就是一具呈淡金色的骨架。

  在这淡金色的骨架上,附着了大量拇指粗细的血管,青黑色的血管不时的蠕动着,宛如一条条小蛇附着在他身上。这血管中有闪烁着黑色强光的液体不断流转,他空荡荡的胸腔中,一颗散发出青铜色金属光泽,宛如金属铸成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他的每一次心跳,都隐隐发出铜钟一样的轰鸣声,他血管内的那些液汁,就骤然一荡,发出‘哗啦啦’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生成了这般模样,玉槐身上的黑色长袍却只是披在背上,很坦率的袒露出了大片身躯,勿乞能看到他身上的骨架,纠结的血管,以及骨头关节中不时喷出的淡淡黑气。这些黑气极其粘稠,宛如胶水一样从他骨节中喷出,慢慢的在空气中勾勒出一个个鬼脸,又逐渐在空气中消融。

  看着玉槐这幅尊荣发了好一阵子呆,勿乞才向玉槐拱手道:“小子谭朗,正是和安城司军殿百人尉。”

  玉槐干瘪的面皮上两条淡淡的眉毛皱起,他低沉的说道:“区区百人尉?啧,玉曷,是为父耽搁了你,若是你能早几年离开族里去外郡做一司天殿的大祭司,怕是能多招揽一些厉害的帮手。”

  轻叹一声,玉槐摇头道:“最有可能和你竞争的那几位,他们担任司天殿的大祭司都有数年之久,此次他们带来的帮手,好些都已经突破了盘古第一重天太始盘古天六星境,都是那些郡城千人尉的身份,区区百人尉。嗯!”

  玉槐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勿乞摇了摇头。

  勿乞淡然一笑,他举起左手,轻轻的晃了晃手腕上串着的黑色珠串。玉槐的目光顿时一凝,他低沉的笑道:“哦?大畀坴黑煞元神珠在你手上?你藏匿了自身修为?难怪我看不透。”轻轻一笑,玉槐朝自己胸口点了点,他笑道:“来,朝我这里全力打一拳,让我看看你这娃娃的实力。”

  勿乞呆了呆,看向了玉曷。

  玉曷犹犹豫豫的看向了玉槐,玉槐不快的沉声喝道:“莫非你还害怕这娃娃会打伤了我?全力一拳,让为父心中也有点底气!哼,若是这小子的实力不济,还是不要上场丢人的好!”

  咬咬牙,玉曷对勿乞轻声说道:“既然如此,全力一拳吧!”

  全力一拳么?勿乞点了点头,他晃了晃拳头,突然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大殿内阴冷的空气突然鼓荡起来,勿乞这一口气,差点将大殿内所有的空气吸得干干净净。地面微微颤抖着,地下几条灵脉隐隐波动,散发出大量紫气直涌了出来,不断注入勿乞体内。

  有大畀坴黑煞元神珠屏蔽气息,勿乞周身看不出任何异状,但是他的右臂突然粗大了一圈,条条血管从他皮肤下爆出,血管宛如上好的紫金铸成,正散发出夺目的金光紫气。勿乞张开右掌,然后重新握紧拳头,这舒展之间,他的右掌变大了一倍左右,重新握紧的拳头中发出‘咔咔’闷响,他的右拳已经变了颜色,好似整个就是一块儿紫金铸成的金属拳头。

  玉槐面皮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咬牙低声骂了一句,想要让勿乞停下,但是又拉不下这个脸来。他恼怒的瞪了一眼玉曷,右手突然挥动起来,连续点出了四十九道符文加持在了自己身上。一圈淡淡的黑光蒙住了玉槐古怪的身体,尖锐的鬼啸声不断从他体内传来,隐隐有阴风从他的骨骼中荡漾开,大殿内的阴风骤然加强了数倍。

  勿乞默运天地真身诀功法,体内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右拳上。不仅如此,他还运用了魔神傀儡分身中大力神魔斗天诀的运劲方式,将体内的力量凝聚成一团爆炸姓的罡劲,逐渐在拳头中凝聚压缩,只待给玉槐一个好看。

  既然是你要我全力出拳,那么为了自己未来的地位和利益,断然不能让你玉槐小觑了自己。

  一切准备妥当,勿乞狂笑一声,突然身形一晃,夸父追曰步施展开,他身体骤然到了玉槐面前。玉槐眼看勿乞身形直接跨越空间来到自己面前,不由得惊呼道:“夸父追曰步?好小子!”

  玉槐那颗青铜色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浑身骨架上纠缠的血管剧烈的蠕动着,周身都响起了哗啦啦的金属撞击声。他骨节中喷出大量黑气,迅速在他身上化为一套黑色的铠甲。这套铠甲将玉槐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风,肩膀、胸口、全身重要关节处,都有一个龇牙咧嘴的狰狞鬼头探出来,整套铠甲充满了逼人的邪恶气息。

  勿乞借着夸父追曰步的冲劲,竭尽全力一圈轰在了玉槐胸口。他拳头剧烈的抖动了九次,每一次抖动,都击碎了一重玉槐体表的护身黑光,打得玉槐向后退后一步。九次抖动后,玉槐四十九道符文所化的护身禁制粉碎,勿乞拳头中凝聚的那一道爆炸姓的罡劲呼啸而出,迅猛的轰入了玉槐体内。

  一声巨响传来,大殿内四处喷出了刺目的强光,无数禁制凭空涌现,将大殿护得密不透风。玉槐闷哼一声,扎手扎脚的向后倒飞了出去,勿乞一拳将他打飞了数十里,一头撞在了大殿尽头喷出的禁制上,这才停住了身体。玉槐被巨大的拳劲打得贴在了禁制上,周身不断爆出刺目的电光,他的身体差点将大殿尽头的禁制给震碎,差点就被勿乞一拳将他打出了大殿。

  强光闪烁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才停歇,玉槐这才慢吞吞的溜到了地上,踉跄着向前扑了几步,好容易才站稳了步子。他僵硬在原地,过了小半刻钟,这才慢慢的直起身体。他挺腰的时候,勿乞、玉曷清晰的听到了玉槐脊椎骨上发出的‘嘎吱’声。

  足足一刻钟后,玉槐才散去了身上的黑色铠甲,慢吞吞的若无其事的走到了勿乞和玉曷面前。他面皮一阵抖动,赞许的向勿乞颔首道:“好拳劲,盘古第一重天太始盘古天七星境突破了吧?唔,果然是好拳劲……玉曷有你相助,这一州之地是稳拿了!”

  伸出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勿乞的肩膀,玉槐沉声道:“全心帮助玉曷,我不会亏待了你!”

  扭头看向了玉曷,玉槐沉声道:“此次族内已经定下了,为父得了一三品大州州牧之职,甚至还压过了几位长老,故而甚为人妒。此次你争夺九品州牧之职,除了那七个是稳稳的有一州之地在手,其他兄弟定然会将心思放在你身上,只看你在大门处,居然有人敢袭杀你,就知道其中端倪。”

  闭了一下眼睛,玉槐冷声道:“既然他们要做这些手脚,就放手打杀了吧!谭朗,只管放手杀,将玉曷那些兄弟招揽的帮手全部杀了,这次大会,可是不计生死的。”

  勿乞看了看若无其事的玉槐,抱拳行了一礼,恭声道:“既然如此,就全部杀了吧。”无非是玉曷的那些兄弟招揽来的门客,杀了就杀了,勿乞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修仙世界无非如此,为了资源,为了一线前途,哪一个不是满手血腥放手杀人?

  玉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玉曷笑道:“有谭朗相助,你已经有十成的胜算,时辰差不多了,你俩速速去吧。为父要祭炼这一百零八头魔尸,正是到了紧要关头,却是不能去出席大会了。”

  玉曷躬身向玉槐行了一礼,勿乞也向玉槐抱拳一礼,然后两人快步退出了这座大殿。饶是玉曷是玉槐的独子,却也对这座大殿忌惮得很,不喜欢这大殿中阴森的邪气。

  勿乞和玉曷离开大殿后,刚刚还若无其事的玉槐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一张,一口黑色液汁就喷出了一丈多远。玉槐低声骂道:“见鬼,哪里来的这小子,太始盘古天七星境铁定突破了,老子也不过是这等修为,居然蠢到让他全力轰老子一拳?妈的,元气大伤,非养伤数月不可!”

  气急败坏的玉槐喃喃咒骂了几句,恼羞成怒的他放声怒吼道:“来人,将刚才那个胆大犯上无法无天的贼子的家人拿来,老子要好生炮制他们!”

  随着玉槐的咆哮声,玉家大宅上空突然响起了清脆的玉钟敲击声。

  随着钟鸣声,百多名中州玉家第三代的嫡系子孙纷纷带着自己的部署,从玉家大宅的各处潮水一样行出,向玉家大宅正中的主殿汇聚了过去。

  勿乞、玉曷带着两百祭司,也随着人流走向了大殿,在数十名玉家长辈的指挥下,依序行进了大殿。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